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还原杨佳袭警前的交锋/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只要真相、司法、公众媒体被同一台暴力机器把持,国民就有权以一切手段剥离谎言,还原事实。如有虚构,纯属雷同”--------亚笛多星
     (博讯 boxun.com)

    “真相的开放性、事实的公开性如同光。光,多一些光!真相不应该成为少数人的奢侈品。”-------伊里奇.列宁
    
    案因:警察双重越界
    
    在这个全球减碳降温的环保年代,骑自行车穿越城市陆基空间是一件很好的事。一直喜欢户外徒步越野的大自然之子:这位阳光灿烂28岁的B市青年Y.G.,象都市百万骑车族一样。安份自在地穿越在S城的柏油路上。
    
    一、越界查车:
    一个越界执法的古怪现象出现在S城的街头。几个佩带治安警徽的治安警察,在一个非戒严、非搜捕重犯的平常时刻里;不经司法许可,自我加塞交通警察衔职,竟带着几个油痞小保安,上街拦路自设关卡查起车来。
    那架式果真有1930年法租界老腮胡子巡捕爷的风格:
    “喂…喂喂!停下!警察查车”
    一些乖巧精明的骑车S城人习惯地停了下来,接受这一班自设在露天公堂的治安警:盘问;验证;检查;(只差了搜身)放行。
    
    尽管S城的人知道:让让这座美丽城市经常严重肠梗塞的:不是天空航路;浦江水道;而是市区中心汽车自行车每分每秒川流不息的老马路。
    不管是人为造成的堵塞;警方查车造成的堵塞;还是非人为因素造成的堵塞;总之:城市道路每拥堵一分钟,。就会向空中多排放一定能量的二氧化碳,这对二千多万惜时当金的精明S城人而言:拥堵绝不是一种值得宽容的事。
    对警方又一次在繁华中心街道上制造拥堵,吊儿郎当地拦路没卡,他们早己司空见惯了。
    
    大气开明的B市人,金陵人、西子人、羊城人一定会纳闷:
    这年头S城的红道上:屡屡惊现高、中低、三级官集体作案海啸奇闻;
    黑道上:连连再现S城新版的“洪门、青帮、红帮、哥老会”各霸一方;警匪一家;为非作夕;敲诈勒索的黑社会猖獗劣迹。
    这堂堂正正的治安警察,警局门前大把大把的正经事不去干,偏偏爬越其它警察序列墙界。跨警种地,拨腿跑到车水马龙已够热闹拥堵的中心街头上。干起了:看我的:
    只有国家交通警察才有权查验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的证件;
    干起了由行业警察才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相关律例;持交通违章处罚单;处理行驶人违章行为的事务来。
    这难道不是一个胡乱执法的S城幽默吗? (法规设定:机动车、非机动车的审验、登记、发牌、年检、注销、处罚权归国家交通警察支队及交通车辆管理所行使。)
    
    警察职事同国家国土、税务、卫生、司法、财事几大行政一样,本部里本身厘分出许多事务口,可谓:一个警种一座山;山中还有山外山。
    正如法官不能把公堂搬进国土厅的测绘处,干测绘师工作;小儿科医师不可溜进脑外科病房去查房。
    这S城的治安警,怎么可以肢解法规,自由自大扮演起其他警种的角色来。
    是抢同行不同职的饭碗呢?
    还是奉公安部八局、五局特许,搞起了中国警务警种杂交改革呢?
    如果这二者都不是!那就是S城某警局的乱执法!吓折腾!
    
    他们首先在源头上违反了警务律例;无知兄弟警种的行业守则;缺失了系统知识素养;把国家警察威严规范的出警巡检,当成的梁山泊红巾绿林痞匪的山道哨卡;当成井岗山红色岁月时期,持红缨枪查验路人的农民赤卫队。在错误的逾位;错误的过程上;当然会产生错误的偏差;产生警民口角上及肢体上的冲突。
    
    摩擦:起于屑小的口角
    
    在这样的变形变态背景下:灾祸的火种悄悄集结了上来。倒霉的事情总会发生:
    “喂!”
    “侬!”
    停落来!
    毋上停!警察查脚踏车!”
    一串冷漠油痞难听的S城话,象沙尘暴似地向YG袭来。
    自小在天子脚下官海皇堤之岸长大的YG,并没有被违例S警的“威…武…”“肃…静…”旧式巡捕架势所慑服。
    
    他感到很新鲜?这是在拍《文革》传记?
    很熟!电影《色戒》中就有警狗子,在外白渡桥头设卡验证镜头。
    YG第一次经历:这个高度现代化的繁华都市,怎么会出现如此落伍如此悖时的复古场景。
    这可是公共产权的公共场所呀!可不是那个门阀、贵族、恶霸的私领地!
    这可是百万市民宝贵价值时间的自由穿梭的通道;那能变成几个人滥用公权制造瓶颈的堵截。
    
    越界刑讯:
    
    一方是凶悍的狮子:代表国家公器;手握强大的公权力;拥有绝对威武的话语权;
    另一方弱小的兔子:一个无任何权势的升斗小民。
    绝对强弱的差异,没能绝缘住S警和YG发生口角。
    
    B市人YG的理直气壮,让横街设卡的S警在公众密集的大街上,似乎失了伟大、光荣、正确的颜面。
    他们潜传统暴力狩猎辞典中:老百姓、尤其是外地人都应该象兔子那样乖巧或象阿Q那样自欺愚蠢无脊梁地屈从于强者的要求:
    “的个小赤佬一定是吞了豹子胆了。竟敢当众对抗S城的专政机器!”好!那就请你到《S城XX专制机器》大楼里:“好好雀雀(吃吃)生活!看侬这个北方小赤佬(小家伙)今后还敢不敢在欧泥(我们)南方江滩呈强叫嚷。”
    
    黑暗神秘的六小时
    
    YG,这个经常把自己的灵魂送上蓝天遨游;把自由伸展的身体投入辽阔原野连绵群山的大自然骄子,就这样被几个心有诡技的警察,带进了警局一间全封闭的《人体暴力加工室》昏暗房间……。
    
    楼高墙厚,城市喧嚣。外部空间没有任何人能听到里面器具和肉体的撞击声;里面攻击者的嚎叫声及受害者的沉重的呻吟喘息声也传不到大街上…
    
    老道的拳头、钢硬的警棒、万伏高压电击棍、恶臭的皮靴轮番向他袭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YG一定想到了千里外的家;想到了她那位当爹又当娘蜡烛二头烧的可怜母亲。
    
    二个小时过去了!他不会向施暴者讨饶;
    
    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很懊悔:为什么会碰上那么一群心智狭窄;心性又特别无赖残暴的混蛋呢?
    
    四个小时煎熬过去了!他很渴很饿;全身抽搐热血沸腾!他们究竟是谁?为什么一粒火星瞬间变成一座熊熊火炉?难道就是为了我一、二句顶嘴的话吗?
    
    他想起了几年前那个冰冻刺骨的风雪,他好不容易用积攒的千元钱购买的一辆新自行车被盗贼偷走了。害得他在雪地里步行了六个小时才回到家。他仇恨贼仇恨一切犯罪。
    五个小时的折磨过去了!
    YG金星飞溅的瞳界中浮雕出《基督山复仇记》中叼着雪茄的伯爵;
    叠画出电影《第一滴血》中手提瑞刀军刀;九死一生的丛林冷面杀手兰博;
    特写出南美那个除暴安良英雄佐罗高傲的头部。
    又闪现出闻名整个民国;百姓向官府申冤告状的杨姓本家:高举血书的杨立碑
    
    宣布清白无罪释放
    
    警察也累了。
    
    那厢:“老板:那侬办?阿拉总要吾班.回屋里乡(沪语:下班回家)”
    “差不多了?的个小赤佬态度那侬?”
    “弗要岗(讲)来!老憨喔!”
    “好啦!老实讲:宁戈(人家)本来没啥稀!旧是态度恶劣些!阿拉差不多了!放特伊!脚踏车外布伊(还给他)。不过要敬告伊出去弗要乱岗塞西(乱讲东西);弗要同共产党过弗去!”
    “晓得了!老板!”
    
    把YG同钢栅铐在一起手铐被警察打开:“Y.G!.经查:你没有偷车;没有犯罪你可以出去了!”
    
    YG挣扎地扶墙站了起来:“苍天有眼,我会告你们!”
    
    “告?告?告…好的呀!你家不是在中央的门口吗?,在Z.N.海边上吗?去呀!去皇帝那里告呀!这年头比侬惊天动地的烂污事多如牛毛!那侬?触那!同阿拉老共的红色江山斗吗?鸡蛋比石头吗?…BJ有屁个了不起!实权不照样在阿拉江爷叔、吴爷叔、习老兄手上!”
    
    经历了漫长、恐怖、疼痛、窒息的六个小时,周身痛疼、下体麻木的他,被一群早已满足了禽畜之欲的警察,不作任何解释任何地放了出来。
    
    埋下祸种
    
    YG举步维艰地推着自行车,走在七色霓虹灯飞速伸拉的喧闹大街上……。
    
    他知道:一切的错,不是手上这辆租来的自行车和租车小铺;不是这一度时间和空间的错;更不是自己的错!
    
    他寻思着:如果自己也是警察?是公务员?是显贵家庭的公子?他们敢如此阴毒残暴吗?
    
    “喔!他明白了!如果象电影小兵张嘎中的汉奸;或者象大清王朝里被摘了男人雄睾的小太监那样低三下四;卑躬屈膝。那班黑狗子就不会胡狡蛮缠地扣留他伤害他了!”他是男人!是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再怎么说都不能象猪狗一样屈着软着逆来顺受着。
    
    也因为是男人,这种天大的耻辱总要雪耻。要么公了:施暴者受到法律的严惩;要么私了:以牙还牙;以命换命。
    
    回京后,他把他在S城的蒙冤记告诉了一些亲朋好友。
    同情、法理和恶魔般的记忆都一起困绑站在他的身边。
    
    引发暴力裂变的催化物
    
    祸不单行的是:YG感到麻木的下体,不但一直没有康复;以前每一个早晨醒来时都会始终如一;象水杉树挺拔的男儿炮杆子生理现象不见了。
    
    浅表担心的事急转直下变成更大的深切打击:
    经专家们反复检测,终于让YG看到同死刑判决书相似的《汇诊报告书》上面写着:
    经鉴定:男性生殖器正副睾丸。因受外力撞击。神经受损,肌理萎缩。不能勃起。无标的精子。丧失生育功能。
    落款:B市XXX人民医院泌尿科主任医师:XXX
    
    这是晴天霹雳的轰击?还是万剑碎身的凌辱?这和汉时的司马迁被狱卒宫刑有什么二样?
    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男人;
    一个男人尊严和香火传承的器具;
    一个还从未把爱的铁甲巨轮,驶进梦想女人滋润港湾里的性福生命种源就这样沉没了!
    男人幸福的命根子就这样:被一干披着人皮警服的人渣捣毁了吗?
    
    公了:警察的空城计
    
    古人云:先礼后兵。礼不果,而用兵。
    
    斑斑血泪书证俱全的申诉信送进CA街14号国家GAB办公厅;S市公安局政治处;S市XX分局党委。
    一封电子邮件传递到相关部门的邮箱。
    很快,由上峰批转给:当事分局处理的批件,送达到:S市XX区公安分局。
    S市XX区公安分局。对这种央部到S市;S市到本区;本区》S市》总部的行政踢球球技早己麻利娴熟。
    
    北京有什么好怕的。都是一样的烂污泥潭。自己都刷不干净还管到阿拉的地盘上吗?
    中国的警察部、厅、局、分局系统从来都不是垂直领导的。上峰吗?就象灶头间黑墙上那张黄历。他有业务指导权。而没有人事任免权;操守监察权;纪律处分权。财政处置权。不就是一个个手段玩程序玩手段吗?
    老样子:三步走。
    第一手段:拖!从南北二极千里往返大空间上拖;从漫长时间上拖!最大程度用强大完备的国家力量,去消耗上访申诉者YG的意志YG的时间YG的钱。
    
    第二手段:哄!给钱了事。但不留任何致歉文字记录和赔偿字据。
    
    第三手段:赖!不断加大YG的上访成本;用车轮、年轮、心轮碾磨上访者的仇恨情结。刻意赖过行政诉讼有效期。只要过了这个法定期限。上访者心理阵势自然会土崩瓦解。XX区分局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受害人诉求定型为:破坏稳定;无理取闹;图谋不轨;扰乱秩序内控事件。
    
    不久,XX区分局政治处,电话通知YG来S市协商处理。
    YG带着全部证据及相关材料一切自费地S市XX区分局。
    
    谈判是在警方毫无诚意;双方绝不对等的条件下进行的。
    
    YG强烈要求的有三点:
    1、 公开开除那几个违法民警的公职;
    2、 赔偿生理致残的医疗费;一次性残疾赔偿费;数次往返上海处理警民纠纷的车马费、住宿费、工资损失费
    3、 一次性赔偿因残疾终身丧失生育功能的精神损失费。
    
    警方:“我们赔钱已给足你面子了!难道你非要那几个警察下岗失业吗?干脆你YG来当我们的公安局长吧!不可能的。请侬识相点!勿要敬酒不接吃罚酒!”
    
    YG:“什么敬酒罚酒总之:我的老二被你们的公设私刑打残掉了。由头到尾我究竟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如果你们能找出我YG有一丝一厘的错:我马上放弃一切追究!离开此处,自认倒霉。否则,你们就一定得为违反国家法律承担全部责任。”
    “侬,一个无业游民就大过共…产.党吗?”
    “不!对错无关背景;对错也无关势力大小;法律最大;天理最大。你别动不动把党搬出来。共.产.党不是茅厕里的香水瓶;你们为上海人民丢脸为共.产党抹黑。”
    “还是那么嚣张!要是在文革的个年代,老子非把你无期关进提篮桥。现在的问题是:侬拒绝调解。行政复核期早己过了。再告再上信访也不会有人理睬你了。侬晓得这南北天下比侬糟糕倒霉的人多如牛气!谁不上访谁不告!如何?忙了几年还不是:竹篮子打水!”
    
    “你这样耍赖就说明:公了的门关了!是吗?我同你们的公与私纠纷,被你们拖进了私与私的仇怨角斗场上!好!咱们走着瞧吧!我YG绝不会罢休的!”
    “这是吓唬吗?阿拉可是在江湖上滚大的!阿拉弗不怕侬的。侬真要拿脑袋赌命、赌钱、赌气阿拉劝你还是抢银行好啦!拿条性命抢银行吗?也许还能成功地抢个几百溜之大吉。比比看那个值得:拿你那条烂命来杀警察倒头来你人财二空,枪毙有份!你还有家长!你还年轻!别臆气用事!”
    “我不会当强盗,但决不会就这样算了。”
    
    双方协商破裂。只玩弄程序而不务实的警方叫:YG先回B都市。称:会研究Y的要求;再请示后答复。
    
    YG乘S市《-》B市火车回去了!他知道:狡猾无赖的警方,在用拖延计消化责任。
    直觉是准确的。
    见:S市没了动静!YG又开始申诉。
    见:YG有了动静!S市警局又开始上有批件;下有对策地同中央本部上峰、市局、受害者玩起了三角太极。
    为把太极打的逼真.S市XX区分局政治处警员干脆北上B市,首次到YG家进行协商。双方要求不变,不果。
    第二次到YG家与YG协商,同样不果。
    在上峰视窗里:S市基础警务千里北上,二次登门献诚都不能获得另一方谅解。那就不是国家的错了。
    在这样有利于S市XX区警局完成调解程序终结时:最后公了的大门事实上被警方关闭了。
    警方由被告变成原告。
    失望、疲惫、愤怒、失败的YG,向S市XX区警局发出了最后一封通牒。
    S市警方和S市XX区警局再也没有人去理会他。
    
    当公了私了的门被封闭时死神却开通了黄泉之路
    
    私了:复仇之路
    
    YG最后离开B市前,约了儿时一起长大的伙伴,一起乘车到京郊.再徒步越野到一座山顶向东南望去:远处一排葱绿的群山延伸进天边的云烟中。近处180度阔野坡地上的密密集集的葡萄绿叶,在风的指挥下:泛起海洋状的绿色波澜。坡底中间是一个宝蓝色的湖泊,不时有一群群水鸟在水域与天界中起降。
    
    “好美呀!也许?一个人死后灵魂也能在这方山水徒劳…变成一只鸟…?如果去天堂之前,就这样被恶警得逞算了?带着满身未洗的耻辱…?”
    山顶避静人把脑子聚焦在007.史泰龙.兰博主演的电影画面上。
    YG也喜欢兰博那样,把森林敢死队员的布巾包在头上。他开始盘算着:复仇的计划。
    几日后,他跟母亲说:要去S市旅行。跟母亲告别后不久便登上T14.B市《》S市的特快火车。
    
    杀戮:人性百态大曝光
    
    “起火了!救火呀!”
    
    “救命哪…有杀犯杀…”
    
    杀手沉重的喘息声;急促的脚步声;惨叫声;在革命专政的齿轮箱里史合回荡。
    楼道里传来各科室贪生怕死的警察把飞来横祸,堵在门外砰砰乓乓的关门声:“快把门关牢。弗要把歹徒进来!”
    
    滴着血的刀刃在快凝固的楼道空气中滑行…
    电梯把灾难;死神;复仇的快感同杀手一起运载到楼的高层…
    “嗖…咔嚓!”
    .“咣当…咚…”.
    “啊…”
    又有二名警察呻吟地倒正地板上,腥红色的血雾迷漫狭窄的走道。
    连连杀戮的凶手总算遇到:第一个有胆有力之对手。他被一位转业军人的警察按在墙边:“快,帮帮忙,揿牢伊…”
    “扣牢了!(沪语:抓住了)扣牢了!”
    
    最后的危险过去了!地上危险没有过去。重伤警察在失血失氧中痛苦地挣扎!
    一道道逃灾避险的办公室木门纷纷打开。
    刚才还在抱头鼠窜的惊弓之鸟警员们,此时都抖起出义搏云天的勇士脊梁。
    “大家查查看!还有没有没被抓牢的同犯。”
    “快打120!…快担架!…快抬XX同志下一楼…”
    
    ………这不是舞台剧彩排!这是真实!血案终于发生了。
    
    纸老虎现形
    
    2007.7.1.正午.21世纪第一桩袭警大案由S市警局电传GA部.一个小时上传到中央Z.F.委
    翌日.X.H社驻S市记者站把快讯写进中央大员阅读的《内参》。
    《S市袭警案》电讯震惊世界!惊骇中国!恶讯不经而走传递全球。
    
    网上电讯:2007.7.1上午.一个从未受过特种兵训练的二十八岁B市青年,竟以一个职业杀手的高超功夫,神秘机智地潜入中国SH市的一座戒备森严的警察基地钢铁堡垒,仅用一把钢刀先后杀死了一名雇佣保安;五名职业警察。最后被多名警察制服。
    
    又电讯::这名杀手曾于2007.10.7日被当地警察虐待伤害致残。因得不到当地司法的支持与警方的赔偿,他持刀行凶袭警报复。
    中国史料证明:中国官方及媒体一直自豪赞颂中国警方是:党的坚强政权最强大的惩罚机关。是党最精锐最有战力的武装。这个美丽神话气球被一个普通的BJ青年所刺破。昨天X时有六名职业警官戒备森严的警署大厦内被他刺死。
    
    官方先声夺人 国民群起声讨
    
    S市警方发言人称:YG行凶前没有在S市违法犯罪。警方从未对YG使用过任何暴力。YG不满意2007.10.7.警察没卡对其查车并置留他六个小时讯问。才于今年7月1日行凶报复。
    
    B网友:黑非洲阴森的丛林里。土狼守在一处羚羊经常往返的通道上,寻觅满足暴力的游戏;骚扰了其它弱势族群的自由:不算违法。
    一只北方跑来的羚羊,被土狼们拦住施暴:也不算违章。
    在远离文明的野生世界上强者垄断的暴力就是法则。弱者被强者欺凌杀戮也是法则。
    
    NF网.网友:过去100年五光十色的S城,曾经为中国诞生最优秀的革命家、工业家、银行家、教育家;也为中国出炉过各种各样的江湖流氓和永不消逝的地痞瘪三。警界.是中国极权暴力的中央集结地。
    
    DH网:S城.这个聚集着全球电子、金融、文化人才精英;这个拥有一排排耸入云霄最现代化的金楼银厦前;摇晃着一片万国商轮四季鸣笛破水进出的壮阔江景;一个让欧美心仪的彩欲之都;这座远东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如今,警先袭民,民复袭警的恶性循环事件证明:他的法务环镜;警务思维仍停留在野蛮黑暗的《丛林法则》中世纪时代。
    
    西北网友:城市是以秩序构建的。城市的出现自然构建了人类文明、进步、秩序、和谐的家园。当秩序的骨架:司法被崇拜暴力的集团及滥用暴力的机关、个人所蔑视。暴力必然复制出更多的暴力,直至社会动荡;人民揭竿;秩序消失。
    
    北京网友:被袭击的死者都是不幸的!他们都是社会制度的殉葬品。但最不幸的是死亡警察的妻儿老小。无辜的他们,为一种说不清的罪恶无纸判决书,在心灵上为都是受害人的警民二者长期服刑。。
    
    广州的网友:假如你是YG?或者YG是你的儿子?
    警察在违法前有否考虑过后果?击残一个清白的男儿的雄睾有没有想过他也有亲朋好友。
    
    东北网友:袭民的警察和袭警的百姓,二者都是李长春大力还原革命暴力;用暴力为中心驱动的红色经典故事剧,驯化出来的新人种。
    
    尾文:关于中国暴力的梳理
    
    S市.是一个什么科技文明;工艺器具;环保节能;专制腐败;公为私用都能够发明创造;广为普及的大都市。唯公民政治与仁慈博大很难发明。
    
    由心理狭隘诱发的恶性交锋有时比温疫还可怕。
    
    以烈女林昭为典型的S市专制暴力受虐事件数不胜数。自大、暴力、谎言、无耻、虚伪、狭隘、狂妄一直是S市的行政内脏增生的一连串肿瘤。
    
    每一具肿瘤都在邪恶专制中枢指令下,迅速吞噬这座远东最大城市里最新鲜的政治氧气和折射真相的透明阳光。
    
    短时间里,人民不可能还原事件前因后序的全部真相。
    
    正如过去五十九年历史上的许许多多大案;惨案、血案、悬案真相至今仍旧扑朔迷离,深埋秘库!
    
    明知山中有虎戏;偏拨云雾虎山行。这是中国互联网域里云游前线的千百万义勇侠客的执着。
    
    当代真理的火炬;互联网讯息;人民的智能会将一切被当局故意肢解的主体真相骨骼一块一块地拚凑出来。最后复原出真正的映象。
    
    人民无意赞赏任何形式的国家暴力;民间暴力;混合暴力。所关注的是:真相!公正!
    因为:去秋警袭民;今夏民袭警的暴力环环相报还根本未了!现在S市的警方又在另一个法程序上发酵规模更大、时间更长、后果更严重的暴力诱因!
    
    警方又在越界
    
    YG的确违法杀人了!应该关!象中纪委将陈良宇等要犯转送异地侦办那样:应该由不涉是非;不涉利益冲突的异地警方办理刑侦事务。而不应该由当事方来行使公权;跟进程序。
    
    涉案警局在本案中完全:既是责任当事方又是受害方。二个当事主体按民法刑法皆应申请回避。
    
    只要2007《》10.7.11:00至17:00中六个小时录音、笔录及YG亲人的公开采访信息被当事警方隐匿或销毁。对袭警事件中不幸死去的那六个人是一种不敬;是一种不公。是对拥有知情权人民的一个污辱。是对中国法律的莫大亵渎。
    
    主体上不依法回避;程序上错了位子;证据上作了手脚。这不是另一种邪恶暴力的延伸吗?假若当事警局再不思深切反思再连连错乱下去,引起新的冲突,难道再用更体现暴力工具的机关枪;催泪弹;水炮;坦克来弹压吗?
    
    暴力:可怕的后遗症
    
    真理真相真诚三真一体的广布,是降解社会冲突成本;实现和解和谐的最佳要素。
    用暴力处理社会冲突是最不讲成本最笨的一种古老方式。
    
    焦虑年代,动荡时局下。人民、政府都要理性克制用最大的胸怀舍弃一切暴力。用智慧和平地处置一切因转型时期产生的矛盾:瓮安也好!上海与北京也好!多难的蜀地也好!
    
    历史中国的记实中,各式各样的暴力实在太多太多。太久太泛滥的暴力会更大国民心理严重扭曲、变型病灶上会表现出非暴力社会中人罕有的:冷漠、自卑、屑小、自私、痞习。
    
    YG之案.我们纷繁矛盾社会日益抬高的堰塞湖上,暴力将要决口的一杆路标!
    他楷范出一种十分可怕的靠私权暴力代替公权暴力的模式。这种模式一旦呼应起来:百年前的黄巾当空;义和祸水会倒流回今日中国。人民的智慧是不是应该前置伞前置的舟,在世纪大风雨真正来临前,把风雨级别降到最低。
    
     我国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太多的精力;太多的成本,够劣质的政治系统及由这个系统繁衍出来劣质的民俗去折腾。
    
    警察带给袭警前的YG伤残比那位也被警察袭击的黑人罗德尔.金要严重许多。但YG不是:引发洛杉矶大暴动的罗德尔.金。
    
    但隐形在今日中国的社会多层次危机,比1992年的洛杉矶还要严重。导火索遍地都是!
     希望中国官方不要再出诱发YG暴力事件!通过袭警事件一比六公式,放大到100万私暴力杀手对600万军警。或6000万民众对6000万专制阵营的基干人员。这难道又是:多难兴邦的背书吗?
    
    YG也许不是最后一个暴力启示;但他应该成为全国反思暴力的一个启示。
     不管你是专制老共?还是普通民众!都希望我们清白的孩子们,明天出行时,不会被衅事生祸的恶警拉进密封黑房里惨遭加工!或被流氓抛入河中!
    
    每一个家需要安宁;家门口的环境需要和谐;由社会环境合成的国家也需要和平。
     国家的信仰早己真空;监督社会公器的媒体也早已失了准星;当保障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公器-法律也被腐蚀掏空。暴力就成为大陆的一种时尚;一种比语言更有影响力的反文明驱动。
    
    极权暴力种群的直系亲属是:古罗马凯撒;成吉思汗、纳粹法西斯、斯大林内务部、海尔撒拉西、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机器、邓小平刀把子。国家行使不义的暴力不是犯罪吗?公民行使正义的暴力也不是犯罪吗?
    
     YG.》200871型号暴力轮轨的第一副刹车片
    
    YG的案例迟早会被专家编写进现代中国政法学的参考书。
    
     推敲的不是:蛋与鸡的因果;也不是:蛇与苹果的原罪始因。
    
     由YG之案为切入点,解剖中国文化内脏;政治肌体;国民脑理能找到:暴力的胚胎和暴力营养的源头。有助于国家全面刷新执政的世界观。这对编写《国家非暴力学》《暴力的危害》很有价值。
    
     否则.崇尚暴力的陆客、官员将成为电子时代里会讲人话的野兽。
     这不是历史的期许。也不是时代的主流。
    
     YG事件.最大的价值:毛邓威权旧时代高速运行的国家暴力与传动给胡温执政时代惯性暴力轮轨间的减速刹车片。而不是国家暴力和民间的双油门。
     渴望如些:野蛮中世纪暴力尽快淡出今日现代中国。
     虔诚祈祷:一切死于暴力的人,不管你是谁?在天界里安息!早日投胎阳界:降生在同从前完全不同的:一个非暴力、和谐、友爱、互敬、秩序、快乐、美好的新界域。
    亚笛多星
    OOF》2008.7.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云海:闸北警察跟杨佳的警民鱼水情不容抹黑!
  • 草民:杀杨佳就是要向平民宣战
  • 昝爱宗:从《北京晚报》哀杨佳为“反面许三多”谈起
  • 回答:杨佳事件中,一位被杀警察妻子的博文
  • 上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 饱醉豚:战俘杨佳
  • 杨佳事件中,一位被杀警察妻子的博文
  • 芦笛:王希哲与杨佳
  • 中共再次为杀杨佳造势! / 韩雪飞
  • “我”和杨佳:庞大暴政和一个人的暴动
  • 杨佳模式是否会导致一党专政的结束?/方宏宝
  • 上海大学教师刘华琳为杨佳指证上海公安是土匪/上海维权(图)
  • 刘晓波: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 上海冤民:官逼民反杨佳杀警 正义之举无罪有功/上海维权
  • 闸北血案(1):吴志明凭何封口嫁祸杨佳?/草虾
  • 杨佳的驴师 请您下岗/潘公正
  • 孔强:胡锦涛孟建柱都曾经有过杨佳的经历
  • 杨佳为什么得到那么多人同情?
  • 孔强:我为民族英雄杨佳叫好
  • 杨佳辩护律师抵达上海 调取案卷制定辩护方案
  • 披露杨佳被上海公安殴打 郏啸寅被批捕
  • 上海百姓为杨佳作证:警察普遍攻击生殖器
  • 未辩先「判」,沪杀警案杨佳律师谢有明被炒
  • 网友写诗盛赞侠客杨佳袭警的勇行
  • 狱中陈光诚就杨佳案进言胡锦涛 袁伟静三年失自由问当局怕什么
  • 杨佳在山西曾被警察打坏牙齿
  • 官媒编造杨佳是小偷站不住脚
  • 杨佳录音出现两个不同版本
  • 杨佳的代理律师谢有明:犯罪这么严重,必死无疑
  • 杨佳网上交谈曝光,手机号末尾8964:证实租车
  • 郏啸寅说:“消息是我自己胡编的”(杨佳案)
  •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 北京杨佳母被带走未归,有人准备为杨母捐款
  • 杨佳的女友以及网友给杨佳的临别赠言
  • 杨佳案又增加一个新的冤魂——郏啸寅,杨佳大哥发话
  • 上海坊间反评杨佳袭警“当代董存瑞”
  • 袭警刺客杨佳的户外旅行游记和照片(图)
  • 警方抓捕的郏啸寅是否杨佳的朋友小肥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