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腐败是卖国的思想根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4日 来稿)
    
     当腐败横行霸道改革家束于无策甚至同流合污堕落成腐败分子时,贪官就会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地把持政权,为维护其腐败集团的利益,必然为要实行法西斯专政。卖国者首先要腐败,然后再利用腐败卖国,这几乎是一个规律。
     (博讯 boxun.com)

      腐败者的特点是金钱第一;而腐败政府的特点是经济利益第一。完全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丧失了高级动物:人的尊严。他们和封资修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同出一辙。就眼下这些贪官污吏哪一个有爱国热忱?他们拼命地盗取国家财产敲诈人民的血汗,然后一跑了之,举家移居海外、美国,在支援帝国主义经济建设的同时,享受荣华富贵过着糜烂的生活在,象猪狗一样为活着而活着,祖国是他们资窃的对象,人民是他们柞取油脂的原料,而最终都被他们抛弃。
    
      近代有清政府,他们把中国人民的财富民族利益与尊严,拱手送给杀人放火的帝国主义列强,给凌辱自己的“洋大人”,还美其名为“结与之欢心”“宁给洋人也不给家奴”。腐败使一个王朝走向自我否定与毁灭,把一个民族推入灾难的深渊。这样腐败无能的政府古今中上都少有。中国的贪官腐败者自古以来就有投降卖国的劣根性,而清朝却把它发挥到了极致。南宋最有名气的是秦桧,,他收受了金兵的好处后就开始出卖国家人民与政府。现在的地方政府与慈太后秦桧有同工异曲之处,他们打着改革、开发、搞经济的旗号,圈地拆迁拍卖国资国企,宁愿使老百姓流离失所失业上访,也要把开发商引进来把政绩树起来。官商勾结置人民的基本权利、利益与生死而不顾,这与清兵与洋人合作屠杀压迫奴役中国人,以取得洋人的欢心有什么不同?为何人民安居乐业,平静、和皆的生活竟然妨碍了改革家获取政绩的发展呢?改革家们根本不知道为谁发展。
    
      这种“吃里爬外”“家里乌龟朝外爬”的恶习成了有中国特色的腐败,在中国大地上泛滥成灾。就连一个单位也盛行这种“家鬼害家人,宁给外人也不给家人”的封建法西斯逻辑。外来的人比小磨麻油还香,直接进入单位上班,而职工子弟有相同的条件却被拒绝录用。如果要录用,那就要经过党组研究,要进行严格的考试“选先秀人才”。而大多数人却因考试不合格而惨遭汰淘、受辱,被剥夺工作劳动权,被拒之门外。其实这些领导如果一样参加考试也未必就比大学生们分数高,这就是无知的有权的,考那结无权的有知的。真弄不清这是在引进人才还中在愚弄人?外来的水平真的比本单位子弟知识能力强道德水平高?不是。再看看,退伍士兵可进来,而大学生却被拒之门外,引进人才成为谎话,公平被扭曲,人心被扭曲。这种清朝腐败余毒可谓是根深蒂固,死灰复燃,让某些大清遗孤们运用得灵活自如得心应手。
    
      当然这种“宁好外人不好家奴”的封建腐朽意识一旦渗透到家庭,就变成“家花没有野花香”:包养多个情妇,“金屋藏娇”,嫖娼玩妓必然为泛滥成灾,有钱不花有家不回有老婆不用就成为必然。改革家公仆们天天喊公平却干着恶化公平完全**的劣迹。还有什么可信度而言?现在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特色的”一把手决定引进人才的政策与条件,而这个标准条件都是临时的随机应变的,也就是一把手说了算的。
    
      不难看到腐败与卖国是紧密相联的,腐败是卖国者的思想根源和社会基础,也是中式的腐败与外国的腐败不同所在。在国外泄露国家机密向外国转移财产都是违法的叛国行为。而在中国竟然堂而皇之无人过问。由此可见继改革之后上台了一大批思想政治上的弱智,和错误的甚至是反动思潮的代表者,无论大事小事一到它们而前都失去了分析能力明辨是非的能力。这样的庸人怎么可能把国家治是好?怎能么消除贫富差距与黄赌毒黑社会?也就更谈不上清除腐败了,那么亡党、亡国也就为期不远、指日可待了。由此可以推断反腐败的政府才是爱国的政府人民的政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滕朝阳:腐败分子不会放过腐败的任何机会
  • 中国完全回到腐败堕落的晚清时代
  • 腐败官员的情人改叫女友了?
  • 践踏[宪法]第35条--从大陆网站删贴看腐败的命门/taodax
  • 艺校女生愿被张艺谋包养:从卧室走上桌面的娱乐腐败/鲁国平(图)
  • 孔强:反对腐败 释放爱国和民主人士 努力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图)
  • 金煊:腐败与体制没有关联吗?
  • 瞭望:反腐关键在堵塞诱发腐败体制漏洞
  • 改革开放前没有腐败吗?/金煊
  • 地震腐败不可避免/何必
  • 公民监政:中国腐败不除,作假官员有功/李广庆
  • 赵达功: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图)
  • 外媒关注中国用铁腕预防赈灾腐败
  • 地震象征中共腐败王朝的结束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四川地震之感想...腐败,渎职...
  • 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打倒贪官!公民监政,彻底铲除一切形式的腐败!
  • 抵制家乐福打砸是爱国,抵制腐败“游行”也是爱国
  • 马涤明:腐败每年吞噬多少财富
  • 土地出让金腐败,怎能让百姓买单
  • 为保护豆腐渣腐败官员 公安封校舍廢墟
  • 孩子冤死 豆腐渣工程究责无期--制度性腐败!
  • 深圳屡次掐断香港电视讨论地震腐败的节目
  • 曝光:中国红十字会的王平主任疑腐败,和帐篷公司关系被揭(图)
  • 中国监督网遭湖北腐败分子围剿
  • 外国媒体关注中国使用铁腕预防“赈灾腐败”
  • 汶川地震,是检验建筑工程质量以及是否有腐败工程的良机
  • 鸟巢百密一疏:廉洁工程或藏腐败
  • 哈尔滨市最腐败的党委书记王镜铭(图)
  • 天津李树青:向国家领导人举报司法高层腐败,法院立案七年不审
  • 成都法院引发公愤,大批冤民齐呼打倒腐败法院
  • 视频曝光 比阜阳中院更黑的法院 江苏南通司法腐败现场直播(图)
  • 中国式腐败的背景——以湖南郴州李大伦案为例/黄钟
  • 中国高速公路=高速腐败路
  • 腐败的鸡西市教育局局长
  • 11090公民致信胡温及两会,要求成立监政会彻底清除腐败!
  • 区书记短信谩骂市委书记牵出自己腐败案 (图)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