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家利益”需要习近平的“博士”头衔和林妙可的脸蛋形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4日 来稿)
    说中国这个社会无处不假,已经不是激愤之辞,而是一种事实判断。唱歌造假、商品造假、统计造假等,层出不穷。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一级一级互相骗,一直骗到国务院。下级官员骗上级官员,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下级官员装样子说上级官员的讲话是“重要讲话”,并非心里面真认为这是“重要讲话”,而是装孙子比傻是他们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途径,下级领导不能比上级领导聪明,不是真的因为下级领导不比上级领导聪明,而是因为上级领导的权力可以使下级领导臣服。因为权力不是来自民选,那么装孙子比傻就会成为官员公开原则。官场装子比傻见气,又通过他们所掌握的诸种权力,四处控制人民,从而使整个社会的民众都装孙子比傻(更多的论述请参看拙著《通往比傻帝国》)。商人不敢跟管得住自己的官员比聪明,普通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才早就说了,中国这个国家整个儿是个比傻帝国。就是装孙子装傻,是你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生存策略。
    
     生存策略已定,于是生活中无处不充斥假的东西。因为说真话说实话的生存成本很高,甚至会“自绝于人民”,像张志新一样被割破喉咙,像林昭一样被枪杀,所以说真话变成了中国民众生活的一种特例,而不是一种常规。倒是说假话、大话、套话、空话、废话成了我们生活中所有领域的常态,大家都习焉不察,有的甚至对此甘之如饴。有不少的人说假话上瘾,还自以为得计,因为他又据此从中捞到了实际的好处。不仅觉真话的人是傻逼,还以一种“成王败寇”、“急功近利”的思想来教导那些坚持做人底线和仅有理想的人。我们从小的教导里是“逢人辄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因为说真话是“童言无忌”,说真话是“言多必失”。是什么意义上的“言多必失”呢?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惩处揭露真相、说真话的机制,使真相、真话最大限度地没有出笼的机会。 (博讯 boxun.com)

    
    说真话受惩处,在四九年后是一种普遍的常态。如不听话,他将你的生存绑架在一起(单位、票证、户口等),那么你就死得很难看。现在生存的自由度有所增加,但说真话的成本依旧很高,更不用说因此形成说真话的激励机制。不仅没有激励大家说真话的机制,更没有保证揭露真相、说真话而不受打击打压的制度保障。即言论自由如果只是歌功颂德的自由,表达对官方效忠的自由,表达对领导肉麻吹捧的自由,那么中国无疑是最自由的国家。而在我们国家,不仅不激励说真话,而且打压诸种不同的声音,只希望一种声音统治和垄断大江南北。你能想像一个具有生物多样的世界里,只有老虎这样一种动物吗?无论这老虎多么正确看上去多么美丽多么威猛。从生物多性的角度看,如果最终只有老虎这样的动物,那样它最终也只有自取灭亡。同理,相对比较好的制度(不存在最好的制度)如民主自由制度之建立,只不过是对大自然的学习对生物多样性机制的一种模仿而已。换言之,人类政治制度看上去是很复杂,但再复杂只不过是对生物多样性的模仿。要言之,目前诸种制度演进(或者说消极之设计)中相对比较好的(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衡取其重),就是一种仿生学意义上的制度设计。如生物中的动物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主宰一切,它们是互相依存互相制约的,没有一种不受制约的动物。放到人类政治来说,就是没有一个人哪怕他高如总统高如总书记,都不应该有不受制约和监督的豁免权。如果诸种领导也没有不受制约不受监督的豁免权,他们必须受到选民、媒体、法律及在野党之监督与批评,那么装疯卖傻装孙子之类的说假话,必然就会最大限度被杜绝。
    
    因为要统一在一种官方的意识形态之下,所以造假成为了种常态。官方为什么造假呢?那和商人造假是为了不顾一切的个人利益最大化没有本质之差别。几十年来官方无论是在政治、经济、文化及生活造假,就是为了小集团利益最大化,从而剥夺他人之利益。你把中国的诸种造假来进行分析,是可以进行一个“造假的经济学分析”和“谎言的经济学分析”的。奥运会上的诸种造假,乃至林妙可的假唱,都是官方好面子、做形象工程,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虚假的繁荣与和谐,以避免国际社会对中国不好的人权纪录加以实质性的批评。面子工程就是官方的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为了奥运看上去“好看”,看上去“美仑美奂”,不惜一切。用林妙可的形象妙接杨沛宜的声音(且不说“歌唱祖国”这样的革命歌曲多么党派化),公然面对全世界造假(包括焰火之部分造假等),不是为了国家利益,而是党派私利和没有竞争的垄断政府之利益最大化。国家不是政府更不是政党,林妙可的形象嫁接杨沛宜声音的假唱(据说是某官员要求假唱的),最大程度受损是全世界的观众尤其作为纳税人的中国观众,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当然其中最受伤害的是这两个生活在谎言国度里的小姑娘,这也正是中国的奴化教育党化教育从小用“国家利益”来造假,进行愚民教育的惯常招数。经过这样的造假教育而长大的人,没有几个人不对真话自然地排斥,有的看到真话,甚至瑟瑟发抖(卖糕的,你居然敢这样说啊),这便是他们据此实现党派利益最大化的生存环境与社会基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治局委员最后一刻下令换掉林妙可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