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国家监狱化的新浪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转载)
——也说“余、王、范道德风波”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朋友问,如何看待“全国网民争议余秋雨、王兆山和范跑跑”,我歪头想了想,说,“余、王、范道德风波”,实质是中国正在出现“国家监狱化”的新浪潮。
    
    中国监狱自古有两个始终如一的特色,其一,监狱永远只有两种人,管制者与被管制者,被管制者的任何言行都只能无条件服从管制者,哪怕管制者说谎话疯话;被管制者必须接受管制者的一切监控;其二,被管制者的一些真话因源于专制生态,也会破坏道德和法律,最终毁灭人性——囚犯说没有道德的真话,狱卒说伪装道德的假话!专制时代的社会监狱化只会恶化专制。
    
    比方,2008年5月22日,范美忠在天涯论坛写下博客《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坦白自己虽出身北大,为人师表,却没有在地震那一刻先救学生,倒是大胆展现了“范跑跑”风采:“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这种坦然颠覆普世道德价值观的真话,只有监狱中的管制者与被管制者才能说得出。以范美忠身为一民办学校教师的卑微地位,显然排队于被管制者。有长期研究监狱者发现,今日中国的监狱之所以总是将好人改造为坏蛋,根本原因是,在监狱中道德是完全颠倒的——管制者鼓励被管制者背信弃义、告密和诬告,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他人的伤害上;被管制者将谋财害命、男盗女娼、极端自私等等不可公开的羞耻事,在狱中自我标榜,以谁能坦露非道德奇迹为光荣,以健康人性的泯灭为乐趣。
    
    范跑跑身在学校,何以会说出监狱犯人爱说的话,具有监狱被管制者思维?这只能说,今日中国社会因长期实行国家管理监狱化,而让许多良民也习惯成自然,不知不觉形成了囚犯思维。
    
    至于“著名文书”余秋雨和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赈灾文学”,更是在赤裸裸地宣传国家管理监狱化,向全社会推广监狱管制者逻辑。
    
    “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这样合理合法的反腐败、反豆腐渣行动,在余秋雨笔下,却是要坚决禁止,这难道不是一种监狱文化社会化?!只有狱卒才会无情压制囚犯的任何合理要求!尽管有时“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
    
    常常自称辞去公职的“自由文书”余秋雨,自然会否认属于狱卒之类的监狱管制者,但铁证如山:先只要想想其博客文章《含泪劝告震区灾民》在2008年6月5日由“人民网”首页推出,便可明白。“人民网”何等身份?是总书记时时挂念,唯一驾临慰问作客的“中国第一官网”,毫无疑义的“管网”。再看看余秋雨如何“含泪”,更是一目了然——“含泪”首先是重申“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这不正是狱卒天天要讲的话么?其次是巧舌如簧地欺骗被管制者,冤死的孩子们不是死了,而是放弃生命,入地成佛了:“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照此说法,地震中死的人越多,佑护中国的菩萨就越多,地震中死人多多益善——哪一个囚犯能忘记狱卒这样的哄骗歌?余秋雨从“文化口红”进化为狱卒,不正是今日中国大步走向国家监狱化的轨迹么?!
    
    王兆山对地震灾民的名诗虽然艺术性更上一层楼,却因晚余秋雨“含泪”一天,且首发只是省市级媒体《齐鲁晚报》(2008年6月6日),只能算拾余氏“含泪说”之唾沫——“纵做鬼,也幸福”,“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种“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的麻醉剂,早已深藏于余秋雨的表面“含泪”实则含笑之中,史无前例,连郭沫若也自愧弗如。
    
    可以铁定,余秋雨与王兆山都不会信自己说的谎言,但却为了维护监狱管制者的既得利益,明知在欺人,偏要天天哄——这正是中国监狱的中国特色:囚犯说没有道德的真话,狱卒说伪装道德的假话!
    
    仅仅一场“余、王、范道德风波”,便将今日中国大步走向国家监狱化的新浪潮展示无遗。
    
    华夏历代专制者,一般都枕于两个梦想,一是万寿无疆,一是江山万代。在发现“万岁梦”破灭后,就全力于江山万代工程——朝思暮想国家监狱化,只有全国如同一个大监狱,才可能控制一切民主自由。
    
    但秦始皇时代不可能国家监狱化。秦皇可以统一六国,可以长城万里,却无法全国监狱化——那时的帝王太蠢,只知统治到县级,乡间多依靠乡绅代理,且还留下许多王法不管的寺庙,故无论怎么重用法家,焚书坑儒,至多也只能国家半监狱化。毛泽东时代倒是“唐宗宋祖,稍逊风骚”,集千古帝王之大成,似乎全国都建成了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全国山河一片红”,但仔细比较今昔,仍不可算得全国监狱化——红太阳虽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之“欲与天公试比高”凌云壮志,终因时代局限,生产力阻碍,高科技时代尚远,不仅无力在线监控全国,连身边的“亲密战友”的“571”工程纪要,也是最后才侥幸得到。可叹一代雄主,仍然只能叹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暴君泪满巾”!
    
    只有今日“和谐中国”,生正逢时,“科学发展”,借助信息时代高新科技之东风,将手机、轿车皆变成跟踪窃听器,将电脑、互联网皆发展为家庭监控网,让全国十三亿百姓,“一个都不能少”,人人如在监狱中一样透明!如此国家监狱化,何其高枕无忧!
    
    然而,国家监狱化纵然可以一时稳定高于一切,但却会不断产生“余、王、范道德风波”,“余、王、范道德风波”必然不断扩大“囚犯说没有道德的真话,狱卒说伪装道德的假话”范围,最终将中国人的人性全部干净地彻底歼灭,以致于美国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近期对中国人的评价仍然是“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于是乎,中国便由“国破山河在”变为“国在山河亡”,变为“国在人性灭”!
    
    不知得意于“国家监狱化”者,是否乐此不疲?
    
    2008年 6月26日于深圳 早叫庐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