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仲维光:法拉盛拉响了历史性的警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1日 转载)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自中共五月十七日在纽约法拉盛对法轮功实行造谣、诽谤和买凶攻击退党中心以来,历时一个多月。从最初的很多法拉盛居民被中共谎言蒙蔽,不少被中共收买的人在法拉盛攻击退党义工,到了现在法轮功学员通过持续在法拉盛讲真相和几次大型的游行集会,很多法拉盛的居民了解了真相,明白了中共是制造法拉盛事件的黑手,法轮功学员的善与中共帮凶的恶形成了鲜明对照,中共无法再进行欺骗,帮凶越来越少。绝望之余,中共不仅启动了老牌特务,所使用的手段也越来越残暴,如中共帮凶持械对包括大纪元副主编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击,甚至攻击纽约的警察。针对以上种种,大纪元记者黄芩采访了在德国居住的旅德华人学者仲维光,请他对法拉盛事件的发表看法,以下是根据录音整理。
     (博讯 boxun.com)

    法拉盛事件是国际共产社会的一贯手法
    
    法拉盛事件实际上是拉响了历史性的警报,法拉盛事件从历史上来告诉我们,共产党的本性并没有改变,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在历史上各个共产党国家,他们实际上从共产党一成立,就开始不断地采用像法拉盛事件这样的方式,来对付和他们意见不同的人、来对付反对他们的人。
    比如说,苏联的托洛斯基在当时还是一个共产党的高层,但是由于托洛斯基和斯大林意见不同,后来斯大林就派人在莫斯科把他暗杀了。另外在六十年代以后,苏联有很多流亡到海外的人士,但是克格勃也是经常采用暗杀、绑架的手法来对付这些异议人士和反对他们的人士。在柏林墙倒塌、东欧共产党崩溃之后,从苏联就查出来,当时流亡到法国的很多苏联知识份子当中,有非常多人是为克格勃工作,在从事破坏活动。
    这样的活动也表现在前东德共产党秘密档案解禁后,也发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说一个前东德跑到西德的足球运动员,后来发现他被一场制造的车祸撞死了。还有一个在科隆为东德秘密警察工作的人,他在七二年慕尼黑奥运会时,曾经计划将一个跑到西德的东德运动员装入集装箱运回东德。这项计划最终没能实现,因为在计划中有的人产生了犹豫。东德在西德搞破坏的人中,也有很多当时在东德的秘密警察,当中有十几万人直接或间接的从事在海外的对于异议人士、对于西方社会的干扰和破坏工作。
    
    法拉盛事件说明共产党的流氓本性没有改变
    
    至于在中国,大家对于中共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就更加熟悉了。在共产党成立的初期,它对于党内的异议人士曾经常采取骚扰、暗杀和破坏的方式。在共产党执政后也是这样,六十、七十年代共产党经常向东南亚国家输出革命,派自己的人在东南亚帮助他们去反对自己的政府。然后还有许多在海外、香港的侨民中间,有很多人是共产党地下党员,他们从事这种骚扰破坏活动。到八十年代以后,这样的现象就更多了,如共产党对留学生的控制。由于共产党过去几十年在经济上的停滞,迫使它从八十年代开始不得不采取一些开放的手法,派出一些留学生到海外。但是这种开放的手法紧接着就使得中共在海外的活动,比起八十年代以前就大为增加了。因为八零年之前很少派出留学生,派出来的人也是互相监督、回去告密。
    八十年代之后,随着留学生的增加,中共加强了对海外的留学生和侨民的控制和骚扰。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就是派到法国的留学生姜友路,后来因为突然发现他思想有一些个不大对头,居然给他灌了迷魂药,绑架到使馆,送到飞机场,想把他绑架回中国。姜友路的同学发现他失踪,于是就报告了法国的警察局,后来警察在机场看到是姜友路的护照,就把他扣下,姜友路渐渐的苏醒过来,醒来后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才想起来时有人给他吃了药。从此以后他在海外走向了一条反对中共的道路。
    所有这些现象都可以使我们看到,共产党在历史上就不断地采用各种类似法拉盛事件的方法,来迫害、制裁异议人士和不同意它们意见的侨民和团体。因此法拉盛在今天发生的事件,对于所有对共产党有所经历、有所认识的人,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它是共产党所采取的一贯手法在今天的翻版。
    因此法拉盛事件说明了第一方面,共产党的流氓本性没有改变,虽然经过了文化大革命到七六年后,它们采取的一些个所谓的开明开放的手法,但是从七六年到零八年三十年多年来,共产党的最根本本性没有改变,甚至采用的手法都没有什么改变。它还是那个共产党、还是那个没有任何规矩、肆无忌惮的共产党。
    
    法拉盛事件再次告诉世界共产党的威胁依然存在
    
    第二方面我认为法拉盛事件再次告诉世界,共产党的威胁依然存在,它的威胁不仅是对于它国内的民众,也是对世界上其它地区的民众都是一种威胁,这种威胁在过去半个世纪冷战时西方人和全世界的人看得很清楚,在美国曾经有入境时如果你是共产党员的话,是被拒绝入境的。在西德和其他民主国家,共产党也都是非法的。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存在呢?就是因为共产党所采取的行为不遵守人类的规范,非常的肆意而为,在很多时候,往往采取一些残暴的、非人道德的方法。如过去西方的很多恐怖组织在六、七十年代,比如在西德的恐怖组织,它们都是受东德共产党支持的,也就是说共产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这一本性全世界都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所以在冷战时期,就形成了东西方的对垒,就形成了西方对共产党极为警惕,在各国只要共产党出现的话,大家都知道它们可能做出非常离谱的、超出人们想像的残暴行动和无赖行动。
    这样一种现象在八九年之后,由于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使世界误以为共产党社会已经结束了,共产党的威胁已经不再存在了,因此很多人放松了对共产党的警惕,尤其是中国共产党在七六年之后所采取的一些假的、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方法,也使得西方一些人一厢情愿的以为中国共产党已经有所改变了,但是中国共产党就一直在说,邓小平就不断在说,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实际上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和共产党的那种不择手段是一致的,只不过他现在用到经济上了,说穿了也就是能维持住共产党的统治,能使共产党把握住权力就是好方法,还是和他们在其它问题上、和历史上的做法是一样的,总是不择手段的。
    但是共产党这样一种做法,使得西方一厢情愿的误以为中国共产党有所改变,有些人是误以为,有些人是根本就不愿意看到共产党没有变的这个事实,因为他们要欺骗其他人,要和中国做生意,要从中多捞些好处,那这样一种东西,尤其是这种绥靖和这种迷雾,在八九年整个共产党崩溃以后到达了一个比较高的高潮,也就是说弥漫的很厉害。
    这里面还有一点就是因为在八九年天安门事件时,邓小平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这样引起了全世界的公愤,因此在八九年全世界对中共的实行了制裁,大家可以看到,实际上对共产党的打击是很大的,是令共产党害怕的,也就是在八九年全世界人对于共产党的制裁,才使得中共在八九年以后采取了收敛行动,就是它对于外界的进攻性到达了一个最低点,共产党只能安心搞好国内,也就是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共产党没有能力再往外攻击了,它维持自己的统治已经岌岌可危了。在八九年之后,全世界只剩下两三个共产党了,以为共产党过去了,因而全世界放松了对共产党的警惕,但是实际上共产党并没有过去,中国共产党在夹缝中反而从全世界的绥靖和迷雾中获得了好处,因为西方的经济不景气,西方人想利用共产党来获得利益,而实际上共产党也是把自己对民众的剥削和压榨,这种由于共产党社会的封闭所带来的不平衡和不平均现象,分了一杯羹给西方的商人和政客,所以西方从中共得到了一些好处,因而就散布这种共产党的威胁似乎过去了,似乎中共已经有所变化了的论调。
    但实际上大家可以看到,从九十年代以来到九五年,中共也确实没有能力来大面积进攻、来迫害别的人。但是到了九五年之后,共产党就继续开始迫害民众,比如吊销海外留学生的护照等,尤其是九九年开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但由于受迫害的实际是几千万法轮功学员,而更多的人他们还是采取一种袖手旁观的态度,还是不愿意看到这个事实。实际上在九十年代末期以后,共产党的本性和威胁已经开始又重新越来越明显的出现在世界人民面前。
    
    法拉盛事件是继九•一一之后又一个历史性的转折
    
    到了九一一事件出现的时候,西方人才第一次发现,在冷战以后,在八九年共产主义集团崩溃之后,整个西方民众他们的生活实际上还是受到一小撮极端主义分子、一小撮极权主义思想的人和一些个具有极权主义倾向集团的威胁。九一一后,使得西方很多人重新提出来,就是共产主义的威胁并没有过去。尽管如此,九一一以后,很多的西方人还是由于中国的地域关系,比方说中国离西方过远,还由于中共仍然没有显示出它们的能力,能够像六、七十年代那样取代苏联和西方抗衡,来输出革命,对西方和其它地区产生骚扰,所以九一一之后,西方的注意力还没有集中在中共身上。
    但是我觉得法拉盛事件,可以说是继九一一事件之后又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事件,也就是说,法拉盛事件使得人们再次看到中共已经像六十年代一样,再次在西方制造事端,再次把国内的那套没有人性的做法,那套不顾国际行为规范的做法输出到美国法拉盛街头。因此九一一和法拉盛事件以后,我认为历史就更明确的提出了这个问题,极权主义的威胁、共产党的威胁并没有结束,而且我觉得这几年,残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像中国、北韩对于世界的公开的、面对面的威胁开始增加。在过去中国对于世界的威胁是一种间接的,例如在环境上、在道德上和其它的那些地方,可能随时对整个世界产生一种威胁和产生巨大的破坏作用。但是法拉盛事件后,使人们看到在面对面的、共产党六、七十年代冷战时期做法,它还没有放弃,而且他的本性决定了冷战时期的做法,永远会伴随着共产党。因此法拉盛事件和九一一事件一样,它告诉人们,这种极权主义和极端分子和共产党对于世界的威胁仍然存在。
    中共为何此时在法拉盛挑起事端?
    第三方面我想谈的是,共产党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挑起了事端,发生了法拉盛事件呢?我觉得首先是因为中共在八九年之后缓慢的、重新恢复缓过劲儿来的做法,让它已经不像十年前那么虚弱了,它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力量了,尤其是奥运会给中共注入了一剂兴奋剂,它以为自己是有了一些力量了。但与此同时,实际上奥运也罢、和中共在过去二十年采取的放松也罢,这些东西都是双刃剑,它一方面给共产党注入了一些力量,另一方面也从侧面消弱了共产党的基础。所以奥运会使得共产党所面临的各方面的矛盾,都到达了一种明确尖锐的程度。使得共产党要想得到力量,就必须得不抉择手段,就像八九年邓小平说的那样,杀它个二十万,稳定二十年,他认为一定要孤注一掷。而现在这个法拉盛事件也是,一方面是中共有所得利,另一方面又使得中共踩在了钢丝上,踩在了一个刀刃上。中共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不把这个压住,那么奥运会维权的声音、世界上抵制奥运会和对重新看清中共面目的现象就会进一步加剧,所以在这个时候,共产党认为它必须得打出手了。
    其次,由于中国的地震,中共当局出于维持稳定而不去预报,由于救灾的缓慢,共产党为了隐藏自己的缓慢行动,而从另外方面着手来掩盖。这种掩盖的形式就像胡锦涛、温家宝赴地震现场,从表面上在调军队,在广播、新闻来做表面上的手脚。由于要开奥运会,有国际媒体的介入,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援助问题上,他们也不得不放松一些。但实际上他们仍然在本质上非常警惕地在非常关键的地方,对中国民众仍然采取了一种绝不放松、绝不手软和决不胆怯的镇压手法。例如之前对胡佳的逮捕和刚刚发生的对于黄琦的扣押,都是这样。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地震的发生又使得他们觉得,得利用地震把民众的悲愤心情激发、引导到另一端,来加剧所谓民众对他们的依赖,所以在地震这个时候,也使得共产党来转移问题、转移矛盾,来挑起法拉盛事件。而实际上,它在法拉盛事件所采取的造谣的方法,也是把民众的痛苦来转移到那些对于中共不满的民众头上。
    再有一点,为什么中共要在法拉盛制造针对法轮功的事件,我觉得共产党非常明白,谁是这种集权、这种暴虐专制的敌人,这点我觉得共产党自己比谁都清楚,它从来是把民众作为奴隶、从来是把民众作为垫脚石,也就是说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以民众的生活好坏、民众的安逸利益作为自己的设想,从来是把自己的政权作为首要的。为此,中共就知道,那些在民众中追求不同信仰的、追求不同方式生活的人是它最根本的敌人,这点也是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共产党对法轮功一开始就采取这么残暴的手法,而共产党在后来一直也是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它的头号敌人。从中大家就应该明白,共产党非常清楚:谁是集权主义、谁是这个制度、谁是他们这一小群群体的最有力的和最长远的敌人,所以中共在法拉盛采取了这样的行动。
    至于说法轮功学员他们为什么能够让共产党这么痛恨,这里我们也看到共产党对任何社会的、任何想要追求自己生活的人,任何把真、善、忍作为生活目标的人,任何坚持中国传统的人它都是惧怕的,这个群体和人对共产党政权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如果每一个群体生活在真理中、生活在真实中,那么这个共产党政权就会不攻自破、自然的就会倒塌,它就会害怕、颤栗,由于惧怕就必然会对这些人员和群体采取手段。我认为发生在法拉盛攻击退党服务中心的事件,也说明了退党服务中心和法轮功在中国社会、在对抗专制政权中的这种举足轻重和中流砥柱的作用。
    
    法拉盛事件敲响了共产党的丧钟
    
    第四方面我想谈的是,法拉盛事件究竟说明了什么,我认为法拉盛事件敲响了共产党的丧钟,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法拉盛事件使得国际社会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绥靖以后,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共产党,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共产党把自己装扮成只注意国内的经济发展,装做了一种开明、改革开放,似乎有所变化的政府,但今天,在法拉盛、在美国的街头发生的这个事件,给国际社会敲响了一个警钟。这一警钟使得国际社会如果对中共社会重新开始了警惕以后,那么中共社会就会重新面临在八九年以前国际社会的压力和警惕之下。这种压力和警惕,无论对于中国社会来说、对于国际社会来说,对于对抗集权和恐怖主义的东西,都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第二,我觉得法拉盛事件还使得中国的一般民众、中国的过去各类异议人士放弃了对共产党的幻想,更加看清了共产党,使得大家进一步看清了这个共产党你说它好话、你想跟它和解是没有用的,它是一定要采取各种方法来吃掉你的。实际上这些情况很多人都看到了,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很多人还在讲所谓胡温上台了有什么新政诸如此类的。法拉盛事件使大家看到了,胡温这两个人继承的还是共产党的衣钵,共产党的本性还没有变,因此,法拉盛事件推动了人们对共产党本质的进一步认识,而这个认识在过去二十几年以来,也是在一步步的进展。
    例如在八九年天安门事件时,学生还没有认识到一定要推翻共产党专制,中国社会才能够走向正常、走向民主。在八九年以后,即在共产党开枪以后,从八九年到九十年代的中期,在所谓的这些从共产党集团走出来的人中,也还没有对共产党社会进行更深刻的开掘。只有到了二十一世纪以后,大家才开始从共产党社会的社会结构、伦理结构、经济结构、文化结构和文化精神各方面开始对共产党有一个更深的认识。
    这个认识就是在过去几年来我们不断提到的、在大纪元推出来的《九评共产党》,另外九评以后的退党活动也是在开始瓦解共产党这个群体。退党活动这么持续的进行,共产党是害怕的。而共产党这个群体除了在思想上已经在逐渐瓦解之外,它的组织上的瓦解由于退党活动也在无形中加速了,实际上离共产党组织的瓦解和整个共产党社会的崩溃已经为期不远了。
    所以整个法拉盛事件使我们看到了这一过程,而且在这一对抗过程中,即正义的人在西方社会逐渐认清了共产党的过程中,和共产党这种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采用黑社会手段的对抗当中,将会大大的加速异议人士、海外正义力量、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增长。而这样一种增长的声音渗入到中国社会,将也会使越来越多的民众能够看清中共,只要跟他讲法拉盛事件,共产党曾经使用这个手段对付你的亲戚、你的家人、对付你的朋友,他就会想到的确是共产党在五十、六十年代,在文化大革命中,乃至在八十、九十年代都曾经采取过类似法拉盛的手法,那么这次法拉盛的警钟会使很多人再次想到,你在共产党那儿虽然现在能够绥靖,渡过安稳的一、两年,但是随时可能在你身边也发生法拉盛事件。因此我说法拉盛事件是敲响了共产党的丧钟。
    
    法拉盛事件的教训
    
    第一,法拉盛事件应该让所有参与闹事的人,我希望他们能够仔细的想一想,在历史上各种充当共产党打手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不好,因为共产党不是首先考虑你帮助了它,而是怎么做对它的政权最有利。从我自己来说,作为一个当年六十年代的中学生,曾经参与了共产党的文化大革命,跟着打砸抢,跟着中央文革干革命,浪费了自己的青春,没有去学习而是跟着胡闹,胡闹之后,共产党紧接着一脚就把所有的年轻人为了当时的社会利益踢到了乡下去,一下子就是十年,这一代人等于都被共产党这种为了报复不同意见的人、为了报复其他的人所糟蹋了、所毁灭了。今天其他的人也是,比如说你在海外,曾经帮助了共产党去绑架谁、曾经告密了谁,当这个东西揭露后,共产党不会为你承担的,它会把你推出来当它的替罪羊。这一点你看一看,你的父兄在反右的时候帮助共产党反右了,文革时帮共产党搞文化革命了,现在共产党平反了那些事,你那些曾经帮助过共产党的亲友,他们处于多么尴尬的地位,共产党现在念他们的好吗?也绝对不会念他们的好,而是根本就是用过这些人之后,也就不管不顾了。
    所以在法拉盛的那些个打手,最后你们在西方受到的制裁是不用我说的,实际上你们在共产党那儿也得不到好处,因为这样一个共产党集团从历史上大家都能够看到,他不是一个按照人类常规来行事的,比如你做了好事就有好报,做了坏事就有恶报,你帮了我我就记着你,它不是按这样一个常规来行事,这样一个集团它是一个暴虐集团,它是一个为了权力无所不用其极的集团,乃至它自己在建党初期的像顾顺章一家、在后来的像刘少奇做了它的国家主席的人,它所采取的迫害手段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更何况是你了,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小人物了。这些人至多是被使、领馆利用一下而已,得到好处是非常非常地小,而在你整个生命中损失的、损害的却非常非常地多。
    实际上法拉盛事件,应该能使我们周围所有的人去告诉那些闹事的人,不要参与那些个东西,如果思想上还没有认清,也没有勇气和共产党对着干,那么你就离这些事远一点,去过你的日子,你来参与这件事情,得不到任何好处。即便那些组织你的人,他们也许能得到一些暂时的好处,共产党约请他们去大陆走一趟,或其它什么的,但最后这些人在美国的生活、在社会中的生活,一定还会由于这些个事件损害到他们根本的利益。所以我是想告诫那些在法拉盛闹事的人,大家还要好自为之,还要关心自己长远的前途,不要再为共产党去卖命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杨银波共勉/仲维光
  • 仲维光:反省那青春的狂热(上) ——对所谓爱国的愤青说几句知心话
  • 仲维光:反省那青春的狂热(下) ——对所谓爱国的愤青说几句知心话
  • 仲维光:文化与百年来中国社会历史的变迁
  • 德国记者奥普费耶曼专访仲维光:从西藏事件看当代中国的极权统治(下)
  • 德国记者奥普费耶曼专访仲维光:从西藏事件看当代中国的极权统治(上)
  • 比利时布鲁塞尔 (1)/仲维光(图)
  • 《极权和知识精英》问题的探索研究/仲维光
  • 2007年度中国自由文化奖的评奖应该超越一切党文化的影响——仲维光
  • 陈子明:怀念何家栋(下)——兼与仲维光商榷
  • 读仲维光先生两篇文章有感/丁子霖
  • 对“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 —— 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仲维光”的文章的选评(下)/张鹤慈
  • 张鹤慈:仲维光
  • 仲维光:从追随专制到逃避自由-对文革到六四历史时期的再思索
  • 仲维光:曹长青已经沦为党派斗争的工具
  • 四十年文革寻思/仲维光
  • “东西德统一”及曹长青现象辨析/仲维光
  •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 《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兼谈当前中国知识界的一些问题/仲维光
  • 仲维光:《穿越生死》读书札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