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7日 来稿)
    
    施义之是在1966年12月22日从部队调入公安部。任命为政治部主任,任公安部领导小组成员,公安部党的核心小组负责人。 1977年五月被停职审察,后开除党籍,军籍,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博讯 boxun.com)

    附带提一句,他的内兄是顾准。
    
    施义之于1995年10月29日逝世,这个材料没有能够公开出版,因为从他被停职审察后,就只能全凭记忆写作,所以材料可能有不确切之处,再因为作者是为了给自己翻案写的材料,对有目的性的材料内容就更需要小心处理。
    
    全文有90页,因为材料没有公开,在没有得到有关方面同意的情况下,我不便多透露材料的内容;只谈两点读后感。
    
    一,材料否定了人民文革。
    
    文革中,以砸烂公检法的口号,对中共的最关键的机构:专政工具的公安部门的造反,是否可以成为人民反对共产党的人民文革的理论依据?
    
    文革中,被冲击的公安干部有三万四千四百八十一人,被判刑的有一千三百二十九人,戴反革命帽子的三千六百五十二人,劳改教养的七百八十一人,迫害致死的一千二百五十七人,致伤致残的三千六百二十四人。上面的数字,是否能够说明。人民文革中,人民反对,动摇了中共的专政工具?
    
    看了施义之的材料,清楚的说明,文革只是中共政治斗争的战场,而没有人民自己的用武之地。人民只不过是被利用的跟着玩了一把,或更准确的说,是被毛泽东玩了一把。
    
    材料中提到,一月风暴的夺权。人民文革的鼓吹者认为是人民造了共产党的反,夺了共产党的权。现在看看当年的公安部的一月夺权的内幕。
    
    一月下旬,在谢富治同意下,公安部各句的群众组织夺了各局的党政领导权。这里的前提是在公安部部长的同意,和只在局,而没有在部夺权。
    
    夺权后,各组织向领导报喜,接待报喜的是部党委。公安部的党委一直没有垮。这是整个中国的缩影。全国各省夺权后,向毛泽东和中央文革报喜。毛泽东难道不代表共产党?中央文革的里面标明的中央难道是国民党的中央?
    
    文革不过是毛泽东在换奴才,被利用作为换奴才的工具,连奴才的资格也没有混上的所谓人民,那里有自己的文革。
    
    二。从李震自杀案看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角色
    
    一直有文革中周恩来保护了很多老干部的说法,我也一直不以为然。毛泽东的文革是整人运动,周恩来的文革是保人运动?
    
    周恩来是否除了作为一个政治人,还有作为一个自然人的一面?就算是周有人性战胜党性的一面,在文革中他也不敢暴露出来。不管周如何的声嘶力竭的支持文革,但文革派的基础是在文革中的既得利益者,周恩来在文革中变化,不过是从给毛泽东擦鞋的总理,变成了给江青擦鞋的总理,谁能够相信他会真心实意的支持文革,所以,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表现,只能是宁左勿右。
    
    毛泽东也不那么傻,他床头的线装书和他的痞子本能,使他得心应手的利用下面的人给他干脏活,他不过是事后出来打扫战场,收拾人心。
    
    周恩来当然也需要给毛泽东干藏活,只不过有时候毛泽东连出来打扫战场都懒的做,所有,周恩来常常会以比较温和的面孔出现;打扫战场可以,但难道人心也可以让他顺便收取?又有谁能够保证,毛泽东让周扮演温和的角色后面,没有留下将来清算的杀机?
    
    从李震自杀的案件,可以看出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角色,虽然施义之的材料有可能为了推诿责任,而对周恩来的叙述不完全真实,但除去非常少的私下谈话,材料中基本的谈话都有不少人证,而且事件的基本来龙去脉也可以从别人的回忆录中得到证实。
    
    施义之是公安部具体负责李震死亡调查的负责人,而周是中央直接领导这次调查的负责人。
    
    在现场和其他对方都没有发现任何可能是他杀的前提下,就是没有如何证据可以推翻是自杀的前提下,周恩来下了是他杀的结论。根据就是阶级斗争,就是没有自杀的动机,而阶级敌人有他杀的动机;后来抓的包括公安部副部长在内的一百三十多人,也没有任何犯罪的证据,只是这些人可能有的动机,如对文革不满,如有海外关系。
    
    【因为材料没有公开出版,也没有得到允许,所以不引用原文】李震是73年10月20日自杀的,22日周就已经定性为绝大可能是遇害,26日就突然逮捕了两个公安部的副部长,周恩来在李震死后六天,就已经肯定李部长是被害的;27日就隔离审察了十几个人。
    
    11月上旬,周指示开七人大会,从全国调动了大量干部进入专案组;然而到了12月,风向突变,从谋杀又改为了自杀,原因是毛泽东的话:“为什么要杀人呢?要调查研究。”同时,毛泽东还列举了明朝的三大疑案。
    
    74年一月处,定性为自杀。
    
    把人整的死去活来时,案件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变了,当然是因为有了毛泽东的批示,但如果汇报的周恩来手里有证据,哪怕是蛛丝马迹的证据,毛泽东也不会这么说,当然也要归功于毛泽东那天心情不错,如果因为拉不出来屎或是后妃争宠而龙颜大怒,这些阶下囚可能就是另一个命运了。
    
    之所以对周恩来办案特别感兴趣,是总理办案的故事有点像看京剧,其实我的关心,更是因为我和我的祖父的案子都是这位总理大人亲自动手,从李震自杀一案看,案件如果落到了这个总理的手中,是需要加点小心和自认倒霉的。
    
    祖父的案子以后再说,我们×一案,过去的说法一直是多亏周恩来的照顾,才得以从轻处理;周恩来和案犯的家长的私人情谊,让我们沾了光。
    
    今天,突然觉得,应该倒过来想,越是有私人情谊,为了政治上做不倒翁,在毛泽东说话后,反而会越手下不留情。
    
    抓我们是他的一句话:难道要等到他们到了边界再抓他们?好像我们真的就马上要偷越边境似的。抓了十天后逮捕又是他的决定;罪名是赫鲁晓夫集团和支持彭德怀。
    又审讯了二个月,所有的罪状都没有落实;现在看到的文件表明,处理罪名比两个月后前的罪名变轻了,这两条主要的罪状都没有了。难道又是毛泽东正好刚刚看过了明史?
    
    张鹤慈27。06。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