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甕安民變凸顯中共政權欠合法性 /劉曉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1日 来稿)
    
    甕安民變凸顯中共政權欠合法性 (大陸)劉曉波
     (博讯 boxun.com)

    
      近些年來,由於中共嚴控媒體和封鎖信息,中國的經濟繁榮和政治穩定看似毫無問題,甚至就是「太平盛世」。與此同時,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日益關注,也讓「大國崛起」的喧囂很有市場,受官權煽動和縱容的民族主義浪潮,也為胡溫政權蒙上深得民心的假象。但在通報危機的官方內參裡,在互聯網中,在境外媒體上,屢屢爆出大規模官民衝突和暴力流血事件,現在的中共政權猶如坐在火山口上。
    
      二○○八北京奧運年,胡溫政權竭力營造「和諧中國」的形象嚴重受損;五月的汶川大地震引起世界同情,中共政權抓住救災的機會,全力向世界展示「多難興邦」的形象。然而,接連發生的官民衝突的大事件,從貴州甕安騷亂到陝西府谷警民衝突,從上海襲警大案到張家界爆炸案再到杭州小販持刀闖入城管辦公地捅傷三名執法者,致使「和諧奧運年」淪為空洞的口號。
    
    
      中共官權黑暗激起民變
    
    
      二○○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距北京奧運開幕僅四十天,貴州省甕安縣爆發數萬人規模的官民衝突。
    
    
      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女生李樹芬溺水死亡,為什麼會演變成萬人的示威抗議,甚至演變為焚毀縣公安局、縣委和政府辦公大樓?
    
    
      網絡民間不相信官方對事件的荒謬而老套的解釋,這場官民衝突之所以愈演愈烈,由死者家人的討說法發展為數萬人參與的大型群體事件,顯然是源於當地官權的極端黑暗和欺民太甚。
    
    
      更嚴峻的是,「甕安事件」不是「利益相關者事件」,而是「無利益相關者事件」。憤而圍攻當地衙門的數萬民眾,他們不是事件的直接受害者,與受害者也無利益瓜葛和親屬關係,甚至素不相識。他們之所以大規模介入其中,完全是出於「義憤」。而這「義憤」,不是來自官權的長期作惡和民怨的長期積累,還會有其他的合理解釋嗎?
    
    
      近年爆發的大規模民變事件
    
    
      近幾年發生過多起類似事件,比如「萬州事件」:二○○四年十月十八日下午,重慶市萬州區民工余繼奎因不慎弄髒路人曾慶蓉的衣服,就被曾的丈夫胡權宗用扁擔打斷腿。在施暴過程中,胡權宗自稱自己是公務員,無論出了什麼事,花錢都可以擺平,甚至揚言花二十萬就能買條窮人的命。同時,前來處理這起糾紛的警察居然對胡權宗寬容有加,不但與施暴者握手寒暄,而且輕易地放走了施暴者。正是這種「官員霸道」和「官官相護」引發了眾怒,數萬人到萬州區衙門門前抗議,當局緊急出動上千防暴警察進行鎮壓,民眾則用磚頭石塊還擊,焚燒多輛警車、政府大樓及消防車,致使萬州區衙門停止辦公一天。
    
    
      其他還有二○○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安徽「池州事件」,只因民眾不滿警方處理一起交通肇事而引發圍攻派出所和打砸燒的萬人騷亂。二○○六年八月十八日浙江「瑞安事件」,民眾不滿警方對青年女教師戴海靜墜樓身亡的死因鑒定,導致數千市民遊行抗議,並砸毀汽車等設備。二○○六年九月七日浙江「台州事件」,九歲女童溺水死亡,民眾懷疑警方隱瞞真相、包庇殺人嫌犯,引發數千民眾聚集到當地政府大院,衝擊辦公樓,炸毀汽車數輛和電腦數台,燒毀部分資料賬冊。二○○七年一月四川綿陽「大竹事件」,一名酒店女員工離奇死亡,死者家屬不滿警方的調查和店方的處理,導致近萬名民眾圍攻酒店進行打砸燒。
    
    
      官民衝突顯示政權欠合法性
    
    
      「甕安事件」的典型意義在於,當普遍的社會不滿導致頻繁的官民衝突,只能說明政權合法性的嚴重不足,說明政府治理能力及成效的每況愈下。特別是那些起因看似偶然的小事卻演變為具有爆炸效應的大事,其深層原因是愈演愈烈的官民對立之必然。對此,貴州省委書記石宗源在談到「甕安事件」的成因時也不得不承認:「積案過多,積怨過深,積重難返。」正是官權的長期霸道和欺騙造成了壓抑已久的民怨,一次小衝突才能釀成數萬人抗議的突然爆發,足以見出民眾對官權的積怨多麼深厚和強烈,用「烈火乾柴」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瞬息千里的網絡信息難以封鎖
    
    
      「甕安事件」發生在新媒體時代,官方能夠控制傳統媒體,但無法完全控制網絡,每有敏感的大型公共事件發生後,總是最先現身於網絡或手機。此次「甕安事件」發生後,儘管官方也在第一時間加強了網絡嚴控,封鎖一切有關「甕安事件」的信息,要求刪除所有與此相關的帖子。但官權的封鎖無法完全奏效,通過互聯網和手機,「甕安事件」的文字信息和大量圖片迅速傳播,瞬間佈滿國內外各大網站,引起網民的強烈義憤,發帖人數不斷膨脹,有人痛告,有人大罵,有人要求當局盡快公佈真相。不要說「貓眼看人」、「關天茶舍」等民間BBS,即便在官方喉舌網站的論壇裡也很火爆。比如,在官方新華網討論區,截至官方封鎖命令生效前的二十九日晚二十一點左右,「甕安事件」的點擊率超過二十萬次,留言二千多條。絕大部分帖子都是抨擊地方當局的處理手法,懷疑新華社簡訊的真實性。官方迫於網絡信息的壓力,也不得不由新華社發佈了簡短的消息。
    
    
      在網絡時代封鎖突發事件,實在是中共意識形態衙門力不從心的「苦活」。即便網管下達死命令和發動所有網絡警察,相關信息也不會百分之百地清除;即便各網站投入最大的刪帖力量,也會有各種形式的漏網之魚。網民人多勢眾,網管疲於奔命。非常時期,每個公共事件都變得敏感,網管當局格外緊張,政府都要向網絡管制投入遠遠超過平時的資源。甚至,在大型BBS「天涯社區」上,一個網名為「西瘸」的天涯網友在六月三十日還發出了題為:「打倒中央政治局!──表達我對貴州事件的不滿!」的帖子。
    
    
      官權公信力極端匱乏
    
    
      最耐人尋味的是,凡是群體性官民衝突事件的網絡效應,必然呈現出網絡民意的一邊倒和群情激憤,向官權發出抗議和要求公佈真相,而官方的老套解釋已毫無勸誘力。因為,大多數關心時政的網民從自身的親歷中,從官方媒體對多起公共事件的報道中,都知道專制權力的說謊和造假。如果說,大規模官民衝突所凸顯的是深刻的官民對立,那麼,網絡民間在官民衝突上的立場所凸顯的就是官權公信力的極端匱乏。
    
    
      當官方版本的「甕安事件」變成網絡民意的「全民俯臥撐」,凸顯的是比事件本身更嚴重的官方信譽危機。比如,前不久的「全民打假虎」的網絡風暴致使官權信譽瀕臨破產。現在,民眾對公權力的信任危機,已經由對地方衙門的懷疑上升為對中央政權的懷疑,由對某一官員的質疑發展到對政權對體制的質疑。由此帶來官民之間力量對比的消長,一直呈現出民間擴張和官權收縮的景觀,「甕安事件」是這種消長景觀的又一證明。
    
    
      把民眾當作「刁民」和「愚民」
    
    
      就中共官權而言,雖然中國改革已經三十年了,講究階級鬥爭的毛時代似乎早已遠去,但在政權的獨裁本質不變的制度環境下,今日中國的官僚們仍然是毛的子孫,永遠「以民為敵」,把民眾當作「刁民」和「愚民」。官員們也許不會背誦「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的毛語錄,但獨裁制度的敵人意識已經滲入他們的骨髓,對民眾的不同政見和權益訴求,對官民衝突事件,官員的思維仍然是敵我先於真假、是非、善惡,也只能用以民為敵的思維來給這些事件定性。所以,面對如此頻繁而暴戾的官民衝突,中共政權仍然固守陳規而不思反省,在向公眾解釋這些事件時,仍然是幾十年一貫制,如果是群體事件,永遠是「一小撮別有用心分子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如果是個體事件,永遠是「刁民」、「暴徒」或「不法分子」。
    
    
      今天的官員們,既有現實中的特權地位,也有「先鋒隊」的特權意識,他們蔑視民智,只知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馭民術。所以,每有民族主義狂潮掀起,官方就得意地對外宣稱「中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每有官民衝突事件發生,官方必然把絕大多數參與者稱為「不明真相的群眾」,彷彿數億國人都是弱智或白癡,不會看、不會聽、不會想,也就自然不明真相和輕信謠傳,不辨是非和永遠錯判。他們既是衙門霸道對民意的侮辱,也是權力狂妄對民智的貶低。
    
    
      只有政治改革才能化解民怨
    
    
      就民間而言,今日中國的民間不再是愚昧而馴順的群氓,而是權利意識逐漸覺醒和維權活動高漲的民間。他們對霸道上癮的官權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們對欺騙成性的官權保持高度的警覺,致使官權的統治效力日趨下降,恐怖政治的威懾力也大不如前。所以,以維權運動為標誌的民間政治動員,決不會以當權者及御用精英們的意志為轉移,即不是當權者想不想要民間動員或民間動員可不可能的問題,而是這樣的民間動員在何時、以怎樣的方式大爆發,由分散的此起彼伏匯集成「八九」式的全民動員。
    
    
      對於越積越深的民怨和越來越嚴重的官民對立之現狀,只靠自上而下的恩賜性「親民」,既無法遏制官權的普遍腐敗和劣質化,更無法緩解政權的合法性危機和信譽危機。中共政權必須明白:只有啟動政治改革,落實憲法中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一方面,為民間政治參與提供有彈性的政治空間,把民間釋放出的維權能量和政治參與熱情導入一種非暴力的法治秩序;另一方面,從制度上保障基本民權和遏制官權濫用,逐漸建立起有效的人權救濟制度。這才是中共現行政權化解民間怨恨和社會危機全面爆發之正道。
    
    
    二○○八年七月十六日於北京家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楊佳案加深民眾對司法不信任/劉曉波
  • 在甕安民眾鋌而走險的背後/劉曉波
  • 豆腐渣校舍與大國崛起/劉曉波
  • 壟斷「救災」正是獨裁之災/劉曉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