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世纪”和“后美国世纪”的来临/周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翻开世界近现代史,如果以“世纪”作为引领世界走向一个新时代的时间单位,以“洲”作为这个新时代所位处的地域,则十八、十九世纪是欧洲的世纪,二十世纪是北美洲(美国)的世纪。如今,当人类的脚步正逼近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之“栏”时,各种迹象都在证明:美国的世纪正在渐行渐远。以目前世界各大洲和地区的发展趋势和潜在影响力衡量,大多数评论家认为:二十一世纪将是亚洲(中国、印度等)的世纪。正所谓“风水轮洲转”,“三百年洋西,三百年洋东”。 (博讯 boxun.com)

    
    “美国世纪”的来临:并非偶然
    
    二十世纪的历史基本上是一部美国得到“上帝的眷恋”而迅速崛起并称霸世界的世纪史。然而“美国世纪”的降临并非偶然,有天时、地利、人和三大因素。
    
    “天时、地利”指客观条件。除了地大物博、足以自给自足外,美国的地理位置也颇为优越,在世界上可谓独一无二。美国的东西两面是任何外来侵略者都难以逾越的浩瀚大洋;南面是一群国力与美国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的中小拉美国家;北面是地广人稀、同文同种、一向友好的加拿大。二十世纪从伊始直到上半叶临近结束,当欧洲各列强你死我活地为争夺资源和势力范围而大打出手;当亚洲的日本四处大肆侵略扩张的时候,“遗世独立”的美国远离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欧、亚战场,成为人人羡慕的世外桃源;更让美国不受战争干扰,埋头发展经济、厚植实力。两次世界大战的中、末期,趁欧亚大陆交战各方都打得筋疲力尽之时,美国及时“下山摘桃子”,果断地在欧、亚两线同时出兵。挟终结两次世界大战最大功臣的公认国际地位,美国攫取了最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利益,奠定了战后世界霸主的地位,并成为世界超级大国长达半个多世纪。
    
    “人和”指诸如人文环境等主观条件。作为西方工业化先进国家中的后起之秀,美国缺乏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曾经拥有的广大的海外殖民地和海外市场。美国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除了“天时、地利”之外,更与美国的开国先贤们制定的宪法和一系列有利于发展国计民生的法案息息相关。在它们的催生下,美国营造和建立了比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更开放的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这种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更鼓励和保障个人的自由发展,为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创造了良好条件。
    
    美国是一个以移民为主的国家,号称“移民的大熔炉”。美国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也与美国能举国敞开胸怀,不拘一格、尽情地广纳全世界最优秀的各类人才息息相关。相对于其它国家,在美国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移民受到的歧视最小,得到自由发展的机会最大。最典型的例子是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纳粹德国疯狂迫害犹太人时,以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为代表的许多世界一流的科学家纷纷落户美国,他们为美国顺利实施“曼哈顿计划”,造出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打赢二次世界大战;为美国战后成功发展运载火箭和人造卫星等一系列高新技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全世界最优秀的科技人才至今仍然视美国为首选,美国仍然走在世界科技的最前沿。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在短短几个月内分崩离析、寿终正寝,长达四十几年的东西方冷战以不流血的方式迅即结束,跌破了无数专家学者的眼镜。从老布什到克林顿当政的时代,即从苏联解体到二十世纪的帷幕徐徐拉下,美国以全球唯一超强的身份傲视世界。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以美军为主的联军势如破竹,打得伊拉克落花流水,根本无法招架,一扫美国自越战以来的颓势。全世界在看得目瞪口呆之余,不管愿意不愿意,大多数国家都不得不唯美国的马首是胆。即使是中、俄等大国一时之间也“没有了声音”。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后,以微软的视窗95系统、网际网络新技术为代表的一系列电脑、网络新技术/新革命及生化新科技相继在美国闪亮登场,美国又一次引领世界迈向一个科技新时代。道.琼斯和纳斯达克两项股票指数双飞冲天,美国成为来自全世界的资本竞相涌入朝圣的经济麦加。一时之间,世界处处充满了光明,仿佛美国又将引领世界走过下一个新世纪。这十几年间美国走入了它的历史巅峰时期。
    
    “后美国世纪”的来临
    
    然而,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一道魔咒。二十一世纪的晨钟才刚刚敲响,美国高科技的肥皂泡就被迅速一一戳破,道.琼斯和纳斯达克指数双双如自由落体般下坠,无数人的发财美梦随之破灭。正当全美国和全世界都沉浸在财富瞬间大流失的满腔悲愤中,惊觉由美国高科技概念所创造之财富的虚幻时,“911”事件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惊醒并彻底改变了美国,也极大地影响了世界。从此“反恐”成为美国No.1的既定国策,谁也不敢公开唱反调。随后发生的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使美国重陷越南战争的泥潭。 “911”事件似乎是美国走下巅峰的转折点。一百年后,当历史学家撰写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史时,就改变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历史进程而言,“911”事件可能与二十世纪苏俄的“十月革命”具有相似的历史地位。
    
    这几年来,虽然美国的经济总产出仍然占世界经济总产出的四分之一强(2007年为26%),但“美国正在衰落”的老生常谈正在重新被炒响。持此观点的人既有外国人更有美国人,既有学界泰斗也有世界各大小媒体。5月1日出版的《后美国的世界》一书,作者扎卡瑞亚是美国《新闻周刊》的主编。此书是“美国正在衰落”之论的扛鼎之作,曾高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第二名,到7月份仍高踞榜上的前五名,可见它受阅读口味挑剔的美国读者热捧之程度。“美国正在衰落”的例子可以随手拈来:美国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对内应付不了房屋次贷危机和经济低迷,对外至今也奈何不了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政治上、军事上一直拿伊朗、北韩的顶撞和发展核武器无可奈何;经济上左右不了世界的高油价、高粮价;军事上至今也解不开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一团乱麻。
    
    美国衰落的种种因素
    
    各种主观、客观因素都导致了“美国正在衰落”。
    
    单单美国一国的军费开支就占全球各国军费总开支的一半,更是排在美国后面的14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合。在东西方冷战早已结束多年的今天,仍然维持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再加上维持军事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庞大战争经费(还应包括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军事上全方位地支持以色列),是挚肘美国经济发展的沉重负担。但美国保持强大的军力也有其迫不得已的苦衷。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为了让别国、别人放心地把钱借给美国,美国必须维持强大的军力以保持“世界老大”的地位、形象和声望,长期这样,就渐渐形成了一种难以逆转的恶性循环。
    
    对资源和能源的过度需索一向是美国的软肋。美国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5%左右,却消耗了世界资源和能源产量的四分之一强。这种巨大的反差是造成美国与其它国家间一系列矛盾与冲突难以解决的根本原因。当美国强大时,它的软肋有美国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罩著,自可安然无恙;但随著“美国的衰落”,随著世界上其它“群雄“的相继崛起,一旦爆发美国无法控制和左右的地区性甚至全球性的经济、军事冲突,其对美国的打击将大大超过对其它国家的打击。
    
    美国的经济发展已逐渐演变得过于依赖金融业而不是制造业等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发动机(这其实是种本末倒置的经济模式),以致美国的房屋次贷危机迅速上升为令举国上下惶恐不安的经济梦魇,并迅速波及、传染到全世界。这种“金融挂帅”型经济早有前车之鉴。早在18世纪,荷兰就曾认为可以利用向外国和本国的王公大臣们发放贷款的庞大计划代替荷兰正在衰落的工业和商业。然而在18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发生的一系列股票暴跌和企业破产彻底颠覆了荷兰的经济。在20世纪初期,一位忧心忡忡的英国大臣曾指出:英国不能只依靠投资证券保持繁荣,因为“银行业不能创造(经济)繁荣,它要靠(经济)繁荣才能得到发展”。到20世纪40年代,英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背负的沉重债务证实了这一点,二战后英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迅速成为历史。
    
    正如扎卡瑞亚在《后美国的世界》中指出的,美国以外的世界正在“群雄” 并起,它们包括亚洲的中国和印度,南美的巴西,欧洲的俄罗斯,以及日本、南韩和南非。不管美国愿意还是不愿意,“群雄”们正逐渐在政治上、经济上甚至军事上“分美国的一杯羹”,从而相对削弱了美国的地位。尽管这些新崛起的“群雄”与过去崛起的强权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即至少在今天看来,它们都以不打乱既存的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为崛起的前提。它们按照“美国领导世界”的游戏规则加入国际大家庭,而非打破旧秩序,另起炉灶并冲撞美国的价值观。然而,谁能准确无误地预知未来的世界新秩序?
    
    曾经的世界强国:西班牙帝国、海上强国荷兰和日不落国─大英帝国等都先后衰落,历史学家总结出了它们衰落的六大原因:对世界事物不再有正确的理解、偏狭或狂热的宗教、军事或帝国的野心过大、经济两极分化、金融业地位上升代替了工业、债务过重。今日的美国除了偏狭或狂热的宗教尚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外,其它几大原因一个不少。
    
    未来的美国将何去何从,世人正拭目以待。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水扁的“政治遗产” vs. 马英九的任重道远(下)/周晋
  • 陈水扁的“政治遗产” vs. 马英九的任重道远(上)/周晋
  • 试论中国收回藏南地区的巨大利益和可行性:《龙与象的战争》之二/周晋
  • 寻求改变和“十六年之痒”之轮回/周晋
  • 远古的眼泪,大自然的精灵/周晋
  • 从“柔性政变”说起/周晋
  • 高尔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另一重意义/周晋
  • 从“唱歌少将”彭丽媛说起/周晋
  • 龙与象的战争——也谈1962年中印之战和领土之争/周晋
  • 风云诡谲的南海:21世纪的波斯湾/周晋
  • 丑陋的韩国人/周晋
  • 周晋:中日关系的未来和亚洲政治的新格局
  • 周晋:从高雄人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说起
  • 周晋:读《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
  • 周晋:冷眼看台湾政局
  • 周晋:也谈“抗美援朝”战争
  • 介绍莫言的《生死疲劳》/周晋
  • 骰子、扑克、老虎机--漫谈赌博和美国的赌博业/周晋
  • 网络诈骗,谨防上当受骗/周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