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能否既保高增长又保低通胀?/蔡恩泽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7日 来稿)
    
     最近,中央把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把抑制通货膨胀放在突出位置。这是中央对下半年宏观调控政策定下的调子。从“双防”到“一保一防”,宏观调控因势而变。 在持续一年多的宏观紧缩调控之后,中国经济似乎正走到一个尴尬的十字路口,一边是经济降温已现冰山一角,一边是通胀高企未见强弩之末。管理层和经济学家们都在焦虑:宏观调控向左还是向右?关键时刻,中央提出“一保一防”的调控方针,可谓因势而变。
     (博讯 boxun.com)

     今年5月份和6月份,全国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出现较大幅度回落,但通货膨胀走势仍难言乐观,国内外涨价因素尚在。从国际因素来看,由于美元贬值的欲望还没有收敛,未来我国输入型的通胀压力仍未减缓。最近房地美、房利美两大住房抵押贷款融资机构陷入困境,保尔森敦促国会通过向“两房”注资150亿美元的计划,美联储将继续采取不负责任的扩张性货币政策,这将更加刺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从国内因素来看,短期和中期的通胀压力依然如影随行。6月份调整成品油价格后,PPI向CPI传导的压力加剧,很多企业面临生死抉择——要么提价,要么倒闭;农产品价格自成品油调价后就乘势而上,对下游产品的涨价传导将十分迅猛;而因电煤紧缺导致多年少见的电荒又已经出现,高温季节,南方部分地区已经拉闸限电,电价上涨的呼声急切而又在情理之中。
    
    低通胀好日子难再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美联储的政策不发生方向性改变,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仍将继续上涨,如果国内经济继续放缓,本土劳动力成本涨幅又不会太大,如果放开价格管制,将成品油、粮食、煤电等关系国计民生的大宗商品都调整到位,物价涨幅又会像脱缰的野马。 因此,在未来三到五年,成本推动型的物价上涨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但又有一定的牵制因素。我们可能要接受5%-8%的通胀水平,再回到3%以下的低通胀好日子几乎不大可能。关键是看财政如何通过补贴取得平衡,将物价控制在一定的水平上。
    
     中国经济增长不断加速已经八年。然而,今年以来,中国投资、出口的实际增幅同比都有所放缓,消费还比较平稳,经济增长的的“三驾马车”总体上放缓了奔跑的速度。 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野马——投资,今年前五月同比增长25.6%。从表面看,这一增幅仅比去年同期回落了0.3个百分点,但考虑到同期8%以上的投资品价格涨幅,投资的实际增幅回落是比较明显的。
    
     出口形势已出现阴影。今年前五月中国出口22.9%的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了4.9个百分点,贸易顺差更是同比下降了8.6%。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103 届广交会上,来自中国最大出口市场之一美国的客商人数和签约额都降低了一成左右。一些美国客商更是苛刻地提出,把支付货款的期限从30天延长到120天甚至180天。被寄予厚望的消费,今年以来虽然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但考虑到同期超过8%的居民消费价格上涨,消费实际增长速度与往年相比总体平稳,略有上升。
    
    周期性调整“暖冬”来临
    
     我国本轮经济增长周期启动于2002年,到2007年第二季度开始步入周期性调整。即使没有美国次贷危机、国内雪灾和地震等供给因素的冲击,经济增长本身的周期性调整也会如期而至。既然是周期性调整,就不是说一两个季度可以停下来的。今年第二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10.1%,增速同比下降2.5个百分点。这只是一个信号,经济增长放缓的势头还将延续。经济学家预测,下半年GDP增速将继续回落到9%-10%,明年可能继续回落,但仍将保持在9%到10%之间。
    
     分析人士认为,相对于上世纪90年代的“七上八下”来说,9%到10%这个增速相当不错,可视为中国经济进入周期性调整的“暖冬”。最近,中央把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把抑制通货膨胀放在突出位置。 这是中央对下半年宏观调控政策定下的调子。从“双防”到“一保一防”,宏观调控因势而变。
    
     去年12月份中央提出了“双防”——防经济过热、防通货膨胀。随著形势的变化,今年5月份时,实际上调控基调已经变成单防——防通货膨胀。下半年调控基调会进一步变为“一保一防”——保增长、防通胀。 但经济学家认为,保经济增长与防通货膨胀这两个目标难以两全,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但在新的目标中,中央有两句话都提及通胀,显示政府希望在两个目标间灵活、谨慎引导经济发展动向。 下半年,谨慎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交替调节国民经济。
    
    因势而变“一保一防”
    
     货币政策方面,主要是三率,即存款准备金率、利率和汇率。只要我国外贸和资本项目双顺差延续,存款准备金率就要继续上调,但下半年的空间有限;对付遏制通胀而言,加息的作用非常有限,而成品油价格调整之后,如果连续两个月回落的CPI扭头向上,央行也可能通过加息来调控预期;至于汇率,短期之内还会提升,但有可能叫停,因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会导致更多的出口加工企业倒闭。
    
    广东中小企面临空前威胁
    
     广东省最近发表研究报告,石油库存仅足够供应20天,远低于国际公认标准的90天,缺油已经严重影响加油站的供应,省政府提议国家临时减免地方税三个月,并且调高养路费、路桥费及高速公路收费,以及提高计程车及长途客车费。先不说对民生影响,企业的运输成本势必进一步提高,对企业的打击是雪上加霜。
    
     企业生产另一个重要成本是电价,石油涨价已经导致电价提高,广东另一重要的发电动力是煤,今年上半年广东从越南和印尼进口的煤价上涨五成,而华北产的煤主要是保北京天津等地,可以由国家协调价格来保证获得低价供应,广东只好捱贵电。广东企业生产成本提高,但出口价格由于人民币升值的影响而不能大幅相应提高,而且廉价劳动力已经成为过去式,不少企业正陷于开工则亏本,不开工则没有出路。政府的对策是希望企业升级换代,但过去订单源源不绝的时候错过了升级的机会,现在陷于困境的时候已经没有升级的可能。唯一的出路是迁往电价和工人成本较低的地方,比如江西、湖南、广西等地。
    
     大型加工企业即使北迁也要面对原材料和成品出口运输成本的巨大开支,正是搬也难,不搬也难。中小企可是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第一季度,累计流入中国的热钱多达一万七千五百四十二亿美元,比二零零八年三月底的中国外汇储备余额还多出百分之四!每小时就有三亿美元的热钱流入内地。目前流入中国的热钱规模已过于巨大,超出了十一年前亚洲金融风暴时整个东亚地区所承受的规模。
    
     习近平发迹的温州,错过了产业转型,错过了社会转型,宁死不发展重工业,宁死不实行民主化,却默许发展高利贷地下游资!(“黑担保”)——现在逼死了泵阀老板。价格管制之下越管越死,越死越管,货币收紧之下贷款逐渐干涸,楼市降温,股市跳水,全国工业企业主的平均文化程度却在高中以下!——宁死不提高劳动生产率!宁死不发展自动化!
    
     “热胀冷缩”,一万七千多亿美元热钱,输入型通货膨胀,股市寒潮,信贷紧缩,同时发作了!——滞胀来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