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原:应为保护学生而遇难的老师申报烈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3日 来稿)
    
     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在生死抉择的危急关头,有很多老师为了保护学生安全,放弃了转瞬即逝的逃生机会。
     (博讯 boxun.com)

     地震发生时,什邡龙居小学老师向倩,正在疏散学生离开教室。当看到有两个学生手足无措,她大步跑过去,一手搂住一个,朝门外冲。教学楼突然垮塌。向倩老师的遗体被挖出后,身体已断成两截,脸部血肉模糊,可她的双手仍紧紧拥着两个学生!人们怎么掰,也无法掰开她紧紧搂住学生的双手。
    
     映秀镇小学张米亚老师,在地震发生时,用自己身体护着两个学生,保住了学生的生命。张米亚老师遇难后,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
    
     平武县南坝小学代课教师杜正香,在生死攸关的一刹那,双手紧紧地各拉着一个年幼的孩子,胸前还护着三个幼小的生命。参与搜救的解放军战士说,“看得出她是要把这些孩子们带出即将倒塌的教学楼,她用自己的肩背为孩子们挡住了坠落的横梁。”
    
     德阳市东汽中学谭千秋老师,“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4个学生都获救了,他却不幸遇难。
    
     为保护学生而遇难的老师,还有曾常有、袁文婷、吴忠洪、苟晓超、汤鸿、张辉兵、严蓉、瞿万容、李佳萍、胡蓉等人。
    
     老师虽负有保护学生的责任,但他们勇于献身的壮举,仍然给我们树立了堪为学习的榜样。每当听到人们议论范美忠“先跑”时,就会使我想起为救学生而放弃逃生机会的老师们。
    
     为保护和抢救学生,老师们没有任何豪言壮语,时间也容不得他们多想,但他们却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是责任,用自己的鲜血谱写了一首时代壮歌,他们是和平年代的黄继光!
    
     《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第三条第五款规定,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壮烈牺牲的,批准为革命烈士。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对“壮烈牺牲”的解释是,“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勇于献身,给人民群众树立了堪为学习榜样的”。
    
     对照上述规定,遇难老师完全有资格评为革命烈士。
    
     老师们保护学生时,不会也不可能去想自己死后能否评为烈士,但是我们这些生者却不能不去想这个问题。
    
     地震发生后,很多人在为遇难老师评烈士之事呼吁。这是人民的呼声,它告诉我们弘扬老师们的英勇壮举和献身精神,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按照民政部评定烈士程序规定,如要为遇难老师申报烈士,应由老师生前所在主管单位,向当地民政部门提出,最后由省级人民政府进行审查和批准。
    
     然后,令人不愿看到的是,为遇难老师申报烈士的工作,却没有引起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
    
     为抗震救灾遇难者评烈士,军队在这方面做得比地方要好。5月31日,734号直升机机组成员不幸以身殉职。6月10日,找到失事直升机的残骸和遇难人员遗体。6月13日,成都军区政治部就完成了批准机组5名成员为革命烈士的工作。
    
     在评烈士方面,地方政府也有快速反应的时候。今年2月5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办公室被人枪杀,在案件事实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批准其为烈士,与王副书记一同遭难的税务干部却没有被评为烈士。
    
     遇难老师虽然是一些普通人,但他们的生命同样也应得到尊重。如今他们遇难已经一个多月了,有关部门如还不去为他们申报烈士,这难道不是严重失职吗?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为遇难教师申报烈士问题,致教育部的一封信
    教育部:
    
     我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按照《宪法》和《信访条例》赋予公民的建议权,现就汶川地震中遇难教师评烈士问题,特致信给你们。
    
     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在生死抉择的危急关头,谭千秋、向倩、张米亚、杜正香、曾常有、袁文婷、吴忠洪、苟晓超、汤鸿、张辉兵、严蓉、瞿万容、李佳萍、胡蓉等老师,为了保护学生生命安全,放弃了转瞬即逝的逃生机会。他们舍身救学生的感人事迹,经国内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教师虽负有保护未成年学生的责任,但他们勇于献身的壮举,仍然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每当听到人们议论范美忠“先跑”时,我就会想起那些放弃逃生机会的老师们。
    
     地震突发那一刻,为保护和抢救学生,老师们没有豪言壮语,时间也容不得他们多想,但他们却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什么是责任,用自己的鲜血谱写了一曲时代壮歌!
    
     《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第三条第五款规定,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壮烈牺牲的,批准为革命烈士。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对“壮烈牺牲”的解释是,“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勇于献身,给人民群众树立了堪为学习榜样的”。
    
     对照上述规定,这些遇难的教师,完全有资格评为革命烈士。
    
     然而,让人不愿看到的是,为遇难教师申报烈士的工作,却没有引起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
    
     我知道,按照《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和国家民政部的有关规定,为遇难教师申报烈士的工作,不是由国家教育部来申报,而是由遇难教师生前所在的教育部门向当地民政局申报。可我还是将信寄给了你们,教育部作为主管全国教育工作的行政机关,有责任督促灾区的教育部门,做好遇难教师的申报烈士工作。
    
     这些遇难教师,是地震突发时最早的抢险英雄,他们更是全国教育系统的骄傲,他们无愧于人民教师光荣称号。因此,做好申报烈士工作,让他们的亲人获得烈士待遇,这不仅是为了告慰逝者,也是为了更好地激励生者。
    
     在此,我郑重提出公民建议,请教育部重视教育系统申报烈士工作,责令灾区教育主管部门按照《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规定,尽快为遇难教师申报革命烈士。
    
     本人所提的建议,是否妥当,恳请你们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第21条规定,予以书面回复!
    
     此致
    
    
    
     建议人: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
    
     2008年6月21日
    
     通讯地址:100038北京海淀区莲池东路31号中裕世纪大酒店A512室。
    
     联系电话:010—63990626 8910697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