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人为什么总是暴怒?/余晓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4日 来稿)
    
    看看人类发展史,觉得特别有意思。在遥远的罗马帝国时期,人们总以为现在的地球是平的,罗马帝国是人类的中心,所以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人们在过着满足的日子,但实际上生产力处于极端落后的状态,社会在缓慢地发展。然而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人们发现远方的船是桅杆先露出来,各种迹象表明地球是圆的。既然是圆的那就没有中心的问题了,人们开始有点愤怒了。但想一想,毕竟太阳,月亮,和宇宙所有的一切都在围着我们这个地球在旋转,我们是宇宙的主宰,心理少许有些平衡。但是哥白尼的发现为罗马教会带来了异样的声音,他的理论指出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布鲁诺,这个为宣传这个真理而四处奔走的战士,竟然站在了罗马教皇和罗马人民的对立面上,公然挑战教会的权威,让人们的颜面扫地。于是人们终于暴怒了,把布鲁诺绑在广场上活活烧死,因为他说了实话。社会依然在缓慢地发展过程当中,后来人们也渐渐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但觉得不管怎样,大家依然觉得人类主宰着地球上的所有生灵,毕竟我们人类是最高贵的。达尔文来到了人间,他用毕生的精力告诉大家,我们来自于猴子(这是大家当时的理解),这个打击反倒使大家冷静下来了,学会接受这冷酷的现实,这个社会的发展真的变快了许多。最后弗洛伊德让人类彻底绝望了,他的潜意识理论研究告诉人们,人类连自己的一部分意识都控制不了,这种绝望使人们干脆迅速的接受这一现实,将自己摆在和宇宙万物平等的地位上面来对待,于是我们的人类社会开始迅猛地向前发展。
     (博讯 boxun.com)

     如果我们还停留在布鲁诺的时代,还在为了一个我们对立的观点,还在为一个反对我们的势力,还在为一个曾经骂过我们的人而暴怒的话,看来要走的路太长了。我们由于政府的新闻封锁,接受外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自从建国以来我们没有听过别人曾经骂过我们,批评过我们,只知道"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小时候我一直奇怪,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多好啊,他们为什么要亡我们呢?告诉一段我的亲身经历。
    
     二十多年前我和单位里面的人一起去美国,外事局的人反复叮咛我,给大家填表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自己是共产党员,我觉得大为不解。党员,是当年金字招牌呀,它代表了一个人的先进和出色,为什么要隐瞒呢?应该觉得光荣才对呀。两年以后,我出国留学,找房子的时候遇到一个慈祥的老人,他小心地问我,你是共产党员吗?马上引起我的兴趣,看他那和蔼的样子我问他,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他马上板起面孔说,卡尔马克斯的理论他知道,中国共产党就是靠这个理论用暴力推翻的政府,而且他们还扩展到其他的国家去宣传这一理论,那么我不希望在我的房子里有什么地下的集会活动。天哪,就像是我今天突然宣布我是塔利班一样,他们竟然像防着恐怖分子一样防着我们。我屈辱地走出老人的房子,来到繁华的唐人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中华民国国民党党部墨尔本分部",这臭名昭著的国民党竟敢在这里招摇过市,而在西方社会,共产党却像回到了解放前,只能进行地下活动。经过了这个刺激,你就会觉得,地球上有五十多亿的人哪,要是有个几亿的人骂你很正常,要是所有人都在夸奖你,那就太不正常了。
    
     过去我们的新闻,从国外进来时,先进入一个瓶颈进行筛选,把那些批评我们的,谩骂我们的东西全都过滤掉,把全世界所有的赞美留给大家,把国外所有的弊端展示给大家,让我们觉得我们就是人类的中心。现代化的媒体使我们能够听到的,能够看到的越来越多,终于我们看到了,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人在骂我们,更糟糕的是,发现国内竟然还有那么多的人随声附和,这是自古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于是我们举国爆怒了。中国人把这个谩骂也太当回事了,于是自己也操起了谩骂的武器,在自己家门口骂人家,人家也听不见,只能拿自己国人出气。这些人除了破口大骂,还有什么本事?
    
     我们是否仔细想过,为什么别人要骂我们?别人是怎么骂的,肯定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张嘴骂娘。到底是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还是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抑或是观念上的本质不同......总之,别人可以找出来骂你的理由。其实现在看来,很多西方社会对我们这个民族,对我们这个国家更多的是那种批评,而不是谩骂。
    
     以非此即彼的指导思想去和别人争论,必然回到当年文化大革命的状态。看看我们今天的争论,哪一方都恨不能对方赶紧服输闭嘴,争不过的时候就会刻意窜改,胡乱上纲,直到疯狂谩骂。其实很多的争论是没有结局的,过去我们的媒体一边倒惯了,总想整出来一个绝对真理的东西,总要以一方大获全胜为结局。
    
     暴怒说明我们根本就不具备民主的基础,我们根本就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我们还没有学会尊重我们的对立面,当我们的理念和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给对方一个平等的表达机会,不能断章取义,也不能肆意窜改,而且给对方的表达机会应该有一个时间段的范围,比如说别人就其中的言论道了歉,但是还依然坚持其余的言论,那我们就应该把其道歉的部分分离出去,在其余的观点上面继续争论。我们是这样做的吗?探讨问题简直就像死缠烂打,只给别人两个完全对立的选择,不是正,就是反,更加可恶的是其中夹杂侮辱性的语言和称谓,这难道不足以让那些真正希望民主的人们绝望的吗?很多人理解的民主根本就不是西方的那种民主,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民主,自己自由,而没有让别人也享受同样的待遇。西方人的民主是建立在他们骨子里面是人人平等的概念。而我们真是太不习惯这个概念了。
    
     人人平等,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没有了这个概念,以后倒霉的事情可就太多了,哪里只是挨骂这么简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晓平:富豪们开始跑了——谈谈保护富人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