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體育場上耀武揚威,不外乎是阿Q 的精神勝利而已/陳雲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0日 转载)
    
    明報 陳雲
     (博讯 boxun.com)

    
    [ 古有垂簾聽政,今有關門奧運。在十一萬警察、狼犬、鐵絲網、防空導彈、精銳部隊、窺視攝影機和金屬探測器之下,北京奧運的現場觀眾,要通過重重安全檢查,受到種種規矩限制。場外的人,把眼皮垂下來,是歡迎「安全奧運」的最佳方法。至於警察打記者,也真無奈,小不忍則亂大謀,奧運是法西斯政術的演練場,為了換取日後以更精銳的技術監控人民的合法性,忍他兩個月是值得的。]
    
    
    反恐的苦海
    
    美國令世界腐敗,中共令世界更為腐敗。中共口裡反美,心裡是服從美國的。美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後放浪的貨幣政策和鬆懈的銀行信貸,令中國的開放改革輕易獲得外資投入及美國市場。美國在「九.一一」之後,布什政府以展開全球反恐部署為名,佔領伊拉克,在國內處處監察和箝制人民,也令中共得以振振有詞,借助打擊恐怖主義之名,除了對付疆獨、藏獨等不成氣候的分離主義之外,也一並加強警察的先發制人能力,禁制公共場所及交通工具的公民自由。
    
    不知就裡的普羅百姓(特別是怕死的中產者)被政府嚇怕了,便一一交出原有的自由權利。在政客的慫恿和民眾的默許之下,反恐的部隊和措施猶如一個自行繁衍的權力網絡(power nexus),不斷羅織,最後只有真正的、擁有偵破監察能力的恐怖分子是來去自由的人。美國已有學術研究指出,恐怖分子並非源自赤貧,而是激於義憤。不斷的抽查和騷擾,只會激怒嚮往自由的精神貴族,引誘更多受過高度教育、智力超凡而性格自由的富家子弟加入恐怖分子陣營,從而催迫政府投入更多資源,部署更為精密的反恐措施。這就是佛家說的業報(karma),彼此相推,造就無邊苦海。看北京排隊買票的暴亂民眾,驚惶的警察與緊張的記者,以及將來在體育場內管人的和被管的,無一不在苦海之中浮沉。奧運之後,反恐的苦海是不會自動抽乾的,武器是不會報廢的,人員編制是不會裁撤的,苦水將會溢出,無孔不入,填滿社會的自由縫隙。
    
    
    「不准奧運」
    
    香港特區政府是由一群怕死的中產公務員組成的政府,面對北京要求嚴密保安的訓令,港府只會層層加碼,以求免責。香港為了奧馬的保安,訂下二十五條不准的規例。香港本來已有「不准公園」,如今有「不准奧運」,順理成章矣。禁令周章之下,競賽的榮耀、刺激與娛樂都免了。我僅見的娛樂,是日前走過沙田新城市廣場,商場聘請放暑假的女學生飾演馬術美少女,以米白皮靴和草綠短裙,迎迓人客。驟眼看去,有點像曹查理搞旺東莞和澳門歡場的招數—— 「奧運馬術之夜」。
    
    中國不知何時開始,當了西洋的乖學生,事事過度緊張與神經質,弄得自己大出洋相。中國是文明禮樂之古國,也是良莠不齊之大國,在歡樂和寬鬆的氣氛之下,出些亂子,無傷大雅,更見得中國的寬宏大量而已。
    
    為了迎接奧運,北京這幾年做了連串的社會工程,如要人排隊、不准吐痰、文明禮貌、講英文等,並驅趕外地民工,拆遷民巷,當中有合理的公民教育,也有逼迫小民的城市整治。然而,表面的修飾始終敵不過真面目,警察向記者一出拳,畫皮便剝下了。哈腰陪笑講英文,只會把中國大陸弄得像洋人的夜總會,媚外辱華,令外國人更賤視中國人。受到聖火傳遞期間所受到的「威脅」,奧運臨近,中共領導人在七月展開「安全奧運」的策略,透過審查、限發簽證、黑名單威嚇和言論打壓,試圖阻止與奧運無關的國內民眾和外國人進入北京。運動會本來是彰顯英雄氣概,放膽一戰的平等競賽場合,所謂fair play,也是容許觀眾痴迷叫囂的地方,如今竟然要大家play safe,真的掃興。
    
    
    競賽已經結束
    
    自從奧運脫離業餘比賽,走向專業運動員比賽,競賽式的體育已成了違反人性的法西斯機械操練,自由國家的商業體育會如此,不自由的國家機器更甚。某國取得強勢的金牌數量,只不過是國家集權力或商業壓迫力的爭勝。人看是喜,我看是悲。自從蘇聯集團瓦解之後,美國成了奧運金牌強國,今年中國主場,應有機會勝於美國。然而,奧運只是國與國的門面競賽,真正的競賽在於經濟發展策略。
    
    中國的人民幣與美元掛钩,放棄居於最大的經濟自主權(香港也早已成了美元經濟的奴隸)。中國承接美國的弱美元和低利息政策,以廉價勞工和媚外欺內的貿易政策服務美國,令美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得到廉價的中國貨品,降低通脹率,節省民生費用,更提升了跨國投資的利潤。中國低廉的電子配件,在九十年代裝備了美國的軟件版圖和互聯網勢力,奠定美國創新能力的超強地位。開放改革三十年了,中國工人的待遇仍是可恥(只及美國的百分之三),江河水土污染無數,文化品德敗壞,中國的裝配工業令進口材料、石油礦產價格及海運價格飛升,進口貨品及科技產品的價格卻處於高昂。勞力密集工業的邊際利潤下降,跨國投資正尋找更便宜的後進國家替代。最可憐的是,中國一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過去五年因為美元貶值而失去一半的購買力。中國外匯大量買入美國債券,特別是危機四伏的美國房地產貸款之債券(房利美及房貸美),合共三千七百六十三億元,佔中國外匯儲備百分之二十一。美國是否會像當年扶植日本一樣,開放市場和轉移技術,成全中國的產業升級,擺脫中國低價出口、高價入口的困局?答案已經寫在牆上。即使聽話如日本,願意充當美國棋子的日本,美國也用迫令日圓升值的方法,令日本經濟陷於停滯,以免坐大。
    
    在國際的戰略競賽上,中國以其低劣的國家決策智力,已落入叢林資本主義的陷阱。中國已經game over,在奧運會開幕禮玩弄張藝謀式的戲法,在體育場上耀武揚威,不外乎是阿Q 的精神勝利而已。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