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警钟:“反恐”新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1日 来稿)
    
    作者:警钟
     (博讯 boxun.com)

    从暴力到主义
    有史以来,处于正反两极相争不断的人类社会,从未停止过暴力冲突。但'人有人道,战有战道',正常的战争只针对军事目标而争,逾越受体伤至无辜但未至战争规模的非常规暴力,叫'恐怖行为',同属战争的一种形式,上升到理论,则为'恐怖主义'。'恐怖'一词催生的标志性事件,是美国的9.11.,以政府名义对暴力进行的打压,叫'反恐'。
    '恐怖主义'小到杀人越货,大到内压外侵,程度不同,手法各异,本质不变。根据表现,有'国际恐怖主义'、'国家恐怖主义'和'民间恐怖主义',有'镇压恐怖主义'和'反抗恐怖主义',有'正义恐怖主义'和'邪恶恐怖主义'。
    虽然'反恐'不一定全部合理合法,但因其发展到国家,发展到集团,延伸至世界,渐成主流话语和认知,毫无疑问已承担起各国政府对付一切反政府行为的道德大旗和政治'时尚',各种目的的暴力行为皆欲与这种'时尚'相衔,只为一求'名正言顺'之效。
    '恐怖'可成为'主义','反恐'依然。
    从制度层面看,因为一国之决策受限于各方利益和势力的牵制,不可能一枝独大而形成畸形,民主制应较专制出现'国家恐怖主义'的概率为低。
    人们习惯将反政府暴力视为恐怖行为,也只关注一点一地的'团伙恐怖主义',却忽视了一些掌握着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从来无视比别人大得多的暴力,正在套用'反恐'的名义行更严重的'国家恐怖主义'之实。
     '国家恐怖主义'对真'恐怖'有时遥不可及无可奈何,却使无辜百姓成了'反恐'名义下的牺牲品和殉葬品。在'反恐'的大旗下,将'国家恐怖主义'细致入微地涵盖到包括突发、维权、治安等所有可能对政权造成冲击危胁的领域,使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无形之中被人为'恐怖化'了。
    当反恐被滥用,当反恐成为时尚,当'反恐'成为一种美其名曰与国际接轨的冠冕堂皇之举,成为最具人气和杀伤力的'时尚'杀威棒,任何'非我独尊'者,皆可以恐怖分子论处已毫无悬念,只是换了一个附庸风雅的美丽说辞罢了。
    
    反恐正被异化
    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说:'民主政体的统治原则是德行,立宪政体的统治原则是荣誉,而专制政体的统治原则是恐怖'。
    '反恐'延生于美国,流行于世界,毁灭于暴政。
    以美国为主导的'反恐'概念已被滥用,'反恐'有时候已成为少数强权对内施暴的借口,短短数年便已使去其本有的正义内涵,弱势的反抗也往往被迫成为无辜。这是世界'反恐战争'的最大失败。
    在此大环境下,在自己身受'国家恐怖主义'危胁的时候,舍近求远地高谈世界别国的事非必定于己无补,并只能避重就轻和转移视线,是新的模糊手法和愚民政策。
    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新专制主义'山穷水尽之机,却绝处逢生地遇到了'反恐'这根救命稻草,于是便改头换面,身披着'反恐'的画皮,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台,贼喊捉贼地重新归位于专制的窠臼之中。
    以此推理,如果哪一天本.拉登也成功地建立了一个伊斯兰极端原教旨主义国家,一定会反过头来,同样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一个让其自己和国民们热血沸腾的理由,也可以当上'爱好和平'并坚决反对'恐怖主义'的'民主'斗士。因为这时的他已不需要偷鸡摸狗式地为自己的信仰而争,并可以光明正大地放手一搏,哪怕最后得到如伊拉克的大独裁者萨达姆、大规模种族灭绝者希特勒的下场也'恐'有所值了。
    共产主义运动的'后起之秀',中国的恶魔学生,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如果活在今天,他难道不会说出'我也是一位反恐英雄'毫言壮语来吗?
    ----这毫不奇怪,现世绝无仅有的'特色'北韩,虽然如铜壁墙铁般密不透风,但不也在天天高举着'民主'的大旗吗?
    
    恐怖就在身边
    古有'小巫见大巫'一说,现有'小恐见大恐'之别。洪朝历史上曾经的'人民战争''人海战术',无不体现以'人'为'本',当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战争,是野蛮时代的历史废弃物。
    习惯于以'恐怖主义'行为打压'敌'手的政权,经过鸟枪换炮已流寇入主,本当是一个从外及里脱胎换骨的过程,但结果只是曾经的土匪换了一件新时代的衣装,其内心的阴暗和凶残却本性难改。
    现实中'反恐'的最佳表现,是所有的瓮安民变、杨佳屠警、维权人员、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台、藏、突,皆在被防之列,却唯独体制内对体制本身危胁最大的内贼--贪腐分子可以逍遥其外,不能不令人称'奇'。
    据说:广州地铁员工家属免费乘坐地铁是为了反恐;飞机经常发生航班延误,最大的理由是以反恐的名义推托,且乘客不能提出异议,或有过激行为,则被冠以'恐怖分子'的帽子;对百姓的各种民怨和愤懑进行打压,也是反恐;异议出现,更以反恐的名义杀无赦,正所谓非我类者皆'恐怖'也。
    身边的'国家恐怖主义'正如影相随般附体在人们身上。
    
    谁有资格代言'反恐'?'反恐'的本义是什么?当被压迫者起而反抗时,被强权名为'恐怖主义'时如何定义?
    当独裁者高呼'反恐'之时,其本人已使世人恐而怖之,世界上这时已恐、良反置,所针对的只有无辜国民。如此除了故弄玄虚之外,还有真反恐吗?民主已被专制强奸,'反恐'的被奸之日还会远吗?
    '反恐'面临如此困境,只能留给我们痛彻心脾的无奈记忆。
    希望看在'反恐'与国际接轨的'面子'上,不要再出现'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的真'恐怖',也就万幸了。
    2008-7-17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