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女人、黑人、老人争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4日 转载)
     美国的总统选举,总是牵动全世界,因美国是世界唯一超强,新总统的新政策,势必影响全球的战略格局。而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又格外引人注目,因为它是在女人、黑人、老人之间选择,而不管谁当上,都将创造美国的的历史!
    
     美国建国二百多年,从没有黑人或女性总统,虽然希拉莉已经失去了成为第一个女性总统的机会,但奥巴马还有创造黑人总统的机会。而前越战老兵麦凯恩今年已71岁,如当选,就职时将72岁半,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老的总统(上一位年纪较大的总统是里根,就职时69岁,还比麦凯恩小3岁)。 (博讯 boxun.com)

    
    麦凯恩早已打败所有对手,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参选人。民主党方面,希拉莉和奥巴马对打了大半年,到六月份奥巴马才成为赢家。一年前希拉莉决定出马时,气势如虹,各项民调都遥遥领先。但最后为什么会输掉了?它反映出美国社会,尤其是被称为左翼的民主党选民对性别、肤色、尤其意识形态的倾向特点。
    
    ●女性从政之路的艰难
    
    首先是对女性的态度。据统计,目前美国大学的博士生,女性已超过男性。美国的读书群,75%是女性。女性的就业、参军等各种机会,以及社会地位等更是空前提高。但在政治领域,美国女性议员的人数却远少于男性。虽然美国男女人口比例一向都是对半,但在美国435名议员的众议院,女性只有75名,才占17%;在100人的参议院,女性只有16名,和众议院的比例差不多。而这和美国人口的男女比例完全不对等。它说明,不管在公开场合美国人如何说不在乎性别,但在真正投票时,还是有相当大的选择偏向。
    
    这点其实也是世界性的。虽然全球有过很多女性领袖,像前印度总理甘地夫人,前巴基斯坦总理布托,前印度尼西亚总统梅加瓦蒂,菲律宾的两任总统阿基诺夫人和阿罗约等,但她们的父亲或丈夫都曾是总统,她们的当选,和家族政治背景有相当的关系,并不完全来自她们的个人奋斗。最典型的是斯里兰卡总统马拉通加夫人,她的父母都作过总统。世界首位女总统、阿根廷的庇隆夫人,则是作为丈夫的竞选搭挡,先当上了副总统。现任阿根廷女总统,则几乎是其总统丈夫让给她的。
    
    即使是很优秀的女性政治家、像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以色列的梅厄总理,德国总理梅克尔等,也和这些国家实行内阁制有关,即她们都因是党的领袖,因本党在国会胜选而出任了首相和总理,而不是像总统制那样通过全民直选而当选的。希拉莉想创造美国以至世界历史,但在民主党内,首先就失败了。
    
    ●左媒对希拉莉偏见和敌视
    
    本来民主党历来以女性权利的代言人自诩,但这次,希拉莉是和一个黑人竞争,在女人和黑人之间,对很多左翼选民来说,支持黑人比支持女性更显得政治正确,也更为占据道德高地。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奥巴马的政见比希拉莉更左倾,更对左派们的胃口。在布什总统连任两届的情况下,美国左翼势力很有挫折和焦虑感,因此更有激进和极端的倾向。而奥巴马的出现,则给了这种势力以希望,因在国内政策上,奥巴马主张增税,扩大政府干预经济的能力,通过高税收然后财产二次分配,建立福利社会主义社会。在对外政策上,奥巴马则明确说,他当选就会从伊拉克撤军,而这更给那些反布什政府伊拉克政策的左派们出气。因此以前曾对前总统克林顿友好的左派媒体,这次不约而同都对希拉莉恶语相向,而偏爱黑人奥巴马,让克林顿夫妇亲身尝到了左派媒体的不公平。连民主党内的专家都认为,自由派媒体对希拉莉的严重偏见和敌意起了关键的作用。
    
    另一个因素则和黑人的投票倾向有关。黑人可能是美国选民中左翼倾向最强烈、肤色意识最敏感的种族。在过去十届美国总统选举中,只有里根获得近三分之一的黑人选票(是二战后共和党赢得黑人选票最多的一次),其它选举,90%的黑人都把票投给了左翼民主党。本来希拉莉的丈夫克林顿曾被誉为第一位“黑人总统”,因为他与黑人选民有特别好的关系。但在这次党内竞争中,九成以上的黑人选择了和他们同肤色的奥巴马,而抛弃了希拉莉,这可能让一向自视为黑人好朋友的克林顿夫妇伤透了心。
    
    ●宁丢掉白宫,不可丢掉原则
    
    黑人战胜了女人之后,能不能再战胜老人?目前谁也不敢贸然下结论,因为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难预料的一次选举。按常理,共和党输掉大选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保守派已执政两届八年,在风水轮流转的两党政治下,一般执政两届的政党都难以再继。像最近的台湾总统大选,民进党大败,也和该党已执政两届八年有关。不久前澳大利亚的选举更典型,保守派霍华德政府已执政了12年,虽然澳国经济达到历史最好水平,但霍华德仍被选下台。
    
    除了执政时间长的因素,共和党内部还有严重分歧,因麦凯恩在减税、反堕胎、反对大赦非法移民等问题上立场不坚定,保守派阵营已有多位知名电视电台政论节目主持人(他们对共和党选民有很大的影响)公开表态不支持麦凯恩。知名的保守派女评论家库尔特(Ann Coulter,近年她写的每本书都上畅销榜)公开呼吁“反麦凯恩”。在台湾的民进党绿营,有“含泪投票”一说,即不管怎么不喜欢这个候选人,但为了本阵营利益,也要含泪把票投给他。但在美国,却不强调“含泪投票”,保守派很多评论家都明说,不能支持麦凯恩,他们宁肯共和党败选,也要坚持理念。他们的口号是﹕宁可丢掉白宫,不可丢掉原则。
    
    奥巴马是“黑皮肤马克思”
    
    在这种局势下,如果奥巴马是个温和的民主党人,他赢的可能性就相当大。例如当年克林顿就是模仿英国布莱尔走“第三条道路”,即温和路线,而成为二战罗斯福总统之后六十年来民主党唯一连赢两届的总统。但奥巴马恰恰代表的是极端派。他的国内外政策都相当左倾,被称为“白宫必读”的保守派重要刊物《标准周刊》主编克里斯托尔(William Kristol)在《纽约时报》撰写题为“奥巴马和马克思”一文,批评奥巴马的阶级论和经济观,都很像青年马克思。而奥巴马的多位重要朋友,包括和他有多年交情的牧师、大学教授等都以“极端反美”著称。不要说美国保守派,即使温和派选民,也都可能难以接受奥巴马。例如在全球石油涨价的情况下,奥巴马的解决方案竟是,要把每加仑汽油增加五十美分的税收,这等于雪上加霜。当然了,左派民主党的一贯做法(更是理念)就是要通过增税、国家干预经济来均贫富,达到所谓社会“平等”。但实际上,这种社会主义道路,不仅无法达到平等,更剥夺了人们拥有私财的自由。因而连中间偏左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科恩(Richard Cohen)也撰文说,民主党选出了一个“少数人偏爱、多数人不信任”的候选人。
    
    但麦凯恩毕竟年纪太大了,年龄小他24岁(有一代人之差)的奥巴马则显得精力充沛,赢得更多年轻人的好感。而且美国的民调显示,百分之九十三的受访者表示会投票给够资格的黑人总统候选人。但奥巴马“够资格”吗?多数美国选民说不在乎肤色、性别,应该说是真的。但对极左派的奥巴马,恐怕很难说。一个前车之鉴是﹕1982年洛杉矶的左派黑人市长布雷德利竞选加州州长,各项民调他都大幅领先,很多选民在出口民调时也宣称“种族不是问题”,但开票结果却完全相反。因此奥巴马是难“肤”众望,还是一“肤”惊人,创造历史,恐怕还得看天意。
    
    2008年6月18日于美国
    
    ——原载《开放》2008年7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