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温新政已经终场/施化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6日 来稿)
    
    胡温新政已经终场
     (博讯 boxun.com)

    施化
    
    有“胡温新政”之美誉的中共十六届和十七届领导班子,已经执政了六年。一件穿了六年的外套,怎么说也不能算新了。六年的新政到底有哪些,不知道哪位有心的中国老百姓,可以出来具体统计一下成果,说说他对新政的具体感受?
    
    美国《侨报》今年3月有一段评论说:胡温在经济上秉承全球主义市场经济路线,和先进的市场经济国家实现了同一平台的博弈;政治上,执政为民, 法治立国, 民生民主的普世理念成为“胡温新政”的核心要素。涵盖政治、物质和精神的“三个文明”共建和公平效率同步发展、好快结合的科学发展观,构建了社会和谐的基础。第二大贸易强国和第三大经济体,是“胡温新政”交给民众优异的硬实力成绩单。虽然文字洋洋洒洒,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文胆之手的花样文章,没有老百姓的真实感受。
    
    胡温开始执政的头几年,因为知道重起炉灶的不易,国民们都宽容地留给时间,当然也抱予希望。有一篇文章《“胡温新政”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样称赞:“胡温新政”顺应历史潮流,果断抛弃了精英集团祸国殃民的集团政治、资本万能、弱肉强食的野蛮丛林法则这些谬论与行为,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的全新执政理念,使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再一次与人民零距离接触,“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让中国人民如沐春风、久旱见雨。
    
    春风甘霖到底有没有,有多少,六年时间足够看到了。人们看到每当大难临头,温家宝一马当先,到第一线安抚民心。或者,胡锦涛每逢重要会议,都声色俱厉,严词批评督促。当然,还时不时捉几个贪官出来杀鸡吓猴,但往往雷声大雨点小。除此之外,在重大的政治格局上,几乎没有动作。已经完成的一些机构改革,对总体政局没有影响。人们期望极高的胡温新政,原来竟是“胡温无政”。
    
    今年五月四川大地震,毫无地震防备的千万个孩子,惨死在毫无防震结构的教学楼内;今年六月贵州省瓮安县爆发万人骚乱,省委书记石宗源承认官商勾结,鱼肉人民,引起人民痛恨是第一大原因,胡温新政的外衣这才露出破绽。六年来,一切美好的词句原来都停留在口上和纸上,所谓的胡温新政,只不过是一个大大的画饼。
    
    本来,即便是一张画饼,也多少给人遐想,有一点充饥的意思。但是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随着中国灾难的股市,疯狂的楼市,逼人的物价,汹涌的民愤接踵而来,画饼的作用已经消逝。看来,胡温新政已经正式宣告终场。
    
    中国的民间有一句话,“经是好经,被歪嘴和尚念歪了”。意思是说,在中央层面,政策是好的,具体到了地方,就走样了。这种理解和宽容,应该让每一个政治局成员汗颜。距离产生美感,因为普通人看不到中央每天到底在干什么,只从电视画面上的衣冠楚楚的形象,判断他们在做重要的大事。可是用脑子想一想,中央和地方不是两家,而是一个系统的整体。地方出了毛病,根子不在别的,一定在神经中枢的中央。
    
    根据“责权相符”原则,权位最高权力最大的那个人,一定负最主要责任。你不可以借口这样那样的干扰,破坏了令行禁止,所以中央的政策下不到地方。即便有干扰,你的责任是排除干扰,而不是借干扰推脱责任。要不然,全国人民选你当主席干什么?此话出于胡本人之口,是对一个日本小学生说的。
    
    仅仅以中央说了,地方不听为借口,是搪塞不掉责任的。中央不是一个议事机构,只提条条杠杠,不动干戈。既然有“以人为本”的纲领,就要有相应的制度贯彻下去。现行体制贯彻不了,就改革体制来贯彻。不能把上一任的问题继承下来,再传给下一任。
    
    胡温应该看到,今年以来,中国人的耐性已经不如前两年了。网络上竟然有人说“打倒中央政治局”,很多批评者也对胡锦涛指名道姓。历史每一天都在给政治人物写传记。不知道胡温到了养颐天年的时候,打算以怎样的心情来阅读自己的传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当权力失去平衡
  • 施化:“人民”,一个邪恶的概念
  • 施化: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施化: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不能相抵
  • 施化:六四,一开枪,就分裂了
  • 施化:富人和穷人的对立
  • 施化:我所相信的利益驱动论
  • 施化:慈济的启示
  • 施化:民族主义,害族主义!
  • 施化:恐怖主义的起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