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叫郑树好,系山东沂南县人。1970年12月入伍为铁道兵12师57团6连战士。
    因战备施工紧张,疲劳作业,我曾三次负伤。经医院治疗伤势仍未痊愈。部队领导认为再继续治疗,必然长久占用部队战斗名额,影响施工进度,于是确定我中途退役。当时我的伤情很严重,生活不能自理,多家医院专家结论:"如果能继续治疗能有好转。"因此,我要求去部队大医院治疗。此时正值铁道兵12师党委"批林、批孔"领导小组在57团6连搞试点,领导小组要求6连要结合实际批,6连就把我当成了活靶子。我的请求非但未得批准,反而对我实行了强硬手段。罗织了我"不服从领导,未经批准住进大医院,破坏批林、批孔运动"等罪名,强行将我从医院抓走,随即将我送进了禁闭室。我多次要求见领导说明事实,直到2个月后领导才见我。其谈话主要内容是:"要我必须服从组织安排,中途退役回家。如不服从,就是破坏批林、批孔运动"。并限我三天考虑时间。为了治疗疾病,为了有说话的权力,我在面临再遭关押和师、团、营、连领导的高压下,接受了他们的意见。只提出一个要求: "我是按兵役法法规,依正常程序应征入伍的,我服役期未满,四月份又不是退伍时间,年底老兵退役时一起办理退伍手续。"领导同意了我的要求,几天后由二营军医何丙才、6连文书卢善俊押送我回到了山东沂南县老家。县接收安置办公室人员看了我档案后,发现没有个人鉴定和退伍登记表,表示:"你没有正式退役,我们无法接收。"押送我的两人扔下我返回了部队。
    我老家是沂蒙老区,经济十分困难。我的伤情得不到有效治疗,病情一度恶化,不能行动。我每天都盼望部队派人来我县办理我的接收安置事宜,尽快解决我的治疗和工作问题,但一直没有音信。
    1975年我在亲友的帮助下得到了初步治疗,身体有点好转。遂于同年8月回到了原部队。连里主要领导都换了,他们说"部队已冻结,准备改制,手续办不了。"只发给了我未发的军贴。1976年我又去部队找,原部队已改制为基建工程兵。新领导都说"不知此事。"
    八十、九十年代我又多次去京找原部队,原部队已移交地方。我也去找过总政信访局,他们表示"原部队已交地方,我们无法接待。"后来碰见一个战友,才得知1987年国发60号文件在规定"基建工程兵遗留问题交新编单位处理"。经多方查找我原部队,现为北京市城建集团总公司第一分公司。
    我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于1983年经多方求人才落下户口,回家19年后才找了对象。忠心耿耿参军报国没想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恳请领导解决如下问题:
    1、因未办退伍手续,应计算军龄或工龄。
    2、补发工资、多年上访费用和疾病治疗费。
    3、年龄已够退休,请予办理退休手续。
    
    
    
     申诉人:郑树好
     电话:13863988861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


    退役军人郑树好原部队改制后被遗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