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大碎尸案终极设想/悼红轩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很多网友对我寄予厚望,很希望我能够让事情真相还原,我想在文章之前先告诉热心的网友,我真的会让你们失望。因为无论我们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没有人会鸟我们,他们只会偶尔的来打开我的博客,看看那些网友的留言,冷冷的笑着撇撇嘴,这于凶手而言,肯定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
    
    我记得美国影片《人骨拼图》里面的情节,凶手沉迷于杀人的快感中,与警方玩那种高深的智力游戏,每一个现场都精心布置,而且都有其原因以及出处,总会给警方留下点线索,那样的犯罪,才是真正让人惊叹的高智商犯罪,而杀害刁爱青的这个凶手,是个无耻、懦弱、卑鄙的家伙,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看我的博客,我想你会看的,每天几万的点击量,那么多的热心网友帮我提供线索,你这样的懦夫能不害怕吗?你会来看的,甚至你会来留下点混淆方向的线索,你战战兢兢的享受着这种快感,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正义的力量总会降临到你的头上——虽然你现在可以偷偷的笑。
    
    线索很多,基本已经凸显,我的博客我本人根本发不了任何文章,我找了和讯的管理人员,结果都是不了了之,我不知道这后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但是我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我经过试验,外地的朋友可以帮我发出这些文章。
    
    我现在已经出离愤怒了,因为太多的现实让我寒心,我也让我的网友们失望了,不是我希望的那样,实在我们的力量太微乎其微。
    
    南京公安局,除了开始的时候正面回应了一次,从此不再露面,这是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能回应一下?这么多的线索,真的都是胡扯吗?我不相信!
    
    我们发表几篇关于政治方面的文章,只要是反党反政府的,你们不出几天就可以把发表文章的人“绳之以法”,缉拿归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论处,行动神速精准,让人叹为观止!而今,这么多的人,提供了这么多的线索,你们却置若罔闻,噤若寒蝉,要我说,你们这是在逃避!你们这是在纵容!你们这是在枉法!
    
    如果你们觉得消息都不足信,那么请问你们是依据什么来断定的?既然有人都指名道姓的说了出来,你们为什么不去亲自调查一下?
    
    网友的方向也许是错误的,如果你们真心的如你们所说一直没有放弃对此案的调查,那么为什么不给广大的网友一个侦破方向?你们说关于此案的材料已经有两个屋子那么多,那么为什么不给出一点点来?
    
    在百度贴吧的这个帖子:
    
    南大碎尸案终极设想/悼红轩
    
    
    南大碎尸案终极设想/悼红轩


    
    是2008年5月28日发出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你们去调查了吗?如果他不是凶手,那么为什么他会在12年后的这一稀松平常的一天忽然发这么一个帖子?这样的线索,简直可以说是最最重要的线索,也是最宝贵的线索,你们调查了吗?迄今我们没有见到你们回应。而伟大神奇的视金钱如亲娘、为了钱可以随意更改排名顺序、阉割真实搜索结果的太监百度,在我将文章发出之后,竟然在短短几小时后将此贴吧迅速地删除,是谁给了百度这么大的权利竟然擅自对人命关天的大案线索随意毁掉?百度在此案当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又是谁让百度去删除的这个贴吧?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如果是我本人,让百度随便的去删除一个贴吧,百度会鸟我吗?他会听从我的安排吗?不会,绝对不会!(除非我给他钱,因为他只要有了钱,什么道德操守都可以抛开)那么是谁给百度打的电话?要求删除?理由是什么?这不是线索吗?幸亏我本人了解你们这些龌龊部门的黑幕,将此贴吧进行了截图,否则,我们也许没有这个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你们的执法不作为!
    
    
    南京公安局,不要跟我们百姓打什么太极,说什么一直没有放弃此案的侦破,如果你们真心想要侦破,那么就应该从百度贴吧开始查!这个IP地址是山东德州地区的IP地址,而且我们也知道,这个IP地址完全可以找到,网络机房有动态IP分配的记录,网吧有身份证上网以及视频记录,都可以去查。德州地区96年在南大校园的人,也完全可以找到档案,你们做了吗?
    
    我并没有坚决的认定贴吧注册人是凶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发帖人肯定与刁爱青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来分析一下,贴吧里面只有一句话:“刁爱青,真的好想你,希望你过的很好。”根据这句话来看,发帖人对刁爱青有着一定的感情,而且有一点忏悔的意思,他对刁爱青肯定很熟悉,这说明他即使不是凶手,那么他也是知情者,知情而不报,内心一直不安,所以才注册百度贴吧,发出这么一篇诡异的帖子,而且可以看出他仅仅说了这么一句话,意犹未尽又有难言之隐。刁爱青宿舍里面的同学,到底有没有德州的?或者查一下公安内部网络,完全可以查到他们现在的去向,对于这个贴吧,你们一直不做任何的回应,这怎么能让我们信服?怎么让我们相信你们是在匡扶正义?为民除害?让一个杀人千刀的凶手逍遥法外?就让他在人民中间悠然的生活?
    
    
    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善良的,很多事情我们如果不去亲自尝试,无法进行详细逼真的描述,我们来看一下WCAT666这段恐怖而又变态的文字:
    
    “把匕首插进她的后背,因为骨头的阻挡和用力方位的不准确,竟没有插得很深,她痛苦地哼了一声,一边转身,一边倒地。血喷了很多,匕首像锯子一样啃噬她的后肋骨,却很糟糕地嵌在那里。用劲拔出,仿佛听见“吱呀”的一声,如开启陈旧的木门。
    
      “很害怕她会大声惨叫出来,于是用匕首迅速割断她的喉管,军用匕首真的是样好东西,看似不经意轻轻一抹,对方的喉管就会像花儿一样绽放和凋落。不过可能真的水平不行,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喉管这么硬,本来应该很锋利的匕首此时显得特别的钝。她不断的翻着白眼,两只手在空气中徒劳而无力的挥舞,她还没有死,我俯下身温柔的看她,她已经不能发声了,这下没有害怕的理由了。
    
     “血液汩汩流出,从她的背和喉。你有生之年都不会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象,她的喉部正在鲜艳的如花般绽放,猩红的血泡一个一个的鼓起和炸裂,伴随清泉一样悦耳的流淌之声。那声音又变得怪异,咕咚咕咚的,好像她在极力吞咽,试图把业已流出的血液再吞回体内。她的喉管像是深水中的芦根,被拓荒者的镰刀割伤,露出白花花水灵灵的横切面。伤口的周围积聚了一层细细而嘈杂的血沫。   
    
      “忽然就不想再割她的喉咙了,旧伤加新伤,那她该有多疼啊,还是换个地方吧。   
    
      “把匕首端正地插进她的胸口,手感觉到了阻力,这阻力让人心里很充实。骨头在匕首的压力下纷纷断裂,很轻微的‘喀嚓’之声。她的心脏那么柔软,像棉絮一样温暖着凶器。她年轻的身躯好像是专为了这把匕首而生,那么完美。
    
      “她的眼神很迷人。像孩子一样的恐惧,又有点沧桑的迷茫。最后,像风中吹了很久的暗红色火炭,慢慢熄灭,黯淡下来。
    
      “我观察他的死相。她的血液很鲜艳。没有被血液覆盖的皮肤则好像已经泡过澡一样的白。她的嘴巴微微张着,她的牙齿很白。她的眼睛圆睁,像是涸泽之后的鱼。她以绝望而悲伤的姿势死亡。  
      
      “打了个寒噤。这南京一月的寒冬,我穿着棉衣还感觉到冷,何况她这个光着身子斜躺在地板上的人呢?拿起她的衣服,一件一件铺在她的身上。那些衣服很细心地掩盖了她身上的血迹,使她看起来好像是在睡觉时做了个可怕的恶梦。我想我真是个善良的人。
    
      随后的时间里,我枯坐在墙角看着她,她现在安静的躺在那里,我托起她的头,她的脖子已经再没有支撑的作用,头很重,像呆滞的木偶。我拿起她的头,闭上眼睛,转动,那皮粘得紧,旋转了360度,竟自转不下来。”
    
    
    多么精彩的描述,多么完美的谋杀,最让我惊叹的是“骨头在匕首的压力下纷纷断裂,很轻微的‘喀嚓’之声”这句话,我没有亲身经历过,我绝对不会写出这样的细节。作者本人,是非常可疑的,即使仅仅是文字游戏,恶作剧,联系他上一篇的那些变态文字描述以及可怕的细节,很值得我们怀疑。我们应该知道世界上有几个案件就是因为作者本人透露出的细节而露出了马脚,最终被识破并归案的。
    
    刁爱青的舍友提供线索说刁爱青自己曾声称认识了一位作家,这个线索,我不相信无法查起。能悠哉地坐在南大校园的长凳上,40多岁,手拿摇扇,说自己是作家,这个查不到吗?鬼才相信。40多岁的人能有多少?排查不出来吗?
    
    爱金属DE女孩说:“这不是一个人做的,这是一个小圈子里的秘密”,她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你们完全应该按图索骥,让天涯提供IP地址,找出注册此ID的主人,进行盘查询问,可是你们这样做了吗?你们是真心想破获这个案子吗?
    
    
    有网友回忆,南京,夏夜,爸爸、妈妈一起和南京市公安局的领导纳凉聊天,这位领导谈起了这个案件,她听得真切,说案件基本查清了,查到军区结果就不了了之,这个是不是事实我们无从知晓,你们心知肚明,我们只能对你们抱以最大的怀疑!
    
    网络深似海,总会有线索值得我们重视,“很多的”在自己很久以前的日记里面,提到自己搞了一个惊天骗局,他自己骄傲地说:“譬如我念大学的时候,曾经设计过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骗局,欺瞒了学院的教学秘书,再糊弄了学校的教务处,弄到一间偏僻小教室的专署权,从教学楼管理员那里合法获得了钥匙。平时大门一关,窗户上贴个纸,上书‘数学建模’四个大字,就宣布此教室不再对外开放。于是这里就成了我的后院,很快乱七八糟的人就进来了,乌七八糟的事就出现了。当然,这个事情从侧面证明了我的智商和胆识,相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很多的所说的乱七八糟的人是什么人?乌七八糟的事是什么事?他们到底有几个人?做了什么事?那个专属于他的“偏僻小教室”现在还存在吗?那里面是什么布置?我们可以不可以这样猜想:拥有此偏僻的小教室,他们一群乱七八糟的人,可以干很多乌七八糟的事,贴上一张纸‘数学教模’四个大字,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那么就可以有充分的时间、专属的空间来做‘乌七八糟’的事了。对于此人,他是一个尸体被“大卸八块并不感到恐怖”的人,他“已经司空见惯”了,他对于尸体的腐败很了解,当初你们说此人有医学知识,而他正是医学专业,对于如此可疑的对象,你们调查询问过吗?我们知道,你们没有询问,因为背景很深,因为他与军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我博客里面留言的“記憶抹茶”,她说:
    
    “那天,1月15号,我晚上和同学出去逛街”,“到学校时候已经很晚了,大概22:00左右”。
    
    “ 我在学校对面‘第一个路口拐脚听到些嘈杂的吵架声, 一看那红衣服女生不就是我们学校的吗?他旁边的男人戴著个眼镜,身高1米75左右,在拉扯她,两人似乎很激动,而且我还听到了两人是关于一些小摩擦而产生矛盾的。”
    
    她还说:“凶手男,年龄30--40之间,96年居住在南大附近,母亲是原南京大学教授,父亲是高干。”“凶手有私家车,是奔驰黑色,以前看到过的”
    
    真的很可怕,惹不起,普通百姓怎么惹得起?母亲是教授,父亲是军区高干,坐着奔驰轿车,你们公安局惹得起吗你?当然惹不起,所以查到军区门口,就戛然而止了,我们能理解,不过你们不要欺骗我们,说什么一直没有放弃,这是在中国,你们说什么话,我们都要掂量掂量。
    
    
    实在太让人感觉可笑,这么多的线索,伟大的公安干警竟然束手无策,12年之久的沉冤难以昭雪,对于刁爱青的爸爸妈妈以及她的亲人,情何以堪?
    
    你们说没有黑幕?你们一直在查?那么你们查了什么?你们现在有没有进展?为什么再也没有了回应?
    
    我们都有“受迫害妄想症状“,在这个国家,这个政府,已经没有任何公信力可言,你们说的天花乱坠,我们也不会相信!
    
    在中国,让公平、公正的执法见鬼去吧!谁相信谁是傻逼!(抱歉我说了脏话)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_(博讯记者:悼红轩主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瓮安事件与政府公信力的缺失/悼红轩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卸下钳制思想的锁链——悼红轩
  • 是谁给你权利慷国家之慨?——悼红轩
  •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起源/悼红轩
  • 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危机/悼红轩
  •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 关于《几千个孩子的生命呼唤你们的良心》一文/悼红轩
  • 时评:生命没有贫贱高低之分/悼红轩
  • CCTV现在最大的悲哀在哪里?/悼红轩
  • 我们这个国家不缺少你们这些精巧处世的聪明人/悼红轩
  • 瓮安事件之我见—悼红轩
  • 有隐情?宣传部开始压制媒体和网络讨论南大碎尸案/悼红轩
  • 我们的青天大老爷来视察民情-悼红轩
  • 中共官场现形记/悼红轩
  • 村支部书记在任最后一天被村民严刑拷问/悼红轩
  • 我们要保持高度一致-悼红轩
  •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自己的选择-悼红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