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徽六安市叶集桃园村腐败“群英荟萃”/阮思余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0日 转载)
    
    桃园村集体腐败事件例举
     (博讯 boxun.com)

    桃园村的腐败问题,不仅仅每个村官以及相关干部可以大书特书一笔,而且以桃园村的集体名义腐败的事例也可以好好述上一番。仅以下属事例为要:
    
    1、桃园村村部楼房建于1995年,总面积350平方米左右,1997年付款结帐,帐面反映支出28万元,其中土建花费18.8万余元。当时建筑费用每平方米260元,实际建筑费用350×260元=91000元。帐目存在很大问题。
    
    2、桃园村在1994年办了一家金鑫卷闸门厂。2002年倒闭,卖掉了厂里的固定资产,帐面节余现金只剩700元。而应收款有15万元。1994-1998年,厂址设在桃园村,在霍丘县马店镇接了大量工程,做卷闸门盈利近百万。据知情人透露,丁志友、曹永红和秦朝芳从卷闸门厂收入中每人分红三四十万元。在卷闸门厂的帐据上,可以看到往返工程队的开支票据。吃喝嫖赌钱全部报销。卷闸门厂投资二十多万元,结果却变成“莫须有”的应收款。
    
    3、桃园村1998年办了一处养猪厂,养了一批猪,买猪苗花掉3.2万元,买猪饲料花掉15万余元,买水桶、火剪等用具花掉1.1万余元,建猪圈花掉6.7万余元,肥猪才卖9万余元。每间猪圈高2.5米,长3.2米,宽3米,每间用瓦110片左右,每片瓦片价0.31元(帐面有)。盖猪圈泥巴砌墙、石灰和沙粉刷,墙厚18公分,按当时价每间造价不到600元,总计不到30间,合计建猪圈不到1.8万元。
    
    4、桃园村帐面上反映,桃园村放高利贷给徐化明、梅光荣等人使用,造成18万元目前未收回,就在徐化明已经没有偿还能力并用酒抵债时,曹永红又以桃园村名义借给徐化明2万元。一年后欠条作在已倒闭的卷闸门厂帐上。徐化明一人就有8万元帐款没收回。倒闭的卷闸门厂至今未与村帐合并。
    
    5、桃园村和各村民组帐上反映,每个村民组和会计把村民组的钱交到村里,然后从村里发工资,回到村民组再从村民组领取工资。据村民核对曹永红的父亲曹玉友(车站村民组长)从1987年至2005年多领了2.7946万元。现已被检察机关以非法所得收入没收。
    
    6、桃园村帐上反映,1994-1999年,吃、喝开支12.7万余元;2000-2005年,吃、喝开支18万元。
    
    7、在桃园村和团结村民组帐上同时反映,2000年团结组征地补偿费19万元被丁志友、曹永红、秦朝芳一次拿走,至今未还团结组村民。
    
    8、截止日前,叶集检察室以非法所得收缴各村民组长和会计侵占农民征地补偿费达20多万元。
    
    9、新景村民组帐反映,新景村民组门面房租金从1992年至今至少有50万余元未收回。
    
    10、1993年,新景村民组建12间门面房,预收租金每间5000元,计6万元,至今未入帐。在叶集检察室核对新景村民组帐目时,会计主动投案,并上交款6万元。
    
    11、1994年,桃园村卷闸门厂开业的时候,收取礼金数万元,村帐上没有任何记录。然而,在村帐上却有卷闸门厂开业的招待费7桌,近2000元的支出。
    
    13、开发公司给井沿村民组史河路门面房地基四间,除井沿村民组以1.75万元卖给王曙光一间外,剩余三间被桃园村卖掉,钱款不知去向。
    
    以上所述或许只是桃园村集体腐败问题的极为有限的一部分。或许还有更多鲜为人知的一幕又一幕,我们均无法知晓。仅从我们所知道的这些腐败现象,我们发现,桃园村的腐败问题涉及范围之广,涉案人数之多。既有群体性的腐败,又有个体性的腐败;既有村的腐败,又有组的腐败;既有原任村干部的腐败,又有现任村干部的腐败;既有主要领导干部的腐败,又有一部工作人员的腐败。一言以蔽之,桃园村的腐败问题,确实到了不治不行的时候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孔强:司法腐败已成中国社会的顽疾
  • 我们为反腐败英雄杨佳捐款/郑恩宠、朱金娣等
  • 牛刀:反腐败才是压倒高房价的最后一根稻草
  • 全球腐败指数出炉:中印下降 俄罗斯亚洲垫底
  • 不能让4千万股民为金融腐败官员陪葬!/张宏良
  • 学术腐败猖獗 诺贝尔奖没门
  • 腐败的卖国的中共,你抗议了吗?
  • 腐败是卖国的思想根源
  • 滕朝阳:腐败分子不会放过腐败的任何机会
  • 中国完全回到腐败堕落的晚清时代
  • 腐败官员的情人改叫女友了?
  • 践踏[宪法]第35条--从大陆网站删贴看腐败的命门/taodax
  • 艺校女生愿被张艺谋包养:从卧室走上桌面的娱乐腐败/鲁国平(图)
  • 孔强:反对腐败 释放爱国和民主人士 努力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图)
  • 金煊:腐败与体制没有关联吗?
  • 瞭望:反腐关键在堵塞诱发腐败体制漏洞
  • 改革开放前没有腐败吗?/金煊
  • 地震腐败不可避免/何必
  • 公民监政:中国腐败不除,作假官员有功/李广庆
  • 腐败贪污合法化 央企高管年薪高
  • 网上举报成为查处腐败官员的有效线索/郑科授
  • 武汉:“法教班”地方腐败官员的遮羞布/武汉访民
  • 重庆百名群众密室举报腐败 检方24小时贴身保护 (图)
  • 东莞贪官80%以上包情人 首披海关集体腐败案
  • 重庆近百群众密室举报腐败 检方可贴身保护
  • 马涤明:腐败每年吞噬多少财富
  • 土地出让金腐败,怎能让百姓买单
  • 为保护豆腐渣腐败官员 公安封校舍廢墟
  • 孩子冤死 豆腐渣工程究责无期--制度性腐败!
  • 深圳屡次掐断香港电视讨论地震腐败的节目
  • 曝光:中国红十字会的王平主任疑腐败,和帐篷公司关系被揭(图)
  • 中国监督网遭湖北腐败分子围剿
  • 外国媒体关注中国使用铁腕预防“赈灾腐败”
  • 汶川地震,是检验建筑工程质量以及是否有腐败工程的良机
  • 鸟巢百密一疏:廉洁工程或藏腐败
  • 哈尔滨市最腐败的党委书记王镜铭(图)
  • 天津李树青:向国家领导人举报司法高层腐败,法院立案七年不审
  • 成都法院引发公愤,大批冤民齐呼打倒腐败法院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