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高速推进灾区重建 挑战不容小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3日 转载)
    来源:华尔街日报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流逝。汶川5•12大地震的发生距今已过去了将近两个月,这场灾难致使多个城镇被夷为平地,数百万人沦为无家可归的灾民。
     (博讯 boxun.com)

    中国政府官员已决定务必要在8月之前为将近50,000平方英里、面积甚至大过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受灾地区拿出重建方案。数十个城镇需要重建,有的几乎要一砖一瓦的从头做起。重建遭受重创的历史名城都江堰市就是一项庞大工程。
    
    中国行动迅速的重建计划体现了中央集权体制的优势之处:它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动赈灾所需的财力和物力,并能通过广泛的社会活动激发民众热情。
    
    中国的市级政府已经确立了对口支援地区,并派出本市人员帮助灾区重建。因经济蓬勃发展而握有大量资金的中央政府仅今年就为重建工作拨出了100亿美元,以后还将进一步追加投入。这里面没有经费预算和责任划分上的讨价还价,而正是这些问题在卡特里娜(Hurricane Katrina)飓风袭击后的新奥尔良拖了重建工作后腿。
    
    然而,政府设定的重建速度未免快得令人咋舌──三个月规划、三年重建,这其中蕴含的挑战不容小视。都江堰是一项已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名录的古老水利工程,拥有2,000年历史,因此它所在的都江堰市在如何正确重建的问题上背负了尤为沉重的压力。
    
    那些一心扑在重建工作上的人自己都没有安身之处。由于政府办公楼已因强震变成了危房,规划人员就在一栋满是裂缝、一面墙已经倾斜的受损建筑中搭起了临时工作室。都江堰市规划局局长屈军在他的办公室里放了一张行军床。放在停车场内折叠桌上是供应的方便面和水果。
    
    屈军铺开了一张都江堰市地图,并指出问题所在。他说:“如果现在不马上动手重建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失去机会。都江堰市超过10万人基本上都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如果长时间把他们安置在临时房屋中是不人道的,半年都嫌太长。”
    
    眼下的四川,临建灾民安置点随处可见;不过幸运到只需在这里住上半年即可搬入新家的人应该寥寥无几。在地震中彻底坍塌的房屋有780万间,受损建筑则是这个数字的三倍。官员们表示,即便规划工作可在8月份完成,重建工作全面铺开恐怕也要等到入冬以后。
    
    找地方是个大难题。古城的中心地带已经基本不可用了。屈军估算仅清理废墟就要花费两年时间。临建房也侵占了大片资源,使得能用来建设永久住宅的土地面积进一步缩水。因此屈军认为都江堰市的重建工作必须围绕着一个新的城中心展开,而这个新中心可能从该市现有的郊区小村庄中选择一个。
    
    为了弥补自己的人才缺口,都江堰市政府已经向法国、马来西亚和日本的建筑师以及规划人员发出了邀请,请他们为重建工作献计献策。美国威尔考特建筑事务所(WWCOT)中国区总裁卢成志(Harry Lu)表示,每个人都意识到在都江堰市将会有大规模的土木工程。这家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的建筑及设计公司也参与了此项工作。
    
    不过,飞速开展灾后重建就意味着要打破常规办事。卢成志表示,一般来讲,为了出具总体规划方案,我们需要在当地生活至少三到四个月,了解当地气候、人群类型、产业状况以及适宜植被等问题。而今他只有1个月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切。他说,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对这个规划思考得越深入,头脑中冒出的问题就越多。
    
    很多重大决定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都江堰市需不需要建一座机场?怎样的建筑才能抵挡下一次强震袭击?这些规划人员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追求尽善尽美。
    
    屈军表示,我们无法保证自己的方案一点失误都没有,我们只希望不要有重大错误;或许在当前紧急的重建工程告一段落后,我们可以专注于修缮古城地区;到那时我们的可能会有更多时间集中在这个问题上;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把灾民安置好,帮助旅游业和其他产业恢复元气。
    
    然而,古城才是都江堰市这个旅游热点城市的核心所在。近年来,这里每年的游客接待人次都超过500万。目前都江堰市最大的一座公园尚未恢复对公众开放,其原因一目了然。
    
    驻足于废墟前的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Sichuan Institute of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党委书记刘先杰指出,地震发生前,每天都有几千人来这座公园游玩。他指着一座已半埋于泥石之下的仿古亭表示,旅游业恐怕很难迅速恢复。而为了正确复原为纪念都江堰的开凿者李冰父子而建的二王庙,人们可能要付出几个月的艰苦努力才能保证新工程能符合原有的材料以及设计要求。
    
    然而,旅游业似乎是灾区进行自我修复的核心手段。即便在远离都江堰等旅游热点的地方,许多山村都曾拥有规模不大的旅游产业,村民为游客提供农家旅店,并带领他们观赏山间美景。由于现在人们对震区的安全及环境问题深感担忧,本地工业的发展受到了制约;在此情况下,旅游资源显得越发重要。
    
    一位县级官员表示,北川三分之二的工厂受损严重,无法在原址恢复生产。对于那些从事水泥生产和伐木业的厂家来说,并没有太多易于寻得的就业和收入补救措施。这个时候开展旅游业就成了一个听上去不错的选择,而著名景点的匮乏让当地官员们急中生智──这场地震本身就能创造一些商机。
    
    这位宋姓官员表示,他正在考察唐家山堰塞湖能否被建为一个景区。不久前这里还有很多官兵为了防范堰塞湖溃坝淹没下游百万民众的家园而奋力拼搏,一时间这里成为了全国、乃至国际新闻关注的焦点。
    
    这位官员坐在一处安置点的帐篷外说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唐家山,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品牌,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在古老的北川县城中,绝大部分地区已中被夷为平地,人们计划在这里建一座地震纪念馆。
    
    然而对当地人来说,他们感情上的创伤仍远未平复,这样的计划似乎遥远得和他们没什么关系。现年29岁、来自北川的严春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和六岁的儿子。她说,这里是一个充满了悲剧和伤心回忆的地方,我的家和房子都没有了;现在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女儿。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为这个只有四个月大的宝贝挡住了照射在她头上的灼热阳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