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 :悼老同学李明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5月18号晚上,我坐在美国的家中,像往常一样,在一天写作之後,最後一次检查一下电子邮件,就准备关机。可是在打开电子邮件时,突然看到国内同学传来的一个消息,简直像是晴天霹雳,让我惊呆了。邮件说,你的老同学李明英去世了。这怎麽可能,明英才刚刚六十岁出头啊!
    
     赶快托朋友找明英太太赵大姐的电话,可打过去的时候,赵大姐正在北京向遗体做最後的告别。电话中,明英太太一听到是我,就哭著一遍遍地说,长青,明英走了!明英走—了!我不知道怎麽安慰她才好,听到她的哭声,我的心在绞痛、在流泪,心里在呼喊,明英,我的老同学,我的好兄弟,你是那麽好的一个人,怎麽这麽快就走了呢? (博讯 boxun.com)

    
    美国发生911事件的时候,我正住在纽约,目睹了两座世贸大厦倒塌,三千个生命瞬间消失的悲剧。最近,又从电视上看到四川大地震、几万人遇难的惨剧。再加上前年父亲去世,都使我对生命的丧失、人生的短暂、亲情的珍贵等等,有了更多一层的伤感和体会。听到明英走了的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怎麽也睡不著。当年和明英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地在脑海中闪过——
    
    明英是个有才华的人。他是在中国结束文革、恢复高考之後,第一批考入黑龙江大学中文系的。在学校里,我们都很尊敬明英,不仅因为他比一般同学的年纪大一些,是老大哥;更因为他很有才华,写一手好文章,字也写得漂亮。他也不是什麽高官子弟,完全是靠自己的个人拼搏和努力,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场的云云众生中,靠写稿子,成为总部的通讯干事,然後又凭本事,以高分考上了黑龙江大学。
    
    在七七级的黑大中文系同学中,明英很快就表现出他的思想解放、勇於探索的独立精神,所以在黑龙江省第一个自发学生社团「大路社」成立时,就被推选为「干事长」。由於当时我也承蒙同学们的信任,做了大路社的社长,所以我们一起张罗著贴墙报,出专刊,召集同学开会,探讨国事,交流写作,渡过了一个个难忘的夜晚。那个时候,学生社团开会,哪有什麽会议室呵,很多时候都是在学生宿舍打水洗脸的水房子里进行的。我还记得明英讲话时,总是慢条斯理,有板有眼,一副老大哥和权威者的样子。
    
    明英是个非常难得的合作者。他从不争权,也不要利。他为人忠厚,老实,又充满理想精神。我们的青春时代,那些最值得怀念的日子,是在黑大渡过的。今天的追悼会上,有很多黑大的同学,也许大家都还能记得我们那个燃烧著理想、对未来充满幻想的黑大时代。虽然叫做「黑大」,但那却是我们人生中最充满光明和希望的一段青春时光。而明英,就和那个黑大时代一样定格在我的脑中。我不会忘记,相信今天到场的老同学们也不会忘记。
    
    後来明英离开黑大了,因为他又考取了《人民日报》新闻所的硕士研究生。这是中国结束文革、恢复新闻专业之後,人民日报首批招收的研究生。明英,还有和明英一起从同一个农场考到黑大中文系的刘允洲,都一起被新闻研究所录取,成为我们全中文系的骄傲。後来在明英、允洲的带动和帮助下,我们中文系陆续有好几个同学,也考上了这个新闻研究所。
    
    明英从新闻所毕业後,放弃了在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学的工作,调到了《深圳特区报》当记者。因为他的性格,他的理想,都更喜欢创新,创业,创造。八十年代初期的深圳,还是一个有烂泥塘的渔村,明英成为这个年轻城市的首批创业者之一。八十年代中期,我也在明英的鼓励和帮助下,从哈尔滨调到了《深圳青年报》工作。同是黑大同学,又同做新闻记者工作,再加上有原来大路社的背景,而且我家和明英家同住在圆岭住宅楼,相距不到五十米,交往和交流的机会就更多了。我更是亲眼目睹到明英的性格中最闪光的部份,也是最体现东北人特点的部份:那就是有豪爽之气,看重义气,乐於帮助别人。当时因为深圳刚刚开发,又是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很多黑大的同学,黑龙江的老乡、朋友等等,都来深圳出差,更有很多想调到深圳工作。明英总是不厌其烦地接待,请他们吃饭,安排住宿,甚至帮忙调动。有时我碰上这麽多的来访者,都感到力不从心,但明英总是乐呵呵的,尽量帮助同学朋友和老乡们。有一次,一个黑大七五级的同学,因为在学校时关心政治而被四人帮迫害过,下放到牡丹江乡下,後来经过中文系主任的介绍,来到深圳找明英,也是明英帮助找的房子等,帮助他们一家安顿。每当有东北的朋友或同学来了,明英总是告诉我说,长青,咱们一起去吃饭,很多时候,他都是抢著先付钱。後来黑大中文系同学在北京的首次大聚会,据说也是明英出钱张罗办的。
    
    在听到明英走的消息後,我给现住在北京的原黑大中文系主任,我们大家都很敬重的周艾若老师打了电话,今年已81岁高龄的周老师说,听到明英走了的消息,他非常、非常地悲痛。他在电话中一个劲地对我说,明英这个人是个「性情中人,很重情意,利他。」他怕我听不懂什麽是「利他」,解释说,就是「自强利他」,自己努力,乐於帮助别人。
    
    手里有一个馒头,但看到有人挨饿,就把馒头分给那个人一半,这就是李明英!他总是有福同享。而有难、有苦呢,他却总是悄悄地一个人承担。在这方面,他这个人不那麽善於表达,他不是有苦说不出,而是有苦也不说,一个人担著。
    
    今天在这里,有明英的妹妹、妹夫,还有明英太太的亲属等,他们都是在明英的帮助下,从寒冷的黑龙江,调到了温暖而更有经济前景的深圳,各自开创了自己的企业和事业。我想他们更能感受到,明英作为兄长,那种承担责任,那种任劳任怨的精神。今天这里还有很多朋友,可能也像我一样,都曾经得到过明英的帮助和关照,都曾感受过明英这个朋友的豪爽,热情,和义气。当年我在深圳的时候,知道明英喜欢看武侠小说,也许是受小说中英雄的影响,在他身上,总让人感受到一种舍己救人、慷慨助人的侠客精神。
    
    今天到场的各位也都知道,即使对没有见过面的人,如需要帮助,哪怕有政治风险,明英也会挺身而出,伸出援助之手。六四事件时,一位曾参与八九民运的学者逃到深圳,虽然之前明英和他从未谋面,但却毅然把他藏在自己家里一个多月。後来他在个人事业上因此受到损害,但他不抱怨,也不後悔。明英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心里有光明的人!
    
    1988年夏天,也就是整整二十年前,我在离开深圳前往美国的时候,跨过罗湖海关之後,在香港呆了几天,恰好明英那个时候也在香港,我们一起和当地的朋友们吃饭,聊天,喝酒,渡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这些场面虽然过去了二十年,但至今还都历历在目,好像就在昨天一样。最後见到明英的画面,这几天一直在我头脑的屏幕中闪过,它是黑大同学之情的象徵,是美好,是豪爽,是情意,是青春时代的记忆。而明英是我离开深圳之後,在香港、甚至在海外这二十年来见到的唯一一个黑大中文系七七级的同学,想来真是不胜感叹。
    
    我不知道什麽时候可以回去,和老同学、老朋友们重逢,把酒忆当年。明英的英年早逝,更提醒我们珍惜生命,珍惜友情、珍惜每一个和亲人、朋友在一起相聚的日子。
    
    明英你走好,你的老同学、老朋友长青在遥远的美国送你最後一程,用深深的思念向你做最後的道别。你会活在我的记忆中,活在你的亲朋好友的记忆中。明英安息,愿你在另一个世界平静、快乐、潇洒。
    
    2008年5月24日於美国
    
    (在5月25号深圳追悼会上的书面悼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欧洲左派频频败落
  • 曹长青:马英九和“愤青”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曹长青:谎言机器仍在运转—写在六四19周年
  • 曹长青:汶川地震可能“漏报”的六个疑点(地震预报)
  • 曹长青:地震掀起民族主义狂暴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曹长青:从意大利、印度看“内阁制”
  • 曹长青:美国“总统制”的优势
  • 曹长青:一个蒋介石,各自表述
  • 曹长青:捷克总统批评西方左派
  • 曹长青:南韩大选争什么?
  • 曹长青:台湾媒体的隐患
  • 曹长青:法国总统的“情书”
  • 曹长青:南韩“统派”的困境
  • 中国的红色王子们/曹长青
  • 曹长青:坚持原则的领袖才能获得人心
  • 曹长青:给欧洲写墓志铭
  • 曹长青:美国 Vs.旧欧洲
  • 曹长青:在美国有多少中共特务?
  •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