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谢选骏:君主是民主的捍卫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将近一百年来(1911年──2008年),中国在共和制度下,“输掉的是整个社会”!一篇以此为题的网文诉说,如今的中国社会大抵是这个样子的:教师和校官们在依仗着手里唯一的资源──学生来敛财,学杂费的取消解决不了这一问题,因为任何不受监督与制约的权力都必然腐败,学校当然也不例外。听听家长们的抱怨,许多到不是冲着一次收取的学费,而是今天五块明天八块的种种名目,如资料费,补课费,班费服装费等等。医生和医官们自然是要靠着病人来致富了,小毛病的可以多开天价药,比小毛病大一点的,就正好可以把各种先进的检测仪器都利用一遍了。倘若有了急病却又没钱,很抱歉,现今这医院的大门和古代衙门一般,都是朝南开的,“有理无钱莫进来”。 (博讯 boxun.com)
    
    电力,电信,石油等垄断企业员工,任凭社会的抱怨和指责如风吹浪打般袭来,却仍是抱着自己的高工资高福利,我自岿然不动。弱势一些的工人,在血汗工厂里忙碌着,却从不问自己亲手生产出来的产品,合不合乎质量卫生标准,会不会对消费者产生什么危害。这自然也不能怪他们,社会既然并不对他们负责,也就无从指望他们负起本应有的社会责任。农民们把田地分成了两块,一块用农家肥来精心培育庄稼,给自己吃。另一块则用化肥和农药来最大限度的催高产量,用高激素的饲料来喂养牲畜,至于这些人吃了会有什么后果,又有谁有资格来责问他们呢?
    
    强势一些的官员和老板们自然是最得意的了,手里边绝对的权力和可赎买权力的资金,再加上可任意曲解以排斥异己的法律,他们享受了这个社会绝大多数的资源,却也背负着几乎所有的指责。
    
    似乎每个人都在利用一切有可能利用的,来为自己谋取利益。结果是,教师们拿着学生上缴的钱,出门后却又要送到医院和电信等部门去挨宰,而电力石油的员工,又不得不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医院和学校的大门,去等待屠戮。农民和工人们把毒素超标的产品卖到市场,然后拿换回的钱来去供养官员和教师医生们。而官员和老板们拿着巨额财富来挥霍,吃到嘴里的却是不干净的食物,还有被污染了的水和空气。人们埋没了良心,抛弃了尊严,玷污了灵魂,换来的却只是越来越累的生活,越来越糟的环境。
    
    问起来,又大都是各自委屈的。教师可以说左右药价和电价都那么高,我不收资料费补课费,那我怎么活下去?这样的理由,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不同之处只在于,弱势者说来更为无可指责一些,而官员们却又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但他们却也有自己的委屈,冒着违背法律的风险和民众痛恨的道德负担,去上下打点,请客吃饭,迎来送往,好不容易做上几年官,若不抓紧掠夺财富,岂不辜负自己前期那非人般的付出?更何况,对于个体来讲,腐败的理由更为充分──整个社会如此,只我自己不贪,除了倒霉我一个,又有什么用?
    
    人们不满并指责他人的非法利益,同时在极力的掠取着自己有可能得到的,并振振有辞。于是乎每个人便也都正大光明的去做那肮脏勾当了,有着道德底线不愿去做的,反倒成了一根筋的笨蛋和实实在在的可怜虫。偶有良知者想要大声疾呼,其声音却又被压抑在角落里变为私语。或许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得到足够的利益吧,或许每个人在自己所占据的领域内都能够是一个赢家吧。可最终,我们输掉的,却将是整个社会。等到有一天大树不堪重负轰然倒下时,即使是那一片片鲜肥饱满的叶子,又将何所依附呢?而我们,又果真只有这一条绝路好走吗?
    
    这篇网文是对2008年5月12日悲惨的四川大地震的反省,那里的学校使用“豆腐渣工程”建造起来,大批倒塌,害死了几万名学生。这篇网文在分析这一悲剧的社会原因时,就差高呼“共和国,请停止你的罪恶”了。
    
    也许,台湾的民主制度可以适用于中国大陆?
    
    不然,我们看到,台湾和南韩的选举制度基本上都是“美国军事保护”所结出的果子。甚至连日本也是如此,没有美军的占领,日本的民主制度也是很脆弱的,何况日本还有一千多年政〔幕府〕教〔天皇〕分离的传统。
    
    共和制度既不可行,那么,中国的出路何在呢?
    
    有人〔见王从圣的博客〕提出:“君主是民主的捍卫者。”
    
    在共和怎么可能?国王竟成为民主制度的捍卫者?
    
    确实如此,国王可能而且正是捍卫民主宪政的重要力量。
    
    例如现代的英国国王就是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君主立宪制下的君主,在英国宪政体制中起着其他政治要素无法取代的作用。英王在英国宪政体制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英王是国家统一的象征。英国人依然把君主看作是国民道德感情的表现,是国家的象征。为了充分体现这一点,英王原来所姓的姓氏是德国汉诺威家族的萨克斯•科堡•歌特公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改为“自古以来的英国姓氏”:温莎。这一姓氏的更换更加体现了英国作为一个独立和统一的民族国家的存在。《女王万岁》被定为英国国歌。英王的生日是英国法定的国庆日。英王的登基、加冕、结婚、寿辰等均视为全国、全民族的节日。英王代表英国主持对外对内重要庆典仪式。正由于此,1976年进行的一次盖洛普民意测验的结果表明,竟有81%的英国人情愿保留君主,而只有10%的人愿意要总统。显然,英王在英国宪政体制和政治统治中所起的精神支柱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第二,英王的象征作用还表现在英联邦关系方面。战后在大英帝国分崩离析的背景下,英国为维护它在世界各地的利益及其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地位,建立了英联邦。至今英联邦有四十九个成员国。英国国王是英联邦的元首,同时兼任包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在内的十八个国家的国家元首。英王通过任命总督代国王在除英国之外的十七个国家行使国家元首的职权。英王及王室成员经常对英联邦国家进行访问,出席两年一次的英联邦首脑会议和一年一度的英联邦国家财政部长会议,并参与英联邦国家一些重要的庆典活动,以此作为维系英国本土与英联邦国家的纽带。
    
    第三,英王是国家宪政体制连续性和稳定性的体现和保证。英王是英国政党斗争和社会矛盾的协调者和缓解器。在实行政党政治的现代英国,政党之间围绕国家政权存在着激烈的冲突,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的冲突威胁着宪政体制的稳定性与有效性。在实行多元主义民主政治的现代英国,社会阶级、阶层和社会利益集团矛盾的分化和整合日益明显与剧烈。在政党冲突和社会矛盾影响社会秩序和宪政体制时,英王作为超阶级、阶层和集团、超党派的“中立人”,出面调解这些冲突和矛盾,从而在“国家利益”的形式下使这些冲突和矛盾得到协调和缓解。这种情况的一个典型例子是1931年的政党政治危机。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工党麦克唐纳政府陷入了政治危机。乔治五世出面斡旋,建议组成保守党、工党和自由党三党联合 政府,并主张仍由三党中处于软弱地位的工党领袖麦克唐纳留任首相。三党中最大党的领袖鲍德温接受了国王的劝告,从而平息了这场政治危机。
    
    第四,英王通过咨询、鼓励、忠告等形式,对内阁的执政活动作出实际影响。英王以其世袭、长期任职的地位,通过调阅内阁文件和其他文件的特权以及听取首相、大臣报告政务的机会,为掌权者提供一些经验。通过咨询、鼓励、忠告,在现代政党政治过程中保证政策的理性与效率。据《英国政事,1900-1979年》一书的统计,1909年至1977年间,国王在特殊情况下参与政事的情况有十四起,其中六起与任命首相有关。
    
    第五,英王在保障民主宪政制度,避免专制统治中的作用,也这样发挥的:在英国,实际上最有权力的人是首相,因此,最有可能走向专制,危害民主制度和人民权利的是首相。但英国首相行使的大部分权力名义上是国王的权力,首相要推行专制首先面临如何摆脱国王这个障碍以解决名实相符的问题。国王在英国地位最高,但在政党政治和议会政治下,国王要恢复其原来的专制权力已经决不可能了。但这样一个虚位的国王却能非常有效地屏蔽首相,遏止首相走向专制统治。事实上,在现有的体制下,一个谋求专制统治的首相必定危害国王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国王甚至有可能领导人民共同抵制一个专制首相。一直以来,人民摆脱专制统治的最顽固的敌人就是君主,而如今,经过英国式的改造,国王甚至可能成为捍卫 民主制度的一个可靠力量。真是让人感到奥妙无比!
    
    1999年,澳大利亚进行全民公决:是采用由议会选举产生的总统作为国家元首?还是继续采用英国女王作为国家元首?公决结果表明:55%的澳大利亚人支持继续以英国女王作为其国家元首。这一结果发人深思:一个广袤土地上的人民,宁愿以一个相距万里之遥国家的国王为国王,而不愿自己选举自己的总统。这表明,君主制度──这个古老的政治制度,经过英国式的改造,在二十一世纪仍然是有生命力的。对英国的君主制度,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其权力、地位以及存在的价值。
    
    英王的价值来自其政治权力实际上要受到一系列的限制,总的包括:
    
    1、国王“统而不治”,不直接参政。
    2、国王要严守政治中立,不参与或介入政党政治。
    3、国王对内阁提出政策建议,并无约束力,而大臣对国王提出建议,国王则有义务听取,并据此行动。国王的一切国事活动均由内阁建议或安排,国王不能对此行使否决权。
    4、国王必须根据首相的建议任免所有重要的国家职务。国王虽有罢免大臣的权力,但自1783年托利党人小威廉•庇特出任首相实行内部改革以来,从未行使过这种权力。
    5、国王必须根据首相的建议,册封上议院议员。
    6、国王解散议会的权限只能根据内阁的建议行使。近一百年来,从未出现过国王拒绝内阁解散议会建议的先例。
    7、国王批准两院通过的法案仅仅是个程序或形式。自1707年安妮女王否决了议会两院的关于苏格兰民兵法案以后,英王迄今已有二百九十多年未再使用过法案否决权。
    8、国王必须授权下院多数党领袖组织政府,国王虽可自由任命首相,但实际上只是政党政治的一种安排。
    
    如果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制度,需要吸取并根据中国情况改进上述的技术性安排,以便增强操作性能。如果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制度,将是先秦王国礼制与欧洲君主立宪制度的结合。
    
    (摘自谢选骏:《立宪时代──中国可否君主立宪?》第十章《中国的再统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8/0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1982年我看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修订版)
  • 谢选骏:君主立宪的保衡功能
  • 谢选骏: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
  • 谢选骏:黄帝崇拜——君主制在中国悄然复兴
  • 谢选骏:湘独分子毛泽东
  • 谢选骏:推荐《小国崛起》
  • 谢选骏:林肯总统认为他自己就是上帝(修订版)
  • 谢选骏:毛新宇等120个政协委员包藏祸心(校订版)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四章精神的坠落
  • 谢选骏:比于丹好三倍的《论语讲义》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一章历史的鸟瞰
  • 谢选骏:孙中山比袁世凯更早称帝?
  • 谢选骏:韩国教授为何再次诬蔑中国?
  • 谢选骏:格林斯潘应该闭嘴了(修订版)
  • 谢选骏: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 《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及其它 /谢选骏
  • 谢选骏: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修订版)
  • 谢选骏: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
  • 谢选骏谈奥运“圣火”与希腊的森林大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