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警钟:是和平奥运还是反恐军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4日 转载)
    
    作者 : 警钟
     (博讯 boxun.com)

    主流媒体报道,为了北京奥运安全所系,从即日起在相关方方面面推行地区性的准军事化管制。这些安保措施的出台,当早在人们的预料之中,而且结合当前的社会治安现状,从主流角度看,其中的一些手段毫无疑问也是必须的。但是无论如何,将一场世界人民的大联欢,一个喜庆的盛会搞成这种铜墙铁壁般的精英PT,只允许圈中人独赏而不让圈外人沾边,还真的是让人纳闷,不得不怀疑主办方一直在宣扬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祥和理念和奥运本身的参予精神,与这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惊恐状,到底有何从属关系?是相融共存,还是从此要变成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敌人?不得不承认,现代奥运的安全防范之重,已确确实实地远超于奥运本身的价值理念和人文含义,已主客易位地扭曲成为一场场反恐军演。
    从京城外看,早在数年前,为了还首都于青山绿水,周边地区便在为这次活动进行着不可计数的配合性工作,包括工业企业的关停并转,农业的退耕还林、水源保护等。除了部份是与产业调整和发展有关的必须之功外,多数纯粹是光出不入的社会负担。虽然主流一直在夸夸其谈奥运之于人民的重大利好所在,可人们除了继续毫无选择性地单向奉献之外,从首都得到的只有暂住证、遣返、三等公民等等……
    事到如今,现时段则要求所有与盛会无关的过境车辆,必须绕行至离京数百里之遥的边远之地;势必进京的车辆,皆要在持枪警员的高度防控之下通过层层安检;而那些想在此时与首都人民同欢同乐的'外地人',要想从即日起踏上伟大首都一步,则必须要提心吊胆地面对并通过同样的枪械之胁。据说'如同一辆车上有一人无身份证者,全车人皆须悉数返回'。不知这种诛连无辜的酷刑之法,从科学的法理的角度上,有何种解说?
    从城内看,所有工业、汽车、燃煤锅炉等可能排放污染物并影响高贵主人与尊贵客人的设备和行为,都已接到了不同形式要求的配合指令,执行暂停产或单双号等。这虽是人家首都人民城中的'内部'事务,但要是伤及了普通民众的利益,同样不可取。
    不敢说所有,但多达百万之众、用生命和鲜血来为京奥付出幸劳的民工们,不但没有一睹和谐盛况的荣幸,或许连工资也没有到手之际,就要被扫地出门彻底清场,从此暂别自己曾经战斗过的首都大地;就连那些莘莘学子们,部份地怕也得为配合这场盛事而做出床位'让贤'的无奈之举。
    除了净地,还要净空。届时的天空除了云彩和迷茫,别无它物。但希望它真会是一片蔚蓝、宁静与详和,别让人失望。
    各种防范措施不仅首都如临大敌,且已漫延至各大城市。在官方的想像中,所有非官方行为皆是怀疑对象,所有场所设施和人员都已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为此各种安保人员和专业犬类培训同步展开,各种明警暗勤固定与机动定位,更是'飞入寻常百姓家',说不定此前还安分守己的哪个人,在下一刻就会成为被关注和拘问的对象。
    不论从哪些方面观察中国这场盛大的人文卫国战争,怎么越来越像一场真枪实弹的反恐军演了呢?
    但高压之下必有暴民。
    从全国看,'瓮安民变','杨佳怒杀',及此起彼伏的官民冲突事件,似在让人民从中明白一个不可忽略的严峻现实:中国的社会已从'隐性矛盾'大踏步地走向'显性矛盾',存在其间的种种暴力,不论个体事件结果利亏何方,但最终受伤的却是这个社会和其中最广大的无辜国民。而于直接官方相冲突的少部份人,其实也正在成为多数人,也正在成为更多还未曾暴露的'瓮安民变'和'杨佳屠官'事件的供济之源,其能量,其后果,怕是连当事者本人也不会理清道明的。
    恐怖?反抗?压迫?刁民?谁是谁非?从主流话语表面看好像真有些乱了,但内里定义却是永恒的。
    越来越多的暴力,在时尚用语中必然成为恐怖,扩大化政治化了就是'主义','恐怖主义'据说已成为人类最主要的敌人。
    但当反恐成为当权者行政的时尚,又会有多少无辜百姓充当牺牲品和殉葬品?当反恐成为真恐怖主义行恐的外衣,又会有多少恶行更加冠冕堂皇地大行其道?当反恐已不再反恐而成为反人类的最大的恐怖主义时,'反恐'连同这'主义',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法理基础。
    当反恐成为时尚,将来必然会出现如专制的北韩却要将自己美其名为'民主共和' 一样,一个得道的恐怖组织同样可以使自己以反恐的名义、以美妙的形式制造出更大的恐怖。这是比表面的恐怖主义更具危害的一大隐患,也是远远高于一国之限的世界级新型安全危胁所在。
    当恐怖主义从民间上升到国家,又有谁来制约'国家恐怖主义'呢?
    虽然反恐可以成为时尚,但反恐者只要不将反恐滥用,不要使反恐成为对自己杀人行为的时尚注解,就可算是真反恐。
    造成恐怖气氛的始作蛹者,正是这些将自己与人民割裂开来的现代精英。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恐怖分子,怕是就在作茧自缚的防范者自己身边,是其自己也不无可能。
    奥运是全中国人更是全世界人的奥运,奥运是和平的聚会也是普通人的狂欢,到现在却成为一部份精英分子关门闭户的独享盛宴,已无异于现代版的罗马斗兽场的争斗表演了。所不同者,只不过那高耸林立的罗马柱,正在被替换成运动场周边披盖着伪装服的冲天导弹。那些为了一个奖牌而拼了性命的运动员们,也不外乎是一个个为奴隶主表演竞技的斗士罢了。
    如此,奥运必然不再与和平和谐为伍,与之相伴的却是背离了人类美好愿望的权力游戏和暴力争夺。从这场世纪人文秀中,精英们得到了荣光的面子,无数的人们却为了一次与己无关的精神发酵付出了难以估量的代价。这笔帐粗算下来,普通人只有无奈的幸酸,精英们怕也只有一个志得意满的阴笑而已。
    和平安宁的奥运与惊心动魄的反恐,这本是两个无关的主题,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将二者不太和谐地展现于精英面前:是强力的打击,还是认真地反思和悔过?
    没有反恐的原始奥运才是真奥运,少有暴力的和谐国家才是正常国家。
    蜀山兀,阿房出,国民散,皇城鲜,刀枪举,秦武还。种种表明,中国的思维和人类的奥运,似又回到了那个遥远而现实的中古时代。
    欲现纵横捭阖之壮举,尽行文功武卫之功业,掏空大地便漕运,空引蒲桃入汉家,不论现世如何演绎,到头来所留给后人的,除了歪打正着的一点历史遗迹而外,怕也只有任凭后来者指点江山,引发无数千古之叹了……
    2008.7.11.
    (《自由圣火》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