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2)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3日 转载)
     一:陕西西乡县粮食局长克扣救灾粮 遭双规停职。http://www.stnn.cc/china/200806/t20080622_799725.html在救灾物资有这样的贪渎官吏,民众不会吃惊,因为我们早已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偶尔抓个小老虎来出来抵罪,替那些更多不能拿出来“牺牲”的贪官作为挡箭牌,也是我们早已耳熟能详的他们的惯技。有人或许会问,他们要是一个不查处呢,你们就会说,好像全是清官似的,这怎么可能;他们要是偶尔查处一个呢,你们就会认为是抓替罪羊、小老虎来顶罪。为什么查处与不查处,民众都不会满意呢?关键是查处的程序公开与否?查处的过程之细节,能否得传媒细致入微的会开报道,是否能受到各方面的质疑?同时查处者的身份及查处者本人似乎也应该受到系列的监督与查处,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换言之,政府的查处与制衡,关键在于能否让所有的过程都透明、公正、公开,像这样的事,发生一个监督政府几乎不可能的社会(没有真正的法律保障,没有真正中立的传媒等),你偶尔查处一个当然会平息一下民怨,但不要忘记,民众并不总是那么好糊弄的。怎么样有机制能让所有官员包括最高当轴受到监督,才是人间正道。
    
     (博讯 boxun.com)

    二:万名审计人员护卫百亿救灾款物。http://zqb.cyol.com/content/2008-06/18/content_2227476.htm事前审计当然比事后审计好,跟踪审计当然比坐在家中看他们造假的报表要好,这是毋容置疑的。但问题,近万人的跟踪审计,其成本有多高,花纳税人的钱有多少,其中占捐款钱物所占比例有多少?为什么没有人算一算呢?这里面不只是涉及到公正还是涉及到效率包括成本问题。任何一种制度,不只是要公正而且要有效率,节约纳税人的成本,我个人觉得,这次万人跟踪审计物资,作为审计中的进步是有限的。万人跟踪审计的局面,反过来说明我们的审计制度建设,尤其是对临时的大型的钱物之审计制度的建立,是很成问题的。不只是审计员的一举一动,不能得到媒体和其他力量的监督,即审计局为什么能自动获得“免疫系统”的功能,这是值得深思的。像这篇报道的记者,根本不涉计最为核心的问题,即审计局怎么可能获得自动“免疫系统”的功能?一种可能是记者知晓装糊涂,为了发稿需要而省略(当然还有可能被领导删改),另一种是记者根本就没有思考到此一问题,这样的记者恐怕也不在少数。万人审计的透明程度以及审计员监督,怎么来实现?如不解决怎么让制度和民众来监督这些审计员的审计,恐怕对救灾钱物的贪污、短少、滞留等问题,就会萦绕民众心中,而挥之不去。为什么不把每天的审计上传网上(今天传昨天或者前天的,依此顺延),让民众提出诸种质疑和看法?减少大家的疑虑。
    
    
    三:国际粮价暴涨国内外米价差4倍 广州粮食走私频发。http://news.longhoo.net/gb/longhoo/news/guonei/userobject1ai844256.html电价上涨,油价飙升,通货膨胀居高不下,已使民众颇有怨言。粮价似乎相对比较平稳,但平稳的表面之下,暗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惊涛骇浪以及其它牺牲。不为人知的惊涛骇浪,就是由于国际国内粮价的差距越来越大,加之配额出口几乎垄断在中粮集团手中,所以致使许多小公司或者粮贩,采取铤而走险的走私方式。利益驱动会使他们不顾一切,联合起那些主要关节,用金钱打通国家粮库、海关等单位,从而完成他们的利益积累。国有粮库的问题,至少安徽、黑龙江都曾曝出问题,而其它省只是幸运地被掩盖而已。国有粮库的主管者本来就有贪渎的利益驱动,何当此国际国内粮价差到四倍(仍可能拉大)的情况下,怎么会与不走私的粮贩亲密合作呢?海关也不是什么可靠的阀门,不然每年各种走私的发生就不会那么频密。可以这样说,走私越猖狂,国家的粮食平稳战略越不稳定,民众的现实生活也会受到真正的影响。什么都在涨,再来个粮涨一通猛涨(走私是其因素之一),那么民众的生存便会成大问题。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这不是个可以忽略的小问题。而在这些获益的过程中,种粮农民由于诸种与种粮的相关物资的涨价,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好处,如此一来,粮食能否持续平稳增长,恐怕也不容乐观。几种因素综合起来,中国的粮食安全恐怕也不容乐观。
    
    
    四:昔日右派分子要求平反与赔偿。http://www.bullog.cn/blogs/Berlin/archives/150034.aspx五七反右的重大历史事件,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这是件好事。但有几点却不容乐观:一是当事人七老八十,不时凋零,却没能见到官方真正的道歉与赔偿;二是经历大批的史实,没有受到相应的重视,比如口述历史就没有能在他们身上好好地展开,研究当代史也怕触雷;三是基础资料缺乏,比如右派名录、右派言论、右派如今情况、右派殃及的家庭及子女情况等,都缺乏大量的一手资料,即使有也不准研究而导致湮没;四是官方不公开档案,许多资料应对无由,研究者由于信息不对称和资料不公开,处于盲人摸象的境地;五是官方的改正只是一种名誉上的,尚未有真诚的道歉与切实的国家赔偿。我认为对四九年后的所有受害者,官方都应该让学者平和理性、认真务实地研究,在获得比较好的真相之下,再由官方的道歉与赔偿,从而形成官民的和解。不然,这样积累起来的“历史袍袱”与当今现实的民生危机叠架起来,会使官民冲突更加严重,从而给整个社会当然特别是给民众带来巨大的伤害。因此,作为一位右派历史研究者,希望官方注意右派要求平反与赔偿的呼吁,切不可把他们的要求看得无足轻重。
    
    
    五:调查称超过90%成都居民存在地震后遗症。http://cd.qq.com/a/20080619/000011.htm这项并不包括同属成都市所辖的都江堰、彭州等重灾区的民调,充分表明了如此大的灾难,对于人所造成的深远影响。民调取样只是在属于半灾区(几乎没有房屋倒塌和人员伤亡)的成都温江所作,而百分之九十的民众竟然都有不同程度的灾后后遗症,这说明震后的心理重建和心理健康辅导,不仅漫长而且任务繁重。不解决好这些问题(如震后总是对任何摇动都疑神疑鬼地高度紧张,还有失眠或者睡眠太浅等问题等),对民众长期的生活实在是个极大的影响。而对于那些受灾更重的灾区,民众所产生的诸种震后后遗症,不仅更多,且更为繁难。政府、慈善组织(包括非政府组织)、志愿者等,都应不仅关注他们的物质生活及生产自救重建,还应该注意漫长的心理过程的调适与平复。而心理的调适与平复,由于其成绩不能完全像其他震后重建那样引人注目,容易让追求GDP的当地政府所忽视,所以应该特别的重视与关注。
    
    
    六:地震预测研究的技术路径之争。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27814地震预测当然是一门科学,但由于诸多问题,地震预测的准确性比较低。科学本来就不应该自限门槛,在一项预测技术不成熟前,特别应该允许多方面的探讨,无论是专家还是民间的研究,都应该得到多的重视。即在该科学处于蒙昧状态的时期,即所谓的正规专家不能解决问题的时期,不应该压制其他预测方式的尝试。也许这些尝试中有不少错误,就像你所谓的正规的科研还出现过许多错误,这没有可以大惊小怪的。因为地震这样的大灾难,涉及到巨大的民众生命及其相关财产,不可以不让其有意者群策群力,从各个方向去探索。那种以专业自居的唯科学主义傲慢态度,其实本身也是科学的敌人。顺带说一句,地震预测不只是科学,而且在中国特别政治化,所谓关涉稳定(其实地震信息透明而公开,才是真正的稳定之方,所谓谣言止于信息公开),其实你把地震信息当成国家机密,才是十足的对民众知情权的伤害。于法于理于情,民众都有知晓的权利,但我们的地震预测及预报中,对于信息的公开,是很成问题的,必须本着“生命第一”的原则,而加以实质性的修正。
    
    
    七:两岸“三通” “二奶”危机。http://www.bullog.cn/blogs/Berlin/archives/150025.aspx两岸三通,给两岸人民带来的福祉是非常明显的,同时也为解决大陆与台湾危机带来了新的变数。在大陆制度不渐进变为民主自由制的情形下,虽然我们不可对两岸危机的解决过于乐观,但我们也有希望在新的变数中,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此一分歧和争端。统独问题,事关两岸人民的利益,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怎么真正为两岸人民的福祉而竭尽全力,民选政府和非民选政府的思路的对接,在两岸关系上至为重要。而要完成比较好的对接,我认为真正好的办法就是,两岸都变成民选政府。当然这有一个过程,但应该让我们民众看到这个过程的曙光,不能让我们在漫长而黑暗的隧道里绝望。纵然两岸三通于民获利多多,但也有小部分人遭遇困扰,遭遇困扰的人如二奶的权利当然也应该受到保护,但在法律框架范围内,在责权利范内理顺婚姻及婚外关系,当然也是他们的私事。公众过度关注这个私人领域,那是因为这样的人群有一定数目,而成了一定程度上的社会问题。不过,许多公众的关注都处于八卦状态,自然八卦也是人民的权利,只是希望媒体要有自己的新闻伦理及相关底线,不完全以噱头来处理此事。
    2008年6月23日8:35分于成都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a184f30814abc2bc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是中国的书房吗? / 冉云飞
  • 灾区人民有娱乐的权利 / 冉云飞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叶志平为何进不了英模表演团?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4) / 冉云飞
  • 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天才 / 冉云飞
  • 记余秋雨老师二三事 / 冉云飞
  • 由细节看拯灾中的问题 / 冉云飞
  • 月祭四川大地震死难同胞 / 冉云飞
  • 冉云飞:地震校舍倒塌、学生死难报道和评论一览
  • 地震豆腐渣校舍倒塌、学生死难报道和评论一览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3)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0) / 冉云飞
  • 香港正在沦陷 / 冉云飞
  • 异人义士陈兄云飞其人 / 冉云飞
  • 四川信息掮客周刊(2) / 冉云飞
  • 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9) / 冉云飞
  • 冉云飞:一个对不起孩子们的国家
  • 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61)
  • 《四川信息掮客报》创刊了 / 冉云飞
  • 5月23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