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杨恒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3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国人心中都有一团火,特别是年轻人,火烧得还相当旺。大多的情况下,这火是怒火。2008年,这团火来势凶猛,最早应该是被青藏高原那把火点燃的,随即又有了席卷全球的奥运圣火,可谓火上加火,一发不可收拾,等到CNN和那个好莱坞演员遇到火头上,弄出了燃眉之急;到地震救灾,还有钓鱼岛保卫战,怒火中显出了爱心,至于到最近贵州的那把火,则更让人怒火中烧!
     (博讯 boxun.com)

    回顾过去几个月,在举国震怒、年轻人都被怒火烧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我无疑是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向这些被愤怒弄得熊熊燃烧的年轻人身上泼冷水。不过,火不但没有扑灭,倒经常性地弄得我自己火冒三丈。正如一位年轻貌美的留学生质疑我的:我们爱国,有什么错吗?你们这些好像还生活在过去的知识分子自己缺少了激情不说,还来对我们冷嘲热讽、百般阻扰,难道我们爱国也爱错了吗?
    
    爱国自然没错,而且我也不想再讨论怎么样爱国这个老生常谈。今天我倒要反思她话语中的“你们这些缺乏了激情的知识分子”这个意思。毫无疑问,在这一点上,她有道理。你问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最缺乏的是什么,其中主要一条大概就是激情了。年轻人激动不已的爱国也许爱错了,但中国知识分子们冷静地爱国显然缺乏了激情。
    
    和冯崇义博士推出了一篇《明年起步,三年成就民主宪政》,文中论述中国百年宪政之路走到今天,条件其实已经烂熟,知难行易,如果大家一起推动,困难和障碍并不可怕。这篇文章贴出后,后面出现了很多跟贴,察看这篇跟贴,让我很吃惊。吃惊在哪里?吃惊在几乎没有人反对要中国必须走宪政民主之路,更没有人说宪政民主不适合中国。可是在说到什么时候实现时,几乎没有一个同意我们的三年说,问他们几年能够实行,却都悲观得不得了,让人觉得我们这几代都死绝了,还没有希望。说到理由则几乎是千篇一律:反对的人太强大,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
    
    拿此文和知识分子朋友磋商,他们也是完全赞同中国一定会走上宪政民主,也同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一提法,可说到时间表,就都莫测高深地摇头晃脑起来了。问他们几年,也说不清楚。最后问急了,却蹦出一句,那得看北京。于是又问,我们这么多人都认为可以,为什么不提出点什么,促进一下。答曰:没用,得看北京。
    
    让人郁闷得很。这些缺乏了激情的知识分子,显然比不上那些怒发冲冠的年轻人,那些愤青也许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他们却有勇气和激情去冲自己认为是错的东西发怒,冲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加油。我们的知识分子,就在他们明明知道实行民主宪政的时机已经成熟,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还在冷眼旁观,故作镇定。他们忘记了连普通百姓心中都有一团火,忘记了如果他们都认为要等上二三十年甚至上百年中国才能够在北京某一个人点头下走上宪政民主的路,那么,现在即使有那么一位想成就伟业的北京伟人,也会望而却步。而他的却步是怯于知识分子的冷漠和消极。至于说到宪政民主何时到来,我相信,有了前苏联东欧的例子,没一个人敢真正无知到推出时间表。等到民众心中那团火都烧了起来,等到知识分子的激情也被点燃的时候,就会倏然而至。全世界没有一个人预测到苏联和东欧的变化。
    
    当然作为一名知识分子,该充当灭火队员的时候,义无反顾,可是,每一次面对这些熊熊烈火,即便自己不被点燃,也应该让思考升温了。特别是最近那场西南边烧掉了办公楼的大火,我就不信还不能点燃你心中的激情?这真是可悲得很,我们的知识分子眼看着愤青、年轻人,现在到了中学生都烧出了一团团的火,怎么还不能激情一下?!
    
    至于什么样的激情,我想,对于知识分子来说,那应该是一种追求爱的激情,一种追求民族进步和国家富强的激情,以及对抗一切不公正的事情、不合理制度的激情。
    
    等到我们的知识分子也都能够充满激情的时候,星星之火,就真地可以燎原了。年轻人也就看到了引路的火把。
    
    杨恒均 2008-7-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人心中都有一团火/杨恒均
  • 冯崇义、杨恒均
  •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冯崇义、杨恒均
  •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 杨恒均: 建议秘密警察调查冒充“网友”对话锦涛的假网友
  •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杨恒均
  • 从容淡定,风流蕴藉──杨恒均的时政散文/李昌玉
  • 杨恒均: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 潘一旭:时代需要杨恒均
  • 杨恒均: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 杨恒均: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 杨恒均: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 杨恒均:天灾人祸促成思想解放?
  • 杨恒均: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 杨恒均:对不起,但我不得不伤害你的感情
  • 杨恒均: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 冯崇义、杨恒均: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 杨恒均:在缅甸的废墟上思考主权和人权
  • 杨恒均: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