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6)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1日 转载)
     一:中组部委托统计局进行干部任用满意度民调。http://post.news.tom.com/06000A1757.html各级组织部门都成了官员们“跑部前进”的密集之地,掌握官员乌纱命脉的组织官员,更是与当地领导一把手,联手起来买官卖官,有的甚至明码标价,腐败真可谓无奇不有。这回中组部委托统计局来做一个民众关于组织部官员的民调,这样子看上去很美,但只有样子,没有实质性改变,只不过几十年来对干部考察做秀的另一次更具欺骗性的表演而已。事实上,这形式虽然很好,但我们不能过于乐观。民调要具有可信度,应该是一种独立的民间行为(但在中国有这样令民众相应的机构吗?),国家统计局的调查从技术上讲似乎不成问题,但他们与中组部同属一个没有真正监督的政府部门,他们互相之间通过数据整容再发布一个让大家都不满意的“干部满意度”。如果说“伟光正”强悍和无耻得不需论证,那么这个“民调”可能最终只是有一个民调的样子与形式,徒具一个由他们掌控的“论证”过程,更有愚民欺骗性而已。他们做出来的民调即便公布出来,公信力有多少,是大可怀疑的。
    
     二:灾区小学校长推荐儿子为抗震优秀生免试上大学。http://news.sina.com.cn/s/2008-07-17/022515945005.shtml抗震优秀学生的评选本来就是成人社会为自己抗震不力(预报不力、安全教育缺乏、校舍倒塌)而转移视线,找未成年人替他们背书的丑陋行为,评选抗震救灾英雄少年以及抗震优秀学生,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对生命的践踏,违背未成年人保护法。因一场地震的大灾难,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来对待,违背人之灾难后应该受到平等对待的原则。而所有这种类同于群众运动的评选,因其事涉诸种利益,如学生考大学可能加分,于是不可避免地有猫腻,自然也就会有校长自认为内举不避亲的诸种可笑场景。没有推荐资格,却可以通过诸种关系,让自己的下属同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同事“觉悟高”主动的行为,不过这样的精密行为,恐怕内窜才可以解释)去推荐自己的儿子,以便藉此上大学。从这样的行为,就可以看出如今高考中的加分制度(比如三好生、比如各种所谓的优秀等等),早已成为诸种潜规则横行之地,评选抗震优秀学生,又岂能例外? (博讯 boxun.com)

    
    三:奚国华:在中国互联网是完全自由的。http://www.china.com.cn/news/2008-07/17/content_16026614.htm中国官员的基本素质很多:对上谄媚(地震中的谭笑笑)、对下强横(到处余热的前副部长龙永图)、做秀做假(名为到灾区视察其实是旅游)、装疯卖傻(外交部比较盛产如秦刚、刘建超等,但其他部门也并不缺少)。我们民众常看到的是他们对我们说假话不脸红,其假话的水平绝对是世界顶尖级水平。他们的基本步骤是:自然是说假话不脸红,不脸红还不行,还要振振有辞;单是振振有辞还不行,还要选择性失明;单有选择性失明还不行,还要答非所问;单是答非所有还不行,还要有睁眼说瞎话的绝项功夫。这几条奚国华一条也不缺,当然这几条可谓当官员的“圣经”,没有这几点,你就根本无法当官员,即使当了官员你也无法窜升。一个当官的大小因素固然不少,但取决你说假话的水平,对这些为官“圣经”的熟悉程度。一个官员着世界的观众撒谎,那么由这些撒谎官员组成的政府,其公信力何来?拜托中国这些官员,说假话也要有点水准,不可侮辱民众的智商到如此地步。你说假话的水平如果有所提高的话,至少让民众在破解你说假话的过程还残留一点福尔摩斯的娱乐精神,如今官员说假话的水平的确只会激起民愤,因为没有比侮辱民众的智商更为不智的行为。
    
    四:成都拍卖办公区赈灾背后:曾因太豪华引争议。http://news.sina.com.cn/c/2008-07-17/051215946326.shtml不是民选政府,民众只有通过一点网络的缝隙舆论造成最高当轴的震怒,才使得成都政府无奈地搬出来,却拿出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什为了拯灾,这又是一次低估民众智的撒谎行为。我们且不说一座市级政府办公大楼花12亿建造得如此豪华,违背财政使用、税款使用应该透明的原则(当然你说现在有什么透明,没有,但为什么不能如此要求?让他们改变),穷奢极欲,无度耗费纳税人的钱,更为主要的是有几点恐怕成都市政府不能自圆其说。比如诡异的搬迁日子5月15日,即大地震发生的第三搬进新楼中。是什么样的诡异,使得救人都尚未结束,整个四川都处于大灾大痛中,成都市政府要悄悄搬进新楼中呢?且不说这样的日子搬进去,不符合政治正确、政治觉悟的官场原则,就是其中甘冒民意反弹风险的“大勇”,恐怕也不应该是理智的官员之作为(不符合理性经济原则)。当然,你会说民意在他们眼中算个屁,因为他们沿袭的是一直以来的傲慢,可是这回牵涉的是更为深痛更为广大的民意,一个地方政府竟敢如此怠慢,这里面说明什么?当然你会说这是原来早有的计划,是什么力量使得这个早有的计划,都不能被举世罕有的大地震灾难所阻止,需知成都市区的民众虽然只是饱受惊吓,但属成都市政府管辖的都江堰、彭州等地是不折不扣的重灾区。如果你能是某位有实力的官员定下来的,不便更改,那么请问这是谁的主意?如果不是的话,那这是不是某八卦大师在此前定下来的黄道吉日?另外,如果完全按经济规律来办事,新办公楼所在地不会有接家(区位劣势、房屋功能已固定、重新改装耗费不赀,更主要的是那里不适合像样子的商业等),除非有另外的交易发生。这交易可能找几家与政府关系深远的地产商来买单,还可以多拍出一些(民众,你看我们市政府不仅没做亏,还赚了钱,你们该满意了吧,多好的障眼法啊)来拯灾(拍得是否尽数真为拯灾,谁知道呢?)。可惜,现在的民众的确不是那么好骗了。
    
    五:民调排出不合理收费:前四项均为电信运营范围。http://post.news.tom.com/06000A1764.html我早就说过,所谓的国有就是少数权力利益集团位窃据国有以令天下民众,抢劫民众利益而已。国有早已变成一种对民众利益的公然抢劫,而这抢劫之所以还能进行下去,就是因为他有一件无孔能入的神奇外衣——“国有”。而这件外衣使得他们的抢劫涂上一层合法的色彩,使得被愚弄的民众不知其诈。在中国如像电信这样的机构,看上去是商业行为,但他们很多做法更是藉商业行为刮钱而服务于损害民众利益的政治行为。电信垄断不只是为少数利益服务,更为主要的是搞信息垄断和信息控制(包括你发短信都可以因为政府的关照而发不出去),这种毫不隐瞒地伤害公民通信自由的行为,却屡屡发生。因此排在不合理收费前四位的都是由电信垄断集团所贡献,就不令人奇怪了。
    
    六: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中国NGO在挣扎中成长。http://www.stnn.cc/ed_china/200807/t20080717_815346.html512大地震灾难发生后,中国各地的志愿者机构、非政府组织及个人在第一次时间奔赴灾区,参与救人以及此后的灾后重建,作为身在灾区的四川人,真是非常感动。但由于这几十年来,政府压制民间社会的成长空间,压制公民社会的推进,极力阻力非政府组织、志愿者机构等慈善、公益组织的成长。他们利用官办的红十字会等和所谓的机构审查来打压诸种志愿者组织(你去合法申请也会被诸种理由拒绝),使得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及志愿者非常孱弱,他们缺乏相应的培训(当然大批的散单自愿者就更不易得到相关的训练),他们很多时候不能大张旗鼓地开展工作。正因为如此,作为NGO,他们在挣扎。灾后重建是一个慢长过程,诸种利益的博弈,诸方面的建设,急需志愿者及相关的机构的不懈努力,因此政府应该进一步放松对非政府组织的苛刻管理和无理刁难,使得这个社会真正因民间力量的兴起而对政府有相应的制约及补充,而进入政府一直提倡的和谐社会。
    
    七:新快报 我们往往低估了民生艰辛。http://www.stnn.cc/life_op/200807/t20080718_815743.html这篇文章的意思我基本赞同,但这标题应该改为《官员们往往低估了民生的艰辛》,而不是抽象的群体集合词“我们”。民众当然有可能忽略了另一些民众生存艰辛,他们也需要献出些爱心来接济他们。但普通的民众并没有权力去“低估”另一些民众生存之艰辛,即令他们知道,他们也可能为力。而政府官员却必须知道民众生存之艰,因为他们掌握资源的分配大权。但不幸的,现在的官员大多是“何不肉糜”的晋惠帝的高足,很得晋惠帝的真传,仿佛是晋惠帝培养的博士生。位于广东东莞这样比较富裕地方的民众,生存尚且如此之艰,中西部的民众就更不用说了。但似乎没听说过,中西部的地方政府准备给当地民众派发红包,以舒缓民众因物价上涨后带来的诸多压力。当然,你会中西部财政困难,拜托你,当地的豪华大楼是怎么建起的,当地一个非常贫困的县如巫山县的交通局长之贪污为什么可以占当地财政的20%?达2226万之巨。难怪燕赵都市报也忍不住评论“贪官已迈入‘千万级’时代”( http://www.stnn.cc/life_op/200807/t20080718_815365.html)。上千万的贪污犯已不希罕,而上百万的贪污犯更是无法细数,但民众依旧生存艰窘,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2008年7月21日8:55分于成都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6bb27f543380e6a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十年前的反动言论 / 冉云飞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厄运选中了如花的他们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8)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5) / 冉云飞
  • 万户萧疏鬼唱歌 / 冉云飞
  • 红朝杨佳与明代葛成 / 冉云飞
  • 五月二日在《亚洲周刊》的演讲/冉云飞
  • 皇帝和太子党如何与民争利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7)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4) / 冉云飞
  • 政府是个不得不要的坏东西 / 冉云飞
  • 可怕的职业革命家 / 冉云飞
  • 成都爱国激烈分子警告奸商书 / 冉云飞
  • 稳定是个色情狂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6)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3) / 冉云飞
  • 开博三周年的成果 / 冉云飞
  • 地震“表演艺术家”排行榜 / 冉云飞
  • 我们对警方逮捕黄琦的抗议 / 冉云飞
  •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1)
  • 《四川信息掮客报》创刊了 / 冉云飞
  • 5月23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