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考验— 一个女医生的手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8日 转载)
    文章摘要: 他干咳了几声,又端起茶盅喝了两口茶,才牛头不对马嘴地答道:"我们的人道主义是革命的人道主义嘛,不是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啊!至于这个……这个……这个嘛,反正就是决不允许任何人违反、破坏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好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散会"!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严家伟,
    
    
    發表時間:7/18/2008
    
    一个下雨的星期日,在家无聊得很。随手拿起一本旧象册来翻阅以消磨时光。突然一张二寸的婴儿照片呈现在我眼前,我的心不禁为之一震……
    
    照片上的婴儿正咧着嘴对我傻笑。一双大眼睛,两道黑眉毛,高而且直的鼻梁,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是我用双手把他迎接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然而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紧张,矛盾和痛苦。
    
    记得有人曾说过,"时光之流,可冲毁一切记忆之堤;岁月之尘,会掩埋往事无数之痕"。然而也有"冲"不垮,"埋"不掉的。在这个男孩身上发生的事便是如此。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秋风瑟瑟的夜晚,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来到这个镇上的医院作妇产科医生,快满一年的时间了。那晚正逢我值夜班。刚入夜到也"平安无事",我当然乐得休闲一会儿。便靠在值班室的藤椅上看巴金的《家》。当我正看到梅表姐因被撵去乡下,最后因难产死亡,而替她难过,并且想,要是有我在场也许能帮她一把吧!正在这胡思乱想之际,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医生的职业警觉,使我马上丢下小说书,跑了出去。这时,一个不断呻吟着的年轻妇女,已被抬进了我们医院的急诊室内。
    
    我立即拿着听诊器跑了过去一看,原來是一个临产的孕婦。我快捷地给她作了产科检查,她才26岁,是个经产妇。三年前她顺利地生下一女,现在腹中怀的是第二胎。然而这一次,她遇到了麻烦,是难产。正常临产的胎儿,是头部向下,称为"头先露"或"头位",这是胎位正常的顺产。然而这位产妇的胎儿却是脚先露出,产科学上称为"脚位难产"。必须立即施术助产。
    
    产妇情况十分危急。她腹中的胎儿由于胎膜"羊水"已破,胎心音快而微弱,胎儿己处干所谓"(子)宫内窘迫"状态。作为一名医生,作为一个将来也要为人妻、为人母的我,不仅对她天然产生同情,而且我也完全明白,此时此地,只有我才可以挽救她和她腹中孩子的生命。并且已是燃眉之急,刻不容缓了!
    
    然而要命的是,她怀的是第二胎,当然也就没有当地计划生育部门发的所谓的"准生证"。说白了,她这腹中的孩子是一个"不准出生"的人。虽然我们国家向公众明文公布的法律、法令中,都说政府是鼓励、指导、推行计划生育,并无"强制"二字。更无任何明文公布的法令,禁止医院和医务人员,对无"准生证"的产妇施术助产。但这些官样文章,却管束不了各地自行制定的,不公开的,甚至不成文的"土政策"。这些"土政策"只在"内部"口头传达。那就是:没有"准生证"的产妇,任何医院和医务人员不许给予接生助产,违者,按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论处。前不久我们医院的王书记,还在会上向我们传达了来自"上面"的这些"土政策"的精神。并一再强调"计划生育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同志们一定要坚决贯彻执行上面的这些指示"。而"上面"是谁,他却守口如瓶,不吐一字。这时有位老医生冲着王书记问道:"万一产妇有生命危险,医生究竟管不管,实不实行人道主义"?这一"军","将"得王书记满脸通红,他干咳了几声,又端起茶盅喝了两口茶,才牛头不对马嘴地答道:"我们的人道主义是革命的人道主义嘛,不是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啊!至于这个……这个……这个嘛,反正就是决不允许任何人违反、破坏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好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散会"!谁也弄不懂王书记究竟说的这话是个甚么意思。那位不知趣的医生,看着王书记即将"离场"的背影,又高声问道"如果产妇有生命危险,究竟咋个处理啊"?王书记则边走边答道"谁叫她违反计划生育?你管那么宽干啥"?王书记走出会场后,留在他身后的是一阵哄笑声。不知大家是在笑这个医生多嘴多舌,还是佩服王书记太会说话了。
    
    今天偏偏就让我遇上了,我该怎么办呢?我当然知道"上面"的指示,没有"准生证"就是不管。有无生命危险,正如王书记说的"谁叫她违反计划生育"呢?一句多么叫人不寒而栗的冷酷语言啊!但是医生的天职,医生的良知允许我见死不救吗?我刚才不是还在为《家》中的梅表姐难过,还在不无自豪地认为如果当时有我在场,也许梅表姐就不会死。而今现实生活中的"梅表姐"就在我面前,我难道只会为"古人担忧",却对现实生活中的活人不负责任吗?我必须救她,至于她违反了什么,该受什么罚那是另一回事,反正人家没犯死罪。
    
    正当我要作出决定的时侯,又一个想法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来医院还不到一年,下个月满一年才可"转正",这个"错误"会对我有多大影响?还有,我上个月在团小组长作介绍人的情况下,向王书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当时王书记看着我不冷不热地说了句"还得对你考验考验再说"。想到这里,我犹豫了,我惶惑了……
    
    然而当我再一次听到产妇那撕心裂肺的叫唤和呻吟声,看到她满头满脸的汗珠和眼泪,看到她的丈夫和母亲陷入极度恐怖和绝望中的神情。我作为一个医生和一个女人,再无法麻木和冷漠下去了。甚至觉得自已刚才那些犹豫和顾虑,真的有点卑鄙,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叫人把这个产妇抬进助产室去!
    
    当我正要对这位产妇施术助产时,王书记突然出现在助产室的门口。这时,他在我的眼中简直就是个死神一般的幽灵。他第一句话便问我:产妇有"准生证"吗?屋里一片沉寂,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我心里明白,假如我如实告诉他,他肯定不允许我助产,等于宣判了产妇和她腹中婴儿的死刑。为了挽救产妇和孩子的生命,我唯一的选择只有说谎。从上幼稚园起,阿姨老师就叫我们"不许说谎","说谎的不是好孩子"。可是为了两条人命,我只有不作这"好孩子"了。于是我若无其事地答道"有准生证,我已拿来揣在身上,现在我的手已消了毒,没法取出来给您看"。王书记迟疑了一下,只好说"好,我相信你这个共青团员的话",便转身走了。
    
    我如释重负一般,连忙抓紧时间在一位值班护士的协助下,使出浑身解数与死神展开了一场争夺生命的殊死搏鬥,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把孩子从母腹内取了出来。但由于时间拖长,更加脐带脱垂绕颈,孩子面色青紫毫无声息。我一面剪断绕颈的脐带,同时叫护士"快,注射可拉明"!护士也是眼快手快立马将针药注射了。但孩子仍无反应,我连忙一手抓住婴儿的双脚,将他倒提起来,另一只手拍打孩子屁股肛门处,"乓乓"几下,孩子"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这真是一声最美妙的音乐,宣告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世界上了。
    
    突然,我身后"乓"的一声吓我一大跳,回头一看,原來是产妇的母亲,一个头发已花白的老人直挺挺地跪在我的面前说"谢谢医生救了我媳妇和孙儿的命呀"!我戴着无菌的手套,又不能去拉她,急得我直顿脚说"老人家快起来,我怎么受得起,你要折死我呀?!"幸好护士过来才将她拉了起来……
    
    救人一命本是医生最大的幸福和快乐。可我这时心中却没有骄傲和得意,我知道自已犯下"大错"了。我帮别人闯过了死神这一关,但自已如何去"过"王书记这一"关"呢?
    
    我终于镇静下来寻找对策。我突然变得象个"老作案"的"惯犯"一样,一方面叫他们结清费用(小医院夜班值班医生,因财会人员已下班,可代收费)后,马上离开,越快越好。并悄悄告诉他们,一年之内都千万别到这医院来看病。另一方面,我在登记本上把他们的住址、姓名完全乱写。等到人一走,便给王书记造成个"死无对证"的局面。
    
    果然,不几天王书记不知听到了谁的告密,来追究我,我早有准备,给他来个死不认账,一口咬定人家有"准生证",孩子生后,人家带回去给孩子上户口去了。那时又无复印机,复印件,他们根本找不到这个人,公安局也不可能为此事下通缉令。王书记拿不到真凭实据,没法处分我,只能把我的"转正期"多延长了半年,把我从当年已评定好了的"先进工作者"的名单上拿掉。他还余怒未消,在我的入党申请书上批示:"此人政治立场不稳,经不起党的考验,入党问题不予考虑"!
    
    几个月后,那个产妇托他一个亲戚,悄悄来找到我,送来了20个鸡蛋和这张孩子的照片。鸡蛋我坚决不收,只把这张照片收下了。
    
    今天我又看到了这张孩子的照片,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情不自禁地对着照片说道:
    
    也许我真的经不起党性的考验,但我经受住了人性和良知的考验!!
    
    2007年3月初稿。08年6月二次修改完稿。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未检出精斑”能说明什么?
  • 严家伟:从党报上发现“国家机密”--往事回忆之五
  • 严家伟:公民意识还是臣民意识?
  • 严家伟:莫用"圣德"强求人
  • 严家伟: 赠余秋雨 (七律)
  • 严家伟:说谎从孩子抓起
  • 严家伟:民主姓“西”也姓“中”-观马英九先生履新有感
  • 严家伟:睡吧 ,孩子!(诗)
  • 严家伟:给奥运降点温,为救灾加把力!
  • 严家伟:人面仁心与人面兽心
  • 严家伟: 如何牢记历史,方能以史为鉴?
  • 严家伟:从《三国》的一个故事说起
  • 严家伟:花前碎语(咏花绝句十八首)
  • 严家伟:“很黑,很暴力”为何无人管?
  • 马英九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大陆为何低调对待3.22大选?/严家伟
  • 严家伟:谁悄悄地蒙上了我的眼睛?
  • 严家伟 :当年毛《咏雪》引发的反响
  • 严家伟:我亲历的一次全民普选民意代表
  • 严家伟:这些左派先生才是在煽动颠覆政府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