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1982年我看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修订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1982年3月6日,我曾经用一段对话体文字,来叙述我那时对于“中国统一”的看法。全文如下:
     (博讯 boxun.com)

    [“过去”和“未来”在荒芜的现在相遇,忍不住参加关于中国政治前途的谈话。]
    
    过去:把“中国的统一”与“君主制”联系在一起,似乎有些牵强。根据我们的常识,这两个问题之间,缺乏内在的联系,更没有因果关系。因此,把“中国的统一”与“君主制”联系在一起,会使人怀疑立论者的动机,似乎他不是标新立异、希图一鸣惊人,就是抱有不可救药的偏见、复古成癖。
    
    未来:你这样过早下结论,不也是在固执于某种“真理”?你的真理其实就是当代的通病,来自官方教科书的规定,千篇一律,强求一致,结果造成心理瘟疫,不同程度地感染许多现代中国人。
    
    既然我们要认真讨论问题,但愿就能在主观上把这种瘟疫造成的感染,降低到最低限度。思想上的讨论、驳辩乃至格斗、厮杀──不是为了分裂这个世界、炸碎这片社会,而是为了在更健全更有利的基础上综合这个破碎的世界、弥和这片残缺的社会。所以一切理论上的高峰应该是超越性的、启发性的,例如原创性的《论语》;而不应该是局限性的、镇压性的,例如狗尾续貂的《毛主席语录》。这样社会发展才会多一些回旋的余地,使得社会基础变得广泛,也更富于建设性。
    
    过去:请具体讲一讲。
    
    未来:这就是说,要把问题追溯得远一点,要把问题牵扯得广一点──才能弄清它的全貌、它的“来龙去脉”。“讨论”在本质上是思想的厮杀──只能一个回合一个回合地进行,一次一次的胜负解决。您不反对这么“烦琐”吧?
    
    过去:悉听尊便。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口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因为在普通人眼里,语言和道理是世界上无用的东西里面最无用的东西。
    
    未来:诚然,口才不能改变世界;但世界要想变得好一点,却不得不通过口才的表达。语言和道理也许无法独立发挥作用,但是有用的东西却需要语言和道理加以辅助。
    
    就拿您刚才说的把“中国的统一”与“君主制”这两个问题之间,“既缺乏内在的联系,更缺乏因果关系”来说吧:经过一番细致深入的探讨,你就会发现自己确实错了──因为在“中国的统一”与“君主制”之间,确有深刻的内在联系,即使不用“因果关系”一词来概括这种联系的话。
    
    过去:我想要看你怎样收起如此撒下的“漫天大网”;但愿不要捕捞起一堆封建的垃圾才好!
    
    未来:好的,谢谢您的祝愿。起码,我信你敢于面对新鲜真理的性格;否则,我也不会和你讨论这些相当冒险的东西了。
    
    现在,我们先来“正名”,澄清定义不同所造成的混乱及误解。比方说,“中国的统一”这个概念吧,“中国”是什么?“统一”又是什么呢?
    
    过去:“中国”吗?……不就是指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和十亿人民吗?
    
    未来:其实,这个问题挺复杂。您刚才说的,只是现在国际社会承认的中国现有版图和居住在这版图中的人口数字。而“中国”一词,应该有远为丰富的内容。比方说,历史上的中国,算不算在“中国”里呢?
    
    过去:你看呢?既然你在“正名”,你就下定义吧。
    
    未来:一般认为应该算的,我也同意这一点。比方说,“中国文化”就不能仅指现代流行的一些半成品和流产货;更多的场合它包括历史上的中国文化;有时它还暗示着未来的中国文化。对于这些问题,宁可考虑得细腻一点儿。
    
    过去:就算这样吧。
    
    未来:再如“统一”一词,成堆的历史学家都众口一词地说:“秦始皇”第一个“统一了中国”。你看这种结论是否有点儿太性急了?甚至有点儿草率?
    
    过去:我好像并不觉得。秦始皇不是扫灭了六国吗?不是做到“书同文,车同轨”甚至“行同伦”了吗?
    
    未来:这说明您的历史眼光还是比较局促的。事实上,秦始皇并未完成同化各国的“统一运动”,完全融合各个主权国家的统一运动,后来是由汉武帝完成的。秦始皇帝尸骨未寒,中国大地就狼烟四起,分裂状况立即表面化了。经过六国的复国战争、楚汉争霸、汉高祖和惠、文、景四代的重新酝酿,到汉武帝才实现了名实相符的“统一”。
    
    过去:照你的逻辑,汉武帝也没能完成统一?因为后来又是王莽和绿林;又是黄巾和董卓──最后还来个“三分天下”:汉武帝的“统一”不也是个画饼充饥吗?
    
    未来:不然。你的历史眼光不该这么局促的。在历史中,“过去”、“现在”、“未来”,总在变动中,总在不断重新界定中。正是在这三者的交相摩擦中──新历史就成形了。因此一个健全的“现在”不可能建立在排斥“过去”的基础上;一个健全的“未来”也不建立在排斥过去和现在的基础上。排斥不仅是一种病态的表现,而且排斥还会从反面加剧即将来到的过程。如毛泽东的“反修防修”的残酷性加剧了邓小平的原始积累的残酷性,秦始皇的非古主义加剧了汉武帝的复古主义。毛泽东和秦始皇尽管在空间上表现得霸道和强力,但在时间面前却是侏儒,对任何改变都充满恐惧。我猜想他们晚年都是严重的忧郁症患者,当然还有妄想狂症状。当然,这也是一切巨变发生时代的通病。
    
    这就是秦始皇和汉武帝的根本区别所在。秦始皇对“过去”采取一种极端排斥的态度;在政治上就是一种政策了。虽然秦始皇采用了古代的“皇”“帝”称号,但他并不是在复古,而只是为了强调他的绝对权力。秦始皇缺乏一种融合“现在”和“过去”的建设性方针。他似乎不懂,无论怎么说,“现在”只是“过去”的延续。相反,他用屠杀政策加深了“现在”与“过去”的裂痕,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最后弄得天下断裂,不可收拾。汉武帝在这一点上比他高明许多。作为一个人而言,刘彻也许不及嬴政具有开创性质;但作为一个负有责任的政治主脑来说──他就更加成熟了。其成熟的重要标志就是消除了“过去”和“现在”在形式上的深刻对立;将之融汇在不可阻挡的“未来”中,而非不可坚持的“未来”中。刘彻于是成为中国历史的常规、未来的象征;不像赢政始终困在“过去”与“现在”的夹击之中,最后遭到“未来”的车裂。而代替他实际承受车裂刑罚的,就是那个和他一起狼狈为奸的大佞臣李斯。
    
    过去:你的宏论颇有诗意。但是请问:秦王若不力斥“过去”,怎能开创历史呢?要知道,秦王不仅是个帝王,还是革命者。他的曲折身世具有空前绝后的戏剧性,就像罗马起源于狼崽一样,仿佛喝狼奶长大的人方能统治世界。如此不凡的命运,怎能不在历史力量的夹击中惨遭“车裂之刑”?罗马的凯撒也是如此。可这又算得什么呢?这些人格的力量所创造的怵目惊心的历史转折作用,如何抹煞?
    
    未来:没有人试图抹煞这些……我的意思只是说,秦始皇未能真正完成中国的统一。真正的统一必须具备两个要素:
    
    首先它必须是社会生活上的统一。表面上的“政治统一”过于脆弱而不可靠;充其量只是它的前奏和准备而已。亚历山大“统一过欧亚非三角地带”吗?铁木真“统一过欧亚大陆”吗?希特勒“统一过欧洲”吗?──并没有。他们只是“征服过”而已。你总不能说希特勒的“欧洲新秩序”是“欧洲共同体”的先驱吧?
    
    其次,它必须是历史发展上的统一。它是“集大成”的、“中庸之道”的;而不以“反传统”、“反潮流”的病容来贻笑大方。作为一个健康而生气勃勃的未来象征,它不会耗金巨万,举行一个“和传统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的幽灵仪式。圆满而成熟的文治武功,必能子孙满堂,在未来之雾中闪烁金色的创造品!
    
    可是嬴政只完成了军事上的征服、政治上的兼并;没能做到文化上的整合。只是“海内一”;未曾“古今一”。只有刘彻通过系统伪造的历史工程和计划定做的政治乔装:成就了“古今一”的大业。其双管齐下给未来世界塑造了一个坚硬的模式,造成了“天下一统”而不是所谓“中国统一”。
    
    过去:我觉得你似乎有点儿离题千里了。
    
    未来:离题是为了回到本题。思路和视野总不能过于狭窄才好。下面给“君主制”下个定义好不好?依你看,“君主制”的含义是什么?
    
    过去:“君主制”吗?无非就是君主当政的制度了。
    
    未来:其实,这种提法过于含混了。因该说,君主制本来是“主权在君”的制度。但实际上,各种“制度”纸面上的定义和实际上的形态之间往往相去甚远。例如我们倡导的“君主立宪制度”其实已经不是“主权在君”的了,但它又和“主权在民”的人民主权论不同,应该说是一种中庸的、混合型的制度。
    
    过去:即使以粗疏的眼光来鸟瞰一下历史上的“君主制”,少说也有十几种不同的形态。
    
    未来:其实各种“制度”内部都是如此。同一种制度,在不同的社会和不同时代的实际形态,其差异并不小于同时代的不同制度之间的差异。例如探讨一下君主制的历史变动,就可以看出欧洲是比较突出的,因为这个地方变化较快。它的发展容易被观察到。
    
    罗马帝国解体后,十一世纪以前的君主制由一种蛮族酋长与暴君制度的混合体构成。十一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主要由那些“根据习俗而统治”的国王来体现。文艺复兴后,以巴罗克时期为顶点,专制君主诞生了。他们更多地不是凭借习俗,而是凭借自己的意志进行统治。英国革命后,尤其是法国革命后──立宪君主制日益取代了专制君主制,成为欧洲政治的主流。因为专制君主制对于一个要求多方面发展而非单方面发展的民族,显然是种桎梏。以上是“后罗马帝国时期的欧洲史”上的四种君主制。
    
    中国与欧洲有着天壤之别。在欧洲,专制君主只是一个短短时代的变奏;而在中国,专制君主却是两千二百年间的历史主流。中国的专制君主制发展到这样“完满圆熟”的境地:专制帝王的人身死亡对这制度的继续运转几乎已经没有多大影响了。在欧洲,专制君主作为一种制度,从未像在中国这么强大、稳固、天经地义。这是首先因为,欧洲政治体系是一个支离破碎地形上的产物,其次因为,专制君主制度在欧洲还受到了基督教会和自治城市的双重抵消。而在中国,专制君主却得到中原板块上的一元化倾向的和儒家伦理的双重支持。可见地缘政治和文化性格,往往决定政治格局和社会制度的潜在命运。
    
    即使如此,经历了两千二百年的中国专制君主〔“皇帝”〕制度,也不是一下子形成的。而先秦时代的君主制度就颇类似于欧洲的君主制度。不同的是以后的发展:在欧洲,立宪君主制取代了不稳定的专制君主制;在中国,日益稳固的专制君主制取代了不太稳定的专制君主制。“中国春秋五霸”──实际上是“欧洲巴罗克开明专制君主”在远东地区的先行者。中国的春秋五霸与欧洲的巴罗克开明专制君主,都喜欢以文化的乔饰来装扮政治的的暴行。至于中国专制君主制为什么比欧洲专制君主制的命运“武运长久”如此,其原因实在太多,无法一一论及。我们只要知道二者的这种差异就够了;不必强求“理解”甚至不必试图加以解释。因为那往往是徒劳的。
    
    过去:你对君主制的差别谈了许多;似乎忘了它们之间的共同点。这共同点的重要性并不亚于这些差别。
    
    未来:我应该感谢你的提醒。这共同点是非常重要。即以中国为例:在二十世纪中国民族生活总崩溃之前的四千多年里──中国民族一直生活在君主制中,尽管有“先秦王国时代”与“秦后帝国时代”的区别。中国从来没有共和国,即使贵族共和都没有,更不用说民主共和国了。这个事实的潜在意义导致现代中国依然无法建立共和国,不仅民主化无从实现,连寡头政治都不稳固,因此只能生活在直接和间接的军事统治下。
    
    过去:请问,所谓“中国民族生活总崩溃”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全盘苏化”了。
    
    未来:全盘苏化论者管格鲁吉亚人斯大林叫爸爸,简直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这比做忽必烈的奴隶还要糟糕,因为忽必烈毕竟还和我们同一种族。崇拜斯大林,简直是认贼作父。
    
    过去:这倒谈不上。对于保守的、不善于学习的中国社会来说,有所变化总不是坏事,否则生活岂不成了一潭死水?
    
    未来:问题在于“崩溃”;不在于“变迁”。我们生当青黄不接之际,你尽可以赞美春天;但是严酷的春荒却折磨着人们!固有的民族生命被破坏了;代替的东西却迟迟建立不起来了。要说“现代中国的变迁”这个题目,那么二十世纪的中国确实悲惨,民族的生活方式全面崩溃了──就是其唯一的内容。在我看来,这就是“无君无父”的结果。“无君无父”的状态分裂了中国,所以要结束中国的分裂就需要结束“无君无父”的中国,不再把斯大林叫做“爸爸”,不再把马列主义作为中国的国教,不再供奉毛泽东这个“斯大林党团和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党代表”及其所谓的“毛泽东思想”这个马列主义的土著变种、“假洋鬼子或曰二毛子的病急乱投医”。
    
    (摘自谢选骏《立宪时代──中国可否君主立宪?》,第十章:中国的再统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君主立宪的保衡功能
  • 谢选骏:君主制与中国再统一
  • 谢选骏:黄帝崇拜——君主制在中国悄然复兴
  • 谢选骏:湘独分子毛泽东
  • 谢选骏:推荐《小国崛起》
  • 谢选骏:林肯总统认为他自己就是上帝(修订版)
  • 谢选骏:毛新宇等120个政协委员包藏祸心(校订版)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四章精神的坠落
  • 谢选骏:比于丹好三倍的《论语讲义》
  • 谢选骏:全球政府论第一章历史的鸟瞰
  • 谢选骏:孙中山比袁世凯更早称帝?
  • 谢选骏:韩国教授为何再次诬蔑中国?
  • 谢选骏:格林斯潘应该闭嘴了(修订版)
  • 谢选骏: 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
  • 《神州》电视片的混合主义倾向及其它 /谢选骏
  • 谢选骏: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修订版)
  • 谢选骏:布什正在建设一个共产党国家?
  • 谢选骏谈奥运“圣火”与希腊的森林大火
  • 黄鹤楼主:金观涛的书不值得谢选骏先生认真对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