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啥奥运冠军大多出自寒门?/李高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4日 转载)
     “自古寒门多才俊,纨绔子弟少伟男”,早在中学时代,我就知道了这句话。在观看了今年奥运的几天比赛后,我对这句话有了更加直观而深刻的认识。
    举重冠军龙清泉,生在偏僻的湖南湘西自治州龙山县红岩溪镇,父母都是农民,奥运会前双双在安徽打工。龙清泉从6岁起,放学回家时经常帮父亲把板车推回家;因为家贫,他只能把自来水管当杠铃来练习举重。
     女子举重冠军陈艳青出生于江苏苏州吴中金庭镇的一个小岛上,祖辈以捕鱼、种果树为生,小时候家里很穷。陈艳青此次破纪录似地夺冠,之前却经历了两次退役又两次复出。 (博讯 boxun.com)

    女子射击10米气手枪冠军郭文珺,小时父母离异,跟随父亲生活,14岁时父亲悄然离开至今不知去向。由于生活所迫,她在2005年的时候在家休息打工,在西安卖了一年服装。
    女子举重48公斤级冠军陈燮霞,出生在广州番禹大坳村,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
    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冼东妹,也是个农村娃,出生在广东省四会市迳口镇新农村。
    男子10米双人跳台冠军林跃,生在广东潮州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父母为了保证他能够继续练习跳水,曾卖掉房产,家庭始终处于赤贫状况。
    ……
    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这是千古名句,入选了中学课本,但凡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会有印象。这些奥运冠军的人生阅历就是孟子这番话的生动注脚。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诚哉斯言!
    再反过头来看看中国的男足吧。
    中国足球职业化也有些年头了,我们没有看到中国足球的腾飞,冲出亚洲已经成为幻想,走向世界基本上是笑话。中国男足就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把球迷的心蹂躏得惨不忍睹。
    中国足球在本届奥运会上简直就是异类。
    要说收入,国家队、国奥队的队员恐怕个个都是百万富翁,球踢得不怎么样,脾气还不小,球霸屡屡涌现;生活丰富多彩,赌球喝酒,打架车祸,很难绝迹;桀骜不驯,自我膨胀,抵制教练,辱骂裁判,没什么不敢干的。
    世界杯,小组赛就没戏了。
    奥运会,下场不会强于世界杯。
    如果说,中国足球还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折射出中国足协的腐败和无能,为外国的水货教练提供就业机会,为中国传媒界培养了一批以董路、冉雄飞为代表的靠恶评国足而火了一把的评论家。
    中国足球已经沦落成为中国体育的睾丸,稍微一有人捏一下,全国球迷都感到痛苦。
    但是,这种惨淡的局面并不影响这些男足队员们积累财富,以及坏脾气。
    有时评家建议把这些人流放到少林寺或者农村,我认为是个馊主意。少林也非净土,不要无影脚没学成,再把寺规给带坏了。至于农村,建议他们最好别去,农村人实在,农民质朴、真实的言语会把这些富翁惹毛的,既不利于新农村建设,又制造城乡矛盾,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和谐。
    实在要让他们去个地方,不如选择火星。作为火星上的首支足球队,他们完全可以扬眉吐气地过完下半生。
    足球要发展,首先要让球员穷起来。
    穷才思变,穷才益坚。
    希望有关部门斟酌采纳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