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3)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转载)
    
    
     一:陕西13名官员受处理 其中两名副厅长被免职。http://news.163.com/08/0630/06/4FLT4THB0001124J.html农民周正龙所拍的假虎照终于在熬了八个月后,以一种看似得体的惩处结束。其实这里面可思考的东西,远远大于这个事件本身。没有镇坪官员和陕西省官员的勾结,根本就没有周正龙这出闹剧,极权制度下的吏治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各种矛盾总爆发的焦点。官员不是民选的,只对上负责,于是为了追求GDP,为了追究官帽与提升,不惜动用一切手段造假,周正龙被他们一手导演出来表演这个近乎笑话的事件。周正龙当然成了不折不扣的替罪虎,不知他替罪后,那些与他一起制假的官员会给他一些什么好处作为补尝?事件完结后,朱巨龙说要“感悟人生”,李骞说“有冤我知道伸”,关克更是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想必这个事件宣布,陕西省官方已经内部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明着处理而暗中安排或者进行其它补尝,在目前这些处理的内部过程不公开的情况下,这一切都是可能的。各级政府与陕西省林业厅等单位一样,都似乎敢于拿政府的公信力来透支,但这一透支终有完结的一天,而华南虎事件的处理结果,并不有效地挽救政府的公信力。因为对官员的惩处太轻,且从他们事后的表态来看,民众只是被他们受惩的表象所迷惑,从而有效地转移了视线。 (博讯 boxun.com)

    
    
    二:贵/州瓮/安县公/安局和政/府大楼正在被烧。http://www.cncclub.cn/dispbbs.asp?boardid=53&id=117100&page=&star=1官方已经为此事发了条短消息,但官方新闻大多藏头露尾,于事情之切实解决不利,于民众的知情权有伤。更重要的是,由于不是民选的政府,没有真正的监督,不能真正对民众负责,不能真正为民众的利益服务,反而是官官相护,弱肉强食,加剧了官民之间的冲突。各级地方政府作为与民众最接近的政府,他们把握大局的能力本来就不强,但蛮横傲慢有时却比上级官员体现得更淋漓尽致。近来不少群体事件,其根源多在吏治不靖,贪污公行,横征暴敛,其责不在发生暴动的民众。当然我们可以说,民众应该有更理性的办法,但当民众在用理性的办法的时候,官员却傲慢的不能应对危机公关的僵硬手法,一如既往地官卡压,这便是导致群体事件屡屡发生的真正根源。换言之,我不同意民众去烧政府的大楼,但我同情他们这种因无处解决问题的愤怒,其愤怒到了没有选择的余地。现实点看,我希望中央与贵州省政府,应该及时惩处瓮 安与此事相关的领导,不必拿省市更不必拿中央的仅存的一点公信力,给那些无恶不作的基层官吏背书,你们替他们袒护着,最终危机会来得更猛。当然,更为长远的看法是,政府必须从现在开始,推进基层民主选举,并且由中央到地方进行相应的配套改革,否则这样的群体事件会无穷期,整个社会会因群体事件的累积而不堪重负。政府常呼吁民众要理智,我更要呼吁的是政府要理智节制而公开透明地解决这种群体事件。
    
    
    三:梁河县少工委认真组织学习白恩培书记、秦光荣省长给小朋友的回信精神。http://www.ynyouth.cn/city/HTML/36625.html钱钟书先生说:“从前的愚民政策,是不允许人民受教育,现代的愚民政策呢,是只许人们受某一种教育。”中国的失学儿童依旧不少,这就是政府在义务教育上不作为(不能免费,不能强制政府必须做到所有适龄儿童必须上学)的结果,没有基会上学,自然更好愚民。幸而有一机会去上学,但你却很不幸地接受的是很糟糕的党化教育、奴化教育,中国的少年儿童经常学习各级领导的愚民讲话,替糟糕的成人社会和官员们背书,成为各级官员们倾倒各种废话的垃圾桶。更加不能容忍的是,下级官员也乐于拿不经脑子的指示来消遣少年儿童,使他们从小都学会做奴才。即便省委书记和省长回信说要把教育搞好,也是他们的份内事,少年儿童没有去学习的必要。事实他们这种回信做秀的成份太多,落到实处的很少。他们做的份内事而且是还做得很不好的份内事,却要少年儿童去学习,这打着保护少年儿童权利的少工委却像当地的奴才总管一样乐颠颠地号召学习,其毒害少年非浅不说,也违背了儿童权利公约。
    
    
    四:打黑英雄与涉黑保护伞缘何是一人?http://news.ifeng.com/opinion/200806/0623_23_612301.shtml我们常用“警匪一家”来形容警察与黑社会的勾结之事实,有些还以为这是夸大之辞,但现实的污烂远远超过我们的形容。吃了原告吃被告的法官,披着合法外衣,黑白两道通吃的警察,他们对社会的危害有甚于黑社会。为什么这样说呢?黑社会的危害众人知晓,而一些以警察之名干着与黑社会分赃勾当的人,其危害民众不容易识破,不容易知晓不容易揭露出来,更不容易被抓而判刑。像张建明这样以打黑社会之名,却干着许多保护黑社会之实的公安官员,近年来由于传媒稍有报道而让人们有所知晓,但更多的人却并没有暴露出来。一些公安等执法部门,本来保护纳税人权益的,最终却是他们最为伤害纳税人的权益。没有追究组织人事方面官员的相关责任,没有公开透明的选官乃至民选制度,那么像张建明这样的公安官员就不会是单独的个案。
    
    
    五:阜阳“白宫”举报人看守所自缢前后。http://www.thebeijingnews.com/news/deep/2008/06-23/[email protected]一个不在制度制衡的建设上努力的政府,当然就会挖空心思,歪门邪道地用举报的方式来控制其政府运作,这也是告密、检举在中国几千来不绝之所在。我不是说检举就一无是处,但对整个社会来说,这既不经济,也损坏人的品行与尊严,同时也从某种程度降低了一个群体的道德水准。但为什么检举、告密至今还陆续在我们的政治生活陆续利用呢?那是因为极权政府喜欢用这种人人自危、互相牵制的方式,来达到控制个体的目的,而不是从制度从法治诸方面去解决。人人自危、人人互咬,到处扯皮,降低心智与效率,于整个社会害莫大焉。白宫举报者李国福的离奇死亡当然应该认真追究,但问题是,如果他与张治安两人不存在利益冲突的话,那么张治安的丑行就不会暴露,哪怕张有不少恶行李国福也不会去举报。这只能说明,我们不要夸大举报的意义,虽然举报在目下也不失为一种暂时的办法,但终究并非上策,上策是真正的司法公正与独立。当然对于像张治安这样打击报复举报者,并且有可能是致举报者死亡的直接责任人,一定要用法律的方式来彻查处理。
    
    
    六:统一举报电话开通日:涉救灾款物发放投诉多。http://www.stnn.cc/china/200806/t20080628_803784.html如果政府是民选的,民众手拿选票的话,那么他们看到哪个官员不屡行他的职责,就告知独立的媒体,让媒体公开报道,那么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统一举报电话,因为我早已说过,举报的效用是有限的。事实上救灾和灾后重建,最为重要的是民主与效率并行不悖。没有真正的民主,民众不能自主,灾后重建就会变成官商趁机勾结的逐利场,同时许多官员效率低下的堕性,就会显露无遗。一方面是灾民没有相应的物资,另一方面是一些基层政府物资堆满甚至浪费,官员们因为没有上面的领导来监管,没有媒体的独立报道,他们便没有下去积极快速发放物资的动力。只要不出大的纰漏如群体事件等,那么民众在他们的心目中无足轻重,救灾款物的胡乱发放、滞留浪费等,便不会是个别现象。灾后重建的公开报道、监督透明、尊重灾民意愿,对于整个灾区快速恢复它的活力,有非常大的好处。不然的话,在制度上还是一以惯之地用老办法:管卡压、蒙拖骗,其害并无压于真正地震造成的损失。
    
    
    七:教育部修订师德规范被指将道德法律化。http://news.sina.com.cn/c/2008-06-27/085915827462.shtml教师也罢,医生也好,首先是一个职业。一种职业,首先是一种吃饭之具、生存之资,然后再说在这过程中,我们说这职业应该具有规矩。这规矩当然照顾到教师和医生的特殊生,单拿教师来说,作为未成年人的临时监护人,那当然是应该有相应的职责的。而这职责怎么表现,可以通过一定的规则来体现。但不应该将道德法律化,更不应该因此漠视教师的利益与生命。不能因为主张一方的权利而使另一方的权利受损,否则这就会乱套,因为没有权利与生命凌驾于另一群之上。当然,由于未成年人应该受到成年人的保护,所以老师在职业中的某些特殊时刻,应该将他的一部分权利滞后使用。但是用灵魂工程师之于教师,白衣天使之于医生,这样的道德高标来要求他们,也是一种类同于暴政式的苛刻。硬把普通的人往圣人上去要求,和把职业圣化,都是一种应该屏弃的强暴。我认为解决权利问题,应该尽量以法律为准绳,而不是道德绑架。
    
    2008年6月30日9:16分于成都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924f04fb3851af5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开博三周年的成果 / 冉云飞
  • 地震“表演艺术家”排行榜 / 冉云飞
  • 百年前日本教学生如何爱国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5)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2) / 冉云飞
  • 成都是中国的书房吗? / 冉云飞
  • 灾区人民有娱乐的权利 / 冉云飞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叶志平为何进不了英模表演团?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4) / 冉云飞
  • 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天才 / 冉云飞
  • 记余秋雨老师二三事 / 冉云飞
  • 由细节看拯灾中的问题 / 冉云飞
  • 月祭四川大地震死难同胞 / 冉云飞
  • 冉云飞:地震校舍倒塌、学生死难报道和评论一览
  • 地震豆腐渣校舍倒塌、学生死难报道和评论一览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3)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0) / 冉云飞
  • 香港正在沦陷 / 冉云飞
  •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1)
  • 《四川信息掮客报》创刊了 / 冉云飞
  • 5月23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