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1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注:为了替本文观点“搜证”,以便今后进一步评论。本文仍将同时上传至大陆强国论坛深水区和海外博讯新闻网。欢迎网友前去核对、关注! 潘一丁 2008年7月21日) (博讯 boxun.com)

    
    根据历史记载,中国不仅是一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更曾经经历过一段一千多年的辉煌,无论政治、经济、军事或文化,都是当时世人心目中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超级大国”。以至于让中国人养成了“向后看”、陶醉于总是以历史和祖宗为荣的习惯。最后时过境迁地,既不能让外国人心服口服,更被“激进帮”的开山祖师爷鲁迅,利用小说,形象地总结成为一种没有骄傲、自豪,只有虚荣、自大、自我满足的“阿Q精神”,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外国人看到的,是以汉族为代表的中华民族,已经有过多次被少数民族(如金、蒙、满等)“亡国”的纪录;而“阿Q精神”则几乎成了我们用以立于 “不败之地”的民族主义“国粹”。正是对这两者本质原因的无知加在一起,让我们彻底丧失了自信。最后反而要去跟人家“接轨”,当了西方社会的“跟班”或“跟屁虫”,真的开始“克己(中国人自己)复礼(遵守由西方制定的所谓游戏规则)”起来了。可惜这样的“克己复礼”只是一种不得已的被动,往往“吃力不讨好”、甚至“里外不是人”(比如中国当前的处境)!我们怎么会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的呢?
    
    这完全是因为迄今为止,包括中国人和西方在内的世人,都还没有能够掌握科学《认识论》的立场和方法,所以只能从“知其然”的初级表象层次,来认识和解释事物,而不能从“知其所以然”的中级层次,来认识和解释事物的本质。结果不是是非不分,就是好坏、先(进)(落)后颠倒。以至于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只知一味骄奢淫逸的当代人类,反而要担心起会不会有“世界末日”来!而至今还不知道民族和文化之间的本质区别,更搞不懂两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就是典型。
    
    其实,民族是一个生物学概念,取决于某些遗传基因或生理特征,并因为长期形成的语言或生活习惯,以及自然地理环境的影响,客观地按“人以群分”的规律,组成了各自的社会(或国家)。但是不同民族之间,往往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整体而言并无高低、优劣之分。这乃是今天被国际承认并普遍提倡(尽管从来没有真正落实过)的所谓“(平等)人权”的立论基础。
    
    而文化则是将一个叫做“人”的高等动物“毛坯(自然人)”,加工成合格的社会人的手段和方法。因为客观地看,人类事实上早已和其它高等动物分道扬镳。走出丛林,放弃以个体间不择手段地竞争为主的生存方式,转而靠同伴间的“集体分工合作”,创建了一个“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开始了人类所特有的“文明”进程,以及有了所谓“物质文明”的享受。文化就是要把一个只有先天遗传“天性(自私、贪婪、性欲等)”、和丛林动物没有本质区别的自然人,通过有意识培养、教育、训练和环境熏陶,逐步形成其后天获得的、可以控制或约束(绝对不能消灭)“天性”的能力--“人性”,才能正式具备了参与并享受社会生活的资格。这本来是很容易理解的常识,因为连领养一只宠物猫(或狗),都要加以一定的训练和教养,才能让它们不至于在自己家中“胡作非为”,破坏本来正常有序的生活气氛。
    
    但是正如美国人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样,人类不是靠释迦牟尼割自己身上的肉、或上帝派到餐桌上的火鸡来“坐享其成”;也不是靠丛林中动物般弱肉强食地“竞争”得来;而是靠整个社会人一起,群策群力的集体分工合作努力,才得到的。而之所以人类能够做到包括猴子在内的、其它任何动物都做不到的事(建立起自己绝对“人造”的社会),是因为人有其它任何动物都没有的真正特殊性--可以控制或约束地球上一切生物都有的共性(天性)的“人性”。人类社会正是靠这种“人性”的力量,以牺牲动物在丛林世界所享有的、包括言论和行为在内的,部分“天性”的自由为代价,才换来今天这样的局面。所以如果现在还看不到这一点,仍然死皮赖脸地、坚持认为自己是猴子般“高等动物”,哭喊、嚷嚷着非要继续遵守执行那个在自己的社会系统中,早已不适用而必须放弃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更以在人类社会中,还要继续从事不择手段的“竞争”为能事、乐事。那么,只能说明这些“人”不是别有用心的(精英帮)骗子,就是“进化”不到位的、极端愚蠢而无知的大众“昏君”,是全人类的“耻辱”,并将(其实已经在)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必须强调指出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不仅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高等动物”一说,而且早就以“人”的高贵立场,跟这种观点划清界限了。
    
    不过文化既然是手段或方法,当然有科学与否、先进或落后的高下之分,这也是不能否认的。也就是说,客观地看,由先进而优秀的文化加工出来的社会人,其个体的平均素质,比靠其它文化加工出来的社会人,的却是要高一些的。这一点,其实已经被由优秀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哪怕是学历很低的种田农民),在全世界各地的实际表现所证明,不承认这个事实的,只能说明自己的认识水平,不会超过一只“鸵鸟”!
    
    可惜的是,长期以来,由于我们不能科学地区别、厘清种族和文化两者之间截然不同的本质,有人反而出于利益集团的政治目的,被拿去跟绝对错误而不科学的“种族优越论”搅合在一起,由此制造出许多荒唐而无知、且又残忍的愚蠢行为(比如德国希特勒时代所做的“人种改良试验计划”)。
    
    那么,这种观点或认识,既然敢跟科学挂钩,当然就应该有科学的客观衡量方法和标准,而不能由某个领袖或什么学者权威,出于自己不可告人的私心杂念,来随便指鹿为马。事实正是如此,这种衡量方法和标准,的确是十分简单明了而又经得起推敲质疑或实践检验的。那就是将一个由特定文化所形成的社会,以其所支持宣扬的主流价值观,拿来放到代表文明进步方向的坐标轴上,以原始野蛮的动物世界行为为原点,进行比较。差距越大、距离越远的,就越先进、越优秀。不信(或将信将疑)者,自己可以随便举例比较一下试试,也可以拿到网路论坛上来公开质疑,保证绝对没有任何例外!
    
    也许有人会反问道,既然说中国文化先进而优秀,那为什么中国的近代史上,却屡屡处于被动、挨打、受欺负的境地,至今都还没有完全翻过身来?事实的确如此,不仅过去、现在如此,甚至将来可能也照样如此!
    
    其中道理也是很简单的。用通俗的语言来描述,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而用科学的语言来解释,就是在新的运动坐标系统中,错误地沿用了老规则。就像不能用在真空中计算“自由落体运动速度”的公式,来计算从高楼扔下的羽毛(或乒乓球)的速度一样,我们是不能指望一个只能适用于人类社会(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的运动规则,居然可以跟大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所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可以相通互适的。这才是中国人当前面临的困境症结之所在,要是用电脑术语来解释,就是“版本向上不兼容”。所以中国人的所作所为,看在由其它文化加工出来的人的眼里,有一百个不顺眼,要是用到他们身上,更是一千个不习惯。这恰恰从科学的电脑理论中,证明了中国文化的先进性。而当前中国社会呈现出来的种种比西方社会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不堪表现(如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贪污腐败盛行等快速恶化的社会风气),恰恰是从负面证明了作为加工社会人的工具或手段的中国文化,在没有是非之分的绝对值上的优秀和功能强大。所以一旦要想做起坏事来,一定也会让其它文化加工出来的社会人瞠目结舌、自愧不如的。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危险之所在,就像要用DOS系统去操作已经装上WINDOWS系统的电脑一样!
    
    所以摆在中国人面前的选择,不是要当跟屁虫,“削足适履”般地去接什么“轨”,长了高等动物的志气、灭了真正“人”的威风,最后反而像东郭先生那样,陷自己于被动、挨打的境地。这难道不正是中国人当前所面临的真实处境吗?因为客观地看,中国人正在以“扬短避长”的行为,去对付西方的“扬长避短”的策略,犯了兵法之大忌,理论上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而中国人真正应该做的,就是按照孔子“有教无类”的精神,主动利用自己文化的优势,在精神文明领域里,率先提出一套科学而正确,经得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可以全面取代西方现有的、绝对错误的理论的社会理论系统。并以此来全面启迪、挖掘出真正的“人性”,再带领全人类一起,靠“人性”来完成“高等动物→→人”的最后一次阶段性进化,开始真正人类文明的进程!
    
    这是完全做得到的,因为中国文化中早就以“压缩”的形式,为我们提供了在这个过程中所需要的全部要素,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对其进行科学而正确的“解压缩”,整理、归纳出可以正确认识、解释人和人类社会所有问题。其中包括现在天天挂在嘴边,却至今说不清、道不白的许多基本概念的定义问题。比如在大谈“人权”之前,先要弄清“什么是人"的定义,而不是胡乱把高等动物和人混为一谈;在大喊“为人民谋幸福”口号之前,先厘清幸福的本质,而不要把幸福拿来去和GDP之间画等号;在嚷嚷争取“言论自由”之前,先分清“言论”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之间的区别,而不会误解为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在探讨社会问题时,先找到“社会”和“动物世界”的本质区别,而不会再去鼓吹坚持遵守“丛林法则”;等等。总之是要拿出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社会科学理论。像西方占领自然科学理论的“制高点”那样地,占领社会科学理论的制高点。然后先在国人中付诸实践,取得(理所当然的)成功后,再推广到全世界。到那时再回过头来看当前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乃是整个一“庸人自扰”式的窝里斗!
    
    而判断这个理论成功与否的关键要害,就是能不能“以理服人”?因为迄今为止包括经济理论在内的所有社会理论都做不到。所以只能仿效自己当年在丛林动物世界中习惯的老套,把“以力(武力或权力)服人”当成推行社会政策的手段,利用手中掌握的“话语权”,或一味片面宣传根本经不起推敲质疑的错误理论、观点,并利用虚构或牵强附会的事例来加以支持;或索性压制、屏蔽不利言论的发表,制造没有反对者的假象、等等诸如此类的“豆腐渣”真理。这种表现其实东西方都一样,不分伯仲、彼此彼此。如此自夸的“文明”,只能用一句“猴子不嫌自己脸瘦”来形容了。这才是当前人类社会一切问题和灾难发生的总根源!
    
    这绝对不是笔者“纸上谈兵”式的夸夸其谈,而是十多年来在美国和大陆亲身实践的心得和体会。因为从笔者专门用来宣传《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的个人网站“新里程碑”的网址(http://www.newmilestone.org/),至今还被国内的有关部门,以及得到美国支持的海外“法轮功”势力所把持的“自由门网路系统”,或相关“民运”网站(如海外博讯新闻网),同时破天荒地一起加以屏蔽或扣发文章,却不敢对笔者的文字加以公开批判、驳斥、乃至诉诸法律的事实来看。就是他们(或他们背后的赞助人)感到威胁,却无力组织理论反击的证明。可以肯定,这种虽然没有最后完善,却已经具有无限威力,必将取代现有西方社会理论的《新理论》,一旦开始被一部分人接受,并付诸运用之日,就是错误理论土崩瓦解之时!
    
    所以笔者要再次呼吁,并衷心希望中央有关的领导和强国论坛的负责人,凭借其敏锐的政治和文化的嗅觉,意识到《新理论》对突破中国始终处于被动的困境时,所具有的潜力和希望。解除对笔者和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放手让笔者以新理论的实力,示范靠“以理服人”的手段,去占领或收复中国文化理应拥有的社会理论制高点,让始终“作茧自缚”,只能“窝里斗”的中国人,从一贯“被动”的不利处境中,“釜底抽薪”地彻底解脱出来。一旦取得初步成功,就会发现,真正想要限制“言论自由”的,原来正是那些在要争取当前那种所谓“言论自由”的诉求中,叫得最凶、闹得最狠的人或社团组织、甚至国家。让我们走着瞧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 潘一丁:青年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五四随想)
  • 潘一丁:五四和文化
  • 潘一丁:“毒饺子事件”背后的的醉翁之意
  • 潘一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潘一丁:好样的,博讯网!
  • 潘一丁:以强者的身份替强国论坛和博讯新闻网打抱不平
  • 潘一丁:是社会精英、还是政治饭桶?
  • 潘一丁: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2008新年献辞
  • 潘一丁:伟人为民族提供肩膀而不是脚-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
  •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导致贪污腐败产生的必然
  •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 潘一丁:大白兔奶糖之殇
  • 潘一丁:警惕,台湾将成为可以反复敲诈中国的“人质”!
  • 潘一丁:事实胜于雄辩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让国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的“特色”是什么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是重蹈毛时代的覆辙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