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不痛的通胀/李华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1日 转载)
     1通货膨胀就是货币现象
    
       2008年5月份 CPI同比上涨7.7%,较上月同比涨幅有所回落,这是小幅累积调准备金率的货币政策起作用了吗?答案是不得而知。实际上,取消了“五一”长假以及地震的影响,使得原本的消费支出被压缩了,一部分未消费而另外一部分投向了灾区,剔除这两项影响的话,CPI是不是已经回落就很难说了。 (博讯 boxun.com)

    
      这似乎表明货币政策无效果。因此打扮成各种各样的凯恩斯主义者就开始走上舞台,纷纷表演起诸如“输入型通胀论”、“结构性通胀论”、“未全面通胀论”等花招,试图说明一件事,就是通货膨胀不仅仅是个货币现象,还与其他因素相关。但这些花招没有搞清楚的是,通货膨胀的本质与表象是不一样。
    
      通胀的本质就是钱多发了。理由非常简单,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钱多了就会“不值钱”。在一定的技术和制度条件下,市场上的产品和服务是有限的,以信用为基础的货币其实是要对应这些产品和服务的。由于技术和制度的影响是长期性的,因此即时的对经济的影响不甚明显。所以短期内的各种物价竞相攀升,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通货膨胀了。而对比近三个月来的货币发行量,不难发现,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呈节节上升趋势, 5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更是同比增长超过18%。这印证了目前持续高位的CPI折射出来的通胀,与多发货币有关。
    
      而所谓游资进入对资产价格的推高,经济结构造成的长期农产品以及人力资本被低估现在需要回调,以及只在部分产品价格上涨不能算是全面通胀等等论调,只能说是在钱多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不同形式,游资是外来的钱进一步增多,而经济和市场结构失衡说明的是多出来的钱分配不均衡而已,但这并不改变钱多的事实。
    
      一段时间的小幅调整准备金的货币政策,其政策的时滞效应现在还很难估计。而要求央行考虑热钱的走向来决定其货币政策,无疑是对央行独立性的极大干预。央行的位置应该是根据经济形势来安排货币政策,热钱也会根据央行的政策来调整自己的走向。现在反而要求央行考虑热钱的走向来定自己的政策,希望避免被热钱“猜中”,这就陷入了一个 “循环猜想”的怪圈。事实上,通货膨胀就是目前最大的金融风险,越南就是一个明证。
    
      至于说要调整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市场结构之类的“调整政策”,似乎都在召唤政府“看得见的手”进行干预。这会进一步加大经济波动的风险,而与央行的政策目标背道而驰。通胀是一个货币现象,因此“收货币稳通胀”就是目前央行应该做的事情。至于何以目前央行的货币政策步履维艰,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央行的独立性不足。是以增强央行独立性,使得人民币对应一篮子的商品和服务相对稳定,也就是给货币下一个“锚”,才有助于解决通胀难题。
    
      2央行为什么不加息?
    
      在《新京报》6月17日刊发的《防通胀关键在央行独立性》一文谈到目前央行的货币政策步履维艰,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央行的独立性不足。“收货币稳通胀”是目前央行应该做的事情,但央行除了一步步提高准备金之外,似乎并无他法。一个最直接的疑问是,央行为什么不加息。
    
      宏观调控的手段,在汗牛充栋的经济学文献堆里已经被反复讨论过。成熟市场国家,例如美国的教训也有不少。在回顾美国“宏观调控”的历史后,不难发现其大致也遵循了在经济过热时紧缩货币,在经济萧条时扩张货币的做法。而“紧货币”有两个大的方面,一是少发新钱,二是多回笼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总而言之是要减少流通中的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在少发钱方面做得并不到位,2008年前5个月,货币和准货币(M2)分为是417846.17亿元,421037.84亿元,423054.53亿元,429313.72亿元,436221.60亿元,不难发现,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呈节节上升趋势,5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更是同比增长超过 18%。当然,从货币内生的观点来看,一定的经济增长需要一定的货币增长,这一与经济增长相匹配的货币,可以被看成是经济系统内生的货币需求。问题在于确定这一匹配比例非常困难,与此同时,18%的货币增幅也远远超过了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央行主动发钱的速度超过了内生的货币需求的增速。
    
      当然,如果多发的钱到了边际收益高的部门,那么再回笼在边际收益相对低的部门的钱,只要使得后者大于前者,也有助于减少流通中的货币。可惜的是,央行不仅没做好“少发钱”,也没有做好“多回笼”货币。
    
      央行的做法是不停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而在CPI步步高升的事实面前,说明这一政策的效果并不理想。当然需要考虑政策的时滞效应,但这一小幅调整的政策时间区隔已经一年有余,政策的累积效应也没有显现。岂不怪哉?
    
      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央行不加息呢?加息意味着银行可以增加对货币的吸引力,从而达到回笼流通中的货币的目的,央行的专家显然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一点。如此一来,不加息就变得耐人寻味了。
    
      第一种反对加息的理由是,加息会使得人民币看涨,使得大量热钱涌入中国进行投机,扰乱中国的金融市场,对中国的金融安全产生威胁。但这种“热钱阴谋论” 其实不堪一击。除了热钱规模众说纷纭,但实际上很难估计之外,对于金融风险和安全的理解也是莫名其妙的。因为加息不同于升值,加息对国内经济的影响要远胜于国外,因此加息对回笼流通中的货币的作用要远远大于对热钱的吸引力。事实上,这种假想的“加息引起热钱流入论”没有考虑的是,热钱怎么流入,流到哪里,是存在中国的银行里,还是奔向股市和房市?任何一种去向都不是全然没有成本的。另外,正如林毅夫指出的那样,加息并不会导致大量的投机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因为中国的热钱流入主要取决于国家对资本账户的控制,而不是利率的高低。
    
      第二个反对的理由是,加息可能会损害国资委以及发改委等部门的利益,这使得“利率”决定成了多个部门博弈的过程,而不再是央行的独立货币政策。在央行独立性不足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往往会遭到重大扭曲。对应于贷款而言,国资委和发改委旗下的企业很容易拿到贷款,不管存款准备金率是高还是低。在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的情况下,是从货币量上进行控制,在货币供应受限的情况下,银行将不得不优先贷款给央企,哪怕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愿意承担较高的利率,要获得贷款还是难上加难。而银行不得不贷款给央企的理由在于后者还保有一定的行政级别,没有完全走向市场,行政举措还可以干预各类市场主体的微观行为。
    
      如果加息,则意味着央企与民企一样,都会承受较高的成本。而提高准备金对央企的影响不大。相比较而言,国资委和发改委自然更偏好提高准备金而不是加息来“稳通胀”。因此,这显然已经不纯粹是一个货币政策的问题,而是涉及到部门利益的博弈了。也就是说,加息不加息,其实不是央行说了就能算的。这或许才是央行不加息的现实考虑。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就相当于要求银行体系变相的为央企提供在通胀情况下的优惠,是另一种形式的补贴。而与此同时,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提高准备金的情况下无法获得贷款,底层消费者正承受着银行的负利率和物品的高价格。离权力中心越近越容易摆脱通胀的压力,而处于权力末端的底层却深受通胀之苦,这跟央行及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不足是分不开的。这种情况带来的潜在的不稳定性与风险,或许要远高于所谓的“热钱”带来的风险和加息引发的阵痛。也就是说,央行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不足才是最大的风险所在。放长远来看,央行加息不加息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像央行这样的部门,其货币政策必须是独立的,如此方能维持金融稳定,防范金融风险。
    
      3没有不痛的通胀
    
      管制成品油价格,补贴成品油相关厂商;管制煤炭价格,补贴煤炭相关厂商;管制电力价格,补贴电力相关企业。随着发改委对能源价格的调整,其他连锁反应会接踵而至。这也使得国家发改委、监察部不得不在21日另发“通知”,要求各地认真贯彻落实成品油和电力价格调整的各项措施,同时要综合采取各种措施严格控制连锁反应,严禁放开商品趁机搭车涨价,变相涨价。
    
      但趁机涨价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整个市场是连在一起的,扭曲一个市场意味着会对其他的市场产生影响,所以如果要管制市场单单管住能源市场是不够的,而全面管制市场又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奇怪的是,中国的宏观调控正在明知不可为而为,走向了行政干预的老路,而那些走过的人早就体验到这条老路的崎岖坎坷、效率低下和成本高昂。
    
      这是决策层出于对通货膨胀莫可名状的恐惧所导致的吗?通货膨胀的实质是“钱不值钱”,但其表现多样,可能有钱的供给方的问题,也可能是需求方的问题。诸如“输入型通胀”,“结构型通胀”之类的论调,除了混淆视听外,并不能为解决通胀提供良方。如果钱不值钱了,其原因就是钱太多了,对应的购买力下降,因此解决通胀问题的治本之策是“稳货币”,使之继续对应与原来大致相同的购买力。这又有两个途径,一是在短期内产品和服务没有大规模增加的情况下,回笼流通中的货币;二是长期上通过技术和制度变革增加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维持货币以适度的比例扩张。
    
      这些道理货币当局不明白吗?周小川、张涛、张建华等专家会不清楚调控通胀的货币政策吗?显然不是。那么导致目前货币政策优柔寡断的理由何在?一种合理的猜测是货币政策独立性不足,央行独立性不够,导致货币政策要出台和实行往往不由央行说了算。
    
      尤其是,通货膨胀是一种由权力中心向边缘扩散的过程,对底层造成的损失超过对权力中心造成的损失。这首先是因为权力中心离货币比较近,货币扩张有一个过程,不是所有人的货币都同时贬值,离货币近的权力中心先获得了货币扩张的好处;其次,处于和接近权力中心的人比底层的选择要多,他们比底层有更多选择来对抗通胀。例如,底层居民除了将少量的钱存入银行忍受负利率,以及节衣缩食外,没有太多的办法来应对不断上涨的CPI;而处于和接近权力中心的人可以钱用于投资,用投资收益来抵消通胀带来的损失。
    
      这意味着,对于通胀并不是同时同等加给所有人的,通胀甚至也能在短期内给某些人带来好处,那么这些人就会推动通胀。尽管长期来看,通胀会损害所有人。但人们往往给予短期的现实的利益以较高的权重,而对未来的折现并不是那么重视,主要是未来实在是太不确定了。因而短期内调控通胀的货币政策,例如加息,可能会损害包括发改委在内的利益群体。这导致了货币政策步履维艰。
    
      而必须明确的是,调控通胀必然造成阵痛,但通胀本身也带来疼痛,没有“不痛”的通胀,也没有无成本的调控。只是,如果任由通胀蔓延,带给更多人数的底层的损害和更长时期内的损失,将会埋葬现有的一切。决策层该做出取舍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你开你的奥运会,我开我的招聘会/李华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