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博讯 boxun.com)

    奥运首日,一位外地来京的男子,在“鼓楼”突发杀人,二伤一死,死者为来自美国的游客,美国排球教练的岳父。刺客行凶后即从鼓楼纵身一跳,血溅京城。在这个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奥运大典,还刚刚从梦中醒来,昨日的莺歌燕舞还余音袅袅于耳,一声沉闷的血肉之躯击地之声,尤如暮鼓晨钟穿地震天。
    
    鼓楼血案与围绕着奥运以来的无数恐怖案相比,其受害程度并不大,但其所造成的影响,和人心的振荡却远远超过其它凶案。因为此案是一个受压迫者绝望的政治呼嚎。他在临行前留有一份遗书,他在这份遗书中写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以讹传讹,我留下这份《最后的话》给世界。我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极端行动,并不是因为残忍和疯狂,而是希望用这种极端方式,来提醒世界舆论,关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人民痛苦。请大家原谅我的方式,因为北京当局举办的奥运,其造成的痛苦程度,远远超过明天即将发生的悲剧。北京奥运会,毁灭了许多人的全部生命!贪官污吏的罪恶,有目共睹!”凶犯的遗书让任何一个有理性,有感情的人在良心的天平上都难以作出判断。当布什总统在为其公民致哀时,看到这份遗书会有何等样的感觉。中国人的人权竟是如此地凶险,要以绑架一个美国人的人命来呼吁的地步。唐永明杀害的是一个无辜的外国游客,他来自这个世界最富有同情心的人权国家,这位游客也许还是中国人权的促进者,但他却枉死在为伸张人权而起的极端行为中,这是天大的悲哀。唐永明杀害无辜,这是无可赦免之罪,但是他要做的却是一件伸张正义之事,他要提醒来自世界各地参加奥运的贵宾和运动员们,北京奥运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和痛苦,他要世界关注中共政权以旷世之诈,以奥运掩盖他对中国民众所犯下的罪恶。也许在唐永明的经验范围内,和在他的能力之内,除出杀外国人他无法做到,惊醒世人关注中国人的痛苦,他所能做的只有出此下策。以杀害无辜的外国游客明示中国的人权,确实是一个悲剧中最具悲剧性的血案,但这个悲剧是被中共逼得走投无路之举。如果中共把老百姓的命还当一条命,还有一点侧隐之心,唐永明也许仅仅以自杀来告召天下对中国民众痛苦的关注,但是这些年来,千千万万被中共贪官恶吏逼得走投无路的百姓,每年自杀的人数都以万计,但这个世界对中共的罪恶却毫无感知,仍然有那么多的国家,到中国来参加奥运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背书。就在奥运开幕前不久,一名男子在天安门城楼上跳下来自尽,中国新闻竟以一名男子在天安门非法跳楼作了简短的新闻,此新闻尤如苍海一粟,瞬间被奥运庆典缤纷的火花化为灰烬。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中国人的命有何足惜。中国人自杀,中国不痛世界不爱,在这个以权为势,以钱为利的世界,底层生命的痛苦和自戕,是完全被漠视的。唐永明在遗书中告示了世界,他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不想死得死无声息。于是他死前带走了一个外国人,因为他知道只有带走一个外国人,把他的命和一个外国人的命,把中国人的命运和外国人的命运绑缚在一起,才能让他的死昭示天下。这是一个极端残忍的悲剧性行为,无论什么理由,这样的罪是不能原谅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以任何理由去杀害另一个人,让一个无辜的人成为道义的殉葬品,但是最不能原谅的,不是那个杀害他人的凶犯,而是让人走投无路,逼着人杀人的政权。
    
    鼓楼是古代城市击鼓定更,撞钟报时的地方。今日杭城留下人氏唐永明在京城鼓楼,杀人行凶,又以跳楼明志,实是中共政权罪恶已极,中国民愤已极,而有无路可走之下挺而走险敲击的暮鼓晨钟。如果在中国,虽然贪官恶吏贪脏枉法,无作非为,但尚有状可告,冤有可申的话,那么这样的事也许不会发生。如果中国的媒体还能为他们发出一点良心的声息的话,这样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果中国的维权运动还能有一定的运作空间的话,这样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如果中国的民主运动在国内还有一点影响话,还能给民众指出一个方向和出路的话,也许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如果真的如中共所说的那样已在奥运期间,划出一个让民众抗议示威的空间的话,这样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但是这一切都被中共杀得片甲不留。当一切理性的声音和行为都被封杀,一切希望都变成黑暗时,只能是杀身成仁了。
    
    唐永明杀他人以成仁,自然不足于取,但他以杀人偿命之心,以下地狱背负杀人之罪,为神洲冤民,天下苍生之痛,呼嚎而赴死,则为天下壮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 陈维健: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 陈维健: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 陈维健: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 陈维健: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 陈维健: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 瓮安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陈维健
  • 陈维健: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 陈维健: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 陈维健: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 陈维健: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 陈维健: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陈维健: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 陈维健: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 陈维健: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 陈维健: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 陈维健: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 陈维健: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