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史不忍细看:汉朝后宫女子穿开裆裤/谢茂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7日 转载)
    
    看过《历史不忍细看》,掩卷长思,总觉得有一种对3000年中华历史重新审视的历史责任感。可是苦于自己不是历史专业人士,终究没有这个力量去从事这项有待开发的工作。
     (博讯 boxun.com)

    正如鲁迅所说,翻开中国历史,他只看见两个字:吃人。以前,对于这样一个论断,我也不是很理解。当然,这只是说对于其中一些有理解,而对于另一些却不是很理解。因为我早些年还看过台湾作家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对于吃人的历史还是有一些体会。
    
    这次抽时间再次看到文欢所著的《历史不忍细看》一书时,才觉得鲁迅和柏杨所著都是一脉相承的。一个民族确实需要审视自己的历史,如果不是这样,就不足以从历史中吸取必要的经验和教训。
    
    教科书中,我们往往看到的是中国历史辉煌的一面,而对于它的丑陋的一面却总是避而不谈或者轻描淡写。要全面了解历史,只是读它光辉之处显然是片面的,我们还需要了解它阴暗卑鄙的一面。所以,我在此向读者推荐文欢的《历史不忍细看》和柏杨所著的《中国人史纲》这两本书,这样,也许能够帮助人们理解著名历史学家黄炎培与毛泽东在延安关于“走出中国历史周期率”的对话。
    
    汉朝后宫女子穿开裆裤曾经葬送了被后世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大汉王朝。如今,数不胜数的贪官淫乱大赛是否在人们调侃之余也值得社会深思呢?这种现象是否意味着历史周期率正在重复呢?在这个无数贪官淫乱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作为根本推动力呢?虽然,我们也已经抓了不少淫乱的贪官!这才是需要我们真正思考的东西。
    
    迄今为止,中国没有一个朝代的统治者对人性进行过反思,也就是对于人性的本能进行客观的批判,并在这样一种反思与批判的基础上建立起一种对于人性本能的约束制度。孟子的人之初,性本善的教条总是被历代王朝的统治者作为自身合法统治的护身符:即我是善的,我是天子,不需要任何约束。但是,人性的本能一次又一次地将一个又一个王朝送到了辉煌的起点又送到了诛灭九族的终点(即活不下去的揭竿造反,活得快活的极度腐败淫乱),而且没有一个王朝为之醒悟。
    
    其实,世界进化的历史已经证明,人类来源于动物界,人的本能与动物无异;而人类之所以进入现代文明,则得益于人类本身的智慧,那就是与人的本能的不断斗争,逐渐地建立起的一种与人的本能不断斗争的制度。当今,人类已经大规模地开始从传统的“丛林生存法则”(打得很为大哥,弱肉强食)向制度生存法则(契约精神,民主民权)过渡,绝大多数文明国家已经从王朝式的武力统治过渡到了和平政权交接,统治者不再被描述成天经地义的神谕统治者,“民众至上”已经成为文明国家立国的基本规则;所谓天下为公,人民最大的理想已经普遍成为现实。
    
    
    
    人类历史的演进已经证明:克服官员腐败的唯一良药只能是民主,即人民对于官员的直接选举和直接监督,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官员也是人,不是神;没有天生的伟大,没有天生的光荣,更没有天生的正确。一切伟大、光荣、正确地东西来源于历史地客观评判,这个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基本原理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所以,我们需要审视历史兴亡的周期率,应该使普通的民众都能懂得:社会的持久和平与繁荣并不是几个明君和清官可以换来的,它只有靠一个人民最大的良好制度才能实现。正如邓小平曾经说过的: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当然,说一说也许容易,而要做,确实是一件难事。但愿中国人特别是所谓的精英们能够真正醒来,能够真正以大无畏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对待现实,对待自己,对待自己所在组织,而不是说说而已,或者连说也不说,连说也不准说而已。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请思考历史课题天下兴亡周期率:哪一个王朝不是以均贫富的理想主义造反起家而得到拥护,哪一个王朝又不是以“汉朝后宫女子穿开裆裤”的腐败淫乱作为自身终止的句号而被人民唾弃的呢?当今,我们如何找到医治“汉朝后宫女子穿开裆裤”的良方呢?是找不到还是不愿意找呢?以下,抄录一个《历史不忍细看》的片段,以飨读者。
    
    
    
    ----本文摘自《历史不忍细看》原文
    
    说明:《历史不忍细看》,河南文艺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作者文欢
    
    
    
    汉灵帝(156-189)刘宏,东汉皇帝,公元168年即位。在其统治期间,党锢之祸兴起,宦官把持大权,公开标价卖官,肆意大兴土木,百姓难以为生。中平元年(184年),爆发了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
    
    
    
    汉灵帝刘宏的“灵”在谥法中解释为:“乱而不损曰灵”,汉灵帝确实是个极度追求淫欲的皇帝。
    
    
    
    灵帝继位之后立宋氏为皇后。宋皇后是扶风平陵人,因为她性情平和,缺乏女人味而得不到灵帝的好感。但是又处在正宫的风口浪尖上,后宫里受到宠爱的嫔妃都交相诋毁她。中常侍王甫枉杀勃海王刘恢及他的王妃宋氏,宋氏是宋皇后的姑母,王甫怕宋皇后迁怒于自己,就与太中大夫程阿诬陷宋皇后在宫廷里挟巫蛊诅咒皇帝。灵帝正愁没有废去皇后的借口,于是在光和元年收回她的玺绶,宋皇后不久忧虑而死。
    
    
    
    
    
    接着宋皇后的父亲以及兄弟全部被杀,宫中众常侍及大小黄门在省署的人都暗中可怜宋皇后。有一天灵帝梦见已故的桓帝对他说:“宋皇后有什么罪过?你听信任用奸邪的大臣和嬖姬使宋皇后绝命。以前勃海王刘恢,既然已经自贬了,但还是被你杀死。现在宋皇后和刘恢都到天帝那儿去告你。天帝极为气愤,你的罪过太大,很难赦免!”灵帝被惊醒了,梦中情景却依然历历在目,他将这件事说给羽林左监许永,问他这是什么征兆。许永就趁机把宋后和渤海王无辜之状说给他听,并且请求改葬以使冤魂得到安宁,灵帝终究没有听从许永的话。不过梦是心境的外显,可见在内心的深处他多少也有一些愧疚。
    
    
    
    灵帝十分好淫,他在后宫里随时随地看中了哪个女子长得美艳,就拉到床上交欢。汉朝的宫廷女子与后世不同的是都穿着开裆裤,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而且开裆裤里面什么也不穿,为的就是让皇帝临幸起来方便,连衣服都不用脱。明朝末年的张献忠让姬妾不穿下衣在室内晃荡,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然这是后话了。
    
    
    
    灵帝与众多的姬妾在西园裸体游玩,为了盛夏避暑,他盖了个“裸游馆”,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并将它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他选择玉色肌肤、身体轻盈的歌女执篙划船,摇漾在渠水中。在盛夏酷暑,他命人将船沉没在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美的肌肤,然后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渠水中所植的莲花荷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又叫它“望舒荷”。
    
    
    
    灵帝与美女在裸游馆的凉殿里裸体饮酒,一喝就是一夜。他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灵帝整夜饮酒直到醉得不省人事,天亮了还不知道。宫廷的内侍把一个大蜡烛扔在殿下,才把灵帝从梦中惊醒。灵帝又让宫内的内监学鸡叫,在裸游馆北侧修建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灵帝每当连夜饮宴纵欲醉了以后,往往到天亮时还在醉梦中醒不过来。这时候内监们便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来唤醒灵帝。灵帝的“裸游馆”后来被董卓纵火烧了。到曹魏咸熙年间,当年内侍为了唤醒醉酒沉睡的灵帝而扔蜡烛的地方,深夜里还有闪闪的光亮,人们说那是神光,于是就在那里盖了个祠,名叫“余光祠”。
    
    宫女年纪在14岁以上18岁以下都浓妆艳抹,脱下衣服与他一同裸浴。西域进献了茵墀香,灵帝命人煮成汤让宫女沐浴,把沐浴完的漂着脂粉的水倒在河渠里,人称“流香渠”。
    
    
    
    灵帝在后宫中设列市肆,让宫中的婢女嫔妃打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而他自己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玩得不亦乐乎。肆中的货物都是搜刮来的珍奇异宝,被贪心的宫女嫔妃们陆续偷窃而去,甚至她们为了你偷的多我偷的少而暗地里争斗不休,灵帝却一点也不知道。他白昼与宫女们贸易,夜里就抱着她们恣意地淫乐寻欢。据《古今情海》引用《文海披沙》的记载,灵帝甚至在西园里弄狗与宫女进行交配。
    
    
    
    宋皇后被废之后过了两年,灵帝耽于淫乐还没有打算再册立皇后。朝臣上表请求他赶紧确立中宫,因为这是国家的一个象征。灵帝便册立了贵人何氏为皇后。何皇后的出身很微贱,她是一个杀猪屠夫的女儿。但何氏的容貌美艳无比,她身高七尺一寸,肌肤如雪,亭亭玉立。灵帝一见到何氏就喜欢上了她。于是她夜夜独占灵帝,后宫又多了许多灯下打发寂寞光阴的女子。几度春风之后,何皇后怀孕生下了皇子刘辩。
    
    
    
    何皇后的兄长何进被封为侍中,她已故的父亲何真被追封为车骑将军。何后性情刚刻多忌,正位中宫之后,时刻提防其他的嫔妃夺宠,宫里的嫔妃都很害怕她。赵国人王氏是前五官中郎将王苞的孙女,她在后宫里的姿色比何后还略胜一筹,而且能诗擅画,谈吐优雅,举止端庄。灵帝对她极为宠爱,颠鸾倒凤后不久王氏怀了孕,被晋封为美人。在汉朝宫廷妃媵制度里美人比贵人要低一等。
    
    
    
    何皇后将王氏恨入骨髓,私下里时刻图谋加以陷害。王美人生性聪敏,她早知道妒忌心强烈的何后不会容她,所以在进谒何后的时候用帛束住腰部,不让何后看出她怀了孕。只是腹中的胎儿一天比一天大,王美人朝夕辗转不安,便买了堕胎药喝下去。因为一旦生下儿子,可能母子都保不住性命,但是多次服用堕胎药并不见效,她想也许是天意如此,便不再喝堕胎药,听天由命了。十月怀胎后生下一个男婴,灵帝十分高兴,给婴儿取名为刘协,这就是后来的汉献帝。
    
    
    
    
    
    生下了孩子,王美人要服药调理,何后密遣心腹内侍用鸩毒代替药物,毒死了王美人。灵帝听到王美人忽然去世的消息,急忙前去探视。他一看王美人四肢青黑,就知道是中毒而死,不禁流下了泪。不久追查到是何后下的毒,灵帝顿时愤怒难遏,打算将何后废去。胆大包天的何后这才感到害怕了,她急忙花钱贿赂曹节、张让等阉宦为她说情,灵帝一生最相信宦官,于是何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虽然放过了何后,但灵帝对她从此心生顾忌,他将王美人所生的儿子刘协寄居在永乐宫让董太后抚养。由于董太后的精心呵护,刘协才没有遭到何后的暗算。灵帝怀念王美人不已,因而撰写了《追德赋》与《令仪颂》两篇辞赋纪念她,辞赋里的字句缠绵悱恻,如泣如诉。常言说失去的才是最好的,也仅此而已。
    
    汉灵帝时阉宦流毒于天下,各地爆发了黄巾起义,汉朝的江山已经朝不保夕了。灵帝此时也显得无精打采,热衷的淫欲好像逊色了不少。传说郁林郡中有一个珊瑚市,是海客买卖珊瑚的地方。市中有数枝珊瑚呈碧绿色,一株有几十枝丫,枝间满是叶子。大的高五六尺,最小的也有一尺多。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郁林郡进献了一个“珊瑚妇人”,皇帝命人植于殿前,宫里戏称为女珊瑚。这株女珊瑚一直枝叶繁茂,到了灵帝时却忽然枯死,世人都认为是汉室将衰的预兆。
    
    中平六年(189年),灵帝去世,14岁的皇子刘辩即位,尊何后为皇太后。何太后临朝称制。何后的兄长大将军何进想诛杀宦官,反而被宦官所害,并州牧董卓带兵入洛阳,诛杀了宫廷里全部的宦官,废少帝刘辩为弘农王而立王美人生的刘协为皇帝。不久何后与她的母亲舞阳君也被董卓逼迫而死。这时的汉朝实质上已经灭亡,汉献帝刘协成了一个不能左右自己命运的傀儡。一个群雄并起的三国时代拉开了帷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