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裕周記: 北京奥运 饶了我吧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7日 转载)
     明报
    那天在电视上看到北京 公安人员对纤瘦的有线电视 记者罗晖翔又是掐又是卡,还一掌把他打翻在地;罗没有动气,爬起来就去摘那公安左胸前的号码牌。那公安见状节节后退,然后转身马上绕到另一边逃避。几百个在旁边围栏里排队买票的北京市民现炒现卖上了一课:香港与北京的最根本分别就在这里──北京是蛮干胡来弱肉强食,香港是讲究法治传媒监督。可惜讲法治的去错了地方,人民专政下的北京人民公安以锁喉小擒拿把体重只有他四分之三的年轻记者拿下。看完这一段新闻片,旁边有人问:你失望吗?
     (博讯 boxun.com)

    我极认真的回答:没有失望,因为已经不再寄予希望。
    
    北京奥运 愈来愈烦厌,那天看到新华社 从北京发出两张照片,是四川 灾区来的灾民和中央电视台主播会见采访奥运的记者。我不是对抗震救灾有不同看法,而是中共把四川地震和奥运会弄得像圣诞树一样,把不属于它的东西统统挂了上去,太不像话。四川就是四川,四川不是奥林匹克,救灾工作是神圣而艰巨的,死了几万同胞伤的也有好几十万,成千上万人到今天连尸骸都找不着,几岁大的孩子肢体扭曲死在豆腐渣工程残垣下仍未得出一个明白。我不知道那天记者会有没有谈到豆腐渣工程这些事,不过,倘是有的话,那天晚上香港电视新闻头条一定不是灾民对记者表示当局说愿意赔钱,但却不让追究到底也不许四出再说这些惨剧。
    
    申奥承诺?早忘就了
    
    申办奥运成功至今这七年间,一些人曾经天真地以为七年总会有好的改变,至低限度会和世界接轨。要不是秦刚几个星期前在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台下记者中国人权由十三亿中国人民讲了算,这些善良的人们还以为在鸟巢水立方这些建筑下中国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二??一年在莫斯科 ,中国申办奥运代表团曾经说了些什么承诺了什么,恐怕连讲这些话的官员自己都忘掉了,今天北京街头除却那些后现代建筑,中国仍然是老神在在,一点不变。
    
    奥运在亚洲已是第三次举行,东京 在一九六四 年,汉城是一九八八年。前两次都永久改变了东道主国的面貌,日本 因为奥运大兴土木,修了新干线子弹火车,又建了从东京到名古屋的东名高速公路,打通关东和关西两大腹地的关节;四年之后的一九六八年是明治维新一百年,日本在这年经济总量超越西德跃居世界第二,那是美国 向广岛扔下原子弹后二十三年的事。汉城更加了不起,一九八六年亚运、八八年奥运,南韩 军政府看到民主大潮不可回避,独裁强权不能苟活于阳光之下,一场波澜壮阔的政治改革运动在三八线以南全面展开。今天南韩人民也许对七十年代经济起飞的日子仍然感念,对八十年代的两场运动盛事回味无穷,但肯定对这两个年代的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政权的军特横行不堪回首。
    至于中国呢?
    
    说一句老实话,我是积极的悲观,或者是消极的乐观。中国不是没有改革派,干部里有想法的大有人在,然而这只是局限在鸟笼里的动作。经济发展上,中共在这三十年间的确走出金光大道,老红军到深圳 一看即哭成泪人说亡党亡国这些谑而虐笑话,反映人们对头脑封闭如混凝土的鄙视和不齿。然而,只要看看这些年间香港变成什么样子,就不难看到事物是朝着哪个方向走,见微知著,香港既然也如此,北京能够怎样?
    
    中华民族真正梦想
    
    主办奥运绝对不是坏事,前些年,我对于一些持有「搞奥运?不如用来济民生」的说法不完全同意,毕竟那时还抱着一丝希望:中国乘着奥运东风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人家的长处。但愈近奥运这种期待愈变得淡泊,奥运倒过来拖着中国人民后腿,变成中共用来炫耀功绩的工具,成为政治宣传的桥头堡。毋庸置疑,奥运是炎黄子孙的一件大事,但绝对不应说主办奥运或办好奥运是炎黄子孙的百年梦想,由此上溯至公元一九?八年这一百年间,中华民族真正梦想是推翻封建统治,推翻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当家作主,是《歌唱祖国》里的「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而不是搞好二??八年八月八日之后的那十几天的活动;把中国人民的梦想如此简单化,是以偏概全。
    
    任何事物到中共手上都可以很政治化,女排打胜仗可以成为「第一机械厂把女排精神进行到底」。高度政治化是中共拿手好戏,国际奥委会 一再声称奥林匹克不应涉及政治,可是只要瞄一眼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活动便知道这句话早已被人丢到爪哇国:圣火经过香港时千万红衫军突然出现,爱国爱港人士以至特区政府 对异见人士强力打压,奥运的多元精神转化成只为中共的政治目标服务。说到底,奥运不过是一场九十分钟的足球赛、是打足五局的排球、是五十发子弹的步枪射击、是十次纵身跃下的跳水、是在泳池里来回快速游两次,运动员苦练四年是为了向自己证明能够赛出好成绩,没有必要说成国家民族的百年机遇。
    
    现代奥林匹克到了一九八四年洛杉矶 奥运会转进新一页,民间力量而非国家力量的大规模参与,义务工作者的与会取代了国家机器的介入,奥运会变成与民间接触面更大更广的群体活动。这本来是好事,可是到了今年却变质走样,人们对北京奥运的积极乐观期望,在高度政治化氛围里变成有倾向的政治消费。历史上,一九八?年莫斯科奥运会也许是一场高度政治化的比赛,共产主义巨人苏联要向全世界显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但是苏联此一目标在挥军侵略阿富汗 后,莫斯科奥运受到杯葛而无法实现。从目前的走势来看,北京奥运看来可以实现当年苏联的未竟之志。
    
    我的北京奥运是想看菲比斯 蝶泳的水下双S划手,是想看程菲的跳马庞盼盼的自由体操,是想看巴西 足球队朗拿甸奴 ,是想看到底刘翔 还是罗伯斯才是栏王,而不是把奥运扯到百年机遇四川地震,请饶了我吧,好吗?
    
    文:安裕
    编辑:曾祥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