[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农民工”目前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诗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5日 转载)
     为了给广大农民工和关注农民工的文学爱好者打造一个挥洒文采的舞台,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联手四川省作家协会《星星》诗刊社启动了全国首届大型农民工诗歌征文大赛,面向全国征集作品。(8月14日《南方日报》)
    
     按照举办方的想法,“举办此次农民工诗歌大赛活动更注重体现出以人为本的文化关爱、人文关爱精神,这种关爱是深层次的、不断发展的,而且开辟了农民工成才的新渠道,让广大农民工也可以文化成才、诗歌成才”。然而,笔者却以为,此举至多不过为所谓的“农民工”搭建了一个发出自己的声音的临时平台罢了,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才谈得上体现了对“农民工”这一特殊群体的“关爱”――至于“开辟了农民工成才的新渠道,让广大农民工也可以文化成才、诗歌成才”,则有点不着边际了。 (博讯 boxun.com)

    
    何为“农民工”?顾名思义,“农民工”似乎有着农民与工人的双重身份。中国是个农业大国,8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随着中国社会现代化、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进程,大量农民离开自己的家园,来到城市谋生。但“农民工”的身份标志并不取决于这种从农村到城市的人口流动,它还必须同时满足“不具备非农业户口”这一条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农民工”是人为的制度建构――甚至是制度性歧视――的产物,正是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以及附着于其上的利益与权利的不平等分配建构了“农民工”这一特殊的身份,使“农民工”成为一种需要“被关爱”的被边缘化的群体,同时也使这种歧视和不平等合理化与合法化了。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农民工诗歌大赛”对“农民工”的消极意义大于积极意义。由于大部分“农民工”受教育程度偏低,受着自身文化素质及经济地位的局限,诗歌对“农民工”不能不说是一种“奢侈品”――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往往是闲暇的产物,而且背后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支撑。一个身心疲惫的人在忙碌了一天后,回到家里恐怕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诗,而是休息和一些简单的娱乐,以便尽快恢复精神产体力为第二天的忙碌做准备。或者,就是为不可知的未来发愁。郑小琼之类的打工诗人及其他“打工文学”的代表,毕竟只是极少数,而且他们往往已经获得了深圳户籍,清除了自己身上的“农民工”这一歧视性的标志。因此,“农民工诗歌” 往往是“写农民工”的,而不是“农民工写”的――因为“农民工”这一群体缺乏培育自身的“有机知识分子”代言者的条件,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没有发出自己声音的平台,也没有发出自己声音的能力,往往只有依靠其他社会阶层对他们的“关爱”使自己被压抑的心声被社会听到。自然,这种经过其他社会阶层过滤的声音对他们而言不可避免地也就隔膜了。
    
    其实,“农民工”目前最需要的并不是诗歌,而是权利和平等――至于诗歌,那是在他们获得权利和平等之后的更高的需求了。“农民工诗歌大赛”在使社会的注意力转向“农民工”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也转移了社会的注意力,使社会的目光从“农民工”最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上移开了。“农民工”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作为物质的面包,可我们却给了他们美丽的作为精神的诗歌,并且一厢情愿地认为此举“开辟了农民工成才的新渠道,让广大农民工也可以文化成才、诗歌成才 ”――这恐怕难逃“何不食肉糜”之讥吧。而且,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对于“农民工诗歌大赛”中的优胜者的奖励竟然是“免试入户”, 即“农民工”的才能和贡献所获得的社会奖励并不是加强他们自身的“身份认同”,而是对自我身份的遗弃和否定――在此意义上,这一比赛本身就是对“农民工”的身份歧视的再生产。
    
    虽然工作在各行各业的生产第一线的“农民工”为深圳的社会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却也不能不说,深圳这个城市对于“农民工”是并不友好的,如近年来出台的“1+5” 文件就是从子女上学方面专门针对“农民工”的社会排斥。自然,为着产业结构转型的需要,深圳需要高素质的人才,而文化素质较低的“农民工”已经完成了自身的历史使命,成了城市现代化过程的“废弃物”;但他们毕竟曾经为,而且现在也为深圳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况且,作为公民和纳税人,他们也应该与其他城市公民一样享有诸如就业、报酬、生命安全、身体健康、社会保险等最基本的权利。政府的职责在于保护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而不是人为地制造差别,为着某种利益的考虑,剥夺一部分处于弱势的公民的合法权益。在他们合法权益的基础上,政府要做的是提升“农民工”的素质,而不是人为地制造制度的障碍,将他们从对他们的需求已大大减少的城市推出去――这种人力资源的结构调整应该交给市场而不是政府歧视性的人口政策。
    
    当然,笔者并不是说“ 农民工”不需要诗歌,而是觉得此次的“农民工诗歌大赛”举行得并不是时候――就好象打了人家一巴掌,又送给人家一些止痛的药剂一样,“农民工”需要的并不是“止痛的药剂”,而是不挨巴掌的权利,并且象个人一样有尊严地在城市里生活。因此,等到“农民工”这个词消失了,或成了一个令人感到骄傲的名词,如果再举办“农民工诗歌大赛”,作为农民的后代和在农村生活过十来年的城市人,笔者一定也会去凑凑热闹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内首个“女性农民工”报告,很稀罕
  • 秦晖:没有贫民窟 中国农民工都住在哪?
  • 谁能够代表农民工?
  • 刘逸明:农民工之歌(黑暗真实版)
  • 刘路:农民工之歌(真实版)
  • 一个农民工离京前最大的遗憾 (图)
  • 设立“农民工日”:滑稽而可耻
  • 农民工是怎样一个群体?/陈光 博士
  •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 农民工兄弟,你为什么拿不到工钱?/马民博
  • 《今年春节不回家》引发社会深思 百名农民工堵厂门讨要工资
  • “人大”代表中应有农民工一席之地
  • 美国总统布什给中国农民工的猪年贺辞
  • “铁老大”从农民工身上榨取最大利益/载厚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中国用新方法为农民工提供社保?
  • 浙江省玉环县槛门镇发生农民工暴动事件/DW
  • 河南固始农民工王纪学在有毒企业打工7年,体内铅中毒超标335倍/吴贤德
  • 四川达州30名农民工成为震中最早的救援队
  • 警察是这样处理农民工被城管人员殴打事件的(图)
  • 麦肯锡:农民工将占中国城市人口一半
  • 河南农民工客死北京难瞑目
  • 西官爷太嚣张 轧死无辜农民工
  • 农民工代表能真正的代表农民工吗?
  • 奥运城的建设者----北京建筑工地农民工权益保护状况调查报告(图)
  • “苦力归来”,北京赴渝请重庆农民工返京务工
  • 广州车站被踩踏致死:一个农民工的短暂人生 (图)
  • 湖北数十农民工山西讨薪遭暴打6人重伤
  • 海内外人士致函“两会”:立即废除城乡户籍二元制,让“农民工”成为历史名词
  • 法国<解放报>:觉醒的中国农民工在工厂起义
  • 透视中国:农民工依然讨薪难/BBC
  • 河北保定热电厂农民工继续讨要工资(图)
  • 一百多农民工封堵保定热电厂大门讨薪过年(图)
  • 农民工讨薪不成被砍断手臂:中建五局被驱逐出南京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