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的水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2日 转载)
     外交部发言人,显然应由深谙国际局势,且富于口才者充任。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先生的一段言论,却让笔者不禁摇头感叹中国外交人才的凋零。这段言论不仅逻辑混乱,而且蛮横无理,可以说充分的反映了刘建超先生的工作能力和水平,真正是失却了外交人员所应该具备的起码的外交礼仪和风度,实在是让人反感的“恶劣行径”。
    
     在此首先要简单分析的是,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7月31日的记者招待会上,针对美国众议院的最新“反华“法案说的一句话:“我们已就此向美国行政当局和国会提出了严正交涉,敦促美方切实制止美国会一小撮反华议员的恶劣行径。” (博讯 boxun.com)

    
    我不太了解刘先生的学历,经历,但这句话,确实把刘先生的水准暴露无遗。
    
    我首先想请教刘先生,你是否知道美国的政体?在美国,“国会的一小撮反华议员的恶劣行径“跟“美国行政当局“有什么关系?难道要白宫下一个红头文件,让国会撤销这个决议案?而美国国会这个机构难道就能够干涉某个议员提案的自由?要知道,即使在中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提案权利也是得到法律保护的。
    
    再看所谓的"一小撮反华议员的恶劣行径",
    
    如果不看提案的内容,而只看提案的发起人,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霍华德·伯曼,按照刘先生的标准或许属于"反华"。但实际上,众议院对该提案的投票结果是: 419票支持,1票反对.故这个提案应称之为99.76%的议员(419 / 420 = 0.997619048)的共识,绝非刘建超先生口中的"一小撮反华议员"的片面或个人意见.因此,所谓“一小撮反华议员“完全歪曲了事实。
    
    至于“恶劣行径“之说,更是荒唐之极.众议院本身就是民意机构,议员作为民意代表,反映民众呼声,维护民众利益,不可避免的要跟某些利益集团发生冲突。提出让某些人不舒服的提案正是议员职能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正是由于议员的存在,作为弱势群体的普通群众的呼声才能得到表达,这正是民主政体的核心制度。请问刘先生,如果说为民代言成了“恶劣行径“,那什么才是刘先生意识中的“正当行径“?
    
    "一小撮反华议员的恶劣行径"的言论踏踏实实的冒犯了美国议员的提案权,践踏了美国民意机关表决通过法案的合法性。
    
    说了半天,实在应该看看这个提案的内容,它到底恶劣在哪里呢,何以让刘建超先生如此的气急败坏?
    
    在此不拟详细分析法案的具体内容,不过法案的大意应该很清楚明白,法新社的报道说,这个法案“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侵犯人权,并结束对苏丹以及缅甸军政府的支持,以确保北京奥运会在遵循奥运自由和开放传统的气氛下进行”。
    
    “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侵犯人权,“,中国人权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也是中西分歧之关键所在,笔者不能在此短小篇幅内做深入探讨,但从最简单的逻辑分析,这个呼吁似乎只会让那些践踏人权的人产生反感,而决不会令那些权利遭受侵害的人不舒服。另外,在当初申请奥运的过程中,中国也确实针对人权问题作出了一定承诺(这也正说明,奥运跟政治的绝对脱钩是不可能的,而这点也曾经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认同)。而且,这个提案只是“呼吁“,而非“敦促“,更非“命令“。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你过去为了得到别人的帮助,跟别人承诺了一件事情,等到人家帮了忙,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之后,来了个贵人多忘事。别人提醒一下,呼吁一下,难道也是“恶劣行径“了?
    
    “并结束对苏丹以及缅甸军政府的支持,“,苏丹,缅甸的当前政局,自亦不待笔者多言,但结束对苏丹以及缅甸军政府的支持,促成两地暴力或战争状态的尽早结束,不仅可以增益奥运的平和友谊气氛,更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应该担负的责任。针对最近中国在联合国针对一系列提案的反对票,美国人“呼吁“一下,请你切实的负起责任来,难道也成了“恶劣行径“吗?
    
    从这段话看,提案希望达成的目标是 “确保北京奥运会在遵循奥运自由和开放传统的气氛下进行“,显然,议员们并不抵制北京奥运会,而只是希望它符合奥运的传统和精神(这一点也正是中国政府所反复强调和标榜的)。历史上的奥运会,不管是在古希腊时代,还是在近代经由法国人顾拜旦倡导复兴后,从来就是以增进友谊,促进和平为宗旨的(唯一的一次例外或许是纳粹德国所承办的1936年柏林奥运会,但即使是那次奥运,希特勒当时在世界范围内并未支持任何从事种族灭绝的政权,也并未开始在国内进行大规模的排犹活动)。因此,中国结束对苏丹以及缅甸军政府的支持,立即停止侵犯人权,这不仅是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们的一致的良好愿望,而且也是维持奥运自由,开放传统的必须。
    
    结合以上的分析,不难发现,刘建超先生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发表的声明中所说的这项决议案充分暴露了他们(众议员们)“干扰和破坏北京奥运会的险恶用心”,纯属颠倒黑白的指控。
    
    刘建超先生的水平,经过上述分析,大概已有一个轮廓。当然,为一个恶劣政权的种种不合理行为辩护,如同为一个证据确凿的杀人犯辩护一样,确实不是一般的诡辩家能够胜任的,故此,对外交部发言人所从事工作的难度及其本人承受的巨大工作压力,我们也给予理解和同情。
    
    最后,作为中国公民,笔者在此也“呼吁“外交部领导慎重考虑一下外交部发言人的更适当人选,以中国之大,人才之富,找出这样一个非同一般的诡辩家,应该也是很有希望的。
    
    希望发表本文不会成为本人的“恶劣行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 刘建超称张庆黎恶言是保护奥运
  • 胡佳:致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