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振荣:我说“朱坚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说“朱坚强”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2008-6-24《搜狐》网爆出了汶川大地震中一则有关“朱坚强”的新闻,现抄录如下:
    
    成都彭州市龙门山镇团山村村民万兴明家的大肥猪,震后被埋废墟下36天后刨出来时,还坚强地活着。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用3008元将这头猪买下来,并给他取了小名“36娃儿”,大名“朱坚强”。樊建川打算将它一直养到自然死亡。
    
    好了,“朱坚强”原来是在大地震中一只死里逃生的猪,就是说它不是人,可是起了人的名字,被“树立”为生命类(包括人在内)的“典型”。如果说“朱坚强”在我们这个“以人为本”的中国社会里不是孤立存在的,那么,与它共同存在的社会中的人却显得异常“脆弱”,应该叫“人脆弱”。庶几,当樊馆长的“猪”因为“坚强”住进了博物馆,“后事”(“养老送终”)有了保障,对比之下,汶川大地震中的那些没有失去生命、但已经变成残废的人下半辈子生活无有着落,岂不令人伤悲!对这样事情加以质问,社会好像是“以猪为本”?不仅仅如此,把此事和北京为了开好奥运会,专门搞了宏大的“奥运猪工程”的事情联系起来看,中国社会“性质”是什么?答案好像自己会磞出来。
    
    我在这一篇文章中声明:我没有任何讥讽樊馆长的意图,他是一位热爱生命的人,对于一个被埋在废墟下36天,其生命仍然存活的猪表示好奇,并且把它作为汶川大地震一个“顽强”生命体之活标本,放到他的博物馆——这样的“善待生命”行为是无可厚非的,又如果这种行为在客观上是为社会锦上添花,那么,问题又在于,他所处的社会若是一个锦上添花的社会,我想他的行为绝对引不出“给猪”“树立典型”的批评,但是,这个社会如果在“善待生命”上走得很偏颇,那么,锦上添花的行为就有可能弄巧成拙,把人的社会“猪化”的真相有可能给翻腾出来。
    
    仔细一想,问题不是就来吗?万兴明先生在盖猪圈时,弄了个“豆腐渣工程”,以至于大地震来了,它给倒塌了,但是,这个“豆腐渣工程”在倒塌后,变成了稀疏的物质,缺乏对生命体可以造成致命性威胁的水泥块、钢筋条和大量的粉尘,他的猪即使被埋在废墟里,也就有幸活了下来。可是呢?在大地震发生时,数以万计的汶川一带的小学生、中学生就不幸运了,学校的“豆腐渣工程”在大地震中破裂,变成了可以把任何生命体压偏的水泥块,断裂的钢筋像尖刀一样的可以刺穿生命体任何部位,不合格的水泥在剧烈摇晃中产生的大量粉尘却可以进入生命体的呼吸器官,变成使窒息生命的物质。于是,学生——我们的小学生、中学生——的生命就不“坚强”了,数万条生命死在了大地震中,显得多么“脆弱”啊!也都是在四川,也都是在同一场地震中,在同一个时间里,震出了“脆弱的人”和“坚强的猪”——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
    
    如果不是中国出了个“朱坚强”,那么,所有想逃脱对大地震负责的人就会用“生命体是脆弱”的话来蒙混过关,但是有了“朱坚强”,这话就说不过去了。万兴明先生盖猪圈时,肯定没有图纸,也谈不上设计,所以寻找“豆腐渣工程”的事情只能责怪他“粗心”,可是,地震中所有倒塌了的校舍(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其实都有设计图纸,图纸上都有计算,而且也都是按图施工的,施工过程想必也着各种各样的监督,工程完工后,也都有一律的对于工程是否合格的检查验收,因此,仅就理论上讲,每一所学校的建设都是本着“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原则实施的,所以,死了那么多学生的事情,只能怪老天爷了,谁叫搞大地震?
    
    2008年5月20日,《搜狐》网《绵阳教育局:地震倒塌校舍为豆腐渣说法无依据》的文章披露,绵阳市教育局副局长姚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就理直气壮第说:“说这些学校教学楼存在豆腐渣工程的说法,完全是没有依据的”!言下之意,搂都是合格的,防震的,就是给塌了。记者又问道:“那为何北川中学地震中,新建的教学楼倒塌了,而旧的办公楼和教职工住宅楼却没有倒”时,他怎么说?你能猜出来吗?绝对猜不出来,他说:“因为教学楼窗户较多”。听了局长大人上面的话,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社会出现了“豆腐渣工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社会是一个“豆腐渣社会”。在“豆腐渣社会”中,人妖颠倒,是非混淆,善恶不辨,美丑不分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结果,连绵阳教育局也变成了“豆腐渣局”,甚至绵阳市政府或四川省政府都好像是“豆腐渣政府”了,住到里面的人,哪一个有“朱坚强”“坚强”呢?在需要他们做事或负责任时,都稀松得提不起来,变成了“豆腐渣人”。
    
    对比地看,住在了“豆腐渣圈”里的“朱坚强”倒是显得可爱,它最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肉猪,没有在“豆腐渣社会”化为“豆腐渣猪”。因此,在汶川大地震后,把它“请”进博物馆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件。职此之故,我是不反对樊馆长的做法,我认为,他树立了一个“猪典型”的做法实在是有所寓意,如果不是以此来讽刺“和谐社会”,也可能是要暴露社会“以猪为本”,猪高于人、猪贵于人的特征,批判社会上“重猪以轻人”的主政者,其手法沿用了晏子谏杀烛邹的传统,提出的问题是“人重要,还是猪(鸟)重要”?因此,樊馆长的这一篇“文章”若是可以被大众读懂的话,中国岂不是出了一个现代大谏家!在一个拍马溜须成风的社会里,一个具有讽刺精神,敢谏、又能够巧言的人脱颖而出,真是难能可贵啊!
    
    说到这里,我得需强调,樊馆长用“猪”的“坚强”所做出来的事情,也许没有“讽”和“谏”的任何意味,他作为一个“热爱生命”的人在有生命的猪身上发现了生命“奇迹”,仅此而已,可是,问题不可以在此结束,因为我们人类社会一旦遇到“奇迹”,那人就得特别小心和特别留意,千万不可马虎从事,为什么呢?“奇迹”这东西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不停,就有一个“奇迹链”形成,以至于最后,“小奇迹”会带出“大奇迹”,所以,我担心住近了博物馆的“朱坚强”如果在“怡养天年”过程又弄出“奇迹”,和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的老公猪一样张开口,发表演说:“同志们(对着猪群——作者注),有一个答案可以理解我们所有问题,我们可以把它总结为一个字——人,人就是我们唯一的真正敌人。……人是最可怜的家伙,产不了奶,也下不了蛋,瘦得拉不动犁,跑起来慢慢吞吞的,连个兔子都逮不住,而我们的劳动所得的其余的一切都被他们占有!”——这种鼓励猪辈造反,以反抗我们人类的“奇迹”若出现,谁不害怕呢?就这个意思,我建议,为了避免猪演说“奇迹”发生,别叫活着的猪住进博物馆,把死后的它制作成标本放到里边,有可能会安全一些。
    
    在这个多事的2008年,小心,小心一点,别让猪弄出“奇迹”!
    
    2008-6-26(首发稿)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夸父追日的三大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武振荣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下)/武振荣
  • 论“文革”之哲学意义(上)/武振荣
  • 旱天作雨:对未来中国民主莅临的一种思考/武振荣
  • 胡锦涛害怕什么?/武振荣
  • 中国历界政府为什么无名无姓?/武振荣
  • 论胡锦涛为什么要排毛?/武振荣
  •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我见/武振荣
  • 富总裁的“穷小子”包装/武振荣
  • 论在民主秩序之中人的“自吹自擂”/武振荣
  • “天命”、“使命”与“过家家”/武振荣
  • “文革”三帖/武振荣
  • 1966年的革命:毛泽东的“迷路”/武振荣
  • 晒晒网络新成语:“正龙拍虎”/武振荣
  • “接班人”与“雇工”/武振荣
  • 对宋彬彬为代表的“老红卫兵”的评说/武振荣
  • 武则天的“无字碑”与毛泽东的“无字遗嘱”/武振荣
  • 答剑眉/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