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怀念江青同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5日 转载)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香港一家杂志社认识了一位名叫田圻畅的先生,彼此一介绍,知道都居住在深圳,加上都是性情中人,亲热劲就上来了。于是两个人约好,在深圳再见面。
     (博讯 boxun.com)

    老田今年60岁了,二十多年年来他一直奔波于两岸失散亲人的团聚工作。老田的父母亲1947年结婚,七天后就分离了,父亲参加中华民国海军,1949年解放军攻下上海后就到了台湾。只七天老田母亲就怀孕了,真感叹,中国人的生育能力太强了。出生后老田一直由母亲养育,而此后几十年没有见过父亲一面。他毕竟是“反革命家属”,文革期间一直受到歧视和迫害。一直到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开始,才到香港与当时还在世的老父亲见上一面,当年的国民党怀疑他是中共特工,中共当局也担心他成为台湾特务,两面不讨好。直到现在,让老田耿耿于怀的是,台湾和大陆方面都冤枉了他,他是一心一意为分隔在两岸的亲人团聚奔波,却受累吃苦不讨好。
    
    田先生祖籍是山东,出生于北京,一口地道的北京话,算是北京人了。虽说年已花甲,但没有人看得出来。他长得很年轻,身体又硬朗。不过这年头不同过去,记得我小时候看到50岁以上的人,感觉已经很老了,现在的五六十岁的人要比过去的五六十岁年轻多了。
    
    老田还有一个特点,京戏唱得太好了。他是京戏科班出身,毕业于北京京剧学校,后来分配到河南省京剧团。聊起京戏,我们俩还能唠叨没完。经过文革的人,有几个不会吼几句京戏的?文革开始,我才十一二岁,一家人唱起京戏来,还真的很热闹。唱《沙家浜》,我唱郭建光,我妹妹唱阿庆嫂,我母亲唱沙奶奶;唱《红灯记》,我唱李玉和、我妹妹唱李铁梅,我母亲唱李奶奶,我的几个哥哥就拉胡琴伴奏,一家人乐融融的。
    
    我们这一代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是吃狼奶长大的。我满脑子毛主席语录、诗词,满脑子革命样板戏和革命歌曲,满脑子马克思主义教条,到现在明知这些灌输都是毒液,但你不可能像科幻小说描写的可以换脑,把过去的一切都抹掉。
    
    有时与老田吃饭甚至去卡拉OK,老田总是禁不住唱一段京戏,虽然我把京戏当成是衰落的传统文化,但还是能够欣赏。老田唱《野猪林 大雪飘》,唱腔优美,从反二黄散板“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开始,老田融于到情感中,满怀悲愤和激情,听得我直叫好。
    
    我妹妹是从京剧团出来的,当然唱起京戏来也很拿手。一次我妹妹从河北老家来到深圳,我们约老田一起去卡拉OK,他们两个算是遇到真正的京戏知己了,两个人你一段我一段,其他人只有听的份。唱起革命样板戏来,两个人更是投入。这时我就由不得想起江青同志来。
    
    说“江青同志”现在是讽刺意味,但在文革时期那就很亲切。革命现代样板戏就是江青同志一手创立的,当然她背后有伟大领袖毛泽东撑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以呼风唤雨,一手遮天。那个年代,文革旗手江青同志号召唱革命样板戏,全国人民铺天盖地紧跟上,除了样板戏,其他戏剧都打成“大毒草”。于是,全国人民人不分老幼,地不分南北,人人学唱样板戏,满世界找不到不会唱样板戏的人。八大样板戏是家喻户晓,人人会唱。
    
    粉碎四人帮,审判了了江青同志,但样板戏并没有随着江青同志被审判而一同夭折,反而这些年来,样板戏不仅在唱,而且还要走进学校,让现在的学生都来唱。
    
    样板戏宣扬的都是过时的垃圾,都是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学者秋风有一篇文章《推广“样板戏”凸显官员的价值混乱》,其中写道,“政府一直在推动市场化改革,学生们还在学习资本剥削劳动的理论;政府一直在推动法治建设,法律教科书上却还在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开放是与改革并列的国策,但教科书里却把近代史上签订的所有对外条约称为不平等条约。政府倡导弘扬传统文化,专业京剧院团却在一出接一出地复排革命样板戏;这边厢,政府提出建设和谐社会,那边厢,一脸幸福的孩子们却在大唱'血债要用血来偿'.”
    
    我相信,九泉之下的江青同志还能听到她所创立的革命样板戏,心里一定偷着乐,哧哧发笑——我人虽然死了,但我的样板戏遗产依然能流传至今,甚至发扬光大。
    
    京戏的创立才不过200年历史,是满清皇朝的产物。书上说,京剧是在北京形成的戏曲剧种之一,至今已有将近二百年的历史。它是在徽戏和汉戏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戏曲剧种的优点和特长逐渐演变而形成的。说起京戏,就应该想到清朝,想到中国男人都留着辫子,不过大多数唱京戏的中国人不会这么想;说起样板戏,就应该想到文革,想到江青同志。
    
    说京戏是国粹,我没意见;说京戏是艺术,我只想说那是逐渐衰落的民间艺术。要发扬国粹京戏,我看还得请江青同志回来,由她老人家主持才有希望。京戏虽然在衰落,可能还是迅速衰落,但依然可以延缓这种衰落,就像药物可以维持生命体一样,虽然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只要心脏还在跳动,生命就没有终结。京戏也同样,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越来越小,但可以打上一针强心剂。
    
    江青同志的伟大贡献,依我看,就是让西方乐器嫁接到中国京戏中,可谓“京戏革命”。交响乐《沙家浜》,钢琴伴唱《红灯记》,就是一个创举。如同医学一样,离不开科学的西医,中国的传统的音乐都是不着调的垃圾货,只有西方的音乐传到中国来,才让国人明白什么是音乐。一根京胡吱吱啦啦,都奏出什么好曲子来!交响乐《沙家浜》从艺术的角度让中国人耳目一新,试想,中国的国歌用二胡、唢呐演奏那是什么味道!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试想,中国军乐团使用二胡、唢呐等传统乐器来奏乐,那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贝多芬、莫扎特是伟大的音乐家,莎士比亚是伟大的剧作家,其生命力强盛,经历数百年而不衰。中国历史上谁是伟大的音乐家?谁是伟大的剧作家?嗯?好像旁边有人在我耳边说,“梅兰芳是伟大的艺术家。”什么?谁?就那个男扮女装的人,就那个学女人唱腔的人!谁还记得他?问问当今的年轻人,有几个知道梅兰芳的?有几个不知道莎士比亚、贝多芬的?
    
    革命样板戏还要加上“现代”两个字,全称是“革命现代样板戏”,“革命”那是指阶级斗争,“现代”指的是内容是现代故事,当然江青同志使用西方乐器来演奏样板戏,那更是“现代”了。不过纵观现在市场上的京戏,唱来唱去,大都是老掉牙的、陈腐的老调重弹,更没有江青同志的“洋为中用”气魄,没有听说谁来使用交响乐演唱京戏的。为京戏延续生命的考虑,还是怀念江青同志。
    
    说起京戏,想起江青同志,随便唠叨一下吧。
    
    2008年8月15日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正来:江青同志会是处女吗?
  •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张成觉
  • 王稼祥朱仲丽夫妇:完全如实地写江青能出版吗?/师东兵
  • 一个共产党员对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的反覆认识
  • 贴身护士回忆江青被抓真实情况:她不是个泼妇
  • 毛泽东与江青的温馨家庭生活照片 (图)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江青“反革命集团”重要案犯徐景贤在上海病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