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培军 :应城“癌症村”再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3日 来稿)
    
    2004年,有媒体披露,“湖北省应城市黄滩镇艾堤村在几年时间已有艾么发、方想珍、李菊苹、龚雪等7人患癌而死。在不到200人的艾堤村四组就先后有5人患癌症”。
     (博讯 boxun.com)

    事隔4年后,记者再次踏上了这片被村民自认为“霉气”的村庄。该镇卫生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癌症还在逐年递增。目前政府也无任何的调查结果和说法,一切都还“捂”着的。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污染和癌症都不可怕,污染可以治理,癌症可以治疗。“怕就怕当官的不把老百姓的放在心上,而只一昧心思的大搞形象工程,以图个人升迁”。
    
    A癌症患者逐年递增
    
    黄滩镇是离应城市最近的一个村,而艾堤村又是离黄滩镇比较近的一个村子,也可以说离应城市较近的一个行政村,与老县河背靠背。
    
    村庄破败箫条毫无生机,其贫困程度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财政收入5亿多元的县级市下辖的村子。村子里的人展示给记者面前的是一幅幅绝望无助的表情:有的人已经死了;有人在等着死亡;家里只要有人得了癌症,便欠下了一辈子也无法还上的债;没得
      癌症的人正担心着不知那一天被查出癌症┄┄
    
    艾东是艾堤村四组的村民,住在村子的中间。极其简陋的平房门前放着一辆破旧三轮车,大门口坐着已被医院确诊患上胃癌的妻子,神情十分痛苦,坐在矮椅子上的她,弯着腰,右手用劲死死的按住胃。
    
    艾东将记者一行拉入里屋的厨房边,让记者坐下后才悄悄地告诉记者,“怕她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她是胃癌,只说是胃病,村子里得这种病的人不少,近几年已死于癌症的有10多人”。
    
    艾东说,患了癌的人,都是自己承担所有的治疗费用。他的妻子是被前几个月确认患了胃癌的,为给她治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不说,还借了一屁股的债。现在债台高筑的他,不得不将妻子从医院接回家,没有钱卖治病的药,只好买一些便宜的止痛药缓解妻子的痛苦。说到伤心处,这位汉子禁不住大哭起来┄┄
    
    黄小毛的孙女也是死于癌症。“真的不愿意提这事,一提就伤心”,黄小毛一边抹着泪水,一边说,“孙女龚雪开始是觉得肚子疼,经常屙血,到汉口一家大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得了肠癌,治了一些时候,花了3万多元,还是没有挽救她的年轻的生命,死时只有16岁”。
    
    一位患有肝癌的中年妇女哭着告诉记者,“为了治病,我家已经花了七八万元,欠了一堆债没法还。去年收的粮食还没来得及晒干就卖掉了,一点口粮都没有留。我早就想死了,死了干净,免得拖累家人。但又舍不得两个孩子。丈夫一直逼我看医生,否则他就喝药。这叫我死也不是,不死也不是”。
    
    
    
    记者艾堤村四组采访时,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告诉记者,这个村村民容易得的病除癌症占主要外,还有肾结石、皮肤病、不育症等。如艾堤村4组就有近10户农家有人得肾结石。
    
    黄滩镇卫生院一名不愿透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艾堤村的癌症患者呈逐年增加的态势,每年都有几个人先后死去。“究竟还有多少村民是癌症的早期患者,没有人统计过,如果统计肯定不在少数”。
    
    B地下水含致癌物质
    
    村民们都认为,村民得癌症是喝了被污染的井水。湖北省环保局的有关专家也指出,应城是盐化工基地,地下盐碱资源丰富。盐化工企业较多,要减少盐化工企业的污染,必须要做到控制污染排放量,老卤水要回注,冷却水要循环利用。如果资源开采不当,老卤水回注过度导致污染。
    
    据黄滩镇一份调查材料反映,黄滩镇地处老县河下游,老县河在黄滩境内长达12公里,穿过艾堤、干河、刘垸等13个村。上世纪80年代,老县河受到湖北省盐矿、孝感地区盐矿工业废水的严重污染,现在老县河仍是一条排污的废弃河,河道里氯化物含量很高。由于污染影响,全镇在老县河两岸有1.95万亩耕地、1400亩鱼池不能正常经营,8500名镇村居民出现饮水困难。一些耕地只好弃耕。部分鱼池只好闲置,两岸13个村村民只得靠打井来提取饮用水。
    
    艾堤村4组艾海波说,应城几家盐矿的工业废水排入老县河。老县河的水不仅不能饮用,连鱼都不能养了,河边的草也不能长了。艾堤村与老县河“背靠背”,隔得近,河水渗透到村民打的井里,井水也受了污染。
    
    在村民艾东的家里,为了证明地下水的污染程度,拧开了他家的水笼头,水“呼”的一下流出来。天啦!那叫什么水,流出来的是一股黑乎乎的东西,似乎就是煤碳水,流了大约5分钟后才能勉强看出是清水。村民艾德华介绍说,家里打井水烧开水,几天就要用清洁球糙一次锅,要不,锅里就会结上厚厚的一层白垢,用锅铲都敲不掉,一口锅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换。“一年要用四、五口锅吧!”
    
    原艾堤村的张副书记说,“我们吃的这个地下水,我去化验过,里面的所含的致癌物质超过国家正常标准的20多倍,水基本上不能用了”。
    
    地下水不能用,卖纯净水的生意异常的火爆起来,不长的街道挤了10多家卖水的。原艾堤村的张副书记也参加了卖水的队伍,在街上开了个小水店。“每天可卖100多桶纯净水(每桶15公斤水、5元)”,张说,“象我们属条件好点的,吃的喝的都是纯净水,就连煮饭也是用的纯净水,不敢用地下水。但是条件差的还是吃的地下水,所以村里的癌症患病率还在不断地增加”。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因为污染大,离艾堤村不远的应城市居民用水早已被重视起来,几年前已投入4000万元,把城区自来水在大富水取水口上移1.5公里,绕开了污染源。有村民说,“当然要重视了,因为那水书记市长也要吃”。
    
    C“癌症村”的背后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对艾堤村癌症发病率较高还未引起应城有关部门足够的重视,记者采访应城市人民医院和应城市坏保局,这两家单位的领导均表示没有对艾堤村的环境污染与癌症发病率的关系进行过专题研究”。那么四年后,应城市有关部门是否对此有一些动作呢?有村民们说,当时报纸披露后,市里有人到村里逛过一趟,没有任何的说法,村民们的生活还是象以往一样延续。
    
    7月2日下午,应城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艾堤村村民所得的癌症究竟是不是污染导致的。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权威部门的结论。这位负责人透露,“几年前市政府领导曾准备将城区引用的自来水引到艾堤村去,为了解决黄滩镇艾堤村等村的地下水污染问题,可能是由于缺钱还是其它原因,一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规划和设想”。
    
    不少村民反映,一方面是村民的水源问题急需解决,一方面政府又在忙着花样翻新的打造形象工程。2005年投入使用的应城市政府办公大楼,占地数百亩,其规模在全国的县级办公大楼也是屈指可数。整栋大楼分九层,而在此办公的只有百来人。有知情者说,国家有关部门制定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中规定编制定员办公用房每人平均建设面积16至18平方米。而应城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内的办公人员的办公用房面积不知要翻多少倍了!至于此楼的造价等有关详细情况,在应城似乎是“密”级的,知情者少得可怜。
    
    市教育局一干部告诉记者,目前全市城区的道路又在搞什么刷黑工程,其实城区的不少路段才修了一两年,都是道的水泥路还好好的,又要重新撬了铺沥青,“就象有钱的八百万!无外乎是应城离省城近,可以让领导增加印象,以图提拔。其实应城市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更让人不满的是去年市有关领导为了宣传政绩,竟一下子连续在湖北某媒体做了4个专版,从财政一下子划去了20多万元”。
    
    记者在应城采访中了解到,应城市搞形象工程具有很久的历史。下面是从一报道中的摘录:
    
    ——1992年动工,1994年竣工的应城市曹大商业城,是当时市委领导亲自抓“经济开发区”。首长出点子,部门拿票子”。商业城由市委、市政府组织农行、信用社、粮食局、供销社等7家单位出资联合兴建,累计投资1500万元。竣工之初,主要是搞餐饮服务业,生意一度很红火,但从1999年至今,一直处於闲置状态,投资也无法收回。
    
    ——2000年6月30日竣工的一座红包巨型雕塑。它耸立於应城市四里棚办事处境内、省道汉宜公路旁。这座取名“奋进”的雕塑为钢架结构,主体高28米,重约60吨,耗资百馀万元,仅修建基座就回填土方3万立方米。群众对政府修建这座“市标”怨气不少,“解读”版本也颇多:有的说是个大公鸡,象征干部吹牛;有的说这像一把手枪,想震慑一下子车匪路霸。
    
    ——2001年6月30日占地8万平方米,耗资过千万元的应城广场建成揭幕了。广场修建之初,应城市人大收到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提案为数不少,由於资金紧张,一时无法解决。佔地8万平方米的广场开工兴建之时,立即引起群众批评。人们质疑,花1400万元建这么个豪华大广场有没有必要?!广场的维护费用一年要花100万元。
    
    应城“癌症村”,天祸,还是人祸?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