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中共退伍老兵的悲与冤(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四川南充仪陇金城镇的谭光辉现年58岁,上个世纪70年代荣幸的步入绿色军营,后来转为志愿兵,最后以副营长的职务于1983年荣归故里。
    1997年国企改制,他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的职业劫难。因为企业强制变卖,产权发生根本性变革,他面临着人过中年的失业下岗,失落的心态和措手不及的生存压力,令他尴尬的面对一家五口人的吃穿住行。为了养家糊口他决定自谋职业重操旧业,购买了一辆二手客车,从事城乡之间的旅客交通运输行业。
    1999年6月13日,运营的手续还在仪陇交通局(现在属于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申请和办理之中,但是仪陇交通局某些执法人员置若罔闻,采取非常粗暴野蛮的手段进行了扣车处罚。为此谭光辉据理力争不服也不顺从,结果七八个行政工作人员群起而围攻,对他拳打脚踢导致身体伤残,特别是促发了“器质性勃起功能障碍”,同时给全家带来生存希望的客运车辆也被罚没。以后,谭光辉的一家经历一次次的风波,妻子服毒、儿子失学、老母神经,谭光辉的夫妻生活也不能正常进行。
    2002年,南充法院做出伤残鉴定并民事赔偿判决,尽管其他财产和其他部位的伤残做了鉴定理赔,但是谭光辉提出的器官病变法院却即不允许去签订,也不做任何叙述性说辞。为此,谭光辉不服继续申诉,结果遭到仪陇县交通局一些工作人员的职权滥用,变本加厉伪造证据,使得谭光辉为此被拘留两次。同时,国企破产的工龄福利等遗留问题,也搁置挂起不予解决。
    对此,谭光辉在相信北京、相信党中央、相信国务院信访办的信仰驱动牵引下,先后四次来到北京,不过每来一次地方政府都会恐惧一次,同时积怨很多的冤假错案就会捡一些不关键的问题敷衍才是的解决一点。
    2007年3月,第四次从北京上访回来的谭光辉再次来到南充市信访办,找任云柏主任询问身体残疾的解决方案问题,结果勃然大怒的主任驱赶不说,最后还委托司法办协助,利用臭名昭著的恶法,可以不使用正当的司法程序的劳教制度,把他再度送进了劳教中心一年,让他再次经历了身心摧残的牢狱生活。这个劳教裁决指控书,编造“破坏公共秩序、打砸办公室设备”等不能成立的罪名,就是裁定的程序也有严重的问题,指控、行政复议,直到判决都没有通过本人出庭或者是在个手续上签名(更不知情),事后管理人员自知理亏,诡称是谭光辉不服改造拒不签字。甚至还有伪造签名的险恶嫌疑。
    2007年9月就在谭光辉服刑期间,《南充日报》还污蔑并夸张报道说谭光辉50多次非法北京上访(其实只有4个来回),对此给他精神名誉带来新的伤害。
    现在刚刚出狱的谭光辉继续走在上访的旅途中,尽管有北京奥运和地方官员的封锁,但是他始终不改的要为自己被剥夺的权益和身体还有精神名誉,得到合法的保护并获得经济利益补偿四处奔波。
    谭光辉电话 132,,,,,,,,
    南充信访办主任任云柏 13990785883
    南充法制科刘科长 0817 7228105
    南充劳教委周主任 0817 2810127
    注:请搏讯负责人多多关照,将本文多登载几日
    一个中共退伍老兵的悲与冤
    一个中共退伍老兵的悲与冤


    一个中共退伍老兵的悲与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