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林(孑木)被捕前后/光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去年五月中旬,我约孑木来京作两个电视专题节目,一个是秦皇岛市杀人事件,一个是北京仨元学社告北京市崇文区民政局。两件事是非常典型的维权事件,孑木应邀同他的助手华子乘飞机五月二十日左右到达北京首都机场,记得那天飞机正点到达是下午四点,因北京下大雨飞机四点还沒从南京起飞,等我接到孑木和华子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我把孑木,华子安排好时间快到晚十二点了。第二天,我们从北京站出发三小时到达北戴河抚宁县顺利采访了当事人,并到县法院进行了釆访,这就是后来在五月底左右博讯网发出的视频报道。有一个报道沒有发出来,我们完成杀人事件的录制后,我们到山海关采风,在进老龙头城门时本来是步行道的景区急奔过来三辆特权小车开进了城门,使孑木兄很恼火当场釆访了遊客录制了片子,我也对此在片子里作了发言表述了观点,本想在博讯看到这档节目,没等孑木兄制作出来就被南京一小撮围护当局的人抓捕了,孑木家被抄我想这个视频不可能看到了。 (博讯 boxun.com)

    第三天,我们回到北京正好崇文区法院开庭审理“仨元学社”告崇文区民政局,开庭前我们赶到了法院,在法庭门口见到了义务为阿墨辨护的张星水律师,张律师对我们说这个法院你们也找到了,它太不好找了在几个小胡同里。庭审后中午我同孑木在崇文区法院门口对阿墨和星水律师进行了专访,这也是后来大家在博讯上看到的视频。中午阿墨在北京南三环岳阳大厦请大家吃了饭。饭后孑木非要到天安门广场拍片,我对孑木说天安门是个非常敏感的地方还是不要去了。可能是孑木近几年没到北京对天安门非常热爱在他的坚持下我们还是去了,在我们拍摄十分钟后来了一个民警对我们讲不要在这拍了,要拍须向天安门分局申请。我们对他说已经拍完了马上就走,民警友好的点点头离开了。这也是大家在博讯视频看到的我同孑木兄在天安门广场谈话实录。
    下午二点我们回到酒店我让孑木华子休息一下,我说五点我过来接你们到和平门烤鸭店吃饭,晚上八点送你们去北京站回南京,孑木不啃,让我在酒店陪他,让我的司机先回去五点过来接,我留下同孑木谈天。五点到了我的司机睡过了头从办公室出来晚了正堵在路上,我怕时间不够打车同孑木华子来到和平门烤鸭店,并让我爱人座陪。七点多吃完饭我们乘地铁三站地到了北京站,孑木进站时两眼流泪了,我也情不自禁流下眼泪。孑木过来同我拥抱后进站了,我当时就有一种不祥之兆。三天后我们釆访的视频陆续播了出来,好向是五月二十七日孑木来电话问我,我这里有什么异常沒有,我说没有呀。他讲,他的食堂员工都被抓了。
     以后的事大家通过博讯都知道了,一晃孑木被抓一年多了,并被判了四年。我认为孑木是一位非常职业的记者,他的精神我们都要学习,他的釆访水平很高,我们联合作的电视专题釆访一次过,连题钢都沒有,只是在拍摄前我俩交谈一下思路。这样一位高水平的记者被南京政府无端判刑我实在想不通。我同孑木兄长谈过包括他的家庭事务我们无话不谈,观点一样。我还是那句话博讯是中立的,除非公安部发文说博讯是敌对中国网站我才退出博讯。
    此文写在孑木兄被判刑四年之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孑木(孙林)愤愤不平
  •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 抗议抓捕孙林(孑木)
  • RFA:博讯记者孙林获判刑四年 估计会上诉(图)
  • 孙林(孑木)案简介
  • 维权网:博讯记者孙林被判处4年徒刑
  • 孙林(孑木)被判刑4年
  • 孙林夫妻判决书27日前下达
  • 孙林夫妻判决书仍未拿到
  • 南京记者孙林家人至今未接到法院判决书/RFA
  • 南京记者孙林(孑木)头写“冤”字受审
  • 孙林案5月30日庭审 预计6月15日宣判(图)
  • 孙林(孑木)案庭审结束:坚称是迫害、无罪
  • 孙林案如期开庭,官方如临大敌
  • 孙林(孑木)案 周五在南京玄武区刑庭开庭
  •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何方夫妇案开庭在即
  • 孙林(孑木)一案已经到法院 看守所搪塞不让见律师
  • 孑木(孙林)夫妻被捕案:律师不让见何方 状况不好(图)
  • 视频:孙林(孑木)的故事(下)(图)
  • 孙林(孑木)案进展:狱中拒绝放弃报道,被控罪
  • 视频:孙林——孑木的故事(上)(图)
  • 孑木(孙林)被捕进展:妻子何方狱中思念女儿痛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