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防民耳目,甚于防川/祈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4日 来稿)
    
    “今天的新闻主要有:布什总统会见达赖喇嘛……今时今日咁嘅(这样的)服务态度是唔得噶(不行的)……。”“美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促请中国在达尔富尔种族屠杀问题上……所有的食物要彻底煮熟才可放心食用……”。
     大家别以为我是在出什么IQ题,或者是胡言乱语,这是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报道——前面的是正常播放的新闻内容,后面却突然变成公益性广告,这种情形有如一个小孩当看到电视画面出现“男女亲吻”、“坦胸露乳”等“儿童不宜”镜头时,家长便第一时间捂著小孩双眼,来个“非礼勿视”一样,在本人所在的城市电视转播里经常出现(每年的六.四、七.二○等日子尤为敏感),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不以为然。但我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形,心里有说不出的憎恶,往往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博讯 boxun.com)

    本人所在的城市,因为是沿海地区,所以还可以通过当地有线电视台转播的香港电视节目以及新闻报道。香港虽然在一九九七年回归大陆,但仍基本保持原来的体制,新闻、舆论等方面还算有自由,不像内地那样“一统天下”,通过其新闻节目还能听到、看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和报道,毕竟人家的报道是以忠于事实为原则,不像内地是以政治需要为原则。然而就这么一道窄窄的,比较真实一点的消息来源的缝隙,也被当局封堵,因为他们生怕百姓知道得太多,每逢涉及一些当局认为敏感的新闻,诸如六.四纪念活动、法轮功消息、达赖喇嘛及西藏消息、国内的维权抗暴,示威游行事件等等他们认为“不利社会安定团结”的新闻报道,一律不准报道,对于港台播出的新闻,则采取拦截的方式来传播,于是就出现上述的情形了。
    前些时候,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卡塔尔时对还以鸟笼作比如,大意是说一个鸟笼里要允许有不同叫声的鸟儿,这样才热闹……云云,言下之意是国家要允许存在不同的声音。可惜这不过是一段冠冕堂皇的说话而已,实际上,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不但没有自由表达的话语权,连基本的知情权也没有。很多事情都是在官方统一口径下,你才可以了解“清楚”、明白“真相”,你从报上、电视上、电台上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无一不是经政府宣传部门加工、炮制过的“事实真相”。这个优良传统起源于延安时期,甚至可以说是在中共诞生时便与生俱来,因为谎言就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从延安时期针对国民政府的假民主、到现在将法轮功诬蔑为邪教等等。这几十年来,不知虚造了多少的事件、人物,如像我辈四、五十岁或以上的人,是在“张思德”、“雷锋”、“黄继光”、“刘文学”等一系列的英雄人物的鼓舞下度过童年、少年时代;都是文革的经历者,无不知道“大跃进”、“反右”、“收租院”是啥东西;也呼喊过“毛主席万岁!”“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等“革命”口号……当年亩产十万斤的粮食,曾令中国人民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不少人对这个“好消息”是深信不疑,因为是党中央的喉舌——《人民日报》公布的,连农民出身的马列主义天才——毛皇帝,也发出“粮食多了,怎么办呢?”的感叹。
    随着当今社会的开放改革(尽管主要是在经济上),中共因自身利益上的需要,对文革作了否定,也平反了一些冤假错案,加上当今资讯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的无远弗届,使外界的信息不断进入我们的视野,人们或多或少地了解当年的事件真相——
    张思德是烧鸦片而死的;
    雷锋是沈阳军区炮制出来的假冒伪劣“产品”;
    收租院的主人公——刘文彩并不是一个凶残的恶霸大地主,倒像个慈善家;
    大跃进期间饿死三千多万人,并非是三年自然灾害造成,而是源自人祸;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
    鉴于这样的局面,当局也来个与时俱进,一方面不惜重本来搞“金盾工程”,目的是尽可能过滤、删除他们认为不利其统治的一切消息、资讯;另一方面,则变被动为主动。当有发生一些突发性的事件,像贵州瓮安暴动、上海袭警等轰动全国的事件,不似以前那样采取完全封锁的做法,而是罕有地主动报道(因为,当局知道,这年头,要封要锁是不行的,人们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可以把消息传出去),与其“不明真相”在民间到处流传,不如主动向人们说明“事实真相”(当然,这些所谓的真相是经过加工修改,完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骗人之说),使大众先入为主地接受官方的“准确”消息,以操控把握民众的思想、情绪;同时也可给外界一个“舆论开放”的好形象。过去是人们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去打听“内幕”消息,而现在当政者一反常态,干脆主动报道,一切以我说的为准,至于其他的消息则一律封杀,就像西藏,你们境外媒体不是整天叫嚷要进藏采访吗,那好,我就给你安排,但要以“双规”的形式来进行,即指定地点,指定时间,指定对象等等,才可以采访。可想而知,这样的采访能有什么样的效果,倒不如说是去西藏旅游,但你又能奈我何?由此可见当局随着时世的变化与时俱进地采取更为灵活多样的技术手法去蛊惑人心、蒙骗世人,更加阴险、奸诈和无耻。
    古人有“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之说,而现在,当局更一步升级成为“防民耳目,甚于防川”。当今的政府,不但严格控制民众的言论,而且把民众的眼睛、耳朵也变成加以改造、利用的工具。早在毛时代,他每次搞运动、除政敌,要争取民众的支持与信任,便说“群众的眼睛的雪亮的”,令广大民众成为运动的“干柴烈火”;今天,当广大百姓深受迫害,民不聊生而起来维权,发生警民冲突、官民冲突时,这时群众又变成了“不明真相”,受黑恶势力挑拨和利用的人,成为政府师出有名的镇压对象,使中国大地上上演着一幕幕弱势群体以死维权的惨烈悲剧。
    近年来,类似这样悲剧愈演愈烈,发生在本人所在城市邻近的番禺太石、南海三山,以及粤东的汕尾等地的土地维权事件,在海外早已多番报道,而在我们内地(甚至本地),竟然无人知晓,至于重大的历史事件(如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的真相,当局更是讳莫如深;此外,当局还对一些认为有利用价值的事件(如黑瞎子岛的收回、东海春晓油田的中日合作开发等)则大肆炒作,为自己涂脂抹粉,歌功颂德,蒙骗百姓,殊不知,仅就这两件事来说,什么“按照中俄的相关协议,将近一半的黑瞎子岛将在勘界结束后回归中国。……”“中日双方日前通过平等协商,就东海问题达成原则共识,并确定了共同开发区块。……”,都是骗人的鬼话,是丧权辱国的卖国行径,只不过老百姓都被蒙在鼓里。
    民众——在当局眼中,是一群任其戏弄和忽悠聋子、瞎子和傻子,人民的知情权被当局视作洪水猛兽,为此掩盖真相、封锁真相,甚至捏造事实成了当局遏制民众知情权的常用的手法。在当政者的心目中,恨不得老百姓都是机器人,任其所需的输入程序来进行操控,这样就可以“千秋万世”地“一统江湖”。尽管如此,当政者还是不能放心,因为,防民之耳目,仅靠蒙骗、掩盖、封锁、捏造不是百分百奏效的,终究还是靠暴力来作后盾,对于那些不愿做“机器”、思想独立的异见人士,则采用各种手段(包括暴力)来打压和迫害。随着奥运的临近,当局加紧对一切所谓影响奥运的人员、房屋进行清除、清拆。前几天,北京“最牛的钉子户”,尽管屋前插着五星红旗、奥运会徽旗,屋内墙上贴满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温家宝等几代中共领导人画像,实行另类抗议,但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被拆的命运,终于在本月18日凌晨三时多由公安、特警、城管、法院、搬家公司等多方部门协同配合下,瞬间被“CHINA”(拆啦),其过程有如反恐突击一般。先是由特警一脚把门踹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屋里,将屋里的人架出来推上警车,直奔看守所;接着用大马力铲泥车“轰、轰”的几声把房屋夷为平地,其行动之快,就如附近居民所说的,半夜上厕所时还看到他们的房子,撒尿出来后就不见了,比汶川地震时的房屋坍塌还要快(具体报道见博迅新闻网“地安门奥运强拆纪实——半夜偷袭成功”2008年7月20日)。这样的清拆,真是匪夷所思,简直连黑社会亦自叹弗如!
    俗语说一叶知秋。从近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不和谐”事件可知,当今中国社会矛盾丛生,烽烟四起,已到了危在旦夕之境地,上月中旬中共召开非常规会议,号召全党“共克时艰”,就是对时局深感不安、如坐针毡的最好说明。民怨的怒潮如同堰塞湖一样正不断积聚上涨,已接近甚至突破的警戒线,而当局仍旧依仗“富国强兵”,采取“水来土掩”之法则来应对,对“汹涌的怒潮”依然沿用大禹父亲——鲧的“堵”、“塞”治水方式,拼命加高、加固“堤坝”(也就是用高压手段来对付民众,甚至连过去封建朝廷对付农民起义所采用的剿抚并用之方法干脆变成以剿代抚),以达到防洪、防川的目的。然而,在一个民望资源日渐枯竭的国度里,再也难以找到厚重坚实的“石块”用来加固“堤坝”,只能以虚浮松散的“砂土”权作充撑,因此,“缺堤崩溃”是早晚的事情,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2008年7月22日于家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冰点”主编李大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 孑木被捕: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