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德学者妄测中国未来 从偏见出发预言“大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2030年的中国会是什么样?最新一期德国《焦点》周刊刊登了德国未来预测和技术评估研究所学者克莱比希两种极端预测。这两种预测或者是中国实行“西方式改革”,或者是“中国2017年会发生大动乱”。这两种情景大概都是西方愿意看到的未来中国。这再一次提醒了中国人,西方对于中国的期待和我们自己的期待有多么不同。但毫无疑问,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中。
     (博讯 boxun.com)

      刻意突出“动乱论”
    
    《焦点》周刊报道的标题为“中国,世界和平的威胁?”文章引用克莱比希研究报告《世界力量中国的2030场景》的观点,一开始就声称:如果要谈论有关“中国”的词汇,可以有“贪婪”、“饥饿”和“可怕”。这个国家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1/5,面积有27个德国那么大,“理应让人害怕”。文章接着写道,“中国城市在发展中窒息”,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只有德国水平的1/15,但生产同样的产品消耗的资源却是德国或日本的6倍。5亿人没有干净的饮水。将来,经济高速发展下产生的失败者每年将举行数万次的抗议。
    
    《焦点》周刊用并列对比的排版方法,列出了克莱比希笔下中国的两种发展方向。一种是:“在共产党和国家领导层内部,改革派的呼声增强,他们要求改变方针,采用可持续经营方式、建立公民社会和民主机制。2020年,国家中央权力按照中国模式实行民主化。过去国家忽视或故意无视的重大公众性任务早已由无数非政府组织接手。”
    
    另一种预测则是:“物价飞涨、失业和贫困加剧、股市和房地产泡沫破灭、外商撤出、经济停滞不前。随之而来的政治后果是:强硬派掌握了中国的政权。2017年爆发全国抗议,军队和警方镇压,数万人被捕。他们以危害国家安全、叛国及策划和实施暴力颠覆政府的罪名被判处长期徒刑,为首的人被处以死刑。”
    
    文章结尾写道,世界将拒绝这样一个中国,一个拥有强权和特权,粗暴地崛起的政权。这个技术官僚掌权的国家正在付出环境和自然的代价。为了获得原料,他们一直毫无顾忌和充满侵略性。
    
      引发网民辩论
    
    《焦点》周刊的这篇报道引起德国网民的辩论。很多网民不赞成克莱比希“大动乱论”和“威胁论”。一位叫舒乐的网民说,我现在已经不相信媒体有关中国的报道,他们通过损害中国的形象,来达到自己的经济利益和维持世界强权。名为阿尔利的网民说,所谓的研究报告纯粹是瞎猜测。中国现在向世界销售“中国制造”,谁卖东西谁就不会侵略其他国家。也有网民认为,中国社会问题突出,如果问题不解决,免不了出现动乱。
    
    德国《世界报》记者基尔斯滕•文克认为,中国不大可能会再次爆发大的政治动荡,因为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居民对根本的制度变革没兴趣,他们是中国经济繁荣的获益者;中国当然不会崩溃,确实,中国面临重重问题,但经济成功确保了政府的合法性和社会的稳定;中国对能源的渴求也不会导致世界战争,中国公司控制的世界石油生产不到1%,而且中国致力于采取务实做法解决与西方的能源分歧;有关中国的环境污染对世界的威胁,还不如美国和德国等国家。
    
      西方误判不足为奇
    
    西方研究中国问题的人众多,乐观派和悲观派一直存在争议,克莱比希列出的两种前景可谓是这两派观点的极端体现。事实上,西方一些有关中国的预测大都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
    
    西方不少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先是预测邓小平去世后中国要大乱,后来又预测中国会像苏联一样解体。其代表人物谢格尔曾在上世纪90年代预言中国富裕沿海与贫穷内陆之间日益扩展的鸿沟必将导致中国“走向分裂”———“无论是以和平还是暴力手段”。美籍华裔作者章家敦2001年出版了《中国即将崩溃》,还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他认为中国政治经济体制将在加入世贸组织的冲击下迅速走向崩溃。但7年后,中国非但没有崩溃,而且成为带动整个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2006年,德国一家媒体称“大陆将在2007年攻打台湾”。最近《时代》杂志又预测说,物价上涨将让中国老百姓走上街头。
    
    对此,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东亚政治研究所所长黑伯勒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践证明,许多西方专家关于中国即将崩溃的预言不正确。假如中国当真垮台,将会出现天下大乱的局面。他认为,中国目前的制度有很多值得称道并得到大多数老百姓认可。中国经济成就没人可以忽视,务实的中国领导人致力于满足老百姓最迫切的需求。西方的调查结果也显示,中国民众普遍信任中央政府,而将问题和弊端主要归结于地方政府和地方官员。
    
    此外,黑伯勒教授还认为,克莱比希所谓乐观前景的预测也是西方一相情愿的幻想。中国的国情和西方有很大不同,西方世界最希望看到中国能全盘接受西方的民主架构,这个架构未必真正适合中国。他说:“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西方必须给中国时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