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昌吉州中级法院法官李寄生等违法判决者被刘元更控告/刘元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3日 来稿)
    
    控告人:刘元更,个体,新疆阜康东门五巷
     (博讯 boxun.com)

    被控告人:阜康县法院法官王淑红、赵芳芳
    
    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法院法官李季生、李新城
    
    2001年11月,黄文德将其从阜康市城关镇人民政府受让取得的砖厂,其中占地400平方米左右及地上六间老办公室出售给刘元更,当时,双方再有见证人的情况下口头约定,没有签订书面协议,约定内容为:
    
    1、黄文德将占地面积为400多平方米的砖厂及地上六间老办公室出售给刘元更,总价款3万元,由黄文德负责办理过户手续,所需费用由黄文德负担。
    
    2、付款时间约定为:口头协议达成之日付16000元,下剩14000元等到黄文德将过户手续办理完毕后一次性付清。”在刘元更给黄文德准备付第一笔款项即16000元钱的时侯,因口头协议是在证人刘植山的介绍下达成的,而且协商时证人刘植山一直在场,当时刘元更正给刘植山干活,刘植山欠上诉人劳务费6000元,所以刘元更和黄文德还有刘植山三方又约定刘元更付给黄文德现金10000元,6000元由刘植山直接付给被上人也是同意的。
    
    此后,因黄文德对房屋及土地过户手续一直未办理,所以黄文德一直未向刘元更索要下剩的14000元,而上多次催促被办理过户手续,直到2006年,黄文德在办过户手续的时受挫。随后黄文德将刘元更起诉至法院又要将房屋及所属土地要回去,该案经过两审终审判决确定维持合同。
    
    在黄文德追偿置留款案件的审理的过程中,刘元更在一审时已提交了证人证言,证明黄文德承担房产证件办理费用并办理完毕证件给刘元更后,刘元更才行使给付置留款义务。但一审没有写进(2007)阜民初字第1427号判决书,致使合理主张得不到支持,并且判决刘元更承担没有约定利息,上级法院昌吉州中院(2008)昌中民一终字第91号民事判决书竟然予以维持。
    
    一、法院偏袒对方,听信一面之词,采信非法公正
    
    依据双方的约定,上诉人给被上诉人支付下剩14000元是附条件的,即只有在被上诉人履行了办理完毕过户手续的义务后,上诉人对下剩14000元的付款义务才到期。问题是被上诉人至今仍未办理过户手续。因此原审法院判决由上诉人在付款义务未到期之前付款并支付利息有悖于法律规定。
    
    另外,双方明确约定,过户手续由被上诉人黄文德负责办理,费用由被上诉人黄文德承担。双方的口头协议已经生效判决确定是合法有效的,但一审法院却驳回上诉人刘元更依据协议约定要求被上诉人黄文德履行其合同义务的反诉请求。原审法院如此判决也是有悖于合同法的规定。
    
    现上诉人刘元更还有新证据足以证实双方口头协议的内容。况且,黄文德的第一次诉讼(要求将房屋及土地要回去)的做法也和证人证言所证实的内容能够印证,如果双方对下剩14000的付款条件没有约定,被上诉人黄文德早就将上诉人刘元更起诉了。
    
    二、违背法规法理,一、二审判决书隐瞒了证人证言
    
     本案通过二审庭审,申诉人刘元更就一审证据进行了完善,首先为了证实合同内容,证人史希连出庭,同时有证人杜广法、邓平山出庭作证,三份证言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科学的证据链条,足以证实合同内容:申诉人的付款义务是附条件和期限的,即只有被诉人履行了办妤下续的义务,上诉人刘元更才有义务付款。对被诉人黄文德在一审中提交的公证证言,申诉人刘元更提交了证人史希连、陈国寿两份证言相互口印证,形成完整科学的证据链条,足以证实被诉人提交的公证证言不真实而且违法。而被诉人提交的刘植山妻子的证言不但与刘植山的证词相矛盾,而且和被诉人自己的陈述相矛盾,依据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申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和被诉人所提交的证人证言就证明力相比,中诉人提交的证言证明力应大于.被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因为申诉人的证言是出庭接受质证过的证言,但被诉人的证言未出庭接受质证。
    
    可是二审法院置申诉人的所有证据于不顾。偏听偏信,被诉人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辩解。
    
    合同法规定,合同一经签订,就应当受法律保护,本案中,被诉人拒不腹行办理产权登记的合同义务,认为本案中的房地产产权登记是初始登记,只要拿上法院的判决书就可以登记,并非是过户登记,法律没有规定。上诉人还有新证据足以证实双方口头协议的内容。被上诉人黄文德的第一次诉讼(要求将房屋及土地要回去)的做法也和证人证言所证实的内容能够印证,如果双方对下剩14000的付款条件没有约定,被上诉人黄文德早就将上诉人刘元更起诉了。
    
    依据双方的约定,上诉人刘元更给被上诉人黄文德支付下剩14000元是附条件的,即只有在被上诉人黄文德履行了办理完毕过户手续的义务后,上诉人刘元更对下剩14000元的付款义务才到期。问题是被上诉人黄文德至今仍未办理过户手续。因此原审法院判决由上诉人刘元更在付款义务未到期之前付款并支付利息有悖于法律规定。
    
    另外,双方明确约定,过户手续由被上诉人黄文德负责办理,费用由被上诉人黄文德承担。双方的口头协议已经生效判决确定是合法有效的,但一审法院却驳回上诉人刘元更依据协议约定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其合同义务的反诉请求。原审法院如此判决也是有悖于合同法的规定。
    
    三、法院利息计算没有约定依据。
    
    利息事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故法院不得支持黄文德的请求。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错误,一二审法院包庇了对方当事人,被控告法官其了决定作用,为此,提起控告。
    
     此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新疆法官违法违纪控告中心)
    
     控告人:刘元更
    
     08年7月20日
    
     电话:13201035686.0994-32353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阜康刘元更控告昌吉中院法官李新城、李季生等枉法包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