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证券界死刑第一人杨彦明守口如瓶怎么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9日 转载)
     7月17日,被称为“证券界死刑第一人”的杨彦明贪污、挪用公款案第二次一审的判决结果出来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原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望京西园营业部总经理杨彦明死刑。经历了两次一审,被问到贪污的赃款去向何处时,被称为“中国证券界死刑第一案”被告的杨彦明,在法庭上仍固执地保持着沉默,宁可领死,也不交待赃款的下落。(罪犯保持沉默,就不能查找到充分有力证据,只能证明这是无能的表现!其实查办这样的案件很简单,只要查一查:在他每次贪污挪用之后,在哪里新开了户头,和谁进行了倒账,和谁联系的最紧密,就可以知道和谁有重大利害关系!无论多聪明的罪犯都不可能做的天衣无缝!总会有漏洞和蛛丝马迹的!)
    
     有些所谓法学界人士却认为:法律的正义在于,你不想死但法律该判死刑,也要判死刑;而你想死但判死刑不适合,也不能让你去死。在这个案件中,留着他,可以继续追缴赃款,也可以让那些贪官胆寒。一笑却认为法律的正义恰恰相反:你不想死但法律该判死刑,也要判死刑;而你想死,只要是依法判处死刑,没有什么不适合的! (博讯 boxun.com)

    
     我们不能因为罪犯贪污隐匿了国家巨额财产不坦白交代,为了日后可能的赃款去向交代,就对该死之罪犯网开一面。那是在鼓励有贪念的人犯罪,是在放纵罪犯更加肆无忌惮深入犯罪!是在对对法治根基的撼动腐蚀,是对法律尊严的重大破坏!我们不能在那样幼稚可笑了,因为以前已经有很多类似的经验教训:每一次对罪犯的恶意妥协,都是法治社会的倒退!6000万赃款虽然数额不小,可能永远也追不回了,但是和至上无价的法律尊严相比,就如就牛之一毛,不足挂齿!
    
     谢天谢地,人民法院的法官们第二次一审还是判决杨彦明死刑了!一笑的心稍稍有些放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高级法院私放重大死刑罪犯:库尔班赛付鼎向胡锦涛总书记控告司法腐败
  • 张成茂律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反死刑大会上的演说词全文:
  • 专家废除死刑观点不合国情
  • 北京律师刘晓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呼吁,要求对李志平死刑冤案进行个案监督
  •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宣判陈良宇死刑缓期两年,威慑陈的总后台江家帮/昭明
  • 不杀就不如不抓--再说陈良宇被判死刑的可能性/綦彦臣
  • “三个关系”意味着陈良宇将被判处死刑/綦彦臣
  • 秋风:且慢为郑筱萸的死刑欢呼
  • 郑筱萸被判死刑,刘志军、汪光焘呢?
  • 为什么美军杀人不偿命?——美军死刑档案/流星雨72
  •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王光泽
  • 中国死刑制度再度引发关注(图)
  •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 崔書君:春晚時間的長短問題(春晚應改“死刑”)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王童:萨达姆的死刑是新年的礼物
  • 北京律师免费为上海袭警疑犯辩护 称可能判死刑 (图)
  • 西藏已对42名3-14事件不法分子判刑 无一人被判死刑
  • 上海法院释放韩国5名飞车抢劫犯,中国人会判无期死刑!
  • 同样性质的杀人,为何高官为英雄农民判死刑?
  • 死刑案件七年未决,该向谁问责?
  • 六月份至少有31名死刑犯被处决
  • 昌吉州中级法院倒卖死刑犯谭浩天遗体器官并涉嫌侵占款项,拒绝家属知情权
  • 世界反死刑联盟向中国递交请愿信
  • 同样是奸污“处女”学生,千万富翁没事,政协副主席死刑
  • 中国政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对政治犯的死刑判决
  • 中国执行死刑人数仍居世界之首(图)
  • 一华人涉台谍案判死刑 奥地利向中国求情
  • 最高法院院长:中国能否取消死刑要看民众
  • 山西两局长抢老婆:张斌判故意杀人罪获死刑 (图)
  • 揭密太原新建“注射死刑”刑场 (图)
  • 胡佳被判刑三年半 等于宣判他死刑
  • 太原执行死刑全面实行注射方式(图)
  • 天津中级法院:陈良宇主要有两项罪名,最高可判死刑 (图)
  • 平民集资7亿死刑VS官员挪用158亿有期徒刑:司法黑幕!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