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可怕的职业革命家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4日 来稿)
    
    
     对于那些表面看上去除了革命之外,余皆无足道的职业革命家,我的厌憎之情就像痛恨“稳定压倒一切”这句没有逻辑的无良洗脑话一样。那种把亲情友情爱情视若敝屐,视若革命的手段,乃至革命成功后,还不惜划清界限。甚至于自己的亲人之死在自己有能力时,也不想搭救,这样的人,说他人渣也不为过。革命若不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友人以及所有的人,在事实上过上更有尊严的日子,那么这革命的目的都是值得怀疑的,更不用说其中所用的诸多污烂不堪的手段。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事实上的大部分革命,其结局往往与革命所提的口号相反,名不副实。所以一个文明社会不到万不得已,不应该选择流血革命来进行制度更替。我知道我这种说法,在目前民情汹汹、社会予盾加剧的情况下,会受到不少人的鄙视,但我只能依照我的判断和内心想法来行事。我不能因为要讨好谁,而说那些违背我自己的判断力和认知能力的话,因为我不是靠谁的表扬和鼓掌来作为发表我自己相关言论的动力的。 (博讯 boxun.com)

    
    
    之所以觉得职业革命家可怕,是因为有感于自己所接触的历史和现实。刘项之争,项羽将刘父作为人质,想把刘邦降服,哪知刘邦这个职业革命家竞不顾父亲的死活,还说“幸分我一杯羹”的流氓话。看来项羽的确是败于他作为革命家不够“职业”,身上还有点令职业革命家鄙视的妇人之仁——女权主义者也许会对“妇人之仁”的说法不满,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妇人之仁是对女性的一种奖赏,世界上许多战争都是嗜血的男人玩出来的——难怪他还存有点可爱(当然随便杀坑秦卒,恐怕在今天可套上反人类罪),“项羽本纪”实在是天才卓越的传记,固然有司马迁的鬼斧神工,但项羽这个“底本”比较好,也是太史公能写出千古绝妙篇章的原因。项羽看不出刘邦这样的流氓职业革命家的坏处来,但项伯却不省油,说你杀他老子没有什么用,父亲在刘邦这样的人眼中不如一狗,正所谓“为天下者不顾家”。
    
    
    好一个“为天下者不顾家”,这话听着我们是太耳熟能详了,简直起了六十年的老茧。“为天下者不顾家”,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工具,连家人的死亡都是他工具的一部分。把刘项换成毛蒋,把刘项的戏放在毛蒋身上来演,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喜剧效果?熟读非官方近现代史的人,都不难有自己的答案。专制政权除了很多不顾亲人,亲人们都是他们拿来使用的工具的职业革命家外,还在于革命后所建的政权像莫比乌斯圈一样,有一种自噬的残酷功能。那种今天还在大言不惭谈革命,明天就会消失在革命的舞台,被革了老命的人,多到不可胜数。剃人头人亦剃其头,整人者人恒整之,这就是我们现今这个制度的自噬功能。整人整到与家人划清界线(这比袍哥的喝血酒、站稳立场、反水者自己挖坑自己跳更狠),见亲人之死而不救,当然对更多的对其他人的杀戮和大规模非正常死亡,就会被训练得习以为常,无动于衷,免了那妇人之仁。原来他们不搭救自己的亲人,是为了在整人和坑害他人时连眼都不眨。其它更深的引发我不再写下去了,下面引两条与中共高层领导人不救自己亲人的“义举”,以小见大,以窥制度和人性之丑恶的一斑。所引均引自丁抒《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开放出版社2007年5月修订版,引文末注页码),第一条关于毛泽东,第二条关于邓小平,第三关于周恩来。
    
    
    毛泽东对土改时的乱打乱杀知之甚详。一九五九年他回老家韶山村时曾说:“我父亲早死了,要是活到现在,至少要被搞成富农,受镇压。”(P15—16)
    
    
    云南宣威火腿闻名于世。浦家山镇人浦在延第一个将一家一户的个体火腿生产者组织成大规模经营的资本家。其子浦承统在家协助父亲,经商办厂,支持几个妹妹在外读书。三个在北京读书的妹妹后来都转赴延安,加入了中共。(其中浦琼英后改名卓琳,即后来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夫人)浦在延去世后,浦承统继承了父业。他应该算是中国所称的“民族资本家”。可是他家中有些地产,于是被划为地主而关押,不久在宣威第一看守所服毒自尽。(P15)
    
    
    民国初年做过江苏省民政厅厅长、运河水利工程局局长的马隽卿,将女儿许配给了周恩来的胞弟周恩住,并将周的生母接到自己在高邮的家中供养了十多年。共产党到高邮前夕,马隽卿自恃平素无恶迹,周恩来的生母又受他长期供养,便没有逃离。但是,土改一开始他就是清算斗争对象。儿女被插上“地主马隽卿女儿”的标签,四出游街。八十多岁的马隽卿在烈日下挨斗,很快丢了老命。(P18)
    
    
    2008年7月4日8:14分于成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爱国激烈分子警告奸商书 / 冉云飞
  • 稳定是个色情狂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6)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3) / 冉云飞
  • 开博三周年的成果 / 冉云飞
  • 地震“表演艺术家”排行榜 / 冉云飞
  • 百年前日本教学生如何爱国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5)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2) / 冉云飞
  • 成都是中国的书房吗? / 冉云飞
  • 灾区人民有娱乐的权利 / 冉云飞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叶志平为何进不了英模表演团?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4) / 冉云飞
  • 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天才 / 冉云飞
  • 记余秋雨老师二三事 / 冉云飞
  • 由细节看拯灾中的问题 / 冉云飞
  • 月祭四川大地震死难同胞 / 冉云飞
  • 冉云飞:地震校舍倒塌、学生死难报道和评论一览
  •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1)
  • 《四川信息掮客报》创刊了 / 冉云飞
  • 5月23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