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8日 来稿)
    
    
     拙文《司马南的蛮横与诡辩》发出后,有人置疑:为什么司马南挑战特异功能,悬赏1000万,至今未见有人应战? (博讯 boxun.com)

    
    其实,早已有不少人士公开应战,司马南要么避而不见,要么顾左右而言它。有人据此认为司马南悬赏是骗局,其实,这还只是耍无赖,算不上什么骗局;真正的“骗局”,还在后面。
    
    关于悬赏问题,司马南在北京广播学院的讲演中解释到:“悬赏的前提是必须得到科学的确证和科学界的公认”,“要让科学家来证明你的特异功能是真的。自从伽利略以来,科学界几百年已经形成一系列的规范方法和原则,科学家是有共同语言的,全世界的科学家是一个科学家共同体”--振振有词,且又合情合理,怪不得能够迷惑不少少男痴女。
    
    这才是司马南的骗局所在!在司马南等人的描述中,不但“全世界的科学家是一个科学家共同体”,而且这个“共同体”早已经被他们背在背上,一起在反对“伪科学伪气功”。因此,司马南们就代表了科学,司马南们的声音,就是科学的声音。
    
    事实果真如此吗?真相可能会令不少人跌破眼镜。以中国为例,威望最高的科学家钱学森不但一直支持、肯定特异功能及其科学研究、为有关科研亲笔写下“这些实验成果为世界首创,确实而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性状。是科学研究的重大突破,科学的新发现,科学革命的先声”等评语,而且其见解和态度,至今不变。站在钱学森一起的,是一大群科学家。他们中一些人在今天这种高度压抑的环境下,仍然顶着名利俱毁的压力,在艰难地探索和验证着特异功能。一种科学探索,竟然只能够在探索者的自我牺牲和艰难中迈步,这不能不说是21世纪的一大奇观。
    
    司马南们自然无须担心上述科学家会站出来揭穿其“科学家共同体”的谎言、揭破其自封为“科学代言人”的无耻,因为上述科学家早已失去面对公众发言的权利。司马南们自可陶醉于“科学界一统”的谎言,或许在他们眼中,国内的钱学森、赵忠尧、贝时璋、方心芳,国外的美国科学院院士、波普尔研究所所长等一大批成就斐然的科学家,都不算真正科学家,都不懂所谓“科学方法论”;反而是以党代表身份参与科研项目、依据自然辩证法发现“层子”的中国科学界意识形态斗士何某人,才是货真价实的科学家,才懂得真正的“科学方法论”。
    
    由于人的认识和思维具有惯性,科学家也不例外。因此,任何新的科学发现甫一出现,都可能遭到部分科学家、有时甚至是大多数科学家的质疑反对,这毫不奇怪。司马南也说了,在科学问题上不存在少数服从多数。有时候,真理就是在少数人手中。相对论甫出,也是一片反对之声;当时的主流物理学界还专门开会批判爱因斯坦。特异功能不是相对论,它比之相对论离科学常规更远,受到更长时间的更多反对不足为奇。关键是不能以现有理论来排斥新发现,不能凭现有理论(即司马南所谓“前人的实践”)就断然否认某一“例外”现象存在的可能;必须从事实和现象出发,为科学进步留下足够空间。当现象与现有科学结论不相符时,不是凭“理论”否定现象的存在,而是从事实出发确定现象的有无。这就是钱学森提倡“唯象学”的真义,对于新的研究领域、新的科学发现来说,这才是真正有益的“科学方法论”;司马南们的所谓方法论,只是划地为牢、把僵化当虔诚、把教条当天条、故弄玄虚、固步自封的方法论。
    
    既然科学家本身就被分别为两个阵营、既然科学界本来就存在两种声音,“科学”又怎么来“确证”、“科学界”又怎么来“公认”特异功能?因此,司马南的1000万,可以稳稳当当地呆在口袋里,永远也不用担心会有被人摘走的一天。司马南们大可冷笑着,坐等不知底细的热血之辈上门,接受他们的猴耍。被耍之后,你还有苦说不出,因为就连“科学界的分歧”,司马南们也不会让你见识到。你到他那儿,他无非是挑几个一道反“伪科学伪气功”的“科学家”战友,宣称他们就代表了科学和科学规范,然后将你左一折腾右一摆弄,直到弄出个“特异功能是假的”为止--这就是司马南们的“不对实验预设前提”。
    
    即使这一关通过了,你仍然别想挨着人家1000万的边--因为你离“科学界的公认”还远着呢!只要司马南公司某个股东或合伙人自称是科学家,打死也不承认你的特异功能,你就无法得到“科学界公认”。君不见,达尔文进化论出来两百年了,至今无法“得到公认”;等到你被“公认”的哪一天,你和司马南或许都已经被请到阎王老儿那喝茶去了。
    
    司马南的骗术并不高明,人们,为什么如此容易被形式所蒙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其实只要都照这样办,中国就会变好/冼岩
  • 希望胡锦涛主席再问一个“为什么”/冼岩
  • “上级领导”似乎都是才从海外回来的/冼岩
  • 从河南信阳别墅案看腐败的“中国特色”/冼岩
  • 谁相信瓮安尸检?/冼岩
  •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为贪官预留逃生通道/冼岩
  • 中国政府的两大法宝、三处软肋与一道难关/冼岩
  • 毛泽东似乎确曾有意让儿子“接班”/冼岩
  • “补贴中石化”背后的特殊利益集团/冼岩
  • 中国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冼岩
  • 广电总局太恶心/冼岩
  • 陈良宇太委屈/冼岩
  • 冼岩:陈良宇太委屈
  • 胡“向左转”,温“向右转”/冼岩
  • 改革30年之回顾与反思/冼岩
  • 中国已经输了开局/冼岩
  • 看“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是怎么朝民怨火上浇油的/冼岩
  • 中共的“已变”与“未变”/冼岩
  • 冼岩: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