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竞选宣言/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谢大家与我分享这个不仅对我,而且对美利坚合众国也很重要的时刻。今晚,合众国独立的焰火照亮了我们的夜空。它是那么的明亮,火光的力量激发出我们的梦想。虽然自从进入美国,我这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护照,至今也没有指望今天地球上的任何权力当局会“退还”或“赐予”我公民权,我依然常常沉浸在火焰光亮的幻想中,直到今天的这一刻。当孩子们把希望的火炬装入他们的胸膛时,他们知道,黑暗将被火光、星光、阳光以及心灵之光所征服。
     (博讯 boxun.com)

    我们被教诲发出自己的光亮和真理。此刻,我决心肩负起今天和明天的光明。让我们帮助那些正在寻求希望、寻求家园的孩子们,教他们如何发现光明、读书学习、唱歌跳舞、热爱人生,如何从一无所有召唤出被称为奇迹的新现实。当我们的信念与内在的展望相结合时,奇迹就发生了,相信就变成了见证。此时此刻,我们不仅在庆祝一个被北京当局和东京政权赶出国境的政治难民成为美国总统的梦想(不用担心,每个人都有资格竞选),更是在确认我们的责任,让每一个人都发挥出创造性的潜能,变成有价值的人,去热爱、去奉献、去领导、去实现伟大的“美国之梦”。
    
    如果我当选为总统,我将寻求立法,为所有3至5岁的学龄前儿童,提供每周5天的早期学习条件和必要的营养。这项事业的资金将来源于肥大的五角大楼开支10%的削减。我们都知道,五角大楼开支浪费巨大,削减10%的开支不会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相反,这笔可以为每个孩子节省出4-5千美元的开支,可以提升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使每一个家庭都受益。我也将以同样的努力,为所有美国青年提供免费的公立学院和大学。
    
    高耸在国会众议院大门上,有一个雕刻:一个妇女伸出她的手臂,保护着坐在书丛上的无忧无虑的儿童。这件艺术品的标题是“和平保护天资”。是的,和平而不是核武器,保护着天资。只有永恒的爱才能保护孩童的天资,而孩童的天资正是通过爱护和教育而达到的。你们知道,我是在冷战的后期进入中国的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学习核物理。邓小平也曾经跑来感谢我们帮助中国政府能够与美苏对抗,形成所谓“世界三角格局”。但是,我后来毅然放弃核物理,到日本去学习如何和平发展的社会学。
    
    我就是为了和平女神能够把美国和世界上所有孩童都庇护起来而竞选美国总统。我们要保护孩童们免于贫困和战争,把他们置于仁爱之光、和平之力量之下。我就是为了挑战这个使如此之多的美国孩童和成人陷于恐惧、暴力和贫困,并强迫我们支付我们不想要的战争、牺牲我们孩童未来的现行制度而竞选美国总统。
    
    我要创设一个内阁部长级别的和平与非暴力部,请其倡导者Kucinich担任部长。自从2001年7月Kucinich提出法案以来,已经有几十名国会议员同意、支持这个法案,创设和平部。新设的和平部将实施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和展望,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个重要组织原则。我们能够实现它。通过教育我们的孩童和平、分享、慈爱、付出和相互尊重,我们能够实现它。折磨着我们的家庭与社会的很难得到解决的家庭纠纷、社会暴力,都能够通过教育改善。我们能够以集体的努力,专注并解决暴力矛盾。和平部也知道我们有办法对付校园暴力、种族冲突和性别歧视。
    
    正是那为我们国家带来自由的力量,引导我们把自己从暴力的枷锁中解放出来。通过使非暴力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结构性组成部分,我们可以教育和平、教育如何解决冲突,把我们的社会与家庭从暴力中解放出来,证明美国的进化是由内在因素造成的。当和平深植于我们内心深处,和平也就显露在我们社会和国家的外延。那些我们亲爱的为国家服役的男女同胞们,现在正站在伊拉克的土地上,因为他们以为战争不可避免。相信战争不可避免就必然导致暴力。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与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合作,让战争成为历史,让核武器不复存在,解散常备军,开放边界。我们要解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解散美日军事同盟(你们知道,我的第一本书就是《美日同盟》),为世界树立榜样,解散美国国防部,帮助中国解散其“人民解放军”,帮助日本解散其违宪的“自卫队”。我们太清楚了!世界上所有的军队,主要都是为了镇压本国民众的。
    
    美国必须领导和平,必须重新回归国际社会。为了回归国际社会,我们要立即签署生化武器公约、小型火器条约、地雷条约,立即加入国际犯罪法庭和签署京都气候变化条约。我特别要请戈尔先生组建一个新的、副总统级别的环境部。现在是美国回归国际社会的时刻了!
    
    当我们回归国际社会之后,我们可以确认和平的原则,将它高高举起。此时此刻,当我们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兄弟姐妹们被镣铐在恶性暴力循环之中,我们多么希望和平之手创造条件,使他们能够和平共处。美国不可能踩在战争加速器上同时又倡导和平。
    
    我们的和平工作只有当我们弥合自身的社会创伤时才能得到加强。今天是时机,提醒我们医治原住美国人的悲痛的必要。开发演变成掠夺,原住民的律例被排除,他们被迫流离失所。我也要请Obama参议员帮助研究如何赔偿那些先祖遭受奴役的非洲裔美国人。我们必须承认,奴隶制度与种族主义的后遗症仍然存在于我们中间。我们必须承认这个现实,因为如此之多的非洲裔兄弟姐妹们,仍然被禁锢在贫困、陋宅、失业、破烂学校、没有健康保险、没有希望的监狱中。这不仅是医治非洲裔美国人的伤口,这也是治救我们自己的世界。我们必须医治伤口,我们必须开启和解与医治的旅程。只有当所有的美国人都有工作,都享有健康保险,都享受免费的高等教育,我们才能说我们医治了创伤。这是一个非常的时刻,让我们把美国之梦高高举起!
    
    同时,我们也要制止正在发生的由非人道的移民政策带来的创伤。在所有的总统候选人中,有谁比我更有资格来讲移民政策?但我今天不提亚裔移民的状况。有多少身不由己来到美国寻求生存的拉丁裔兄弟姐妹们,被沦为半奴隶的地位!他们没有法律的保护,没有公平劳动标准法案的保护,他们的孩子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我们必须尽力为移民劳工们创造立法和特赦,任何人来到美国十年以上,没有严重犯罪记录,都可以无条件得到公民权!我们要提升他们的地位,我们要医治创伤!
    
    我们要医治美国由9.11带来的悲痛、灾难和恐惧。不幸的是,这个事件被小布什当局利用,去侵略两个没有攻击我们的国家,去制造一个所谓“爱国者”法侵害我们的自由民权。只有当美国不放弃丝毫自由民权时,才能坚定地对抗恐怖主义;只有当我们在国际安全问题上与国际社会合作时,才能坚定地对抗恐怖主义。让我问你们,在我们自己的城镇没有能力雇用警察、消防队、紧急医护人员的情况下,我们哪有能力去充当世界警察?
    
    我竞选美国总统就是为了立即终止美国对伊拉克的占领,就是要终止把我们带到伊拉克去的谎言,就是要把我们整个国家带回国际社会,就是要阻止那些将把我们国家带向新的战争的谎言。我们必须制止这些谎言!我竞选美国总统就是要阻止千百万美元税金流向对阿富汗、伊拉克的继续占领。此时此刻我站出来,大声呼唤:请支持我们的军队,把他们带回家来,把他们带回家来,把他们带回家来!
    
    人们会问:“这听起来很不错,但你如何做到这一点?”几年以前,我就在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的网站上http://cpri.tripod.com公开了把我们的军队带回家来的撤退战略。我们必须向联合国提出新的决议,包括以下三项要点:1.联合国在伊拉克人民能够恢复主权之前,为伊拉克人民管理所有石油资产。2.联合国将接管所有的生意合同。3.在伊拉克人民行使主权之前,由联合国领导建立伊拉克政府的工作。这个时刻,我们更需要加强与国际社会的联系。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做到这一点!让联合国来处理,让美国撤出,让我们的军队回家来!
    
    这场战争威胁着我们的自由民权与经济生活。对伊拉克的继续占领将会继续恶化已经高达万亿美元的联邦政府赤字和各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我竞选总统就是要破除剥夺我们公民权利的恐惧枷锁。我如果当选总统,就要废除可恶的“爱国者法”,就要废除不伦不类的“国土安全部”,特别要把移民事务从侮辱移民的“国土安全部”转回到Justice(法务)部,因为移民最需要Justice(正义)。我们要重新获得美国人民的信任,我们要建立一个信任美国人民的政府。
    
    自从小布什上台以来,美国人已经失去了千万个制造业工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世界贸易组织WTO促使工作机会逃离美国。你我都知道,跨国公司们往工人工资最低的地方移动,往劳动者最没有权利、没有法律保护的国家移动。我这些年来从事国际工业贸易实践,知道美国能改变这一点,美国能设立新的贸易规则。我竞选美国总统就是要取消NAFTA和WTO。
    
    这就是公平贸易。我们将回到双边贸易关系中去。大家都想打入美国市场。那好,让我们来设定一些普遍的规则,帮助提升所有劳工的地位。在我们的新双边贸易规则中,我们要加入劳工的权利、集会的权利、集体交涉的权利、罢工的权利、起码工资及福利的权利、安全工作的权利、退休福利的权利,以及更广泛的新闻自由、结社自由等天赋人权。这样才能保护美国劳工,才能提升全世界劳工的地位。现在是时候了!
    
    曾经有段时期美国经济陷入更严重的危机,有一个叫福兰克林•罗斯福的美国总统面对破落的国家经济告诉我们,“除了恐惧自身,我们没有什么可恐惧的”,并推动一系列社会经济政策重建美国。作为新的美国总统,我将推行新的“新政”,重建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桥梁、我们的道路、我们的上下水道、我们的能源系统。我们能够重建美国,我们能够重新造出千万雇用机会。 例如,NASA等机构将领导美国的公共与私立部门通过专利转让开发推出在科研、能源、材料、通讯、环境、保护、医学等领域的技术。这个公私合作将创造未来的产业,将创造新的高科技工作机会。我在硅谷十年来的经验,知道我们有能力达到这一点。
    
    同样地,如果我们推行一个新的医疗保险系统,我们也将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我们都知道,有多少地方,有多少员工被解雇是因为雇主没法支付员工健康保险的开支?员工的健康保险福利已经不能再减少了!我们的健康保障系统已经不是为美国人民服务的了。有一些国会议员已经提出了一项把利润赶出健康保障系统的法案。这个法案将为美国人民介绍一项普遍的、全民的、单一付款的系统,为人民而不是为利润运营。你我都知道,保险公司们靠不提供健康保障、靠阻止人民获得他们需要的医疗服务而赚钱。他们比医生们更有权力决定患者能够接受何种治疗。这个普遍的单一付款医疗保障制度,包括所有必须的医疗程序、免费的或额外收费的药品,也包括眼科和牙科的治疗。我们都想看到美国孩子们可爱的笑脸,但是这个笑脸是非常昂贵的,因为许多家庭都付不起医疗保险,特别是付不起牙科保险。所以,作为下一届美国总统,我要特别把牙科保险也列入普遍健康保险的账单中。作为最早推动全民保险的劳动党的长期成员,加上我在日本就医的经历,很明白这个问题。
    
    它同时也包括长期护理。不少战后出生的一代仍然有幸与他们的父母共同生活。让我告诉你们:当我们知道家庭护理的费用后,你们中的一些家庭必须放弃一生工作的所有财富,才能享受家庭护理。我的普遍健康保障中包括长期护理、精神护理、处方医药,因为美国人民需要它们!现在,高龄者们不得不减少食品与衣物的购买来支付处方药品。我的普遍健康保障将包括全额免费的处方药品,帮助我们的人民脱离健康贫困。
    
    人们会问:“多么动听啊。你能办到吗?”能!我们已经支付了普遍健康保障的费用,只是没有得到保障而已。为什么?因为钱多数跑到股票选择权、公司主管的高薪、高额利润、国会游说、推销、广告和行政处理工作去了。我们要让健康保障的钱用于人民的健康,再不能因为健康保险昂贵而让人民死亡、公司倒闭,再不能加深美国的健康保障贫困,再不能增加保险金、共同付款和额外支付。我们已经支付得够多了,只是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保障而已。
    
    现在是让大公司向美国人民交待的时候了。我们要求他们向股东、投资者、雇员和退休者们说明真相。现在是时候了!我将使美国总统具有独立性,加强证卷管理委员会SEC的责任和功能,促使华尔街的头头们具备较高的职业操守。一个世纪以前,一个叫西奥多•罗斯福的美国总统,担负起时代的信任,挑战他那个时代的垄断。我要说,现在也正是时候了,让我们打破垄断,恢复经济的竞争力。我们特别要照顾小型商业以及家庭农场。作为美国总统,我将搬开农业领域扼杀从种子到仓库的市场的垄断,让家庭农场的产品能够到达市场,并得到他们应该获得的价格。
    
    你们都知道,我是有经验对付跨国大公司和超级国家强权的。这就是为什么Yahoo、Google和Chevron这些大公司,以及胡锦涛、福田和小布什等政权怕我的原因。 让我与你们分享19年来的往事。那是1989年6月4日的前前后后,我在日本大阪组织中国留学生的民主运动,抗议北京政权对市民的屠杀。中国和日本的当局多方收买我,在遭到拒绝后,蛮横地停止我的奖学金(至今没有说明),拒绝为我开具结婚证明,把我赶出日本的大学,还到处追踪我,并最终把我赶出日本,又拒绝延长我的中国护照,至今不让我进入中国或日本。2004年当我迫不得已向CIS申请美国护照时,FBI又收集我的黑材料,阻碍我的申请至今。
    
    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想让你们都知道,我从未忘记我来自何处。我从未以“被压迫者的朋友”自居,因为我本人就是被压迫者民众的一员!我想让你们都知道,我在中国、日本和美国的经历,我想将它与每一个人分享。那就是:一个人可以改变环境,任何人都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领导任何国家,人道的热爱与精神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我已经目睹了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奇迹。在我人生成熟时就不得不流亡的这些年代,你们帮助了我,拯救了我,正是因为你们,正是因为你们,我学会了希望的力量、乐观的力量、光明的力量!
    
    二百二十二年前,一个叫Thomas Paine的普通殖民地移民,用一本朴实的小册子Common Sense告诉那时的移民同伴们:独立不只是善良的愿望,而且是不可避免的现实,这个新的国度的名字就叫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是独立自由之光欢迎了我们的先祖先父来到这里,是独立自由之光欢迎了成千上万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把美国与整个世界联结起来。我的竞选就是要把来自各处的崇高精神联系起来。不管你是彼得、安德鲁,或是琼斯、凯西,来吧,加入我们国家重新独立的进程!
    
    今天,那引导我们先祖来到美国的光明,那仍然闪烁的公共力量的光明,点缀着圣拉蒙山谷光明的夜空,激励着我准备照亮整个美国。今天,我宣布,我要竞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请在你们神圣的选票上填上Jing Zhao的名字!
    
    [加利福利亚州圣拉蒙市 2008年7月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华尔街日报》的政策取向/赵京
  • 出席Google(谷歌)股东年会情况/赵京
  • 废除核武器的国际政治条件/赵京
  • 为什么戈尔不再出马竞选美国总统/赵京
  • 微软证实删除中国记者赵京的博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