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转载)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从一个下岗女子因三篇网上文章被抓说起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香港】武宜三
    
    目錄
    ◎曾宏玲写《地震亲历记》被抓
    ◎曾宏玲悲惨、凄凉身世
    ◎罪名竟是“向境外非法提供情报”
    ◎被车祸“撞”下马的黄书记
    ◎“灾区人民感谢共产党!”---最大的機密
    ◎抄家《清单》赏析
    ◎疯狂的反扑:“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
    ◎余秋雨和中共当局为“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找到反华借口”了
    ◎加拿大笔会、美国笔会、独立中文笔会:拘捕在中国震区强化
    ◎在极端不正义的情形下,暴君就是盗匪
    
    一、曾宏玲写《地震亲历记》被抓
    
    《中国天网》2008年6月10日15:34刊登《四川绵阳曾宏玲因三篇地震文章被警方抓捕》称:
    
    今天下午14时,四川省成都市市民黄绍甫先生赶赴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投诉其养女曾宏玲在昨天被绵阳公安抓捕一案。
    黄绍甫先生说:我是四川大学的毕业生,曾在国民革命军新一军服役,在1943年参加过缅甸远征军。1950年起在西藏军区文工团担任小提琴演员。1955年转业到峨嵋文化馆工作,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及历史反革命被送劳教五年,1978年右派问题被改正。
    曾宏玲是我的养女,曾在西南科技大学工作,现在是该校的退休职工。5.12汶川大地震后,我让他从绵阳到成都来躲避地震。在我家躲避地震期间,曾宏玲在我的电脑上根据自己的观感写出来《怎么没预报呢?地震亲历记》、《党官面目,在赈灾中暴露无遗---地震亲历记》等三篇文章。在文章完成之后,我女儿将文章发给了一个名叫的武宜三的人阅读。不知何故,这三篇文章居然发表在海外的《观察》网站上。
    昨天晚上20时,绵阳市公安局来了五个便衣警察到我家中,问我曾宏玲是我什么人,我说是我养女。警察就说让我到土桥派出所办理暂住证。到了派出所以后,警察以了解情况为由将我和我养女分开询问。我向警察如实介绍了曾宏玲到我家避震的情况,警察问我是否知道曾宏玲写过文章,我说我知道她在写文章但是不知道写的什么。然后警察出示了《搜查证》说要搜查我的家,我说你们有《搜查证》你们就去查吧。警察到我家后,将我的电脑查封声称是作案工具。警察将我的电脑主机和曾宏玲的所有物品全部带走,随后离开我家。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表示,我们天网将继续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
    
    二、曾宏玲悲惨、凄凉身世
    
    曾宏玲(原名严升莉、网名杉杉),是我去年根据她在网上留下的电邮地址而联络上她的。事缘本人近年致力于收集和研究1957年反右运动的史料,而她家出了两个右派分子:一是其父严代武,1942年为抗日救国而投笔从戎,参加了远征军,在印度编入38师教导队;1945年日本投降后复员,从事家乡教育事业;1957年,在四川省德阳罗江镇小学当老师时被打成右派分子;送农村劳动改造,以人当牛,拉犂耕冬水田,受尽人格侮辱;后转去新疆大南湖农场,1978年死于新疆,尸骨无存。二是其叔严代平,在西南农学院农化系读书时被划为右派分子,下放曲靖余家屯农场,每月只发生活费20元;1962年,西南农学院发出《右派分子改正通知书》、《毕业证》后,生活费改为30元;把《毕业证》寄给云南省人事厅后,才发工资50多元。受尽屈辱,九死一生,现在云南曲靖一个农技站退休,正过着清贫的生活。
    作为国民党残渣余孽、右派分子的家属,曾宏玲一家受到长期和严重的迫害、歧视。即使曾母迫于压力离了婚,把子女也改名换姓,甚至迁了居,仍无法逃脱黑五类家属、子女的厄运;使受教育、工作等一切权益都受严重损害;虽然右派问题后来被“纠正”,但当局却拒绝彻底平反,也不肯作出赔偿,所以她家的状况也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以致,几十年来一家三代人都无法过上安定、愉快的日子。
    名为“开放、改革”实为掠夺、分赃的三十年来,不但吏治日坏、贪腐遍于国中,而且贫富日益悬殊,社会矛盾更加尖锐,作为弱势群体一员,自是牢骚满复、愤愤不平。只苦于言论箝制,无处发泄。此次汶川大地震,使平时穷奢极侈、颟顸无能的党官们一时手足无措,既不能及时和全力投入救灾,又无法对言论实行全面封琐;以致让曾宏玲们有机会在所谓“舆论开放”之下畅所欲言了一次。
    
    三、罪名竟是“向境外非法提供情报”
    
    有消息说,曾宏玲被指“向境外非法提供情报”。(有“向境外非法提供情报”,当然也就有向境外“合法”提供情报的,例如中共当年向苏联人、日本人,今天向俄国人、美国人提供情报,便是革命的、因此也是合法的。)在等级制度最严格,保密制度最严密的中国,一个毫无知情权、下岗多年的女工会搞到什么情报呢?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曾宏玲究竟“向境外非法提供了什么情报”呢?三篇《地震亲历记》就登在《观察》网上,并得到多家媒体转载,彰彰在目。第一篇叫《地震亲历记(一)》,讲的是地震发生时她自己的逃难经过,以及绵阳市民慌乱无助的状况。此文最后说:
    
    我又来到铁牛广场及河边,很多妇、幼、老、少,都在诉说这瞬间死亡的感受,及逃命的经验。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的跑不及就跳楼,结果地震没把他砸死,却因跳楼死了。有的在逃亡途中被震动下来的玻璃、砖头砸死,有的被坍塌的房屋压死在里面;一位老人说:“我几十年从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地震,真是吓惨了,晓得政府和科学家在搞啥?说没测出来,这才怪。解放前都测得出来,现在科学这么发达,这么多科学家,仪器设备那么多。会测不出来?鬼才相信。”
    有的说:“人家现在都在抓经济去了,搞奥运去了,哪个管你死活。那些龟儿子王八乌龟只知道吃、喝、嫖、赌、贪污、搞腐败。他们懂得啥叫科学?所以惹得天怒人怨。”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照片1:恐慌的人们在空地上避难。杉杉摄
    
    这一段话不知是否就是“情报”或“党国机密”?大约是。因为它告诉境外人士:共产党并不那么伟大、光荣、正确了;中共一伙“只知道吃、喝、嫖、赌、贪污、搞腐败”。
    
    四、被车祸“撞”下马的黄书记
    
    第二篇《党官面目,在赈灾中暴露无遗----地震亲历记(二)》,报导的是党官的无能、腐败、不作为。
    
    那为什么明知地震不预报?为什么要用豆腐渣工程来断送我们的未来?为什么不让有先进技术、有丰富经验、有良好设备的各国救援队来觧救瓦砾下的受难者?
    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刻,绵阳的“父母官”也不见了踪影。他们到哪里去了?善良的绵阳人民都以为他们去了重灾区,其实在重灾区也见不到他们。这时绵阳除了地方电台向老百姓撒谎,说什么“不要惊慌,我们与你们同在”之外,任何信息也听不到了,“难道地震就专门破坏了我们绵阳的信息?”既不见官员出来指挥抗灾,也不见他们出来维持秩序,岛”,老百姓只好自己救自己、自生自灭了。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照片2:5月13日,雨中的灾民,此时离地震32小时了。杉杉摄
    
    这是天灾吗?这是人祸!号称伟大、繁荣、富强、崛起的大国,还有那么多的百姓住在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的危房里。还有那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豆腐渣工程!
    在地震后的废墟中爬出的幸存者,他们有的失去了宝贝的子女,有的失去丈夫,或妻子,有的失去了爸爸妈妈成为孤儿,有的失去了爷爷婆婆;他们倾家荡产、无家可归。他们本该得到帮助、得到照顾、得到温暖;然而不,他们还要受地震灾难后第二次痛苦。他们仍然要挨饿、挨冻、挨淋、挨训斥、挨岐视。
    “走了一个酒疯子,来了一个谭壳子。”酒疯子是指原中共绵阳市委书记黄旭九(应是黄学玖之误---武宜三注),以酒肉交朋友而升官发财。谭壳子(壳子,指吹牛)即谭力,是继酒疯子之后的现任中共绵阳市委书记;那个跟在温家宝、胡锦涛身后笑得合不拢嘴的人形物体。这些绰号都是绵阳老百姓根据他俩的“政绩”而封赠的。
    本应出现在赈灾的第一线,却只出竟胡温的屁股后面;所以,地震难民也只好餐风宿水、自生自灭了。阿门。
    
    这篇有什么机密呢?绵阳官场的黑暗、黄学玖因腐败下台事,早由《南方周末》于2005年1月13日以《被车祸“撞”下马的黄书记》为题作了图文并茂的报导。
    “那个跟在温家宝、胡锦涛身后笑得合不拢嘴的”谭力,《凤凰网》上早有了照片。曾宏玲最多是“听信谣言、散布谣言”而己,哪谈得上“提供情报”?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照片3:在胡锦涛身笑容灿烂的中共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凤凰网》)。
    
    五、“灾区人民感谢共产党!”
    
    第三篇《老百姓水深火热,共产党趁火打劫-----地震亲历记(三)》,记述她5月16日下午在绵阳南河体育中心,看到体育中心侧门的大红标语“灾区人民感谢共产党!”后的心情。
    如果说是泄露机密、提供提供情报的话,这张揭发中共在“国难当头,不忘自吹自擂”的照片,便是最大“机密”、最重要“情报”。它揭示了----
    
    中共集团本来就是一帮无德无能,掠夺百姓生命财产的吸血鬼,加重灾难危害程度的罪魁祸首。地震本是天灾,但在共产党面前却变成了人祸。然而当局还要恬不知耻的自吹自擂,继续愚弄、欺骗善良的老百姓,继续剥夺老百姓的知情权。
    
    这条标语其实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这条标语的外泄,肯定使党官们恼羞成怒。这大约是,他们自己也觉做得太过份了,在震灾的第四天,屁事也没干,就向老百姓要求感恩;自己也觉得不象话吧!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照片4:5月16日绵阳南河体育侧门的大红标语,国难当头,不忘自吹自擂。杉杉摄
    
    六、抄家《清单》赏析
    
    曾宏玲被拘押消息是澳大利亚的张鹤慈先生先从网上看到再转告我的,看了他的email,我吓了一跳,赶紧去打电话,座机与小灵通都没人接了。后来在《六四天网》看到绵阳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扣押黄绍甫、曾宏玲财物的《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才知她的小灵通包括充电器已遭扣押了。
    仔细看看这张《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既使我感到恐怖、气愤,也让我感到可笑、无聊,法西斯政权之凶恶、残暴、无赖、无耻,这张《清单》也是一个很有力的证据。
    摄像机、录音笔、小灵通,被怀疑是作案工具,扣押了去,倒无不可。但“TW女表”为什么也扣押了去呢?
    TW是“台湾”?女装手表是收发报机---秘密电台?这让人想起当年“郭德洁金牙是收发报机”、“严凤英肚子里藏有秘密电台”的荒唐而卑鄙的故事。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照片5:绵阳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扣押黄绍甫、曾宏玲物品、文件清单。(六四天网)
    
    七、疯狂的反扑
    
    毛泽东曾说,“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今天,中国共产党反动派实行的也正是这条逻辑。
    对于地震期间,舆论等某些阵地的短暂失守,中共反动派是痛心疾首、痛入骨髓的;如今痛定思痛,便加倍反扑,疯狂复仇了。围殴刘晓波,扣押冯正虎,查抄孙文广,拘留曾宏玲,这是中共反动派镇压异议分子的一系列有计划的暴行。
    不要脸的余秋雨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告诫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的灾区家长们,目前“还有更危急的事。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绵阳市公安局便狠狠抽了余秋雨一大耳光,在震灾国难、省难、市难之际,绵阳市竟不惜工本派了五个便衣赶到成都农村去,抓了一个下岗女人,抄了她养父---一个抗日老军人的家,只为了她的三篇文章。
    接着,连接受她养父投诉的天网负责人黄琦等也被秘密绑架了。什么震灾善后、难民安置、家园重建、堰塞湖、伤亡赔赏、追查校舍倒塌、查处贪官,都“去他妈的”了。只有收拾异议人士,才是当务之急;才必须“快速腾出手来”。由于对失去权力的恐惧,权贵分赃集团确实已到了极端荒唐、极端疯狂的地步。
    我说过,共产党的本性没有变、也不会变。想与既得利益者,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这样的武装流氓集团分享利益,是与虎谋皮。
    连年纪轻轻的韩寒也“知道原来这个国家,肚子在慢慢慢慢的放大,头脑在不断的缩小。这是挺有意思的事情。”那种“多难兴邦”、“地震震出新中国”,还对中共抱有幻想的论调,要么是痴人说梦,要么是成心欺骗。
    
    八、余秋雨和中共当局为“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找到反华借口”了
    
    余秋雨所指责的、为“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找到反华借口”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中共当局,是绵阳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的便衣警察们。他们没有遵照余秋雨的教导,去“一步步完成”“十分艰巨的任务”,而是“横生枝节”,拚命抓人。让“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天天都在看法西斯们在“做错一点什么呢。”
    中共政府看来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它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尽管它用俄罗斯的破铜烂铁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但内心却极为怯弱。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政权是用暴力和谎言取得并维持着的,他们干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犯了太多的罪行,他们早已失去执政的合法性,早已怨声载道、早已天怒人怨了。所以他们非常害怕不同的声音。从来残暴失江山,岂有文章能倾国?中共下手迫害曾宏玲,说明这个残暴集团已经虚弱到极点了。
    八公山上,草木皆兵,“此亦劲敌也,何谓少乎?”怃然有惧色。一个下岗女工竟使貌似强大的中共屁滚尿流,兴师动众,这大概就是一个黑暗王朝即将灭亡的征兆了。
    今年以来,上天不断示警,雪灾、车祸、西藏骚乱、地震,内部通胀、股市急挫,外部越南爆发金融风暴,台湾政党轮替成功的示范效应,紧接而来的北京奥运更将是中共当局的噩梦。
    
    九、加拿大笔会、美国笔会、独立中文笔会:拘捕在中国震区强化
    
    2008年6月13日,加拿大笔会、美国笔会、独立中文笔会联合发表声明,通报了中共政府在震区的大规模拘捕行动。除对成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和共同创始人黄琦再一次被便衣警察拘捕而关押、天网义工兼网络作家黄晓敏和管理员张起被拘捕、成都自由撰稿人兼记者陈道军被拘留并被控“煽动分裂国家”的表示关注外,也提到“曾宏玲被绵阳市公安局的五名便衣警察带走,目前关押在绵阳市公安局看守所中禁见亲友。”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也报导了“在网站上发表文章的绵阳西南大学退休职员曾宏玲”被逮捕的消息。
    
    十、在极端不正义的情形下,暴君就是盗匪
    
    最后,重温苏格拉底的一段话:“强权不是真理,强权的基础是暴力。”“真理只能以正义为基础。在正义得到实现的国家,每一个公民的自由,全体国民在政治和司法权利上基于自由的平等,都得到法律的确认和保障。”
    “在极端不正义的情形下,暴君就是盗匪。如果窃贼掌握了武力,窃贼就会用欺骗和暴力掠夺他人的财产,不论是神圣的或者是世俗的,公共的或者私人的:不是零敲碎打,而是一扫而光。”“如果窃贼掠夺了全部的财产,还以暴力为基础炮制出匪徒的法律,去奴役全体暴力下的人民,那么掠夺了全部的财产的武装窃贼就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处罚,反而会把他们的首领塑造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因为在凡夫俗子看来,无所不能的神自然是正义的。”
    “在罪恶登峰造极的国度里,欺骗和暴力掠夺就成为法律。”(《阿波罗新闻网》)
    
    
    (写于曾宏玲被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扣押的第七天)
    
    
    武宜三:中共政府也是一“震”就跨的“豆腐渣工程”吗?


    
    公安警官家属在绵阳人民公园内搭起的帐篷。(杉杉摄)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宜三:张麟征教授,请勿忘前车之鑑(图)
  •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张成觉
  •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张成觉
  •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张成觉
  • 中共掠夺了民族资本家多少财富?(上)/武宜三
  • 中共到底掠夺了民族资本家多少财富?(下)/武宜三
  • 武宜三:热烈欢呼警务工作站胜利进驻高校
  •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 武宜三:今日《大公报》的党、卖、私、盲
  • 武宜三:于幼軍,老百姓把你們這班忘八蛋飬得又肥又白的,是為了什麼?【外五章】
  •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武宜三
  • 武宜三:二十八字令-讀章詒和《順長江,水流殘月-淚祭羅隆基》有感
  • (香港)武宜三:楊恒均很難過,但胡錦濤、溫家寶不難過
  • 武宜三:禿固然毒,不禿亦毒,转毒转秃,上下皆毒!
  • 武宜三:有這樣不要臉的政府,有這樣不要臉的官員麽?!
  • 武宜三: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
  • 陈子明:曾是革命的儿子,不是革命的孙子——致武宜三
  • 武宜三:李瑞环助学值得吹嘘吗?
  • 武宜三:你们遇上的是一群奴才
  • 武宜三:于幼军不下台,还有天理吗?
  • 武宜三与笑蜀山西黑窑童工事件对谈录
  • 【武宜三按】看!這是一夥最後的劫匪
  • 山东费县的乡村教师正在罢课/武宜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