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调查公款消费准确到千亿数量级没有问题/郭冬至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8日 转载)
    
    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信息中心发展研究部战略规划处处长高辉清博士的课题策划
     (博讯 boxun.com)

    官方数据和调查矫正结合—— 调查公款消费准确到千亿数量级没有问题
    
     郭冬至
    
     高辉清博士是一位体制内,却经常有跳跃性的思考研究一些超越体制色彩的问题的经济学者。2006年,在一些媒体和网站上发布了高辉清作为第一项目负责人“新双轨制下的政府灰色收入评估”课题,轰动一时。
    
     该课题以2004年的数据作为评估依据,核算我国政府除了众所周知的腐败以外,加上在灰色地带通过银行利率差;石油、电力、天然气等垄断行业的垄断租金;垄断地价差等,得出结论中国政府税收之外的租金,总计达到四万六千亿。
    
     对于当年那个颇有惊世效应的课题,高辉清告诉记者,作为发改委属下的国家信息中心工作人员,研究一些统计局所忽略,但又是关乎国家决策的重要问题,就是他的本职工作。
    
     在记者联系高辉清,请教关于中国公款消费的调查问题时,高辉清的第一反映是这是个很有价值的课题,并表示他需要思考两天。两天后,高辉清如约和记者联系,谈了他对于中国公款消费摸底调查的课题策划思路。
    
    “一个国家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才能实现有效的管理,连花了多少钱都一笔糊涂账是不行的。”
    
    郭:要搞清楚中国公务消费多少难么?
    
    高:非常难,我想最难的是如何界定公务员消费,政府部门的宴请当然是公务消费,外出考察顺带吃喝旅游大概也算公务消费,还有一些灰色的消费,比如一个官员给一个老板请出去消费了一下,还把老婆孩子都一起带上消费,老板当然不会白请人消费,官员是用自己的资源和老板做一个交易,这些能不能算公务消费,口径很难统一,大概更难统计一些。
    
    郭:假如我们把公务消费,界定为公务员群体独有的以公共财政做出的餐饮和公车还有旅行支出,这样该怎么做统计呢?
    
    高:这样的统计当然是肯定可以搞的,不过要非常准确很难,从科学的角度讲,有个测不准原理嘛,这么大一个国家情况当然也复杂,不过我想做一个调查搞清楚公务员消费,精确到1000亿的数量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如果经费充足再严格一些到百亿是可以做到的。
    
    郭:假设让你来搞这个课题,你觉得搞这个课题该如何入手?
    
    高:这个课题要我来设计的话,觉得有两个要点是课题成功的关键,第一,就是要选择一个科学的布点。这是非常重要的,要找到科学的样本群体,我想至少要在地域上有一个代表性的布点,大概要有十几个省吧,而且要在至少到县一级,有些地方的县一级完全是吃饭财政,他们在公务员消费上是比较典型的,要有富裕地区的县,也有贫困县;再有一个就是行业的布点,比如一个税务局,工商局,烟草专卖局和一个清水衙门就很不一样,在样本选取上都要照顾到。第二,要找一个参照基点。比如招待费还有公车花费,国务院还有各级政府内部都是掌握一个数据的,当然那个数据肯定很不准确,不过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接下来就把参考的官方数字和你的实际调查结合起来,把一批样本结合起来,比如一个县官方说它一年招待费是100万,你通过实际调查发现是300万,积累了这样一批样本以后,综合分析,平均一下,你就可以得出一个矫正系数。这样全国的公款吃喝有多少,公车消费有多少就可以以此类推了。
    
    郭:这样的调查,你可以预见的主要困难在哪里?
    
    高: 软成本要花很多钱,主要是突破调查对象,让别人对你信任,这个是成本比较大的,你跑过去找一个官员问,你一年要公款吃喝多少,人家会告诉你么?肯定给你吓一跳。所以我们要获取大家的信任是最主要的,我估计要动用很多社会资源,大概也要请客吃饭。我们上次调查政府灰色收入,就动用了很多关系,把亲戚熟人都动用了,这样才好不容易找了200家作为调查对象,要通过他信任的关系推荐,反复解释,我们只是做社会科学研究,对他个人信息绝对保密,不会对他个人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
    
    郭:就这样恐怕有人也不愿意说真话吧?
    
    高:那肯定,我们上次的调查也有不准确的,有一些人即使这样还是欲说还休,遮遮掩掩,这样的人我们会从样本库中剔除,最后还要再准备一定的误差系数。
    
    高:假如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委托你让你搞一个这样调查,查清中国
    
    穷有穷的做法,富有富的做法,我上次做的那个公务人员灰色收入,经费比较有限,只花了二十多万元,所以只在北京周边找了一些单位的人做调查,那个样本误差就会比较大一些,当然精确到千亿数量级还是可以做到的。假如国务院能委托我们做这样一个课题,我会非常高兴,而且我们的身份是比较适合做这样一个课题的,我们是发改委下面的机构,有优势去做调查,比较能够获得信任,得到真实的数据,既不是民间的,企业的,去找人家,人家会爱理不理,你算老几啊,我们即是政府体系里面的部门,同时又是比较边缘和超然的部门,谁都知道我们是清水衙门,要是中纪委去调查,除非双规,恐怕人家也不敢随便说,大家对我们就不会有很多顾虑。
    
    如果让我比较严谨地带领团队做一个课题,我当然很愿意,我可以报出来的预算是200-300万,给我们有一个季度左右的时间做调查就差不多可以拿出成果了,可以比较全面科学地把握中国官员公务消费的状况,结论会是比较准确的。
    
    郭:你觉得花两三百万搞清楚,中国官员公务消费是多少值得么?
    
    高:太值得了,和至少几千亿数量级花的糊里糊涂的钱来比,花这点儿钱把帐算清楚太必要了。一个国家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才能实现有效的管理,连花了多少钱都一笔糊涂账是不行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慰问被异化为公款灾区游,岂止是痛楚?/倪洋军
  • 吃喝浪费的是公款、大款,与国度餐饮何干?
  • 公款大吃大喝与向老百姓募捐公益
  • 对北京市顺义原村支书吴国林贪污巨额公款问题的举报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管理高层私分巨额公款
  •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图)
  • “特殊利益集团”网路打手公款海外反胡
  • 林金芳:当公款吃喝变成一种“产业”
  • 崔书君:羊吞公款被剖腹,由網評引起的胡思亂想
  • 公款吃喝的数据是雾里看花吗?
  • 今天在某饭店偶尔看到公款吃喝清单,大吃一惊
  • 公款吃喝和中国社会网络结构——采访社会学家张文宏教授/ 张修枫
  • 公款旅游屡禁不止
  • 吉林省委统战部的“公款旅游”通知
  • 挪用公款炒股炒楼,贪官诡辩「为国创收」
  • 中国公款吃喝耗资大,监督机制仍缺位
  • 中国各级党政部门公款吃喝耗资大
  • 国务院官员否认各级机关每年公款吃喝3000亿说法
  • 张荣坤社保案,吉林疑扣7亿充公款
  • 辽宁两银行主管挪用公款非法放贷逾千万元被判刑
  • 亿万富翁身兼两地人大代表 挪用公款案被迫搁置
  • 汪华斌:把公款吃喝玩乐(含招待费)的钱捐献给灾区
  • 大灾之年,倡议共和国公民坚决抵制公款消费!/王江火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一把手”自减公款吃喝支援灾区倡议书!/陈则义
  • 地震灾区重建资金主要来源应从公款消费中挤出来!
  • 公民监政:一周捐款竟赶不上公款一周吃喝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国难当头 徐州市农业局公款香港游
  • 挪用数百万元公款炒股劲蚀 河北官员跳楼自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